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直饮水工程存疑:明年能动工已是超寻常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何伟杰 发表时间:2015-01-07 16:45

文/羊城晚报记者 何伟杰

河源调研牵出直饮水工程多个疑问,许钦松又带队到“源头”单位问个明白。广东省水利厅厅长林旭钿毫不讳言

早在2009年,广州市和河源市政府就签订了《万绿湖直饮水项目》合作框架协议,但为何“倒腾”了多年,说好的直饮水仍停留在规划纸上?全国政协委员许钦松上月初就直饮水问题赴河源调研,牵出直饮水工程的多个疑问。河源方面“诉苦”,直饮水工程迟迟未能推进是被“卡”在用水配额上,事实是否真的如此?

近日,许钦松带领“问水团队”到负责用水配额制定的主管单位——广东省水利厅调研。广东省水利厅厅长林旭钿联合负责工程设计的广东省设计研究院首度详细披露了直饮水工程多年进度的“浮沉”史,并坦言目前困扰直饮水工程进度的绝非“用水指标”问题,而是各大受水城市对引进直饮水是否真正具备积极性。谈到广州直饮水工程何时能动工?他毫不讳言:“2016年能动工已经是超寻常。”

金羊网记者 周聪

  大许追问直饮水工程 羊城晚报记者 宋金峪 摄

  省水利厅厅长林旭钿不讳言“直饮”之难 (资料图)

问题出处

直饮水明年能到广州吗?

河源:用水配额受限,还在省里走立项程序

在今年广东省十二届人大二次会议上,河源市市长彭建文曾表示,万绿湖直饮水水源工程有望在2015年6月完工。如今距离“大限”只有不到一年时间,直饮水工程明年能通广州吗?近日,全国政协委员许钦松走访河源各地,得到的答复与广州市水务局丁强今年10月在广州市政府常务会议上的回应几乎一致:直饮水工程还在省里走立项程序。

早在1993年,河源市就提出用管道将万绿湖优质水资源直接输往珠江三角洲地区。经过多年的谋划,从2008年起,河源先后与深圳、东莞、广州、惠州等珠三角城市签订了直饮水项目合作协议。为何“倒腾”多年?这个惠民工程却连项目都立不来?河源方面向许钦松诉苦,河源每年只有19.5亿立方米的用水配额,光是河源自用就已经“捉襟见肘”,根本没有额外的用水指标再对外输水。这是直饮水工程多年未能推进的主要原因。

卡在何处

用水指标阻碍了工程推进?

林旭钿:其实广州河源两家早就谈好了

“板子”似乎都打在了当初负责制定用水配额的主管单位——广东省水利厅身上。根据2008年广东省水利厅出台的《东江流域水资源分配方案》,广东省东江流域供水所涉及的每个行政区域(包括广州、深圳、东莞、惠州四个直饮水受水城市)都设定了固定的用水配额,其中河源在正常来水年只能获得17.63亿立方米的水量,广州获得13.62亿立方米水量。广东省水利厅党组书记、厅长林旭钿向许钦松回应称,从东江水资源流域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的角度,这种分配方式还是相当合理的。“东江一年来水量只有280亿立方米,根据科学研究,东江丰水期可用水量只有106亿立方米,目前用水量已经达到33%,远超国际上25%的标准,而且为了把咸潮压下去,我们还要保证东江出海水量,流域的工农业污水,也要靠一定水量去净化。”林旭钿说,“当初分水的时候,沿线几乎所有城市都有意见,觉得自己分少了,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水科院水资源所名誉所长王浩当时说,这才是分水的最高境界,大家都有意见,证明相对公平。”

对于河源方面认为,因为用水指标不够而难以推进直饮水工程。林旭钿坦言,这种信息“不准确”,“现在水的指标全分下去了,据我们了解,深圳东莞等城市用水量也是符合既定的用水规模,各市要搞建设得自己从碗里去解决问题,如果河源说不够,我们要从其他城市分水,也不现实。”而且关于“用水指标”其实对直饮水工程早已“不是问题”。据了解,河源此前与广州签订直饮水协议,承诺每年向广州输送2亿立方水,林旭钿向许钦松透露,其实目前河源跟广州已经达成共识,广州靠调整东西北江的水资源拿出一个亿的用水指标,河源通过节省农业用水也拿出一个亿,“前段时间,他们两家(广州和河源)当着建华市长面说,我们一个亿他们一个亿,都商量好了,用水指标其实根本不是问题。”

坦言难处

直饮水工程到了哪一步?

林旭钿:河源拿不出钱还在“纸上谈兵”

虽然已经有了初步构思,但在广东省水利厅厅长林旭钿看来,直饮水工程仍然是遥不可及,“两年内想都不用想,2016年能动工已经是超寻常。”哪怕是面对全国政协委员许钦松,他也毫不讳言。“外界总是说,如今直饮水工程已在省里走立项程序,其实这说法不准确。”广东省设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林振勋说,“直饮水工程要推进首先必须编撰项目建议书,然后才能到省里立项,再过后是可行性报告还有初步设计报告,这一切完了后才能施工;目前的进度是,河源方面连项目建议书都还没完成。”

林旭钿向许钦松坦言,现在主要问题还是出在河源的财力上,“在(直饮水)项目没有审批,业主没定,投资主体还没有建立之前,河源财政必须先拿出约7亿资金来做勘测设计完成项目建议书,这笔钱河源拿不出来,光是口头呼吁再放五年也是纸上谈兵。”据透露,目前广州和河源之间在直饮水工程方面仅仅停留在意向协议上,具体到管道建设资金该如何承担,具体管道路线分布,双方至今没有形成白纸黑字的协议。

许钦松对话林旭钿

没有政府的强力推动

直饮水项目落不了地

许钦松(以下简称“许”):既然目前直饮水工程面临如此多困难?该如何破局?

城市的积极性相当重要

林旭钿(以下简称“林”):我先给您举一个例子,澳门之前也提出缺水,需要从珠海横琴增加供水管道,澳门相当有积极性,提出通过横琴的第四供水管道,设计概算全部由澳门承担,委托珠海市政府实施;至于跨西江部分管道珠海也有供水任务,澳门提出承担40%的费用。珠海说我60%也拿不出来啊,澳门说我免息借给你,双方一拍即合,工程推进也很快。所以直饮水工程要破局,城市之间的积极性相当重要。

许:现在几个城市推进直饮水的积极性如何?

四个受水城市态度不一

林:坦白说,目前几个受水城市对直饮水的态度不一。惠州明确表态说不要(直饮水);深圳说,只要你给我我就要,深圳是缺水型城市,通直饮水是从战略储备角度考虑;东莞的态度是,政府不干预市场说了算。而广州则是一直希望能在这方面有所探索。所以我觉得,没有政府的强力推动,直饮水项目是落不了地的。

许:河源为了保护万绿湖发展牺牲了很多,省里的补偿是否能提高点?

没补偿之前财政会支持

林:不可否认,河源对生态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也是社会普遍认可的。省里未来也建立一些流域生态补偿制度,通过生态补偿加大对上游的扶持力度。在没补之前,省财政也会有各种渠道加大对河源的支持,比如财政每年的转移支付,具体数字不太清楚,但还是占比相当大的。包括一些项目引进,也是有意识向河源倾斜。

直饮水工程“沉浮史”

●2009年6月 河源直饮水工程实质性推进,当时河源市委托相关机构,做了一个新丰江水库直饮水项目研究总报告,并转给省发改委和水利厅组织评审。专家当时的意见是总体支持,但指出问题仍然比较多,没有达到水利部的要求,建议重编。

●2011年12月 河源市在原来研究报告基础上稍作改动,又报给了省水利厅和发改委,并委托广东省设计研究院对报告做评估,该报告提到直饮水工程总投资471个亿,其中工程造价就高达349个亿,涉及广州、深圳、东莞一万多公里管网,而且还没有包括到家庭的直管线路。由于工程量浩大,省设计研究院所持态度相当谨慎,而且发现该报告所有做必要的勘察设计和一系列的相应工作,再次退回要求河源重新编撰。

●2014年 河源市再次委托广东省设计研究院制作了一份“关于推进‘新丰江水库(万绿湖)直饮水项目’的建议和意见”。林振勋说,由于受制于用水指标,研究院建议河源方面放弃原来四个受水城市的直饮水计划,改为先在广州做试点(每年向广州供水2亿立方米),并设计了万绿湖水直供增城的三套方案:其中造价最低的方案也要高达90亿。至于水如何从增城运到广州千家万户,研究院也做了两套方案:一是建两套供水管网,二是以桶装水的方式运送到各家各户。

编辑:王燕子
对《广州直饮水工程存疑:明年能动工已是超寻常》表态
对《广州直饮水工程存疑:明年能动工已是超寻常》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