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新波总结医院体验看病:我若不是副厅长看病也很难

来源:羊城晚报  发表时间:2013-08-14 08:45

践行群众路线

改进工作作风

廖新波说我若不是副厅长看病也很难;卫生厅长陈元胜说要把体验式调研坚持下去

“排队一小时,看病三分钟!”“服务还算好,就是人太多!”……广东省卫生厅要求处级以上干部“微服”去医院体验看病难活动,13日召开总结会,参加体验活动的干部争着发言,讲述自己的遭遇。卫生厅厅长陈元胜在大家发言后说,目前已收到卫生干部们通过体验就医提出的50多条建议:“体验式调研以后要作为卫生领导干部的常规活动坚持下去,大家要多接地气,着力为群众解决实际问题。”

在大医院看病处处要排队

省卫生厅科教处副处长周紫霄最近爱人做甲状腺手术,她刚好要去医院体验就诊。在广州某三甲医院,她以家属的身份陪护了五天,全程经历了办理住院、检查、手术、陪侍等流程。“用心、用爱、用技术。”这是该医院里挂的一条横幅,她恰恰对此感触深刻。“挂号、就诊、药房到处都是人。”她陪爱人去做X光时,要先在窗口交费一次,登记一次,然后在候诊处排队,队伍很长,一直排到登记大厅。“有的病人不熟悉,直接在候诊处排队,结果轮到自己时医生说需要先缴费,他只好又重排一次队。”周紫霄看到,很多人甚至是举着吊瓶排了三次队。

“排队花了1小时20分钟,但医生看病的时间只有3分钟。”厅医政处副处长张伟说。周紫霄也听到患者形容,看病难是“三长一短”:挂号时间长、交费时间长、候诊时间长,看病时间短,“体验之后才知道,一点不虚。”

用药无经审核药师未尽责

厅医政处副调研员彭刚艺则发现了医院粗放用药的问题。她说,我国《处方管理办法》明确规定,药师审核处方后,有不合理用药情况应该与医师联系修正处方,但她在粤东某三级医院发现,情况并不是这样。

她调阅了80份当天的处方,看到审核栏盖有药师的印章,而当天该药师并不在岗,印章是自动印上去的,“药师并没尽到审核的责任”。

她还发现,80份药方中有38.75%存在问题,“在用药审核上,有必要做一些流程改善”。

无序求医使得看病更加难

很多卫生干部去大医院体验,厅妇社处副处长黄伟彪则去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他不用候诊,直接看病,全程只用15分钟。该中心全天只看了十几个病人,周围居民很多并不知道这里能看病,因为很少去。和大医院比,该中心明显存在环境差、医生少等问题,但看小病还是足够的。

医政处副处长张伟去医院时,也碰到很多不管病情大小、只冲大医院、名专家去的患者。有位脚踝扭伤的患者,一定要挂专家号,医护人员劝他去社区卫生服务站看一下、擦点药就好了,但他不满道:“我又不是交不起那点挂号费。”张伟说,“首诊在社区”、“双向转诊”等在国外常见的分诊制度在我国远未实现。

“难”是体现在门难进脸难看

“如果我不是副厅长,看病真的很难。”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接受采访时直言:“有钱还不行,一定得有关系。”

廖新波说,通过“微服”体验,确实感受到了看病难,主要体现在两方面:门难进,脸难看,“门难进是医疗资源的问题,脸难看是服务管理的问题”。现在医院很多问题和管理有关,比如医院水平越高,服务态度越好,人就会越多,不管大病小病都涌向大医院,这就造成看病难、看病贵问题,“考核医院不能只看患者多少,要看是什么病”。大医院的发展也造成了虹吸效应,基层医院80%的病人都流走了,这种情况下政府就该被问责,“考核地方医改政绩时,不能看建了多少医院,而是看服务能力提高了多少”。

羊城晚报记者 夏杨

实习生 杨婧 通讯员 粤卫信

就诊有技巧

办公室副主任田柯曾在医院工作多年,他为患者总结出了一些求医小技巧:

现场挂号难,预约挂号不难;高峰时段难,低峰时段不难;陌生医院难,熟悉医院不难。

他解释说,患者可以避开周一、二、三,多在周四、五去医院,并且最好下午去,“医院下午门诊量一般只有上午的四分之一”。

编辑: 邬嘉宏
对《廖新波总结医院体验看病:我若不是副厅长看病也很难》表态
对《廖新波总结医院体验看病:我若不是副厅长看病也很难》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