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老人做十余年裸模 曾参加抗美援朝志愿军

来源:南方日报  发表时间:2013-10-30 13:38

  李继胜在华南师范大学做人体模特。

  抗美援朝时获奖的勋章随身挂在衣服上。

一尺多长的胡子有些枯黄,银灰色的发髻,布满皱纹的脸,瘦小的身躯,上身穿着军绿色的衬衫,胸前佩戴着他参战时获得的勋章。

李继胜自称今年93岁。精神矍铄,非常健谈。早在十年前,他就是媒体聚焦的明星模特。如今虽年事已高,仍活跃在一些院校的美术课堂上,担任人体写生的“裸模”。

十几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李继胜接触了“人体模特”这个职业,从此断断续续做了十几年的裸模。尽管钱不多,也没有福利保障,老李仍然觉得这份工作比较轻松,“坐着不动就能挣钱。”

“我对社会也就这点贡献了,等到干不动了,就回老家去。”李继胜说。

结缘

兼职裸模一干就是十余年

“今年已经93岁的李继胜,曾在广州美术学院当了10几年裸体模特。由于年事已高,美院不再聘用他做教学模特,失去经济来源的老人生活十分艰难,只能在大学城附近拾荒维生。这一幕被曾经画过他的学生看到,大家纷纷表示要帮助老人。”10月17日下午,认证为“香港当代美术馆”的官微发出了这样一条微博,随即引来大量网友热议。

几经辗转,南方日报记者打听到了李继胜在广州的住址,并于近日前往探访。

在广州番禺大学城北亭村的一个公园附近,记者找到了李继胜临时租住的家:一间大约10平方米的单间,里面摆满了他的物品,其中一些是在外面拾荒时顺手捡回来的。

“以前没事经常在北亭一带转悠,捡些废品卖钱,现在不干了。”老李告诉记者。他一走出家门,就会有人用手机和相机给他拍照,俨然“明星”待遇。

李继胜老家在河南省周口市太康县。10几年前,老李来到广州,最初以乞讨为生,后来遇到一名广州美术学院的学生。这名学生觉得老李的外形适合做人体肖像,建议老李去当写生模特。

老李这才知道,原来“坐着不动就能挣钱”。此后,老李就开始了自己的“模特”生涯。

“光在美院我就经历了三任院长。刚开始他们只是给我画头部,这个挣得少,一次才几块钱。过了没多久,美院的老师就问我要不要做‘人体模特’,就是不穿衣服给学生画,这个钱给得多一些。”李继胜说。

家人得知李继胜要做裸模,起初有些意见。李继胜自己也不太习惯,后来也想明白了,“我老了,画人体课脱个衣服也没啥啊,两三岁的小孩子也都是光着屁股跑着玩呢!”

看到很多美院老师留着胡子和长发,老李也开始有样学样地留起须发。“搞艺术的不都是这样嘛,咱也赶一回时髦。”

后来头发太长了,老李就自己挽成发髻。标志性的须发也成为他的“招牌”。一些学生在其他学校教美术课,也会把老李请过去做模特。一时间,老李的名声大振,整个广州美术学校圈子都知道有这么一位老裸模。

往事

曾参加过抗美援朝志愿军

“我是49年当的兵,53年复员。当时是在运输团,后来到了朝鲜做卫生院护士。”老李说,年轻时他参加过抗美援朝志愿军。

“上甘岭战役我都参加了。”说起这段历史,李继胜特别骄傲。说着就挽起裤腿,给记者看右腿上的几处伤疤。“这些都是被弹片打穿的。”

每次出门坐车,他都会带齐自己的退伍证、残疾证和老年证,“公交车免票,坐火车半票。”这些政策老李烂熟于心。

10几年来,老李一直尝试把户口从太康县迁来广州,但是一直未果。“政府每个月给我发六七百块钱的退伍补助,如果户口能迁到广州,补助会更多。”

每年寒暑假,也是老李回家探亲的时候。他会买张火车票回去,顺便到当地民政部门领取攒了半年的补助。

复员之后的老李回到老家后,在当地的大队和公社当会计。经过别人介绍,娶了媳妇,陆续生了5个儿子和3个女儿。“现如今孙子都抱娃娃了。”

老李的记性有些差,他告诉记者,自己是“死过一次的人”。他说,自己曾经有一段时间生产鼠药,操作时皮肤不慎沾染了毒药,整个人完全没了知觉,被家人放在棺材里,“差点就下葬了。”

经过抢救,老李又活了过来。但由于毒药毒性太强,老李的膝盖和手指、脚趾等关节处都发生了轻微的畸变。“记性也变差了,小孙子的名字我都记不住了。”老李有点遗憾地说。

李继胜觉得,自己已经“死”过一次,在家待着也没有太大意思,也不想给儿女增添负担,就想出来走走,看看这个世界,“至少也不白活一回。”

“我原来是打算去海南岛看一看,结果走到了广州就留了下来,一住就是十几年。”李继胜在广州当模特的消息不胫而走,家乡不少人觉得他在广州发了大财,纷纷提出想跟他一起来广州挣钱。

对此,热心的老李也不拒绝,还帮他们介绍工作。有些人也学他干起了裸模,但往往坚持没多久就放弃了。只有老李十几年如一日地坚持着他的模特事业,“课多的时候一周要去5天。”

成名

被外国导演邀出国拍记录片

随着时间的增长,李继胜的名气也越来越大。2004年,凤凰卫视采访了李继胜;2005年,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播出了李继胜做裸模的节目,央视还邀请老李做当年春节联欢晚会的现场观众。媒体对老李的报道,也让一些国外导演认识到了这位气质不同于常人的老人。

最近几年,老李开始“触电”——有法国和美国的导演找到他来拍纪录片。“片子是在国外播的,具体拍的是啥片子我也不清楚,反正我们国内看不到。”老李说,他还去过美国和西班牙拍外景,但是由于工资待遇不高,最终他还是选择了放弃。

这些年的“成就”在老李看来,都是拜他这个名字所赐。“你不‘迷信’不行,我的名字最早叫‘李继盛’,是茂盛的盛,叫了几年也没‘茂盛’起来。朝鲜战争结束后,我就改成了圣人的圣,也没啥变化。来到广州之后,我改为胜利的胜。这一‘仗’才算是打胜利了!”

李继胜也记不清被人画过多少次了。一些学生还经常来看他,给他带些礼物。他的家中珍藏了几本学生送的相册,老李很喜欢收集有关他一切的相关报道和图片。

“我去小洲村逛时,看到里面的很多画室都有我的像,还有木刻的、雕塑的。”老李身体很好,来广州这么久很少生病,眼睛花、耳不聋,每天雷打不动地抽一包烟、喝半斤二锅头,还要出去散步溜达半天。

早期老李住在广州美院给他提供的宿舍,最近几年由于宿舍楼拆迁,老李搬到了大学城一带居住。“这里很有生活气息。”虽然去学校有点远,但一个月两三百元的房租让老李觉得“挺划算”。

生计

攒了些钱做不下去就回老家

这么多年,李继胜都是一个人生活,陪伴他的只有豫剧、香烟和二锅头。老李说他不愿回去,因为孩子们都不要他。“回去就知道跟我要钱,有钱的时候当亲生父母,没钱的时候就不要爹妈了。”

做裸模这些年,老李省吃俭用攒了一些钱,除了给家里盖了两层楼,还资助几个孙子上大学。孩子们对老李的态度也逐渐发生了转变。直到5年前,老伴去世后,老李就很少再往家寄钱了。

孩子有没有来广州看过你?

“从来没来过,给我打电话也是一接通就挂断,我还得给他们打回去。”李继胜说,“几个孩子都不愿意养我,只有老三愿意让我老伴跟着他们过。这几年我回去,他们也就找我要钱。去年回去没有带钱,三儿媳妇说‘你在家待着也没事做,赶紧回去广州当模特吧’。”聊到这时,一直谈兴很高的老李突然沉默了一会儿。

最近几年,老李开始不满意一些院校按月算酬的做法。他希望按天算酬,“我年纪都这么大了,不知道能不能活到下个月呢,(课酬)起码一周一结吧。”

现在老李一个月下来差不多能挣2000多元,平时他还会帮街坊看看相、把把脉,大家觉得这个老爷子挺有趣的,偶尔也会接济他。

不做演员之后,老李的模特工作又开始繁忙起来:有课时去学校上课,没课的时候依旧到处溜达,他的手机里存了不少豫剧,没事的时候就会打开播放,一边哼上几句。

“北京都去过了,海南岛去不去无所谓了。”李继胜已经不再想着去海南岛,他只想每天能开心地生活,“趁现在还干得动就继续干,啥时候干不动了,我就回老家去。”(南方日报记者 闫昆仑 杨大正 实习生 杨璐 金祖臻)

编辑: 王燕子
对《九旬老人做十余年裸模 曾参加抗美援朝志愿军》表态
对《九旬老人做十余年裸模 曾参加抗美援朝志愿军》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南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