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路大小书院星罗棋布 传承活化教育圆心(图)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刘云 汤铭明 发表时间:2015-01-20 15:26

  过去  清代书院星罗棋布

  未来  大小马站书院群效果图

文/羊城晚报记者 刘云 图/羊城晚报记者 汤铭明(除署名外)

文脉绵延

有人说,身为广府文化的发源地,越秀宛如一座“没有围墙的博物馆”,那么,这“博物馆”里星罗棋布的书院,潜藏着的也许就是广府文化的精髓了。清朝末期,以广州府衙为中心的全国罕见书院群逐渐在此形成,使其成为当时岭南文化名人的成长摇篮和主要活动场所,广府文化在此得以发展和传承。

著名媒体人陈扬说,广州人的务实低调、包容开放,都写进了那千年古道、南越王宫署遗址、大小马站书院街和番禺学宫的砖瓦里。如何让这些散落的“遗珠”重生,继续承载广府文化的传承使命?让我们一起来探索破题之路——

大小马站书院群

数量居全国之首

这个月初,越秀区东湖路区文化馆里,一场广东民间收藏版本的邀请展引来诸多关注。本次展品超过百件,均来自民间,均为实物原件展出,其中一大亮点是羊城近代官办书院试卷现真身。学海堂书院、羊城书院、越华书院、广雅书院、应元书院、粤秀书院等七大官办书院的试卷保存完好,距今已超过100年。

隔着玻璃窗,历史如此真实。文化的血脉,拉近相隔百年的广州人。

“龙藏流水井,马站清水桥”。这幅古时传下的对联,将广州市越秀区西湖路附近的龙藏街、流水井和大小马站镶嵌入内。大马站在哪儿?如今它是现在越秀区的一条街道,北至中山五路,南至西湖路。小马站,顾名思义,指紧靠大马站、与流水井相邻,如今已成为内巷的地方。据《广州越秀古书院》记载,清朝初期,大小马站与流水井周边形成了古书院群,当时数量居全国之首。

记者在越秀区方志办了解到,他们以清代广州府衙为圆心、以半径一公里的范围(3.2平方公里)为对象,统计出那里一度云集了3个学宫、5个省级书院、1个府级书院、2所县级书院和1个全国第二大的书坊市场,形成层次鲜明的文化圈。在这个文化圈内,集中了粤秀、越华、羊城、禺山、西湖、学海堂、菊坡精舍、应元、万木草堂等著名书院,以及遍布当年的惠爱街、双门底、仙湖街、流水井、大马站、小马站等,相当于现在广州东从德政路,南到大南路,北到越华路,西到解放路一带的上百所的联宗书院。

“据我了解,这些书院代表了清朝广东书院的亮点:不走应试科举之路,而走学问求真求实之路。这个特点是从两广总督阮元创办的学海堂开始的。”历史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华南师范大学王建军教授对记者说。

王建军教授对中国书院文化极感兴趣,他曾翻阅大量文献资料,梳理出了大小马站书院文化的特点。“古书院的最大特色就是崇尚学术,与官学的最大区别,就是自由研究学问,注重身心修养。虽然清朝以科举为重,但是比较有特色的书院,仍是不太重视科举名分,而是以学术为重。”王建军教授说:“学海堂的考试不采用月考而是季考,不闭门考试,而是将考题张贴于广州大街小巷,公开考试。试题内容,不是八股取士的科举题目,而是包容了经史子集各方面内容。其试题要求注重考据,探究知识演变的来源与脉络。这就是求真、求实。”

活化书院已有规划

进展缓慢资金瓶颈

昨天,带着对广州书院文化辉煌的印象,记者来到越秀区西湖路边的流水井。

记者在流水井社区居委会了解到,过去的古书院群中现存的古书院只有6间,距今超过100多年,但大多成了民房。其中,小马站西侧存有曾家祠(现为叶剑英商议讨逆旧址)、濂溪书院和见大书院等3间。流水井两侧也存有3间——西侧有何家祠、考亭书院;东侧有冠英家塾。而曾经拥有10多家书院的大马站已经被拆,路面上架起了施工铁架,并在与小马站之间竖起了施工围蔽墙。

位于流水井29号的庐江书院(又叫何家祠道),是现存6间古书院中唯一保存较为完好的书院。2014年年底,整整200岁的庐江书院,完成修葺撤去围蔽露出真容,不日或将重现省城书院文化。

相比之下,其余5间书院则破败不堪。位于流水井35号的考亭书院,是宋代理学家朱熹的后人修建的宗祠书院,只见书院屋窗漆色斑驳,外墙多有脱落,院内地面青石板长满了青苔。而在濂溪书院里,晾衣服的绳子竹竿随处可见。在这所《爱莲说》作者周敦颐后人所建的书院里,居住着许多后来迁入的居民,他们并不是周家后人,对于书院的来历也不甚清楚。

为何盛极一时的大小马站书院群寥落至此?

广州北京路文化核心区管委会一位工作人员介绍,2000年广州文物普查,其时大小马站和流水井还尚存多所祠堂书院。其中大马站西侧5间,小马站两侧4间,流水井两侧3间。2001年,为配合北京路改为步行街,大马站拓宽为马路,祠堂书院被拆除,仅存现在的6间古书院。

2002年,广州市政府将这片广州旧城区内唯一尚存的古书院群,纳入首批历史文化保护区。2013年3月中旬,广州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广州市大小马站书院群保护与更新规划》,大小马站、流水井书院群被定位为“广府文化书院街”。书院群保护的范围为中山五路以南、教育路以东、西湖路以北、大马站以西地区,而省非遗博物馆将与大小马站书院街复建相互融合,连片打造,成为文化地标。

越秀区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书院街第一期工程立项范围主要为书院街核心区,用地面积约1.5公顷,总投资估算11亿元,并已开展编制项目建议书、可行性研究、节能评估、环境影响评价等工作。广州市国土房管局越秀区分局局长胡耀强说,按照早前公示的《大小马站书院群保护与更新规划》及相关资料显示,书院群所在区域除保存修缮现有的庐江书院外,还将重现考亭、冠英、濂溪等书院的历史风貌,形成以书院群为核心的书院文化都市休闲游憩区。

据了解,大小马站书院群保护与更新项目已纳入广州市未来5年重点发展项目。目前,庐江书院及其周边70多户居民拆迁安置工作已经完成,大多居民原则房屋产权调换方式,在珠光街获得新的安置房。

大小马站书院群改造工程进展缓慢,踟蹰不前。原本设想7年完成的项目,已有4-5年时间用在回收土地,2-3年时间进行安置和建设。据了解,资金不足是改造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难题。在寸土寸金的广州市中心,大小马站书院改造过程中的土地回收及拆迁安置的费用就可能超过20亿元,而整个项目的改造费用预计在50亿元左右。

承载广州百年书院文化传承之功能的大小马站书院群,重生之路步履维艰,重生之后,又如何肩负重任?拭目以待吧。

我有共鸣

我来发声

@苏虾仔(洛杉矶):美国城市的历史文化特点是力图展现当年原住民的生活场景,我去过许多这一类的地方,英文叫做old town,几乎是原汁原味将当年人们生活场景恢复,配上雕像,穿着也符合当时的时代。圣地亚哥的old town很有意思。我是老广州东山少爷,记得当年卖东西的柜台是木边的,玻璃柜里摆满了转笔刀、铅笔之类,酱油是论勺卖的,糖果一分钱两粒。这都是很有意思的市井文化,常勾起我的思乡愁。

@余以为 1999年就有人大代表提交议案呼吁保护书院群,十多年来硬是在保护声中陆续被拆,拆得差不多又来搞复建……广州城有两千多年历史,大概这么戏剧性的一幕不多见,似乎也值得在复建中留下一隅,予以珍藏。

刘云/整理

编辑:何平
对《北京路大小书院星罗棋布 传承活化教育圆心(图)》表态
对《北京路大小书院星罗棋布 传承活化教育圆心(图)》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