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试行审判长负责制 让法官独立公正

来源:羊城晚报  发表时间:2013-11-21 08:33

佛山力推“最大胆的法院改革”

试行审判长负责制让法官独立公正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内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关于“推动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的表述让佛山中院院长陈陟云对自上而下的司法改革有了更多期待,他期待能够给予法院在宪法中应有的地位,让法院成为真正守护真理和正义的地方。

文/羊城晚报记者 黄晓晴 通讯员 凌蔚 黄延丽

图/通讯员 欧伟平

佛山中级人民法院正在试行审判长负责制改革,赋予35名审判长相对完整的审判职权,审判长从收案、开庭、写判决到签发判决,全部亲力亲为,并且最终负责。

但是,受到“外部环境、现有体制规定和保守观念”影响,这项发端于2009年、在3个庭室试点将近1年的改革,今年1月开始在整个佛山中院全面铺开,剑指法院长期以来备受各界诟病的审、判分离改革缺乏经济和政治待遇的职业保障,法院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还有所阻滞。

好消息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后,佛山市委认为近期已经通过的佛山中院审判改革方案在经济和政治待遇上给予的保障力度不够大,要求该院迅速修改方案,重新交到市委常委会讨论。

佛山中院审判长陈智扬带领他的合议庭审理一件再审案件 欧伟平摄

根源:审和判分离或影响司法判决

2012年12月底,佛山中院内部选任35名审判长宣誓入职。但是直到半年后他们的职责和权限变化才被外界所关注:他们对自己的案子直接负责,不像以前,层层审批,副庭长、庭长、主管副院长,甚至到院长,到审委会、合议庭,也决定不了案子怎么判。他们已经开始接近于“真正意义上的法官”。

只有了解了当下的司法弊端,才能读懂佛山中院审判长负责制的意义。

2008年走马上任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之前,陈陟云已经在副院长的位置上观察、思考了四年。在他看来,之所以产生司法不公,“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审和判分离”。

“在原来,如果承办法官不是审判长,那么审判长(因为掌握签发权)的意见就变得很重要;如果审判长自己承办案件,就要给副庭长审批,副庭长办的案件要给庭长审批,层层走行政化审批程序。这导致案件承办法官需要对案件质量负责,却没有定案的权力;而庭长、副庭长,他们有权通过行政手段,改变案件定性,却不需要承担办错案的责任。所以当这些无责、有权的院庭领导受到外来干预时,很可能改变承办法官的意见判断和裁决。”

阻碍

谋福利:资深法官宁愿转管后勤

陈陟云认为,要体现公平,必须改革:让案件承办者能够从审理到判断,再到裁判全程负责,在对事实证据作出专业判断的基础上,用法律作出裁决!

简而言之,就是法院内部行政力量不再干预审判。

案件怎么判,审判长说了算。这就对审判长本身素质提出了很高要求。

但2008年陈陟云升任佛山中院院长后,首先面对的却是:资深法官们都转后勤管理,逐渐淡出审判行列,真正办案的法官的审判资历平均才8年。

目前,法官晋升的唯一道路就是谋取行政职务,争当副庭长、庭长,甚至是副院长、院长。

这种人才培养机制引发了一个悖论:最优秀的法官获提拔后,就少办案甚至不办案了。副庭长还负责一部分案件,但升任至庭长、副院长等及以上职位的几乎不办案。

而陈陟云的想法是让这些庭长、副庭长重新“出山”办案。

2012年3月,陈陟云决定在收案最多的民四庭、刑一庭和行政庭试运行审判长负责制。等到试点庭室工作模式磨合顺畅后,在他主导下,从全院194名拥有法官职称的干警中,选出35名审判长,其中有8名是曾经的庭长、18名是曾经的副庭长。

有干预:背后过问案件的太多

外部干预太多也是导致司法不公的主要原因。

抵挡干预,陈陟云在法院内部建立了过问案件登记制度。每位法官手上都有一个小簿子,庭长、副院长、院长,但凡过问案件的,承办法官必须记上一笔。

“现在其他人找我(干预)也没用,我们过问案件都是明来明往的,即使审判长们拿案件来请教,我都会告诉他们,意见仅供参考。”

佛山中院副院长万选才说。

编辑: 健龙
对《佛山试行审判长负责制 让法官独立公正》表态
对《佛山试行审判长负责制 让法官独立公正》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