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捐书记”陈光保:卖掉唯一住房捐资助学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薛江华 发表时间:2014-10-14 14:41

资助贫困大学生、奖励优秀学子优秀教师,十多年来捐了 600 多万元

  陈光保和部分受助的学生在一起

陈光保和部分受助的学生在一起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薛江华

今年83岁的陈光保在湛江雷州市可谓家喻户晓,被人们亲切地称为“保伯”,离休前是原湛江市政协主席。多年前,陈光保在雷州担任县委书记时,就是个懂农业的行家,64岁时他承包荒山带领群众致富;他离休后把全部财产都投入到奖教奖学事业中,甚至卖房、借钱帮助贫困学子,因此获誉“裸捐书记”。

与群众“鱼水之情”

和那个年代出生的许多党员一样,陈光保对群众有着特别的感情,看不得群众过苦日子。1995年,从湛江市政协主席岗位离休的第二年,64岁的陈光保作了一个大胆决定:承包雷州市北和镇仙过岭村2000亩荒山办农场,带领农民致富。农场由50多名老干部共同出资,陈光保被推选为场长。从此,他踏上了充满艰辛而又甜蜜的创业之路。

2004年,正当农场的经营柳暗花明之时,陈光保却遭到病魔的重击。他的腰椎增生手术失败,造成下肢瘫痪。大家都为他难过:一米八的个头、体魄魁梧的“保伯”,怎么能坐在轮椅上呢?然而他笑着说:“我是从战火中走出来的共产党员,是从战友的尸体堆里捡回来的一条命,有什么不能战胜的!”

于是,谁家有了难事,保伯总是最先送去温暖。村民们视他为无话不说的亲人,而保伯一有难处,周围群众都自发争相赶来帮忙。尽管农场十分偏僻,但每天前来拜访的人却络绎不绝。来找他的人分为两类,一是受到陈光保的资助前来“谢恩”的;二是来找陈光保喊冤、诉苦的。对于有困难的人,陈光保格外“大方”,300元、500元,甚至上万元地给。

乡亲眼里的“保伯”

陈光保的善举获得了乡亲们的尊敬爱戴。农场周围的文堂、和家等5个村的村民都视陈光保为亲人。在陈光保的农场做工的农民有几百人,她们全是在外找不到工作的妇女,陈光保“收留”了她们,她们就把农场当成了自己的家,每日挥洒汗水,辛勤劳动。

陈光保在当地的威望究竟有多高?记者听到了许多类似的故事:有一个小偷来偷电线,“保伯”一个电话,村里就赶来了200多名村民逮小蟊贼;农场发生火灾,贤洋村立即自发来了几十人扑火;每年春节,受助孩子都会自发到农场看望“保伯”……

在记者看来,农场周围的村民似乎个个都认识“保伯”,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北和镇覃葛幼儿园的孩子们一见到陈光保就涌上去叫“保公公好”。无论走到哪里,村民们一见他就上前问寒问暖,那表情和亲热劲,完全就是一副自家人的模样……

对家人“一毛不拔”

陈光保有个梦想,就是让更多的孩子读书成材。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他一直在奔波、在付出。正因为他的这份执著,他成为许多孩子心中的“好爷爷”。据“保伯”的子女介绍,早在2000年,陈光保就“偷偷”开始捐助大学生,他经常让子女们把自己的工资送给那些上不起大学的学生。当了“农场主”后,他就把自己每个月9500元的工资,连同从农场收入中拿出的十多万元,用来奖励学生和老师,凡是村里考上一本院校的学生及其教师都给予奖励。

实际上,陈光保的产业并非看起来那么风光。他的一个农场当初投入600万元,目前只收回100万元。

陈光保捐资助学一掷万金,分外慷慨,但他对家人似乎分外“吝啬”。陈光保的弟弟陈平今年已经70岁了,至今仍生活在雷州的农村,过得十分清苦。60岁的妹妹陈桂英也靠每月1200元的退休金生活,照顾陈光保是她的“义务劳动”。

就连陈光保自己也承认,自己从正厅级干部的位置上退下来,包括这些年承包农场赚的钱,家里人一分钱也没“沾光”。5个子女上大学、找工作全凭自己的真本事,他“一点忙也没帮”,如今5个子女也没一个走上“仕途”。“我早就跟他们说了,想当官靠自己,别指望我铺路。”

给寒门学子派“红包”

2000年起,“保伯”坚持资助贫困大学生,奖励优秀学子,他不仅拿出了自己的全部收入,甚至不惜卖掉在湛江市区唯一一套住房,这些年他已捐出了600多万元。

2009年8月,雷州市有305名学生高考上了一本线,当得知其中有不少寒门学子在为学费发愁时,陈光保坐不住了。他公开拍卖自己在湛江市区的唯一一套房改房,结果只卖了26万元。为了筹够70万元,他把离休金,赡养费,医疗费全都掏了出来。就这样陈光保把一个个“红包”塞到为学费发愁的学生手中时,有学生眼里闪着泪花:“一定要好好读书,长大做好人,多做好事。”

2010年,雷州又有409人考上一本线。“保伯”了解到附城镇麻演村黄源胜三兄弟都上了录取线,但因家穷,正面临抓阄上学的窘境后,立即带上3万元“红包”前去看望:“以后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

为了凑齐105万元奖学金,他打电话给在暨南大学工作的小女儿陈席“化缘”,女儿连夜带20万元从广州赶回农场。2010年8月23日,雷州市委礼堂座无虚席。保伯端坐在轮椅上,身穿雪白的衬衣,胸前戴着一朵碗口大的红花,亲手将“红包”送到学子手中。“保伯”对着话筒激动地说:“是党给了我一切,我要把一切还给党。我身后决不留下1分钱,全部财产都用来奖教奖学!”  

在把105万元全部捐出去之后陈光保才发现:农场已经连买化肥的钱都没有了。但这位有着61年党龄的老人却笑呵呵地说:“不怕不怕,可以跟银行贷款嘛,等香蕉卖了就有钱还贷款了。”      

陈光保说自己祖孙三代都是长工,祖父和父亲没给他留下财产,自己也不准备给子女留财产。“海康(今雷州市)历史上出了6位清官,都没有留财产给后代,只留下‘清廉’二字。我是共产党员,为什么要留财产?”

陈光保的慈善之举在当地产生了示范效应,他先后带动了十多名企业家捐资助学,目前整个雷州市共有 60 多名企业家加入乐善好施、捐资助学的行列。

给家人留精神财富

陈光保的孙子陈迪透露,爷爷年轻时,工资基本上没拿回家过,都拿去帮助贫困家庭和孤儿了。一家人的开销都来自奶奶在小学教书的工资。陈迪说,小时候不懂事,也不理解爷爷的行为,明明家里可以过得更好的。但是怨也没用,因为爷爷一旦认定的事,谁也别想改变,加上奶奶无条件支持,他们只能服从。

陈光保一路走来并不容易,从1994年到2004年,农场年年亏损。2004年好不容易扭亏为盈,走出农场效益的低谷,陈光保又陷入了人生更大的低谷,腰椎增生手术失败致双脚残疾,只坐在轮椅上。2007年,陪伴近半个世纪的老伴张少乔先他而去,一连串打击令陈光保一度痛苦不堪,但没过多久,他就重新振作起来,继续办农场,继续捐资助学。

“爷爷留给家人的最大财富是功德,‘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我们一家人工作、生活都很顺利,很幸福。”看着爷爷一路走来的艰辛,陈迪以及全家人都逐渐支持爷爷的做法,并加入捐资助学的行列。陈迪如今是大学老师,时常带着学生到贫困地区支教。她说,爷爷离休前就最重视教育和农业,现在做的也是在延续他的事业。

编辑:何平
对《“裸捐书记”陈光保:卖掉唯一住房捐资助学》表态
对《“裸捐书记”陈光保:卖掉唯一住房捐资助学》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