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荒岛“猴王”学针灸 有望治愈脑瘫儿子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黄丽娜 发表时间:2014-06-23 14:47

只要谈到关于担杆岛上的猴子,刘清伟就眉开眼笑

文/羊城晚报记者 黄丽娜

图/羊城晚报记者 周 巍

“聪聪现在可以自己走上几步路了,施医生对他的后续治疗很有信心,说他有康复的可能。我终于能弥补一些对儿子的亏欠……”

您还记得苦守海岛24年,养育猕猴、保护海岛罗汉松的荒岛“猴王”刘清伟吗?(详见羊城晚报2013年11月25日报道《荒岛“猴王”炼成记》)日前,他带着经过三个月治疗、有了明显康复效果的儿子刘传聪,又回到了珠海担杆岛猕猴保护站。这是他24年来最高兴的一次归来:“以前,我一直希望有一天儿子能和我一起在担杆岛上饲养猕猴,现在终于看到一点希望了。我得到了很多社会热心人士的帮助,真的非常感谢他们。”

广州租房为儿治病

刘清伟安守清贫、爱岗敬业的精神,在报道见报后感动了很多人,广东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文明办主任顾作义就是其中一位。他一直多方打听,帮刘清伟寻医问药,希望他能有机会弥补一下此生最大的遗憾——儿子聪聪。

1989年刘清伟转业来到珠海淇澳担杆岛自然保护区后,因为交通不便,一家人难得见到一次。1991年春节,刘清伟还不满四个月的儿子聪聪,被妻子潘虹带着来到担杆岛上,过了一家三口第一个团圆的春节。可谁都没想到,小孩在岛上发起了高烧。荒岛上没有医生、缺医少药,驻岛部队的卫生员又不敢给那么小的孩子打针下药,结果耽误了治疗时间。十多天后,当刘清伟终于找到一班船,返回珠海,把儿子送进医院时,聪聪已经因为持续的高烧,烧坏了脑子,得了脑瘫,无法站立、不能和人正常交流。今年已经22岁的聪聪,一天学都没有上过,一直在家由妻子照顾。“我亏欠聪聪的太多了。我这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就是这件事。”刘清伟说。

刘清伟和他的家庭,牵动了很多热心人的心。“我找到了省中医院针灸科的李漾医生,询问刘传聪的病有没有治疗的可能。她向我推荐了省中医院特聘主任医生导师、知名中医施安丽。施安丽在听说了刘清伟的事迹后也很受感动,主动提出为聪聪进行免费的康复治疗。”就这样,在顾作义的牵线搭桥下,73岁高龄的施安丽在今年春节后从北京来到了广州,刘清伟一家也从珠海租住到了广州番禺,开始了长达三个月的针灸治疗。

针灸后可以走几步路

在对聪聪做了一系列检查后,施安丽认为孩子的病可以通过针灸得到一定改善。“我们跟聪聪说,你好好配合医生,以后就可以走路、可以结婚、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聪聪听了也非常配合治疗。”为了这点希望,刘清伟第一次向单位请假三个月,全程陪伴儿子进行治疗。

从头到脚,数不清的穴位,每天早上7点一次、晚上7点一次,每次半小时,雷打不动地进行针灸治疗。三个月过去了,聪聪22年来一直蜷缩的手、脚可以伸展开了,四肢也不再紧张到无法控制地痉挛,最重要的是,他不但可以站起来,还可以自己抬起脚走上几步路了。这给了刘清伟莫大的安慰。

因为针灸治疗需要长期坚持,而施安丽年事已高,不能长期留在广州,所以医患之间还达成了一个协议:施安丽教、刘清伟夫妻学,夫妻二人自己学会这套针灸治疗法。

“开始的时候是认穴,跟着施安丽老师记住每一处下针的穴位。每个礼拜施老师给我们做一次测试,跟小学生考试一样,在聪聪身上一处一处用笔把穴位画出来。然后再学用针。”针灸需要胆大心细、眼准手稳,没有几年的苦功夫很难掌握。刘清伟就勤学苦练:“我们买了很多胡萝卜,在胡萝卜上标出穴位,然后用胡萝卜练习针法。练习了一段时间后,我和妻子互相给对方扎。”刘清伟说得轻松,但轻松的背后,难以想象流了多少血、忍了多少痛,可每天看到聪聪治疗的进步,夫妻俩觉得都值了。

医生认为有康复的可能

施安丽的针法有自己的特点,现在刘清伟终于可以做到针扎进去“不流血、不会痛”了,但他知道,这离“出师”还远:“施老师教我们针要快进快出,有些穴位针扎进去不能停留,特别是最开始的时候,因为肌肉还不适应,万一引起肌肉的紧张让针断在里面就危险了。”

6月,施安丽要回北京一趟,刘清伟一家也再一次回到了担杆岛。“现在我们每天在岛上给聪聪继续治疗,训练他的站立、行走机能。每天都过得越来越有希望。施老师通过这三个月的治疗,看到聪聪的进步,对以后的治疗也很有信心,认为有康复的可能。我现在就盼着这一天早点到来。”

今年8月,施安丽会再来到广州为聪聪继续治疗;刘清伟也会继续努力学习,为儿子的康复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编辑:何平
对《珠海荒岛“猴王”学针灸 有望治愈脑瘫儿子》表态
对《珠海荒岛“猴王”学针灸 有望治愈脑瘫儿子》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