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三问”广州用水安全 陷信任危机问题在哪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宋金裕 发表时间:2014-08-05 14:52

金羊网记者 涂雅琴

犹记得,在去年全国两会开幕前,刚到达北京的全国政协委员许钦松一下飞机就赶到北京气象局了解“灰霾”现状。如今一年过去了,许钦松再次把目光关注到另外一个同样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话题——水环境安全。

从空气到水,有人不禁疑惑,一名艺术大家缘何会如此关注民生?许钦松认为,艺术与民生本不冲突,而且近段时间越来越多市民向他表达对用水安全的担忧,这让长期在野外写生的他感受到了强烈的反差,“城市发展越来越快,但为何连基本的用水安全都陷入信任危机?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许钦松在8月3日正式展开了一场为期半年的“问水”之旅,首站调研始于广州,之后计划一路沿江北上溯源。此行并非走马观花,所有的调研最终将汇聚成册,在明年全国两会上以提案的方式公布。本报也将就此全程追踪报道。

文/羊城晚报记者 何伟杰 许诺

图/羊城晚报记者 宋金裕

1 问二次供水:

居民楼最后一公里用水污染谁来管?

经过前一天晚上暴雨洗礼之后,8月3日上午的羊城又重回烈日当空的状态。在荔湾区华贵路的厚福大街,一名身穿衬衣西裤的六旬老人大汗淋漓地在老楼内爬上爬下引起不少街坊的注意,“这不是那个山水画家许钦松吗?”有眼尖的街坊认出来,“一个大艺术家跑来这里干吗?”

“我是来做调研的,抱歉影响到你们的生活。”许老笑着说。

住在荔湾区华贵路厚福大街2号八楼的何姨一听到许钦松是来调查用水安全的,马上把他拉上了楼。何姨所在大楼用水采用二次供水的方式,自来水泵上天台水池后才往下流到各家各户,但近年来流出来的水都有一股腥味。无奈之下,何姨一家前几年改用了桶装水。在街坊陪同下,许钦松来到天台并爬上水池仔细观察,发现水池边水泥有剥落,管道早已锈迹斑斑。

许钦松表示,自来水公司的出厂水质自从引进西江水以后有了较大改善,但往往很多时候由于居民楼管道年久失修,自来水流到这段管道和天台水池后会形成“二次污染”,如何保障这“最后一公里”供水不受污染?这是关乎民生的大事,他将整理好居民反映的问题,加入提案中。

2 问街头饮水机:

合格率比自来水还低为何不取消?

经过数小时调研后,许钦松辗转越秀区水荫路一街头自动售水机前。来考察自动售水机,许钦松有他的想法,“我听说广州之前因担心自来水水质不理想,所以设置了这些街头饮水机,不知道这些饮水机的水质如何?”话音未落,街坊菊女士见到有人来调研,连连抱怨:“别提了,这些街边自动售水机也有不少问题。”她说,她平时都是在售水机里面打水喝,虽然一桶价格只需要3元不算贵,而且没有杂味,但一直以来她从来没看见有人监管维护,“我也不知道水质是否达标?”

菊女士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去年广州市卫生局局长陈怡霓作客电视台节目时曾劝市民不要再“帮衬”街头饮水机,并曝出街边饮水机合格率只有六成多。根据以往数据显示,在不合格的水样品里,40%存在细菌总数超标问题。许钦松跟随几名街坊前去察看这些饮水机,发现水机外壳早已老旧不堪,底部已经生锈,机身被砖块垫高。虽然售水机上有一张水质维护表,但是已经有两天没有水质监测和签名。根据2011年广州市卫监部门对300台售水机水质的检测数据,其合格率仅为65.66%。“现在是夏天,天气炎热。如果没有人监管,我们又看不到里面,水质会不会出问题呢?”菊女士很是担忧。

许钦松表示,接下来计划对比售水机和自来水的水质数据,如果两者相差不大,且路边售水机长期无人监管,在询问过专家的意见后或者建议取消街头售水机。

3 问直饮水推广:

市民何时能喝上直饮水?

连街头自动售水机也那么让人不放心,如何才能喝上放心水?得知许钦松正是为了“水”而来后,住在越秀区水荫路1551号的张先生说出了长久以来的想法:“广州之前不是说与河源搞直饮水吗,如果是直饮水的话,大家可能会更放心一点。”

据悉,今年年初河源市市长彭建文就曾表示,河源跟广州签订了直饮水工程协议,并已投入3亿元打通了1.8公里的取水隧道,水源工程预计到2015年6月即可完工。许钦松表示,如果这是最终确定的日期确实是一件好事,在明年两会上他也会努力推动,确保工程早日完工。

猜  

额的神!许钦松主席趴在那干什么?提示——

1、丢东西了

2、有两个女神在里面,他在思考:先拉谁上来呢

3、看有没有苍蝇老鼠

4、口渴了,想找水喝

5、探究一下下去游泳的可能

6、自己想

【对话】

许钦松

野外写生空气和水都很好

一回城里就听到抱怨声声

羊城晚报:很多人都觉得您是一个艺术家,为什么会突然关注空气和水?

许钦松:空气、水和阳光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基本要素。我长期在野外写生创作,那里空气和水都很好,但回到城市就听到各种对水和空气的抱怨,这让我感触很深,我们城市不断扩容,但最基本的水却跟不上,还谈什么发展?所以作为政协委员,我觉得自己有责任推动这件事。

羊城晚报:“问水”之旅的时间和地域跨度都很长,您是如何考虑的?

许:水环境和饮用水安全是一个大命题,各种复杂问题一环扣一环,要想对这个问题彻底了解并作出一些推动,必须彻底沉下去。接下来我还会走访全国甚至国外。

羊城晚报:一天调查下来,让你感触最深的是什么?

许:居民对水的那份不安让我感触很深,现在居民饮自来水怕不安全,改饮桶装水又怕超标,最后逼着去喝街头售水机的水,但又说合格率不高,究竟喝什么水才是安全的?居民很不安。这些都是我们未来必须帮他们厘清的问题。

问卷  

为了更深入了解居民饮用水情况,全国政协委员许钦松通过本报以及手机腾讯网平台发布一项关于“家庭饮用水质量”调查,本次调查旨在了解居民家庭饮用水情况,促进中国饮用水质量及水环境保护工作再上台阶。有兴趣市民可登录手机腾讯网填写。

读者还可拨打本报报料热线020-87138759,有价值的意见有望被纳入到提案当中,在明年全国“两会”上公布。

编辑:邬嘉宏
对《艺术家“三问”广州用水安全 陷信任危机问题在哪》表态
对《艺术家“三问”广州用水安全 陷信任危机问题在哪》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