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西部水源污染严重遭弃用 举报多年一直无效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杨辉 发表时间:2014-09-01 05:32

  湴湖村的一个非法排污口正进行污水排放

湴湖村的一个非法排污口正进行污水排放

  花都区新华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对排放的污水进行检验

花都区新华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对排放的污水进行检验

广州西部水源地恶疾难治极具代表性

文/羊城晚报记者 杨辉

图/实习生 吴梓鸿 羊城晚报记者 汤铭明

广州西部水源地有巴江河、流溪河等河涌,此前一直是广州主城区的饮用水源头,由于水质污染难达标,亚运会前广州主城区放弃西部水源,远赴西江取水,西部水源退身为备用水源,仅白云北部地区、花都几十万居民继续在西部水源地取水。

可是,记者数次在广州西部水源地采访看到:夹杂浓烈化学品气味的红河直排水厂取水口附近,污染多年解决不了;规模巨大的成片规模养殖场遍布水源地,多年无法取缔。

红色废水汇入流溪河

“灌溉渠的水受到污染已经多年,村民投诉过,电视台来曝光过几次,污染就是解决不了。”广州郊区的钟落潭镇湴湖村一位老阿婆边用红色废水浇菜,边告诉记者。

“这是毒水,早就不能用。”湴湖卫生所后面给果园打药的农民说。

从化和白云交界湴湖村,是流溪河畔的一个古村落。元末明初,朱熹的后人因战乱迁居于此。流溪河湴湖段附近聚集了5个大型水厂。根据2011年7月广州环保局公布的《广州市饮用水源保护区规划》,流溪河湴湖段是从化太平镇水厂、九佛水厂二级保护区、花都骨干水厂东部、石角水厂的准保护区,区内还有白云北部最大水厂穗云水厂。

随着村集体经济发展,村里的一些印染企业使用灌溉渠排放污水,村民说已经持续十多年。2013年6月,广东电视台记者张小文在湴湖排污渠汇入流溪河河口处拍摄到有红色废水直排。

今年8月,羊城晚报记者再次到湴湖看到,灌溉渠源头翻草湖路附近有暗红色的污水排入水渠,污水中有浓烈的化学药品味道。由于长年累月有大量印染废水排入,从灌溉渠源头绵延至流溪河汇入口近8公里偌大的水道毫无生机,甚至连在污水环境中最爱生长的水花生,在这个河道依然生存不了,河道一片死寂。红色污水沿着排污渠最终汇入流溪河,进入广州备用水源地。

距离湴湖村不远,竹料水厂再往下游在人和镇高增大街和人汉路交界处的绿道旁,一条近5米多宽的河涌从村子里流出汇入流溪河,河水是黑色的,水面还漂浮大量塑料饭盒、饮料瓶、果壳等垃圾。当地居民介绍这条河涌二十多年来,一直是这样子。

由于原水中氨氮、化学需氧量等指标超标,继而导致自来水中氨氮污染超标,石角、东部、穗云水厂一直受到广州市水务局的通报。目前湴湖附近的竹料、钟落潭等水厂处理工艺跟不上,今年相继关闭,白云区穗云、花都区的石角、东部水厂则通过生物预处理改造来使水质达标。花都的东部、石角水厂生物预处理工艺改造总投资7000多万元,采用“悬浮填料生物接触氧化池”工艺,工程于2012年12月25日前完成。

穗云水厂相关负责人公开表示:“生物预处理并不是万能,当原水氨氮含量高于4毫克/升时,什么先进的工艺都使不上劲了,呼吁社会各界仍然要持续关注和重视水源保护。”

水源地遍布养殖业

天马河、新街河是花都重要的河涌,属白坭水系,均汇入花都居民的水源地巴江河,随后在鸦岗汇入广州西部水源地。天马河、新街河两岸规模养殖企业存在超过十年,一直取缔困难,未经处理的养殖废水常年排放,已经使得天马河污染严重,长期水质重度污染。而按照广州市环保部门的要求,天马河水质必须是Ⅱ类优质水。

羊城晚报记者探访花都水源地多条河涌发现,目前当地规模养殖业发展势头有增无减。在新街河的支流铁山河香草世界河段,水已成墨绿色,记者沿着河边蜿蜒曲折小路,随便就可到达一个大型养殖场,主要养殖鸭鹅,养殖场中河水乌黑,散发浓烈的臭味。而养殖场连简单污水处理设施也没有。平时废水都在水塘中,一旦到了丰水期,下大雨,水塘中的污染物就汇入河涌汇入广州的水源地中。

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天马河、新街河等河主要污染源来自沿河的规模化养殖。除了沿岸随便可见的大型养殖场外,不少养殖企业深藏在两岸树林、农田里。取缔难处在于刚刚派钩机去拆掉养殖场,马上养殖户又搭建起场子继续养殖。

编辑:邬嘉宏
对《广州西部水源污染严重遭弃用 举报多年一直无效》表态
对《广州西部水源污染严重遭弃用 举报多年一直无效》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