东莞19岁女孩庭审承认虐打重病妈妈

2013-08-09 08:42

  庭审时熊朝多次掩面哭泣

庭审时熊朝多次掩面哭泣

东莞一女子涉嫌虐杀母亲出庭受审

文/羊城晚报记者 常思雯 通讯员 廖蔚 图/羊城晚报记者 王俊伟

2013年元旦,肌肉萎缩瘫痪在床的曾祥琼被小儿子发现时,已经全身冰凉,没有了呼吸。尸检结果显示,暴力作用是其致死原因。

面对警方的询问,死者女儿熊朝(化名)承认,她忍受不了母亲“乱吼乱叫”、“不听话”,便持续使用扫把、塑料凳等工具殴打母亲。2012年12月30日中午,在给母亲喂食时,因母亲不配合,她于是朝母亲的胸口打了一拳。第二天夜里,母亲便不省人事。

死者的丈夫熊正安称,当年花高价也请不到人服侍妻子时,妻子为不拖累家人曾经想过自杀,是熊朝辞工长伴病妻床前。

8月8日,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审理了此案,痛哭流涕的熊朝承认打骂过母亲,但当庭否认将其打死,法院表示将择日宣判。

绝症突来曾想投河自尽

2005年,曾祥琼随丈夫熊正安从四川攀枝花南下,在东莞操办起粮油批发的小生意,他们的门面选在了石碣镇的江南综合市场,大女儿则在不远的石龙镇工作。由于客源固定,粮油店生意很红火,为了方便照顾儿女,一年后夫妻俩决定将小女儿熊朝和儿子小熊接回身边抚养。

一切似乎都很美满,直到2010年曾祥琼被确诊患上肌肉萎缩症。

那年夏天,曾祥琼在店铺用塑料勺取米,突然发现右手使不上劲,这并没有引起曾的在意。几天后,曾祥琼发现右手越来越没力气,左手也开始受影响。熊正安赶紧带着妻子到石碣医院就医,医生初步诊断为肌肉萎缩。

两个月后,曾祥琼病情已恶化到双脚无力,在市区大医院,肌肉萎缩被确诊。“医生当时毫无避讳,直接说患的是绝症,救不活。”熊正安回忆说,从医院出来后,妻子便说要去买老鼠药自杀,她不想拖累家人。经过很长时间的宽慰,曾祥琼才稍微平静下来。

2011年春,曾祥琼慢慢挪动着僵硬的步伐,来到水塘边坐下,这一举动被邻居发现,熊正安连忙将妻子抱回家。曾祥琼坦言是想投河自杀,但她放不下三个孩子,熊朝刚刚成年,小熊当年也才11岁。

为了治好妻子,熊正安花费20多万元到处寻医,但曾祥琼的病情却日趋恶化。2011年底,曾祥琼已经完全瘫痪在床,也基本丧失了说话能力。

惨死在床身上多处淤伤

曾祥琼生命的最后时刻是和小女儿与儿子度过。

2013年元旦,曾祥琼被小儿子发现全身冰凉地躺在床上,一摸鼻子,已没有了呼吸。就在警方为曾祥琼办理死亡证明时,发现其身上有多处淤青,眼睛周围密布着血块,尸检结果显示“左胸部受钝性(相对于刀等锐利器具)暴力作用致心包填塞、合并头部受钝性暴力作用致颅脑损伤死亡”。

随着调查的深入,一直照料母亲起居的熊朝引起了警方的注意。被捕后,熊朝曾承认,照顾母亲四个多月以来,因为母亲“不听话”,她便“持续使用扫把、塑料凳等工具殴打母亲”,“自己最受不了母亲乱吼乱叫,这让她感觉很烦”。

2012年12月30日中午,在给母亲喂食时,因母亲不配合,她于是朝曾祥琼的胸口打了一拳。这是熊朝最后一次打妈妈,第二天夜里,曾祥琼便不省人事。

然而,在8日的庭审当天,熊朝虽然认罪,但推翻了之前的说法,坚称自己没有用拳头殴打母亲。对于母亲的死亡原因,熊朝认为是和她经常从床上跌落导致或者是自己病死的。

作为四川姑娘,熊朝遗传了母亲姣好的容颜,但对于母亲的死,熊朝却甚少流露出内疚的神情,当公诉人讯问其殴打母亲时,对方有什么反应,熊朝淡淡地说:“没什么反应。”

熊朝的辩护律师希望合议庭能够判处熊朝缓刑,给其一个回归社会的机会,但遭到了公诉人的反驳。

为了病母女儿辞工长伴

在熊正安的眼里,对于小女儿一直是“恨铁不成钢”,由于从小溺爱,熊朝养成了火爆的脾气,经常和父亲起冲突。自从2006年到达东莞后,先后换了几份工作,最后在一家商店从事啤酒的促销。但在照顾母亲的问题上,熊朝表现出难得的担当。

曾祥琼瘫痪后,背部开始腐烂长疮,但由于长久不能动弹,有时会咿呀乱叫,不配合家人喂饭或随意大小便。没有医院愿意收留曾祥琼,即便开出高价,也没有一个保姆同意留在熊家照顾曾祥琼,曾的娘家人来照顾了一段时间又回去了。

就在一家人踌躇无措时,熊朝答应了爸爸的要求,辞去工作专门在白天照顾妈妈,晚上就由小儿子和熊正安轮流照看。“女儿当初就是因为孝顺才做出了牺牲,她怎么可能虐待自己的母亲。”熊正安激动地说。

然而当花季少女日日与枯燥乏味的生活相伴,内心心态变化又有谁能察觉?弟弟小熊曾在公安机关供述,见过二姐用拳头打母亲的胸部,还掐住了母亲的脖子。小熊自己也坦言,照顾母亲时他也用拖鞋打过母亲的脸。“你知道她很重的,我有时都抱不动她,而且她时常流口水,身上也有味道,我们都要拿手帕给她擦嘴,真的很恶心。”小熊冷漠的回答让人惊讶。

2013年1月10日,熊朝主动接受警方传讯,之后就没能回来。直到当天开庭,一家人才得以见到女儿。庭审结束后,熊正安久久地望着女儿的背影,法警催促其离开现场,他站立着说:“再让我看一眼。”

2010至2012年三年间,女孩熊召(化名)家庭经历着一场重大变故:好端端的母亲突然患上肌肉萎缩绝症并很快卧床不起,无法说话,全身只有眼睛能自由转动,24小时需人贴身照料。变故给这个家庭带来的痛苦,没经历过的人无法想象。今年1月1日,久卧病床的母亲突然离世。紧接着19岁的熊召被控虐母致死。在全家人苦等8个月后,昨天熊召受审。一个半小时的庭审过程,孤零零坐在被告席的女孩几乎从头哭到尾。

美图推荐

分享到:
羊城晚报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