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照顾瘫痪丈夫15年 自身患病后不堪重负杀夫(图)

来源:法制晚报 作者:邹艳 发表时间:2014-12-02 13:58

徐小花对丈夫充满了愧疚,悔恨的泪水不停地流下

  徐小花对丈夫充满了愧疚,悔恨的泪水不停地流下

丈夫的遗像挂在屋内显眼处,徐小花一抬头就能看到他

  丈夫的遗像挂在屋内显眼处,徐小花一抬头就能看到他

法制晚报讯 (丽案调查工作室记者 邹艳 实习生王欣桐)在邻居眼里,怀柔区杨宋镇杨宋村62岁的徐小花,是一位任劳任怨的好人;在子女眼里,她是一位慈祥、善良的母亲;在瘫痪丈夫眼里,照顾自己15年的妻子是最懂他、疼他的人

然而,今年3月6日,被查出高血压、腰椎间盘突出的徐小花用一根绳子结束了丈夫的性命。随后,用刀片割腕的她被抢救过来。

一边是法理难容,一边是情理可恕,徐小花是否应被起诉?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内部有了争议,并召开听证会。会上,人民监督员、受害者亲属、专家、辩护人等充分表达了意见。

检方日前决定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徐小花提起诉讼,并建议法院依法判处其3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

亲人求情 我们全家都很同情她 望从轻处理

“我对不起他”两鬓斑白的徐小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悔恨的泪水止不住地流。

过去近9个月里,取保候审的徐小花一直认为自己活着是对丈夫的亏欠,“我怎么没死啊!”3月6日,她用绳子勒死自己精心照顾了15年的丈夫,然后割腕自杀未遂。

徐小花左手腕上依然清晰地可以看到一道凸起的疤痕,上面还有缝针的痕迹,像老树被砍伤后留下的疤。

除了伤疤,成年累月照顾丈夫累积的病痛,腰椎间盘突出、高血压、脑梗等不断侵袭,不但让她无法安静入睡,更致使她两条腿行动不便,站立不能超过五分钟。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靠在沙发上,把大腿抬到一定角度,她的疼痛才不那么强烈。

如今,很多时候,她一个人坐在家里看电视,看着看着就想起了丈夫,眼泪就情不自禁地往下流,“我真想陪他去”

出事之后,丈夫的妹妹和弟弟其实并没有恨她,还告诉检察院,希望不追究嫂子的刑事责任。“我哥哥周刚患病卧床十多年,已经人事不知,一直是嫂子精心照顾。我们全家都很同情她,即使是她把我哥哥害死的,我没想责怪她,确实不容易,希望检察机关从轻处理。”妹妹说。

辛劳救夫 供出俩大学生 被赞全村励志榜样

“她很了不起,用双手供出了两个大学生。”村支书刘资认为,村口修鞋的老太太徐小花是全村的励志榜样。

徐小花清楚地记得,1976年1月26日是她和丈夫结婚的日子。从那天起,她陪伴丈夫走过了38年人生路,有了一儿一女,都在市区上班。瓦匠丈夫会建房子,他们的家就是夫妻俩合力盖起来的。“我们几乎从不吵架。”徐小花说,懂事的儿女、和睦的家庭曾让邻居羡慕不已。

谁知,15年前的那个夏季,病魔空降而至,周刚的腿脚突然不灵便了。

自强的徐小花找来一辆四轮婴儿车,让丈夫坐进去,她推着丈夫来到街角,摆了一个修鞋摊,挣几毛钱、几块钱

这样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太久。坐在车上的周刚喜欢动,有时会跑到很远的地方去,徐小花只得将车推回。“很多时候,使上全部的力气都推不动。”在那个时候,她的腰开始出现毛病了。

祸不单行,周刚的下半身渐渐完全不能动弹,只能卧床。她带着丈夫走遍了北京大大小小的医院,最终被确定为小脑萎缩。医生说,周刚最多只能活五年。然而,在徐小花的精心照料下,他活了七年。

为了让丈夫舒服一点,她每天马不停蹄地给丈夫喂水、喂药,还要让他多坐着,帮他大小便一天下来,她忙得没空洗脸、吃饭,晚上还得继续折腾。“为了防止他长褥疮,一小时、半小时就得给他翻身。”徐小花已经形成了生物钟,半个小时就起来一次。

邻居帮忙 帮她丈夫去医院换药 不时送些菜

每一个来周家串门的邻居都发现,大小便都在床上进行的周刚身上并没有难闻的气味,也没有褥疮。村委会副主任高某说:“徐小花照顾她丈夫这么多年,一直都挺尽职的,而且特别细心,村里好多人都知道她伺候丈夫挺到位的。”

她不但每天都要及时清理,还经常给丈夫洗澡,即便是冬天,每月都会洗几次。徐小花连出来坐坐都非常难得,即便偶尔出来一下,十几分钟后就得回去给丈夫翻身。连女儿有空回家包一些饺子,徐小花也只是吃一顿,剩下的都留给丈夫。

徐小花还记得,丈夫刚开始卧床的时候,他的头发没法理。她就到外面找了一个师傅来家里教她,然后自己学着每个月给丈夫理发。

邻居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当周刚需要到医院换药,而徐小花抱不动的时候,大家会过来帮忙;当周刚瘫痪后,邻居们会不时送些菜,免得她夏天只吃豆角、冬天只吃大白菜。

然而,徐小花的身体还是被老伴拖垮了:每天帮丈夫翻身,照料他饮食,足以让她的腰积劳成疾。她常常到附近的诊所看病,医生说:“你要是再这样干重活,下次就别来了”

曾经,医生劝她做手术。“整个手术下来要十几万元,哪里来那么多钱啊?”徐小花觉得自己的病无望了,瘫痪似乎近在咫尺。

误入歧途 自己病情加重 放弃生命酿下大祸

从诊所回来那天,徐小花辗转反侧,一夜无眠。“如果我瘫痪了,将给儿女的生活带来多大的麻烦啊?死了大家都省心。”在困难面前,徐小花渐渐陷入放弃生命的误区。

终于熬过了夜幕,迎来了白天。徐小花想好了,在今天,3月6日,她和丈夫一起走。

恰好,这一天,孝顺的女儿也回家,打算给爸爸喂饭。徐小花则让女儿上班去了,她特地做了丈夫爱吃的馄饨作为早餐。

“老头啊,我不求跟你同年同月同日生,我们今天就同年同月同日死吧!”喂完丈夫最后一口馄饨,徐小花对着他说。

随后,她用绳子结束了丈夫的生命,又找来裁纸刀,朝自己的左手腕上割了下去,又往脖子上抹了两刀渐渐地,她感觉自己不行了。这时,她拿起身旁的手机,拨通了女儿的号码:“妈要走了,你快回来”

如今,家里挂着丈夫的遗像,徐小花每天醒来抬头就可以看见丈夫的笑容。

记者采访前几天,孙子出生了,她当上了奶奶,生活再次充满了阳光:“我希望以后能把孙子养大成人”

检方处理 最终提起公诉 希望避免类似悲剧

一边是法理难容,一边是情理可恕,是否起诉徐小花在市检三分院引起了争议。

本着命案不起诉实行公开审查的要求,该院于10月29日召开听证会,邀请人民监督员、法学专家、当事人近亲属、辩护人等参会,充分听取各方意见。

会上,形成了两种不同意见。一种观点认为,考虑到本案的特殊情节,加之当女儿当场报警时,徐小花并未反对或阻止,应当认定为自首,故建议对其作相对不起诉处理。

另一种则认为应当提起公诉。首先这是故意杀人案件,因此必须对于此种行为采取最严厉的态度,才能够实现刑罚目的,培育国民对于生命的尊重。其次,让徐小花接受审判本身能够给她带来赎罪感,同时向社会公众传达一个信念,无论多么困难都不能放弃生命。

第三,我国将逐步进入老龄社会,将来家庭照顾老弱的压力和责任越来越重,通过该案的审判,希望尽量避免类似的悲剧重演。

听取各方面意见后,市检三分院最终决定采用第二种观点,11月14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徐小花提起诉讼。

与此同时,三分院表示将在开庭审理时,通过提出量刑建议的方式,建议法院根据其法定和酌定的从轻情节,依法判处徐小花3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文/丽案调查工作室记者 邹艳 实习生 王欣桐 摄/实习生 陈健男

编辑:杨日
对《老太照顾瘫痪丈夫15年 自身患病后不堪重负杀夫(图)》表态
对《老太照顾瘫痪丈夫15年 自身患病后不堪重负杀夫(图)》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法制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