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子强与李嘉诚的理财思维差异

来源:晶报  发表时间:2013-12-08 09:53

身陷囹圄的张子强。

■端宏斌

李嘉诚近日对媒体谈起长子李泽钜被绑架案,尘封17年的往事再引关注。前不久,财经专栏作家端宏斌也撰文讲述了此案中鲜为人知的故事,有一些独特的视角,现摘编如下。

抢劫案脱罪,张玩起绑票

张子强1955年生于广西玉林,4岁时随父母从广东郁南县定居香港,从小就混黑社会。1990年2月,张子强等5人在启德机场持械抢劫了押表车,劫取了40箱2500块劳力士金表,价值3000万港币。1991年7月,张子强及其同伙在启德机场又一次抢劫解款车,劫取港币3500万,美金1700万,总价值港币1.7亿港币,是香港开埠以来最大劫案。

1991年的这次抢劫案,张子强很快就被抓获,被判决坐牢18年。可是张子强的老婆罗艳芳发动新闻媒体的力量,还请了香港最好的律师,打了3年官司,1995年香港高等法院宣布,张子强无罪释放。无罪释放之后的张子强,立马反诉香港警察,最后对方还赔偿了张子强800万港元。

一年之后的1996年,张子强又开始策划新的“大生意”,这次要搞的是绑票。张子强买了张报纸,上面是香港富豪榜,他就从第一位的李嘉诚开始动手了。但绑李嘉诚不如绑架他儿子管用,所以就从李泽钜开刀。

1996年5月23日下午6点左右,李公子从公司下班回家。张子强精心选择了一条人烟稀少的单行道,设下埋伏。车子前后把李公子的车夹住,面包车上下来一群劫匪,个个端着冲锋枪,还有一把大铁锤,一锤子就把挡风玻璃砸碎了。李公子和司机腿都吓软了,只得乖乖下车。劫匪把李公子和司机都捆起来扎好,一起扔到面包车后备箱。

劫匪拿出李泽钜的移动电话,他只说了一句话:喂,我被人绑架了,不要为我担心,千万不要报警……

李家没报警,张单刀赴会

李公子被转移到了一个偏远的废弃养鸡场。李家已经乱了套,只有李嘉诚还不知道,因为他正在外面开会。李嘉诚回到家,打了一圈电话,最终决定,不报警!还记得此前张子强抢劫运钞车最后被无罪释放吗?而且香港还没有死刑。当然,此时李嘉诚还不知道绑匪就是张子强。不久之后,张子强第二个电话就来了。

张:找李嘉诚说话。

李:我就是李嘉诚。

张:很好,我叫张子强。

李:张子强?

张:李先生,我想您一定知道我。

李:那么张先生,你有什么要求请说。

张: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亲自到府上来谈,欢迎吗?

李(吃了一惊,稍微停顿了一下):非常欢迎。请问什么时间到?我们随时恭候。

张:我已经在去贵府的路上,我想不用我再重复了,你应该懂得规距。

李:请放心,只要保证犬子的安全,我保证不报警。

李嘉诚住在半山腰的一套大宅子里,由于张子强多次踩道,他早就已经轻车熟路。很快,他就来到李宅门前,按响了门铃。

张子强大大方方进了门,第一句话就是:李先生,请把你家里的警察叫出来吧。张子强现在还不能确定李嘉诚有没有报警,所以就拿这句话来诓对方一下。

李嘉诚一点没激动,反而笑着说:我做了一辈子的生意,没有什么特别成功的经验,但有很深的体会,就是做人做事要言而有信。张先生如果不相信这一点,我领你看看。

李嘉诚带着张子强参观了李家这套豪宅,每一扇关闭的门都打开给张子强看。张子强很满意。俩人回到客厅继续开始谈条件。

记者突然上门求证李公子下落

李家的门铃忽然响了。张子强条件反射般跳了起来,站到李嘉诚身后,这个意思很明显,如果出什么事,他就准备把李嘉诚抓起来做人质。

这个人确实是因为李公子而来的,但关键原因还是张子强手下的马仔办事不牢靠。他们把李泽钜绑上自己的面包车就走了,但是李泽钜的座驾怎么处理呢?张子强吩咐一个马仔,把车开到偏僻的地方丢掉。这个马仔把车开到海边一个停车场就走了,可是这地方并不偏僻,很快这辆车引起了巡逻警察的注意。这是一辆非常高档的总统牌轿车,而且前挡风玻璃全碎了,要命的是车内钥匙和随身小包都没拿走。警察很快就查明,这辆车是李泽钜的座驾。就算是一个傻瓜警察,也应该知道李泽钜十有八九是出事了。但警察的调查方向错了,他们认为要找到李泽钜,首先应该找到他的司机,于是把全部精力都放在找司机身上了。可是那位司机此时

和李泽钜一起被关在养鸡场呢。

警察中的某人认识媒体记者,于是就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了。这位记者跑去李家求证这个消息。李家的佣人当然不会让此人进门,三言两语就把他打发走了。能够做李家的佣人,一定是非常机灵的人,他给记者编的谎是这样的:李公子的车出了点小车祸,司机受伤了,但李公子本人不在车上。

张拿到10.38亿,活像李家公司股票代码

李嘉诚和张子强都长出一口气,继续谈判。

张:我不想过穷日子,其实,我们这些人干这个也只是想要一个安家费。今天,我受香港一个组织的委托,就李公子的事和您协商,这个组织的一帮兄弟都要吃饭,还想尽量吃得好一点。这样吧,李先生富可敌国,而且还是“敌”一个大国,我们也不狮子开大口,受弟兄们委托跟李先生借个20亿吧!全部现金,不要新钞。

李:我就是给你这么多,恐怕也提不了现。我不知道香港的银行能不能提出这么多的现金。你看这样好不好,我打个电话问一下?

张:好,那你快一点,早一点解决,李公子就能早一点回家。

张子强没有说自己就是绑匪头子,而是虚构了一个“组织”,然后假装是中间人。李嘉诚倒是没说假话,他确实不知道能不能提出这么多现金,于是打电话给银行的负责人商量。商量结果是,最多只能提现10亿,再多就没有了。但是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李嘉诚愿意把家里放着备用的4000万现金全部交给张子强。张子强表示接受。

张子强在装现金进自己车的时候,对李嘉诚说:四千万,有个“四”字,实在是有点不吉利,要不这样吧,我退还给你200万,我只拿3800万,拿钱回去之后,绝对不会亏待李公子。李嘉诚对此表示认可。

于是最终的赎人金额是10.38亿,但你知道吗,港股代码1038恰好是李嘉诚旗下的公司长江基建。

第二天,张子强打电话过去问可以来取钱了吗,对方回答:已经准备好了5个亿,来拿吧。之前张子强装了3800万回去,他自己的车就能装,但这回5个亿实在是太多了,于是李家给预备了一辆大面包车。张子强开着李家的大车,装着5亿现金走了。双方约定,下午4点,再来拿剩下的5亿。

第二次取钱的时候,张子强还带了一个同伙,因为他发现自己一个人运5亿现金实在是有点累。

李嘉诚建议张子强买他家公司股票

张子强离开之前,和李嘉诚握手道别:我这样搞,你们李家会不会恨我?

李:你放心,我经常教育孩子,要有狮子的力量,菩萨的心肠。用狮子的力量去奋斗,用菩萨的心肠善待人。

张:李先生,我记住了李家的言而有信,你也记住我言而有信,我保证,我及这个组织从此不会骚扰李家人。

此时李嘉诚还不忘给张子强一些投资建议:张先生,请留步。有句话我不知该不该说,我不知道你们将怎样去用这笔钱,我建议你,用这笔钱去买我们公司的股票,我保证你们家三代人也吃不完。或者,将这笔钱拿到第三国去投资,要不就存在银行里,它都能保证你这辈子的生活无忧。

李嘉诚判断,这些人是太穷了所以才走上了邪路,现在第一桶金就有了十个亿,往后干点正经的买卖多好,也不用打家劫舍了。否则坐吃山空,到时候还要出来干坏事。这是一番金玉良言,如果张子强听进去的话,往后也不会丧命了。可惜一个是商人思维,一个是强盗思维,两者完全水火不同炉。

张子强只回应了两个字:呵呵,发动了汽车,开走了,忽然他打开车窗探出脑袋,喊道:今晚李公子回家。

回到养鸡场,绑匪让李公子和司机穿好衣服,俩人还是蒙着眼睛,用汽车载到铜锣湾怡东酒店门口,把俩人放了。

张子强最后分到了3.6亿现金,因为他是老大。

悍匪可不想投资,赌博输光了

按照李嘉诚的建议,拿到钱之后应该买股票或者去外国投资,但这是他的思维,不是绑匪的思维。绑匪的思维是,拿到了钱就要去澳门赌博。我觉得其中的逻辑很奇怪,赌博是为了以小搏大,让小小的本钱赚回大大的回报。但张子强手里已经有了3.6亿,他还怎么以小搏大呢?后来再仔细想想,终于明白了。

赌徒追求的就是赌博的快感,所以赢钱反而不是他的最终目的。比如大毒枭叶真理,通过贩毒赚到了数亿美元,但是他最大的爱好还是去拉斯维加斯赌钱。叶真理在赌场里一共输掉了4100万美元,最后赌场都感觉不好意思了,送了他一辆劳斯莱斯。虽然他依靠贩毒可以赚到无数钱,但他仍然追求赌博的快感。同样道理,张子强去赌场也是为了追求赌博的快感。

赌徒张子强在澳门的赌场里一次就输掉了2000万,两天输掉了6000万,张子强这辈子最大的消费就是在赌场里输钱。但他感觉非常high,非常爽,非常开心。

赌徒的心态和吸毒的瘾君子很像,假设一个瘾君子某天在路上捡到一个包,包里有10万块钱。正常人的心态可能是把这点钱计划一下,每天买多少毒品,然后尽可能花久一点。但瘾君子们则不同,他们会呼朋唤友去最好的酒店开一个总统套房,通宵狂欢作乐。短短几天就把这些钱全部花个精光。这些人做事是不会做长期规划的,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多行不义必自毙

很快张子强的钱就花得差不多了,于是他又买了一张报纸,继续研究富豪榜。排名第一的还是李嘉诚,但他已经说好不去动李家的人了。排名第二的是郭氏兄弟,好,就他们了。郭氏兄弟一共三个,分别是郭炳湘、郭炳江、郭炳联。

1997年9月28日19点左右,张子强一伙把此前绑架李泽钜的过程又重演了一遍,不过这次的对象是新鸿基的郭炳湘。绑上车之后,让郭炳湘打个电话回家,可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郭炳湘不是李泽钜,他拒不合作,死都不打这个电话。

那么就先从郭家开始谈判。可是郭家的态度更强硬:如果听不到郭炳湘的声音,就拒绝谈判!但郭炳湘在手里,匪徒别的不会干,虐待人那是一把好手,虐待了郭炳湘4天,他终于受不了了。打了个电话回家。

郭炳湘被残暴地塞到一个只有小小透气孔的木箱里,被蒙上眼睛,绑上手脚,只能蜷曲着身体,度过刻骨铭心的6天,此后还落下了一个“狂躁性抑郁症”,至今还没痊愈。

最终张子强要到了6亿港币,他自己一人独吞了3亿。

张子强认为自己是天下第一号的悍匪,还策划了绑架澳门赌王何鸿燊(未遂)、香港布政司陈方安生(未遂)(编者注:陈方安生在香港回归后出任政务司司长)。甚至还从内地买了800公斤炸药,准备武装劫监狱去救同伙。张子强最终就栽在这800公斤炸药之上。

1998年1月25日张子强在广东被捕,此前的请著名大律师,发动新闻舆论攻势,这些都无效。张子强于当年底在内地被枪决,据说最终的行刑地点屡次变换,就为了防止再出什么差错。

编辑:
对《张子强与李嘉诚的理财思维差异》表态
对《张子强与李嘉诚的理财思维差异》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