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信贷经理压力大致自杀 遇坏账或被罚20万元

来源:澎湃新闻网 作者:杨晓宴 发表时间:2015-02-01 13:26

2015年的第一天,某股份制银行金华分行的一信贷经理自杀,引发关注。据悉,生前,该信贷经理手上有多笔逾期贷款,其中最大的一笔有1亿多元。

银行不是大家都向往的高大上行业么,怎么就这样了?

“这也是极端现象吧”,作为一位资深人士,某上市城商行信贷客户经理杨杰听到这个消息时,语气平静,“做贷款,本就是高风险高投入兼之可能高收益的事情,碰上年景不好,手头出现的坏账金额大的话,基本手上其他业务就不用做了,只拿基本工资了,而且还要罚款。”

入行仅三年的外资银行大客户经理邹宁对此则庆幸自己尚未碰上大的坏账,“运气不算好也算坏”。

当然,这两位最近都很忙,因为去年以来已经进入风险高发期。银监会最新公布的数据是,截至2014年底全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已达1.29%,创五年新高。银监会并预计今年不良贷款将延续反弹趋势。

“每个月要做贷后回访,要去企业实地看看,生产是不是正常,和老板、工人、财务都聊一聊”,对此,杨杰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就是各种蛛丝马迹吧,包括网上的一些信息,通过关键词搜一搜,有没有内部员工爆料公司经营有问题等等。”

而按照澎湃新闻了解的情况,一般情况下,一个公司客户经理会有个二三十个客户,如果是做小微企业的客户数更多。即便不考虑拉新客户做新业务的因素,每个工作日就基本上排的满满当当了,而一旦出现坏账,就基本啥活都不用干,时间全要扑在这上面,催收、资产保全、包括最后打官司,一件事都省不了。

“同行放风十有八九是真的”

邹宁是一家外资行的大客户经理,用她自己的话说,“运气不算好也不算坏”,忙的时候“深挖已有的客户”,空些的时候,要“拓展新客户”。

在信贷经理眼中,谈下一笔贷款业务,仅仅是第一步,后续的维护和回访,决定了这笔贷款能否善始善终。

“每个月要做贷后回访,要去企业实地看看,生产是不是正常,和老板、工人、财务都聊一聊”,杨杰说:“就是各种蛛丝马迹吧,包括网上的一些信息,通过关键词搜一搜,有没有内部员工爆料公司经营有问题等等。”

邹宁则常和同行以及当地企业朋友了解企业客户的情况,“同行的消息是很灵敏的,一旦有一个银行同行出来说这家企业有问题,即使后面可能会出来辟谣,但十有八九是真的,一定要小心了。”

“我们很怕一种情况”,邹宁说:“有些贷款坏账倒不是企业真的有问题,而是,比如今年这个企业负债率高了一些,有银行想抽贷。这家企业可能有10家授信银行,其中1家抽掉个2、3亿元,这个企业的现金流断了。其他银行急了,再过来一逼,整个就坏掉了。”

邹宁的一个同事,还曾碰到这样一次“绝境”。

一家小企业出事,老板跑路,客户经理赶紧去工厂抢机器,但当地银行的动作更快,等他过去时,工厂已经人去楼空,哭都没用了。而且这种小企业的坏账,明摆着坏到底了,也没人接手。

没有做到未雨绸缪,等到企业开始还不出利息,发生贷款逾期,问题就变得更加棘手。

“对我们来说,基本上贷款逾期就转为不良(贷款)了”,某国有大行客户经理徐列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企业如果想瞒你,不想让你知道企业的真实情况,起码借钱来也会先付上利息,因为贷款利息逾期不还对企业的影响很大,征信记录就坏了;如果企业连利息都不付,基本上就是自暴自弃了。”

“资产保全大战”

陈雷在一家股份制银行做贷前风控。在他看来,既然企业都到还不出利息的程度,能抵押的一般也都抵押了,而且增加抵押品的意义也仅限于处置抵押物时多一些回收。而免除利息则已经“割肉”,产生实际损失。“所以,我们一般都会调整还款计划,现在上面也是允许贷款重组的”。陈雷告诉澎湃新闻。

所谓调整还款计划,比如,原来本季度要还利息100万元,调低到50万元,加到下一个季度还。另外还有将贷款展期的方式,比如把原来一年的贷款延长到两年期。

“但我们一般很少这样做,领导不一定会批准,还是能先收回来一点是一点”,某城商行对公客户经理李铁峰对此表示。他告诉澎湃新闻, 遇到企业还不出利息或本金,一个很重要的解决手段是去找政府背景的应急转贷基金,先把钱垫上。

无论如何,对于此时的公司客户经理来说,同时处理好多方关系是必不可少的技能。

企业方面要跟牢,能挤出一点先收回一点,减少银行损失;银行领导也要搞得定,提的处理方案被否没法执行;还可能要和同为授信银行的同行赛跑,去晚了照样没汤喝。

最后,当这笔贷款确定为不良贷款,一般而言,客户经理需要全程协助资产保全部进行处置。“如果是大企业,包括一些国企和上市公司,可能做贷款重组”,邹宁表示:“如果是小企业的老板跑路了,基本上就只能走司法途径,拍卖抵押物了。”

这个过程短则半年,长可达数几年。“为什么说我们不敢放贷款了?就是因为手上有大额的不良贷款要去催收、清收。这个过程中,基本上手上其他业务就停掉了”,杨杰表示。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一般情况下,一个公司客户经理手上同时少则四五个客户,多则二三十个客户,且一个客户可能开有多个银行账户,办有多种业务。

“倒霉催的罚薪”

“只要发生了实质性的损失,就会影响我们的绩效考核,有相应的处罚。”徐列告诉澎湃新闻:“处罚分纪律处罚和经济处罚。经济处罚的话,就我所知,2、3万元已经是夸张了,这个程度基本上就是让你辞职了。”

据其介绍,所谓这种经济处罚的前提是,信贷员没有严重违规违纪,“没有协助客户造假骗贷这种行为,尽职调查也做了,只是有一些不细心,有工作疏漏。否则不可能仅仅是行内的经济处罚。”

2、3万元的处罚,对城商行的同行而言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我们稍微一笔大一点的不良贷款,肯定不止这个数”,杨杰说:“基本就是说你做这笔贷款的奖金都扣光,这笔贷款白做了,就拿基本工资的概念吧。”李铁峰则透露:“ 行里一个信贷员,6000万元的贷款坏账,罚了二十万”,而该信贷员一年的薪水在五十多万元。

而至于此前传出的百万元级别罚金,受访的信贷客户经理都认为是极个别银行的行为。“本身罚钱就没什么依据,一年收入也没有这个数”,但杨杰也反映,确实有档案被扣押的情况,但其实罚金还可以商量。

在银行坏账高企的大背景下,一些信贷经理的奖金缩水,还有一个影响来自银行将奖金池预提了一部分。 “之前奖金可能如数下发,但现在银行会更注重一个风险准备金的概念”,杨杰说:“一笔贷款发出去,本来可以给你发那么多奖金,但现在考虑到风险,预留个20%~30%,这是银行做的一个调整。”而李铁峰则告诉澎湃新闻,其支行的计提比例接近50%,但到了年终会再发一部分。

除了不良贷款,压在信贷员头顶的存款指标压力仍在,同时对利润的考核比重也在上升,其中包括中间业务收入。“现在我们支行的存款考核大概占30%~40%,不到一半了。银行对中间收入越来越重视”,陈雷表示。而李铁峰的存款考核只占25%左右。

“其实主要还是看你为银行创造了多少利润”,杨杰告诉澎湃新闻。所谓利润,即贷款收入和中间收入减去银行的资金成本。就杨杰所在的城商行,考核的方法是不同的利润对应不同的奖金系数,而一年中,奖金系数也可能调整。 (文中均为化名)

编辑:王锐
对《银行信贷经理压力大致自杀 遇坏账或被罚20万元》表态
对《银行信贷经理压力大致自杀 遇坏账或被罚20万元》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澎湃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