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就医死亡被定自杀 脑中现长钉家属质疑死因

来源:法制晚报 作者:梁千里 发表时间:2014-12-16 14:50

女子就医死亡被定自杀 脑中现长钉家属质疑死因

  警方文件显示,陈赛红被认定为自杀

姐姐陈赛红去世已经8年了,可直到现在,陈赛贞心里依然不肯放下一件东西,那是一枚深入姐姐头部的钢钉。

8年前,在广东惠来的一家诊所内,陈赛红突然去世,警方封闭现场数月调查的结果是自杀。对此,陈家人至今无法认同。

然而根据事发地广东惠来的警方向《法制晚报》记者介绍,尽管在警方看来此案也颇为离奇,但现场勘查的结果并不支持他杀的判断。根据包括公安部专家在内的专家鉴定,最终认定这就是一起自杀案。

面对家属的上访,警方也曾多次与家属沟通,但并未消除家属的怀疑。

事发 姐姐诊所就医突传自杀身亡

陈赛贞依然记得,当年20岁的姐姐出事的当天上午,她还在惠来县葵潭镇的一处诊所照顾姐姐。

2006年,本来在深圳布吉街一带打工的姐姐突然病了,经过诊断是患上了肾炎。由于一家人都在广东陆丰的农村,家里的条件让他们没有把正规的大医院作为选择。

2006年6月27日,经人介绍他们到了葵潭镇的一家诊所,开办诊所的这位医生据说已经治好了好几个肾炎患者。

据陈家人称,到了8月初,陈赛红已经可以生活自理了。

8月16日晚上,因为农忙,父亲陈再也将本来照顾姐姐的陈赛贞叫回了家。

但是到了17日凌晨,陈再也突然接到诊所医生的电话,说陈赛红自杀了!

一家人赶到了诊所,并于当天上午将陈赛红送到了普宁人民医院抢救,但陈赛红经抢救无效死亡。

陈再也向记者提供了一份抬头为“惠来县公安局刑事警察大队”的《关于陈赛红死亡原因的调查结论》(以下简称调查结论)。这份结论中对事发经过的表述为:经普宁市人民医院鉴定,陈赛红因脑疝形成,中枢性呼吸循环衰竭而死。

对于这段表述,陈再也一家没有异议。

脑中发现长钉家属质疑死因

然而同样是在这份调查结论里,警方对死因的认定却让陈再也一家不满。根据这份调查结论的表述,“在治疗时医生经过照CT发现陈赛红左脑部有一支长约10厘米的钢钉”。

而最后的结论则是“陈赛红的死亡系自杀,排除他杀”。

陈赛贞对记者表示,他们一家人都觉得,姐姐脑中的钉子不可能是自杀导致的,肯定是被人所害。

记者注意到,警方一开始也是将此案定为凶杀案进行侦查。调查结论中提到:“我大队(惠来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接到报案后即组织技术、法医、侦查人员前往现场进行勘查,并开展调查工作,随后组成专案组,于2006年8月19日将陈赛红死亡一案立为凶杀案件予以侦查。”

而在此后,2006年10月9日,被列为“犯罪嫌疑人”的医生到惠来县公安局投案,调查结论将这段表述为,将其“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和非法行医罪刑事拘留”。

曾通报勘查发现未能说服家属

根据陈再也和陈赛贞回忆,事发后惠来县警方曾经向他们通报过,勘查发现,在诊所厕所的墙上有一个瓷砖上有三处轻微划痕,鉴定后得出该划痕处遗留的微金属和钉入陈赛红脑内的钢钉成分一致的结论。因此确定是撞墙所致。

至于陈赛红的死因,警方通报时表示,陈赛红患有红斑狼疮,病人可能有自杀倾向。

对此陈家并不认同。他们认为陈赛红的病已经快治好了,为了红斑狼疮就要自杀?这一点让他们产生质疑。“没治好肾炎时不自杀,肾炎快治好了却要自杀?而且还是用这么痛苦的手法?”陈赛贞觉得这不能令人信服。

由于当晚在诊所内的除了陈赛红之外,只有开诊所的那名医生,陈家人始终认为医生才是杀害陈赛红的凶手。陈再也提供的一份材料中,甚至列举了对医生的四条怀疑。

不过这些怀疑,在警方“自杀”的结论面前,显然是不成立的。而陈家人也始终不认可警方的说法,双方陷入僵持中。

警方 曾请公安部专家鉴定支持自杀判断

经广东省公安厅和揭阳市公安局同意,惠来县警方终于向记者介绍了案情,但是当地警方明确表态称,不愿意这起案件被公开报道。他们很担心公众不能理解这件案子,因为案情连警方也觉得离奇。

警方负责人表示,不论是自杀还是他杀,像陈赛红这样有钢钉入脑的情况都是极为罕见的,在当时也引起了他们的重视。

事实上,一开始警方内部对于自杀他杀的分辨也存在分歧,也并不是没有按照故意杀人的方向进行证据搜集,“我们有些人也想不通,现场封闭了四个月,一般是没有封闭这么久的。”一位了解当年案情的警官这样说。

但是经过请省厅、公安部的专家鉴定,甚至从上海请来专家鉴定,其结果都不支持他杀的判定。

比如经过勘查,在死者体内没有发现镇静类药物,这说明死者不是在药物作用下失去知觉后死亡;同时也没有发现死者身上有挣扎的痕迹,“如果是他杀总要反抗吧!”而现实的证据显然不支持他杀的判断。

同时,警方在现场经过长达数月的封闭调查,找到了钢钉在墙上撞击的痕迹,而这个痕迹与陈赛红的身高相符。如果不是自杀很难造成这样的痕迹。

另一方面,警方认为,如果判定为他杀反而证据不足。比如当时医生没有杀人动机,比如医生一度出逃后又投案。

至于陈赛红自杀的原因,鉴定专家证实她确实患有红斑狼疮,而这个病也确实有导致病人自杀的先例。在警方看来这同样是可以解释陈赛红自杀的原因的。

家属始终不认同警方沟通未解决

不过,陈家人并不这么认为。

记者就警方的意见询问过陈赛贞,她对警方的判断并不认可。比如她认为自己没有见过鉴定报告,虽然她承认姐姐确实患有红斑狼疮,但是病情并不严重。

事实上,这几年陈家人也多次表达了不认同的观点。陈赛贞也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广东省公安厅的信访回执,但是并没有改变对案件的认定。陈家人甚至对公安机关也产生了怀疑。

对此,公安机关其实也感到委屈。惠来县公安局的一位负责人表示,他们也尽力全力来调查了,请到了能请到的专家,而这位负责人本人也跟陈家人进行过沟通,希望对方能理解。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并没能说服陈家人。“有时候他们带着律师过来,我们跟律师讲能讲得通,但是跟他们就讲不通。”

至于陈家人对警方的怀疑,这位负责人表示,当初这件案子涉及的警方人员有上百人之多,何况还有省厅和公安部的专家介入。“那个医生也是普通家庭,他总不可能收买我们所有人。再说我们这么多人,难道就没有一个有正义感的?!”这位负责人说到这里有些激动。

而现在,对于这个案子,警方的态度则是可以接受包括检察院在内的有关部门调查,并相信这个案子是禁得起调查的。

编辑:杨日
对《女子就医死亡被定自杀 脑中现长钉家属质疑死因》表态
对《女子就医死亡被定自杀 脑中现长钉家属质疑死因》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法制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