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赤脚二张”守护4000乡亲 已在乡村行医45载

来源:羊城晚报  发表时间:2014-04-09 09:21

  年事已高的张银树(左)和张惠生希望尽早有人接班

年事已高的张银树(左)和张惠生希望尽早有人接班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赵映光 通讯员 曾干普

“背着药箱,在田野间开方送药;穿着白褂,在灶头旁把脉问诊……”只要提起乡村医生张银树和张惠生,汕头市澄海区东里镇西洋村里人就几乎没有不知晓的,也没有不佩服的。67岁的张银树和73岁的张惠生,从1969年开始担任西洋村村卫生站医生至今,已经在此整整坚守了45年,从朝气蓬勃的青年到满头白发的老者,这对最佳搭档用青春和付出,成了西洋村和附近两个村庄共4000多乡亲的“健康守护神”。

半路出家扎根基层

“其实我俩都不是科班出身,当上医生也是很偶然的……”记者在东里镇西洋村卫生站见到张银树和张惠生时,他们言谈间淳朴得和当地农民毫无二致。

据了解,1969年,为响应“小病不出村”的号召,年仅22岁的张银树和28岁的张惠生被当地群众推选为“赤脚医生”送去培训,张银树则还肩负着筹建乡村合作医疗站的任务。

而在此之前,两人除了曾有过防疫员和保健员等相关工作经验外,对专业医疗知识的掌握几乎为零,但那时,张银树和张惠生便暗暗下定了决心:一定要通过进修和自学,掌握最基本的医疗知识,为群众看好病。

张银树回忆,在合作医疗站建成后,当时的澄海隆都医院还专门派出了一名执业医师和一名药剂师到医疗站里带着他们学习和实践,但由于村里“待遇差,条件太艰苦”,两名指导员在1972年的时候先后离开了。

此后,卫生站就一直靠“二张”这对老搭档维持着,为了提高自己的医疗水平,张银树和张惠生只要一有空,便会认真翻阅各种相关的医学书籍,和同行朋友进行交流并从实际接触到的病例中积累治疗经验。

月均接诊近400人次

张银树告诉记者,对于乡村医生来说,一年365天无休、不能按时吃饭、半夜爬起来出诊都是司空见惯的,“附近几个村就这么一个卫生站,大家都在指望着你呢”。

由于澄海区东里镇西洋村附近的龙潭村和下南溪村均没有设置卫生站,西洋村卫生站实际上承担起了整个片区4000多名乡亲的小病治疗责任,以及村民们的健康教育、预防接种、防疫宣传等多个方面工作。根据村卫生站的接诊记录,记者发现,张银树和张惠生平均每个月要接诊近400人次。

张银树和张惠生两人对于自己从事村医工作45年来,印象最深刻的是发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一场“苦战”。

原来,在1973年的时候,西洋村曾经发生过一起因农药使用不当而导致二十余人集体中毒事件。考虑到卫生站条件简陋、医疗水平有限等因素,张银树和张惠生当即决定,两人分头行动——张银树跟随症状较重的村民,出村到大的卫生站和医院治疗,而张惠生则在卫生站里负责照顾症状稍轻的村民。

“集体中毒事件的处理大约持续了一个星期才算基本稳定下来”,张银树告诉记者,那个星期他和张惠生为了照顾村民,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但他们听到没有人在该事故中丧生时,觉得一切都值了。

行医45载急盼接班人

张银树说,澄海区政府从2006年开始,每年给每个村卫生站拨1万元补贴,由他和张惠生两人平分,但他们两人每年都需要从该补贴中抽出一两千元作为卫生站的办公费用。算下来,他和张惠生平均一个月只能够拿到六七百元的收入。

张银树深知当地农民并不富裕,于是,在这45年里,他和张惠生在行医时,总是千方百计为病人省钱。记者在西洋村卫生站的办公桌上看到了一本本厚厚的接诊记录簿,记者发现“二张”的普通诊金为3元、出诊为8元、夜诊则为4元,而每一位病人的诊疗费基本在10至15元之间。

谈及自己现在的愿望时,张银树和张惠生都略显伤感。他们年事已高,想早点退休,“现在想找一个接班的人很难”。

对此,西洋村的村党支部书记蔡汉坤告诉记者:“村里打算选派一些本村有志于从事医疗事业的青年去进修学习,然后在现有的卫生站机制上做一些‘半市场化’的改革,提高村医的待遇来吸引人才。”

编辑: 王燕子
对《汕头“赤脚二张”守护4000乡亲 已在乡村行医45载》表态
对《汕头“赤脚二张”守护4000乡亲 已在乡村行医45载》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