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我们都很看得开 生活中没啥忌讳

来源:新快报 作者:赵志友 发表时间:2014-12-19 10:03

  ■石河(左)在解剖室解剖一宗疑难死因案件的尸体。(采访对象供图)

  ■策划:林波 陈琦钿

■采写:新快报记者 赵志友

一个在外界看起来很普通的死亡案件,其背后却可能隐藏着不一样的结果,而法医正是挖掘背后真相的人。一直以来,法医给我的印象都是神秘的,他们总是站在案件的背后。而事实却是,他们是进入案发现场最核心部位的第一人,某种意义上说,法医的工作成败,决定着案件的侦破走向。

法医工作是一件苦差事,他们要和各种各样的尸体打交道,他们的工作没日没夜,100个案子就有100个第一现场,无论什么场面都要面对,没有强大的内心,则难以完成。

硬着头皮干,一干就是二十几年

不少人眼中,法医是一个神秘而厉害的角色,他们往往是第一时间出现在案发现场的人,他们能解开死者的“死因密码”,为警方破案提供方向和重要依据。广州市公安局刑事技术所法医科科长石河,从事的正是让“沉默的人”开口说出真相的职业。

第一次见到石河,与想象中穿着防护服,在实验室拿着试管忙碌着化验的情景不同,他只是一身普通便服,与普通上班族没有多大区别。

回忆起自己与法医的因缘,石河说他小时候向往当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l988年他填报高考志愿就是中山医科大学临床专业,但最终被该校的法医专业录取。他之前压根就没想过会成为法医,但就这样“阴差阳错”地走上了法医的道路。

1993年,石河进入法医岗位后处理的第一宗案件,是发生在天河区的一宗双命案。石河和同事进入现场后发现死者缺少头部,询问之后才得知,最先接到报警的是火警,但消防员在灭火时,发现死者的头部从楼上掉下来,掉进大楼旁边的沟里。石河只能下楼去把死者头部拿回案发的四楼。

“周围的人都看着我,心里也觉得挺害怕,但到了现场怕也不行,只能硬着头皮把事情干完。”在这具尸体边,石河一干就是两三个小时。这一次让他迈过了一直横亘在内心深处的坎。

“刚开始觉得比较可怕,不太愿意跟死人打交道,本来想转专业或者转行的,没想到一下子就二十几年了,也习惯了。”到现在,他参加过1000多起案发现场勘查,其中有500多起是重特大命案现场。

处理现场后,头发都是腐尸味道

在影视剧里,法医一般都镇定自若,井然有序地检验现场,可是现实场景并非如此。“电影和现场不太一样,我们去现场检验,都非常紧急,必须很快,有一些检验几分钟就可以判断,有些则需要把尸体带回解剖室解剖检验。”

作为法医,什么样的案发现场都要面对。“有一次去增城案发现场,当时是夏天,死者已经死亡3天,尸体及现场地面上都是蛆。”石河回忆起一些场面,仍有不少感慨,“特别是地处南方天气潮热,那种高度腐败散发着恶臭的现场是最艰苦的。”

处理现场后,法医身上经常会吸附一股难闻的气味,“衣服、头发都有味道,回来了车里也有味道,这些味道自己闻不到,但别人能闻到”。

一般来说,为了避免被腐败遗体散发出的细菌感染,法医会像医生一样戴上口罩,但为了根据气味判断死者是否中毒,他们有时会不戴口罩,“因为戴上就闻不到了”。

如果碰到高腐遗体,法医会根据蛆虫的长度来判断死亡时间,再根据尸体的损伤部位,如是否有骨折、刀伤等,来判断死者的死亡原因,还会根据死者的年龄、身高、性别来判断其身份。

今年4月,发生在番禺的六口灭门惨案震惊广州,石河参与了案发现场的勘察。要一次杀死六个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到底是一人作案还是多人作案?石河和同事根据死者的损伤部位分析,发现死者都是被三种工具杀害的——被锤子钝击伤、被菜刀砍伤以及被刺伤。

“一般认为一个人不可能作案,但我们通过现场的痕迹、作案的时间、死者的损伤部位及被损伤的方式等情况分析,初步判断凶手是从窗户攀爬入室,因盗窃引发的抢劫杀人案。最后的破案结果也符合法医的分析判断。”

在女儿心中,爸爸能让死者“开口”

刑事技术所的法医解剖室,设在银河园的殡仪馆里,那些需要解剖的案件,会把遗体运到解剖室解剖。解剖时一般会解剖死者的内脏,从遗体中拿出器官切片,然后再进行化验。

在刑事技术所的一个化验室里,记者看到不少经过染色的细胞切片,每个切片都有一个数字编号,这些编号仿佛就是开启死因的“密码”。法医会经过检验细胞切片判断死亡原因——是自然死亡还是非自然死亡,是自杀还是他杀。

石河说,解剖与做手术有一个差别,“做手术主要是保护患者不被感染,做解剖主要是保护好自己不被感染。”

2003年“非典”肆虐时,有一宗命案的凶手被怀疑是“非典”患者,进入作案现场检验的法医,都要穿上防护衣。勘察完后石河就被隔离观察了,“4个人被隔离了5天,最后确定排除患‘非典’后才出来。”说起这个,石河有些无奈。

“从事法医工作,时刻都要随叫随到,工作时间并不固定,哪里有事就去哪里。”处理番禺灭门惨案那天,石河从下午开始勘察现场,再到解剖、做汇报,一直忙到第二天凌晨3点,中间只简单吃了个盒饭。最多的时候,石河曾一天内要检验18具尸体。他对记者说,法医长期站立解剖,容易得腰椎间盘突出,这也是法医的职业病。

石河说,从事法医行业的人都很看得开,在生活方面没有什么忌讳。“我们也是警察里的一个职业,不会感到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自己心里适应就行了。”

“因为家人看不到我工作环境,所以不会影响到生活。”石河最觉得庆幸的是,上初中的女儿已经完全理解他的职业,在她心中,爸爸是个可以让死者“开口”说话的人。

发现

记者朋友圈

赵志友

2011年入职,现为新快报特别报道部记者。

第一次见到石河,他不是防护服加身,只是普通的便装,和一般公务员无异。

在实验室,石河指着一排器皿说,这些都是死者身上的器官切片,通过设备观察可以判断他们的死因。

在单位食堂吃午饭,我问石河,经常接触死者,吃饭会有影响吗?他说没什么,已经习惯了。

人对于死亡,都有一种敬畏和恐惧。我想能够直面生死和接触生死的人,想必都有强大的内心和成熟的心境,也更能平静地看待生死。法医就是这样的一群人,值得尊敬。

他们的时代

市公安局10名法医 只有一名是女法医

石河对记者透露,目前全市公安部门大概有130多名法医,除了刑事技术所的10名法医,各个区公安分局也有自己的法医,而市公安局的10名法医,只有一名是女法医,女法医相对比较少。

目前大部分法医都是学习法医专业出身,有部分是学医学转行过来的,但这种非科班的比较少。一些偏远地区的法医缺口比较大,大多都是医生行业转过来的,“法医专业毕竟还是一门专门科学,要经过专门培训,不是谁都可以做到。”

除了公安机关设有法医鉴定机构,有一些高校和医院及社会机构也设有法医鉴定机构,要从事法医行业,必须取得相关执业资格。为了保证鉴定的公正性,这一行业也有相关法律规范,公安部门的法医也要遵守公安系统严格的规定。而社会机构的法医属于司法部门监管,不属于公安部门监管。

至于法医的待遇,石河说,公安系统的法医拿的是公务员收入,和警察收入一样,公安机关的鉴定是不收费的。据了解,社会鉴定机构是营利性的,鉴定人员收入相对要高一些。

(实习生林晓丹对本文亦有贡献)

编辑:何平
对《法医:我们都很看得开 生活中没啥忌讳》表态
对《法医:我们都很看得开 生活中没啥忌讳》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新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