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海上餐厅面临铁腕扫荡 高压引来“暴力抗拆”

来源:羊城晚报  发表时间:2013-09-18 07:42

  亚婆角海上餐厅只剩3家,海水浑浊,游客稀少

亚婆角海上餐厅只剩3家,海水浑浊,游客稀少

■无法申请海域使用权,小打小闹无执照无排污,被视为不合法,有关部门铁腕扫荡

■游客青睐,渔民希望赖以致富;旅游业人士建议:通过规范管理推动其合法经营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李永

飘荡在海面上,习习海风吹来,一边欣赏360度海景,一边享受海鲜大餐——眼下不少游客对“海上餐厅”十分向往。近年来,惠州“海上餐厅”备受青睐,2005年前后仅巽寮湾一带就开了30多家。

然而,过于密集、疏于管理,导致海上餐厅污染问题严重,而且几乎所有海上餐厅都没有拿到海域使用权、营业执照等相关证件,在相关部门一次次联合清查后,原本星罗棋布的海上餐厅已寥寥无几,仅存几家“钉子户”也生意冷清难以为继。近日,惠州市海洋渔业局称,从今年10月到年底将开展海洋渔业执法大检查,对非法的海上餐厅要坚决取缔。

海上餐厅,一种崭新的饮食文化,一种创新的商业模式,难道就真的只有“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命吗?

“退居二线”风味全失

证件全无“铁腕清除”海域使用权无法申请

羊城晚报记者17日到了惠州著名的滨海旅游景区巽寮湾,下车后,沿着海岸线从德泽园到磨子石,再折回天后宫,一直到凤池岛,沿途餐厅见了不少,但一家海上餐厅也没找到。原本的海上餐厅大多已退居到海岸边,少数几家就开在沙滩上。

在靠近红石湾的一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海边,孤零零地矗立着一家名叫“海中鲜”的海上餐厅,环境虽然不错,但这家餐厅只是漂浮在数十个浮筒上面的一个简易木制亭子,以一条水上栈道连接到岸上。周边的网箱中养着虾蟹等海鲜,客人来了就捞上来烹饪。由于离景区热闹繁华处较远,来这里吃饭的人不多,记者发现餐厅内并没有设立专门排放污水的管道。

在距离巽寮湾50余公里的亚婆角滨海旅游区,曾被媒体描写成“星罗棋布”的海上餐厅只剩下了3家。这边的海上餐厅根本名不副实,虽然是在海面上,但已经被防浪堤隔离在一个海湾内,湾内养殖海鲜,原本渔民居住的小木屋,经过简单扩容改装成餐厅,看起来就是普通民居,湾内的海水浑浊不堪,漂浮着不少塑料垃圾。

证件全无“铁腕清除”

据惠州市海洋与渔业局渔政支队李支队长介绍,海上餐厅不是“三无”而是“全无”餐厅,不仅没有海域使用权、工商营业执照,也没有排污、消防等措施,是不合法的,要坚决取缔。

他说,2005年,海洋与渔业局协调各个相关部门进行了一次大的清除行动,仅在巽寮湾一带就拆除了35家海上餐厅,之后又有一些商家因利益驱动而“死灰复燃”,尤其在一些偏僻的海边,摸查难度大。对于这些新起的餐厅或拆除后又重建的餐厅,李支队长表示,“我们看得到,也放在心里”,会加大打击力度,“在去年的‘海剑’行动中就取缔了15家,预计今年底还会有一次大的行动,目前正在拟订方案”。

海域使用权无法申请

针对海域使用权问题,渔政支队翁政委强调,之所以不能给海上餐厅下放海域使用权,是因为根据相关海域使用法规,各海域按照养殖、旅游、捕捞、工业、港口等性质划定不同的功能区,其中并不涵盖海上餐厅功能区,所以海上餐厅尚不可申请海域使用权,从这一点上来说,海上餐厅都是不合法的。

海域使用权这道拦路虎,不仅使海上餐厅经营者备受困扰,也让承建水上建筑的公司遭受巨大打击。惠州市瑞明水上房屋开发有限公司2009年成立,专门从事水上休闲、娱乐、养殖、餐厅、旅馆等工程项目的开发营造。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工商部门核发的营业执照上明确写着允许开发水上房屋、水上平台、渔业网箱等,但工商允许了,环保渔政部门又“一刀斩”,由于拿不到海域使用权等相关证件,公司近期业务量大幅下滑,几近倒闭。

供需两愿“飞蛾扑火”

海上餐厅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并且历经多次取缔拆除仍如“飞蛾扑火”,除了利益驱动以外,更多的是缘于供需关系。记者了解到,滨海旅游业不断发展,到海边旅游的游客越来越多,吹着海风赏着海景吃海鲜的“体验需求”蓬勃,海上餐厅应运而生。

巽寮湾一位开摩的的师傅说,前些年许多游客一下车,就要求他载着去海上餐厅,不过从去年开始,政府管得严了,连他都不知道去哪里找了。

旁边的一位渔民马上搭腔说,“现在确实很难找,以前我每天都会向多家海上餐厅供应刚捕捞上来的海鲜,现在都没法去送”。他说,海上餐厅的一度兴旺,其实关乎当地渔民的生计,因为当地发展旅游业了,捕捞就受限制,不少原本靠捕鱼为生的渔民,就开起具有特色的海上餐厅维持生计。

高压引来“暴力抗拆”

据悉,近年来当地政府采取“高压态势”强行取缔近60家海上餐厅,带来了“暴力抗拆”等诸多问题。相关负责人透露,在拆除海上餐厅时,许多渔民或商家想尽一切办法对抗,有的故意让老人孕妇小孩赖在上面,有的抱着燃气瓶要自杀,执法人员还不时遭到殴打。

在遇到上述难题后,相关部门在处理海上餐厅的时候,也适当地调整了政策。据悉,惠东县按照实际情况,将海上餐厅退到陆地上来,在景区内规划一条美食街,发展休闲渔业和观光渔业,以期带动渔民经济。然而,“退居二线”的餐厅,大多数停留在沙滩或者沙滩边上,对海洋环境仍然存在影响,美食一条街有不少湘菜馆、川菜馆、沙县小吃等进驻,反倒纯海鲜酒家变得少了。

只要规范管理 为何不能发展?

旅游业人士称,海域使用权可以归到滨海旅游功能区内

海上餐厅,何去何从?羊城晚报记者采访了惠州市旅游局局长黄细花。针对海洋渔业局提到的无海域使用权、污染严重等问题,黄细花建议,可以探索一条通过规范管理推动海上餐厅合理合法经营之路。

黄细花表示,发展旅游是一个富民的事情,海上餐厅大多开在旅游区,作为旅游区的配套设施,能更好地促进旅游业发展,也能让当地渔民致富,何乐而不为呢?

曾担任过惠州市环保局副局长的黄细花指出,海上餐厅的排污问题是能够解决的,也能通过制定规范的管理制度解决好消防、安全等问题。当然,像目前这种小投入的简易餐厅,确实完全达不到合法要求。

至于海域使用权,黄细花建议,要大胆解放思想,尤其是在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不允许的情况下,海上餐厅不能取得海域使用权,那么为什么不能将海上餐厅归到滨海旅游功能区内,再划定旅游区内的海上餐厅片区?

词条

海域使用权

主要是指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海洋行政主管部门的批准和颁发的海域使用权证书,依法在一定期限内使用一定海域的权利。根据海洋资源的不同,用海的功能划分也不同,主要划分养殖、拆船、旅游娱乐、盐业矿业、公益事业、港口、修造船厂等。单位和个人使用海域,需经依法申请并批准后,持海域使用权证书方可使用。

编辑: 邬嘉宏
对《惠州海上餐厅面临铁腕扫荡 高压引来“暴力抗拆”》表态
对《惠州海上餐厅面临铁腕扫荡 高压引来“暴力抗拆”》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