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歌苓:作家有权展示这个社会的生活面貌

来源:金羊网  发表时间:2014-04-02 10:30

金羊网讯 记者周聪 报道 今年1月,严歌苓从柏林飞回北京,带着她21万字的新书《妈阁是座城》。

她形容自己忙得“像个推土机”,她获奖无数的小说《陆犯焉识》将由张艺谋搬上大银幕,新的长篇小说《老师好美》也将交由路金波付梓。这个“翻手为繁华,覆手为苍凉”的奇女子,却不断地有好作品推出,似乎岁月沉淀在她身上的只有优雅的容颜和美好的文字。

金羊网记者 周聪

澳门赌场体验生活

这次推出的新作《妈阁是座城》,严歌苓重新回到当代中国人的生活和情感中,视角对准大众并不熟悉的“叠码仔”群体。小说主要讲述了2008年至2012年,澳门赌场女“叠码仔”梅晓鸥和3个男赌徒的故事。

“有一次回内地,一帮很富有的朋友跟我讲了一些赌场的故事。我觉得怎么这么血淋淋啊、怎么这么残酷啊,我听完之后就到了澳门,去找赌桌另一侧的一些人—那些为赌场工作的人,了解他们的情况。这就是我这两三年来一直在做的一件事情。”谈到这部小说的创作初衷时,严歌苓觉得可能在国外呆的时间长了,每次回到国内都感觉晕眩和无比新鲜,这个时代也充满诱惑,写作的时候很多故事都是从脑海中蹦出来的,“中国这二三十年的变化实在太大了,太魔幻了。”

为了创作这部涉及赌博题材的小说,严歌苓专程去澳门的赌场里体验生活。她说:“我拿自己的钱学赌博,没想到第一次居然赢了,虽然赢得不多,还不到1000元。不过,第二次去就全输了。我就想找到他们痴迷的、白热化的境界,然后也没找着,但我学会了赌博,至少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我是懂赌博的。”

作家有权展示社会面貌

过去的一年中,很多作家都将视角重新对准社会现实,贾平凹、苏童、阎连科、马原先后推出了《带灯》、《黄雀记》、《炸裂志》、《纠缠》等长篇小说。这也包括严歌苓在鲁迅文学院的同学余华,小说《第七天》出版后却引来众多争议,其中争议最大的就是对一些社会新闻事件的直观描写。

谈到作家如何来描写社会现实的问题,严歌苓说:“我的看法是现实能够比我们创造出来的魔幻世界更加魔幻,很多东西作家写出来以后,人家就说你编造的吧。实际上,如果按照真实的情况来写,就成了通俗故事了。”

在严歌苓看来,每个作家应该是在诚实、自然的心态下写小说,“应该诚实地问自己,你认为你写的东西是文学吗?如果觉得是文学,那你就这样写好了,也许是你的一种写作风格的探索,或者另外一次突破。我写的时候一般是这个事件会不自然地来找到我,觉得不写不行了,这样一种状态。”严歌苓认为,作家有权展示这个社会的生活面貌,也有义务为各种社会问题找到答案。

编辑: 何平
对《严歌苓:作家有权展示这个社会的生活面貌》表态
对《严歌苓:作家有权展示这个社会的生活面貌》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