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被警方误当毒贩铐走受惊吓 至今不能说话(图)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作者:任磊 发表时间:2014-11-27 11:25

看到妻子写的字条,聂先生失声痛哭。

  看到妻子写的字条,聂先生失声痛哭。

石女士通过写字与家人交流

  石女士通过写字与家人交流

本报新乡讯看着妻子在纸上写下的“不想再回下河(新乡市地名)我家了,我跟着聂走”的字条,七尺汉子聂先生忍不住失声痛哭—11月25日中午,他的妻子石女士在自家门口被新乡警方以“抓毒”为名铐上汽车,虽然后来警方承认抓错人,但石女士因受到惊吓,至今仍躺在病床上,不能说话。

家人讲述:手铐在后面,被三个人拖进车子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了新乡市建设路北一小区石女士的家中。“25日上午,我女儿出去办事,11点多我接到她的电话,喊着让我快点下楼。”石女士的母亲哭着讲述了事情的经过,“我慌的连围裙都没去掉,穿着拖鞋就往外跑。”

当时的情景,让老人十分恐慌:“我女儿的手背在后面铐着,被三个大男人拖进车,开着就走。”老人在后面边喊边追,车开了几十米后停了下来。

石女士下车后还能正常说话。“她告诉我,这三个男人说他们是警察,说她吸毒。”老人转述道,“铐上车之后,拽下来石女士的口罩,才说抓错人了。”石女士的母亲说,女儿体弱多病,身体瘦小,“她下车一会就不行,倒在地上大口喘气”。因为出来得慌张,老人未带手机,“我央求一个过路人打了120。”

石女士的儿子刚好高中放学回家,拿出手机,拍下了汽车和一名警察,“他们都穿着便装,车也不是警车”。小聂说:“我妈躺在地上起不来,一开始还能说话,后来就不行了,姥姥掐着她的人中。”

医院探访:舌头像短了一截,情绪很不稳定

新乡市二院呼吸科陈主任介绍,石女士送到医院时,不会说话,嘴巴抖个不停。

“我们紧急抢救,并同神经内科的医生会诊,后来她能哭出来了,给她做了全面的检查,血压、心跳都正常,核磁共振也没什么问题。”陈主任说,“但现在还是不能正常吃饭、说话,舌头像短了一截似的,而且情绪很不稳定,动不动就哭。”

离事情发生已经过去了24个小时,40多岁的石女士仍然未从惊吓中走出来。昨天中午,记者刚走近石女士的病床,她就含糊不清地惊叫起来。“把你当成警察了,”聂先生说,“抓她的人,与你的身高相仿,个子也有一米八多。”石女士的母亲告诉记者:“她一会儿哭,一会儿好,思维也可以,能写字交流。”记者看到一个本上写着这么几句话:“我只是暂时‘失语’,我脑子还可以用,你不要急出病了,我会好的。”“妈:我不要回下河我家了,我跟着聂走。”看着妻子写的字条,聂先生忍不住失声痛哭。

警方回复:石女士是无辜的,愿积极补救取得谅解

25日中午接到家里的电话,石女士的爱人聂先生慌慌忙忙从贵州往家赶。“我们都在铁路部门工作,妻子身体不好,就让她回新乡老家休息,刚回来两个月,没想到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看着躺在医院病床上,情绪极不稳定的妻子,聂先生十分气愤,“这算不算暴力执法?我爱人身高只有1米5多,体重才80多斤啊!”聂先生说,事发当天下午,一位自称新乡公安铁西分局的领导来到医院探望。“他们垫付了医药费,也承认错误。”

“我们确实抓错人了,承认错误。”昨天下午,记者与新乡公安局铁西分局局长刘继生取得联系,“事发当天下午,我们局的政委就去医院看望了石女士,也向她的家人道歉,我们积极补救,争取取得谅解。”

刘继生介绍,三名“便衣”,两个是分局的干警,另一个是协警,他们在石女士家附近已经蹲守多日,要抓捕一个吸贩毒的重要嫌疑人。“那个嫌疑人的特征与石女士非常相似。”刘继生说,“上车之后一核实,发现错了,就赶快纠正,一个干警一直跟到医院,也垫付了医疗费。”

关于聂先生“暴力执法”的质疑,刘继生解释说:“我们在抓捕时遇到过很多突发情况,这样做也是为了当事人的安全,以防不测。”

“石女士是无辜的,确实是我们做得有瑕疵,我们尊重石女士家人的意愿,需要怎么治疗就怎么治疗,需要转院就转院,尽最大努力先治病。”刘继生说。

编辑:杨日
对《女子被警方误当毒贩铐走受惊吓 至今不能说话(图)》表态
对《女子被警方误当毒贩铐走受惊吓 至今不能说话(图)》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大河网-大河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