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军窝案高官受贿多因货运 车皮控制促腐败

来源:法制晚报  发表时间:2013-09-04 18:07

记者统计发现,刘志军窝案涉及到13名高官,除刘志军外,曾在铁道部运输局、呼和浩特铁路局和太原铁路局任重要职务的8人,且多数人的受贿犯罪与铁路货运业务有关。

有媒体报道称,内蒙古、山西和陕西三省区每年煤炭资源外运量在全国位列前列,因此呼和浩特铁路局和太原铁路局最有“油水”,车皮计划审批权成为腐败温床。

北京交通大学教授赵坚认为,刘志军坚持计划经济思路,实行全路集中统一调度指挥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为了掌握车皮,谋取私利。扭曲的价格带来天价的利润,也给寻租带来巨大空间。

深入调查

丁书苗被查 揪出多名官员

据了解,刘志军案演变成窝案,与丁书苗有关。

有关部门调查丁书苗时,扯出了她倒卖车皮的问题,牵扯出了多名官员。

丁书苗靠倒卖车皮发家。她起初在太原铁路系统倒卖车皮,后来在铁路系统人脉渐广,开始将业务拓展到呼和浩特铁路局。

检察院认定,2004年至案发时,丁书苗旗下公司通过刘志军等人安排,倒卖煤炭运输计划,非法获利4.43亿元。

刘彪、郭文强、马俊飞,都和丁书苗熟识。这三人,都曾担任过呼和浩特铁路局分管运输的副局长。

据媒体报道,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铁路专家王梦恕表示:“刘志军每年批给丁书苗的公司500万吨的车皮指标,在铁道部是公开的秘密。”铁路货运指标历来十分紧张,丁书苗每年靠这个就可以发横财。

铁路局长 是煤老板眼里“能人”

除了丁书苗,这些局长也是所有煤老板和倒车皮的“二道贩子”眼里的“能人”。

据检察机关指控,林奋强在担任呼和浩特铁路局局长期间,通过安排、调剂煤炭等物资的铁路运输计划,非法收受各类好处费数千万元。

据媒体报道,林奋强等人被双规之后,检察院曾派人赴内蒙古鄂尔多斯等地,找当地多家煤炭企业了解情况,其中包括伊泰集团等煤炭民营企业,而他们都是通过呼和浩特铁路局运输煤炭的大户。

知情人称,煤炭企业原则上是要与电厂等煤炭买主签订煤炭购销合同,然后据此与原铁道部签订煤炭运输合同,从而获得铁路运输计划。

但煤炭企业与铁道部签订的煤炭运输合同,只是一个意向性合同,合同的兑现率实际掌握在地方铁路局手里。

在林奋强担任呼铁局局长期间,煤炭运输合同兑现的情况相差很大,有些企业的煤炭发运量能完成运输合同的百分之七八十,而有些企业只能完成百分之二三十。一些没煤矿不挖煤的企业,反而比拥有煤矿并开采煤炭的企业,运输计划兑现率更高。

有人说:“要看与他们关系好坏,如果没进行利益输送,他们可以以各种理由拒绝你。”有的企业号称进行煤炭贸易,事实上不需要去做具体事情,其只需在拿到车皮之后,与煤炭开采企业“合作”,就可以挣到钱,也就是所谓的“倒车皮”。

窝案高官 案发多因货运

经过统计记者发现,刘志军窝案涉及到13名高官,除刘志军外,曾在铁道部运输局、呼和浩特铁路局和太原铁路局任重要职务的8人,且多数人的受贿犯罪,与铁路货运业务有关。

有媒体报道称,内蒙古、山西和陕西三省区每年煤炭资源外运量在全国位列前列,因此在全国铁路系统的所有路局中,呼和浩特铁路局和太原铁路局是最有“油水”的,而运力的紧张,导致车皮成为最紧俏的资源,车皮计划审批权成为易滋生腐败的温床。

原任呼和浩特铁路局局长的林奋强曾对媒体表示:“与南方铁路运输季节性的紧张不同,呼和浩特铁路局常年面临运力紧张。”

林奋强还对外透露,呼和浩特铁路局“统计显示的请车满足率是40%左右,实际上好多货主被迫放弃了铁路运输,加上这部分货源,实际满足率只有10%左右”。

刘志军窝案人员构成(单位:人数)

曾在铁道部运输局任职 3

曾在呼和浩特铁路局任职 4

曾在太原铁路局任职 1

在其它单位任职 5

员工讲述

30多年前 曾发生类似窝案

一位在铁路系统供职近30年的内部人士透露,上世纪80年代末期,铁路系统的车皮紧缺问题就已浮现,由于当时审批车皮的权力仅仅停留在地区路局这一层面,不法商人就瞄准了这一环节,产生贪腐窝案。

该人表示,1986年至1989年,铁路“倒爷”横行一时。有的“倒煤”商人为能批到倒卖煤炭用的车皮,盯上了时任郑州铁路局主管运输、审批车皮的副局长潘克明,多次向其行贿。

其间,时任铁道部副部长的罗云光凭借职务之便,先后接受潘克明等人贿赂。最后,罗云光被开除公职、党籍,潘克明被判有期徒刑15年。据媒体报道,此案共涉及铁道部和郑州铁路局科级以上干部48人,其中局级干部15人,处级干部19人。

“当时这个窝案在铁路系统震动一时。”该人称,由于当时铁路系统监管制衡部门的欠缺,“领导开一个条子,下面的车皮计划就获批了。”

编辑: 牟青
对《刘志军窝案高官受贿多因货运 车皮控制促腐败》表态
对《刘志军窝案高官受贿多因货运 车皮控制促腐败》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法制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