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红十字会首次公开器官捐献分配细节 记者见证全程

来源:新快报  发表时间:2013-08-13 10:54

手术后,医生们向胡蔚然默哀。实习生余弦/摄

汕头八岁脑死亡男童捐献器官

本报记者见证全过程

■新快报记者 王琛 实习生 蒋逸潇

走出重症监护室,韩明医生回到办公室,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在“器官捐献者死亡日期时间”一栏里填写上8岁的胡蔚然(化名)死亡时间:7月26日14时28分。

在名为“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的平台上,韩明将作为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器官移植三区的主治医生,完成对胡蔚然所捐献器官的分配。

在未来的24小时,胡蔚然,这个河南籍小男孩的肝脏、左肾、右肾和两个角膜,将被移植到5个陌生人的身体里。根据相关规定,器官捐献的供受双方不能见面,医务人员也不能把器官接受方的个人信息提供给器官捐献者的家人。但可以确定的是,一旦移植成功,这些来自胡蔚然身体里的器官,将继续在这个世界上存活。

广东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协调员黄继晖告诉新快报记者,这是广东红十字会首次公开器官移植手术和分配细节,而新快报记者见证了全部过程。

离开

7月24日晚,胡蔚然的父母收到了汕头市澄海区广益街道派出所的电话,安排他们与肇事司机进行第2次调解。而此时的胡蔚然已经躺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黄埔院区的ICU重症监护室里,监护室外是他的父母和姐姐。

关于儿子出事时的现场情况,父亲胡本成、母亲赵焕英也是从围观的市民口中才了解到的。这对从河南来的父母,在来到汕头的第4年,失去了他们的儿子。

7月15日下午2时左右,胡本成和赵焕英正在工作,他们工作的地点是澄海区广益街道的一家玩具厂。刚放暑假的胡蔚然和同学们正在离工厂不远玩耍。这时,平日里就活泼好动的胡蔚然爬上了一辆大货车的车厢,并不知情的司机开动了货车,胡蔚然立刻从车厢中掉了出来,摔在了地上,当场昏迷。

警方提供的监控录像清楚地记录下了这辆货车的车牌号码,却仅仅拍摄到货车开车之前的影像。关于胡蔚然是如何从车内摔下来的,摔下车后货车司机是否察觉,便不得而知。

事发后,胡蔚然被送至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进行手术。

为什么儿子摔倒之后的1个小时中围观的路人都没有打120求救?为什么司机会对车厢内的情况一无所知?这一系列的问题,纠缠着这对措手不及的父母。可他们还没有时间去弄清楚这些问题,就已经在治疗的路上心力交瘁。

赵焕英说,除了托人带来2000块钱之外,司机再也没有出现过。在派出所安排的调解中,司机也一直重复着那句:我没有责任,我高兴给多少,就给你们多少。

捐献

事故维权步履维艰,胡蔚然的病情也急转直下。

在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进行了两次开颅手术之后,胡蔚然开始出现吐血、长时间昏迷等严重病症。7月23日,在被主诊医生告知已无生还希望后,这对几乎筋疲力尽的父母,做出了无偿捐献胡蔚然人体器官的决定。

面对记者,这个悲痛的母亲数次哭泣,她说,“我们从报纸和电视上看到捐献器官可以帮助别人……”话没说完,她再次陷入沉默。

因为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的仪器设备达不到人体器官移植手术的要求,汕头市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立刻联系到了广东省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黄埔院区派出评估小组,他们前往汕头,对胡蔚然的身体状况进行分析考虑。在确定其满足器官捐献的条件之后,7月24日,胡蔚然一家被接到了广州,他也住进了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黄埔院区的ICU重症监护室。

医院立即为胡蔚然安排了第1次脑死亡试验。这一次试验因为胡蔚然眼眶部位还有血流,没有达到脑死亡的确诊标准。

医护人员将在12个小时后对其进行第2次脑死亡试验。根据规定,人体器官捐献者必须在两次脑死亡试验都确诊脑死亡之后,才可进行人体器官移植手术。

编辑: 何平
对《广东红十字会首次公开器官捐献分配细节 记者见证全程》表态
对《广东红十字会首次公开器官捐献分配细节 记者见证全程》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新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