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骏书香节力推新书 悬疑小说不是地摊文学

来源:金羊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3-08-22 17:25

金羊网讯 8月22日消息 记者周聪报道:今天,中国第一悬疑作家蔡骏携新书来到书香节,受到广州读者热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生死河》是他历时5年精心构思之作,也是其目前最为看重的一部作品,对他而言,这也是一部分水岭一样的作品,这本书呈现了集体的爱与孽,欲与恨。《生死河》更被誉为奠定中国社会派悬疑巅峰地位的作品。

蔡骏在作品中展现出来的想象力与才气让人惊叹,但生活中的蔡骏并不是一个在众人面前可以滔滔不绝之人,他看上去有点儿拘谨、腼腆,说话声音小,语调缓慢,貌似不善言辞之人。不过,谈起自己的作品,蔡骏的热情满满地高涨起来。据他介绍,《生死河》的时间跨度很大,从1980年代到2013年,展现了波谲云诡的时代风云。

蔡骏表示,如果说让他来看待自己《生死河》这本小说,他认为书中每个死去的人几乎都不是无辜的,他们背负了种种原罪。他说,这是一本讲述了这个时代下,集体的爱与孽,欲与恨的小说,其中讨论的最关键的一点:中国人的原罪。

他还坦言,《生死河》这本书,是对他喜欢的社会派悬疑小说的代表人物松本清张的致敬之作。众所周知,社会派悬疑推理小说是悬疑推理类小说中具备深刻社会价值的品类,最初起源于20世纪50年代的日本。这类小说惯于把情节放在广阔的社会背景中展开,深入罪犯的精神世界,探索杀人犯罪的社会原因,揭示社会矛盾和黑暗现象。在保留严密推理的基础上,重视挖掘案情发生的动机,追究犯罪的社会原因。

对话

问:作为一部社会派悬疑小说,新作《生死河》与你以往的作品相比,有哪些创新之处?

蔡骏:首先这本书在气质上更多的是社会派的风格,反映了时代与人性的阴暗角落和隐藏起来的残忍一面;其次是在故事的整体创意上有了很大的创新,在叙述技巧上也有一定的突破。第三是《生死河》中的情感描写是我感情最充沛的一部,关于亲情友情爱情等,是一部让人看了想要大哭一场的小说。最后一点是这本书之中有了对于生命与死亡的思考。另外还有一点,就是这次全新塑造了一个在我的未来作品中将成为主要人物的主人公。

问:《生死河》与你的多部作品都有着很强的连续性,比如故事发生的背景时代,一些经典的场景,相关的人物等,请问你这样处理的用意何在?

蔡骏:我觉得小说家都希望能够创作一个属于他的世界,就如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一样。也许这样的构思是一部作品满足不了的,那就需要很多部小说来整体呈现,《生死河》是其中集大成者。另外,我在《生死河》中写入了很多个人真实的生活背景和人生体验,因此会把很多个人的特性和自己的生活带入其中。

问:《生死河》的时间跨度长达三十年,这在你作品中比较少见,是什么样的原因促使你决定用这样的时间跨度来呈现出这三代人历经社会变迁后所发生的命运转折?

蔡骏:生死河既是一条生与死的河流,也是一条时间的河流,并不是主人公一个人的河流,而是几代人的共同记忆,三十年变化天翻地覆,但有很多根深蒂固的东西并没有发生改变。每个人都在被时代所改变,虽然我们都在无意识地同时改变时代。这本书体现了大时代中的小命运,以个人视角来看整个社会,几代人整体意识形态的改变。

问:《生死河》被称为社会派悬疑小说,你对社会派悬疑小说的理解是怎样的?

蔡骏:我认为社会派悬疑小说要符合这样几点:深入罪犯的精神世界,探索杀人犯罪的社会原因,揭示社会矛盾和黑暗现象。另外,残忍却真实的人与人的关系,也是社会派悬疑小说的一大特质:在这种关系面前,每一个他人都是地狱。

社会派悬疑小说的特征,我想引用松本清张《砂器》出版后,日本媒体对其的评价作为定义——激情澎湃的情节设置、严谨细密的解谜手法,充满忧患反思的作家良知以及对社会变迁的敏锐观察,深入挖掘出人性的真实与扭曲。

仍持有“让悬疑走进殿堂”信念

问:你曾提出过“让悬疑走进殿堂”这一概念,你对此的期待是怎样的?

蔡骏:现在大众读者对悬疑小说有偏见与误解,他们心目中的悬疑小说等同于鬼故事以及低俗的地摊读物。但事实上,真正的优秀的悬疑小说,比如斯蒂芬?金的《肖申克的救赎》,松本清张的《砂器》等作品已经达到甚至超越了严肃文学的高度,完全可以跻身于时代所造就的经典文学作品之列。我相信,未来在我们的文学殿堂中,也一定会有悬疑小说的一席之地。我这几年的创作也是在这一方向上不断进行自我突破,写出但作废的稿件可能已达上百万字。这次借助《生死河》这本书,我希望能在已有的创作经验基础上,对悬疑小说的现状从作品根源上进行推动性改革。以一个普通创作者的角度,去打破时代给予文学的这种枷锁。

问:你每天大概会写多少字?你曾称自己是“灵感的宠儿”,你的灵感从何而来?你在创作上有哪些特殊的习惯?

蔡骏:我一直保持着强烈的写作欲望和很好的写作状态,保持每天写作两三千字。这同时也是我始终在生活当中的原因,我不需要找生活的一些细节来进行创作素材的提炼,生活本身就是我的一部分。

我对写作环境没有要求,因为我觉得写作是一种由内而外的事情,很多作家都需要安静的环境或者抽烟熬夜才成,我对这些并没有很多要求,因为强烈的创作欲望会叫我克服这一切。当然,在写到情感爆发的时候,会听一些音乐,比如生死河的写作过程中,就会听一些日剧的主题曲等相关音乐。

 

编辑:邬嘉宏
数字报

蔡骏书香节力推新书 悬疑小说不是地摊文学

金羊网  作者:  2013-08-22

金羊网讯 8月22日消息 记者周聪报道:今天,中国第一悬疑作家蔡骏携新书来到书香节,受到广州读者热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生死河》是他历时5年精心构思之作,也是其目前最为看重的一部作品,对他而言,这也是一部分水岭一样的作品,这本书呈现了集体的爱与孽,欲与恨。《生死河》更被誉为奠定中国社会派悬疑巅峰地位的作品。

蔡骏在作品中展现出来的想象力与才气让人惊叹,但生活中的蔡骏并不是一个在众人面前可以滔滔不绝之人,他看上去有点儿拘谨、腼腆,说话声音小,语调缓慢,貌似不善言辞之人。不过,谈起自己的作品,蔡骏的热情满满地高涨起来。据他介绍,《生死河》的时间跨度很大,从1980年代到2013年,展现了波谲云诡的时代风云。

蔡骏表示,如果说让他来看待自己《生死河》这本小说,他认为书中每个死去的人几乎都不是无辜的,他们背负了种种原罪。他说,这是一本讲述了这个时代下,集体的爱与孽,欲与恨的小说,其中讨论的最关键的一点:中国人的原罪。

他还坦言,《生死河》这本书,是对他喜欢的社会派悬疑小说的代表人物松本清张的致敬之作。众所周知,社会派悬疑推理小说是悬疑推理类小说中具备深刻社会价值的品类,最初起源于20世纪50年代的日本。这类小说惯于把情节放在广阔的社会背景中展开,深入罪犯的精神世界,探索杀人犯罪的社会原因,揭示社会矛盾和黑暗现象。在保留严密推理的基础上,重视挖掘案情发生的动机,追究犯罪的社会原因。

对话

问:作为一部社会派悬疑小说,新作《生死河》与你以往的作品相比,有哪些创新之处?

蔡骏:首先这本书在气质上更多的是社会派的风格,反映了时代与人性的阴暗角落和隐藏起来的残忍一面;其次是在故事的整体创意上有了很大的创新,在叙述技巧上也有一定的突破。第三是《生死河》中的情感描写是我感情最充沛的一部,关于亲情友情爱情等,是一部让人看了想要大哭一场的小说。最后一点是这本书之中有了对于生命与死亡的思考。另外还有一点,就是这次全新塑造了一个在我的未来作品中将成为主要人物的主人公。

问:《生死河》与你的多部作品都有着很强的连续性,比如故事发生的背景时代,一些经典的场景,相关的人物等,请问你这样处理的用意何在?

蔡骏:我觉得小说家都希望能够创作一个属于他的世界,就如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一样。也许这样的构思是一部作品满足不了的,那就需要很多部小说来整体呈现,《生死河》是其中集大成者。另外,我在《生死河》中写入了很多个人真实的生活背景和人生体验,因此会把很多个人的特性和自己的生活带入其中。

问:《生死河》的时间跨度长达三十年,这在你作品中比较少见,是什么样的原因促使你决定用这样的时间跨度来呈现出这三代人历经社会变迁后所发生的命运转折?

蔡骏:生死河既是一条生与死的河流,也是一条时间的河流,并不是主人公一个人的河流,而是几代人的共同记忆,三十年变化天翻地覆,但有很多根深蒂固的东西并没有发生改变。每个人都在被时代所改变,虽然我们都在无意识地同时改变时代。这本书体现了大时代中的小命运,以个人视角来看整个社会,几代人整体意识形态的改变。

问:《生死河》被称为社会派悬疑小说,你对社会派悬疑小说的理解是怎样的?

蔡骏:我认为社会派悬疑小说要符合这样几点:深入罪犯的精神世界,探索杀人犯罪的社会原因,揭示社会矛盾和黑暗现象。另外,残忍却真实的人与人的关系,也是社会派悬疑小说的一大特质:在这种关系面前,每一个他人都是地狱。

社会派悬疑小说的特征,我想引用松本清张《砂器》出版后,日本媒体对其的评价作为定义——激情澎湃的情节设置、严谨细密的解谜手法,充满忧患反思的作家良知以及对社会变迁的敏锐观察,深入挖掘出人性的真实与扭曲。

仍持有“让悬疑走进殿堂”信念

问:你曾提出过“让悬疑走进殿堂”这一概念,你对此的期待是怎样的?

蔡骏:现在大众读者对悬疑小说有偏见与误解,他们心目中的悬疑小说等同于鬼故事以及低俗的地摊读物。但事实上,真正的优秀的悬疑小说,比如斯蒂芬?金的《肖申克的救赎》,松本清张的《砂器》等作品已经达到甚至超越了严肃文学的高度,完全可以跻身于时代所造就的经典文学作品之列。我相信,未来在我们的文学殿堂中,也一定会有悬疑小说的一席之地。我这几年的创作也是在这一方向上不断进行自我突破,写出但作废的稿件可能已达上百万字。这次借助《生死河》这本书,我希望能在已有的创作经验基础上,对悬疑小说的现状从作品根源上进行推动性改革。以一个普通创作者的角度,去打破时代给予文学的这种枷锁。

问:你每天大概会写多少字?你曾称自己是“灵感的宠儿”,你的灵感从何而来?你在创作上有哪些特殊的习惯?

蔡骏:我一直保持着强烈的写作欲望和很好的写作状态,保持每天写作两三千字。这同时也是我始终在生活当中的原因,我不需要找生活的一些细节来进行创作素材的提炼,生活本身就是我的一部分。

我对写作环境没有要求,因为我觉得写作是一种由内而外的事情,很多作家都需要安静的环境或者抽烟熬夜才成,我对这些并没有很多要求,因为强烈的创作欲望会叫我克服这一切。当然,在写到情感爆发的时候,会听一些音乐,比如生死河的写作过程中,就会听一些日剧的主题曲等相关音乐。

 

编辑:邬嘉宏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