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假古建筑遭质疑 环莫愁湖建楼致景观遭破坏

来源:央视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5-02-02 09:40

薛冰为记者图解真实历史遗迹

  薛冰为记者图解真实历史遗迹

薛冰介绍文物古迹附近所谓的景观项目 景观工程

  薛冰介绍文物古迹附近所谓的景观项目 景观工程

南京市老城南区域地图

  南京市老城南区域地图

南京明城墙局部

  南京明城墙局部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素有“六朝古都”、“十朝都会”之称的古城南京,至今已有2500余年的建城史,有厚重的文化底蕴和丰富的历史遗存。然而近几年,南京却出现了文物伪造、高楼环古湖等景观工程,面对传统与现代的抵制与交融,南京面临着怎样的保护修缮与开发利用的抉择?】

“假城门”混进古都十三门 江南第一名湖变“洗脚盆”

1月18日,《经济半小时》记者在南京乘坐出租车,和司机聊起南京文物古迹保护、修缮时情况,司机说,眼前正在途经的这个城门就是一个问题。

出租车司机:假古董,太假了,都不喜欢。

司机说,现在看到的这5个城门洞,是2008年才新建的。每次他和当地一些人路过这里时,都觉得难看、别扭。针对南京的古城改建和文化保护,一些专家学者一直在奔走呼吁,对于像长干门这样的城门修建,他们也提出过质疑。

薛冰,原江苏省作协专业作家,他参与、撰写过南京城市史的写作;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南京人,薛冰至今还保留一口南京话,被当地人称为南京的“活地标”。

薛冰说,南京城墙在明朝的时候总共有十三个门,现在修建的长干门、华严岗门、标营门等城门,不仅名字在历史上没有出现过,而且也不符合我国《文物保护法》的有关规定。

原江苏省作协专业作家薛冰:所以你造假城墙的时候,势必把原来的基础,又破坏了,又第二次加以破坏。

让薛冰感到痛心的还不只是城门的修建,让他难受又无奈的是,在一些文物古迹附近,还新建了一些所谓的景观项目、景观工程。

薛冰:一个叫赏心亭,另外一个叫孙楚酒楼,那么这两个建筑,第一不在这个原位置上,第二原来的风貌肯定不是这样。在城墙的空置地带,造了这样庞大的两个假古董。

如果说对于南京城墙、城门修建的真假还有争议的话,那么对于南京莫愁湖公园整体景观遭到破坏,惋惜、痛心则是各方人士共同的感受。

莫愁湖自古有“江南第一名湖”、“金陵第一名胜”、“金陵四十八景之首”等美誉,然而现在,莫愁湖已经完全被万科等楼盘包围,完全看不到传说中的莫愁外八景了。

南京市莫愁湖管理处新闻发言人李军:现在是消失不见了,包括凤凰西街这一块,你不可能还能看到凤凰台,因为所有的建筑都是高大的。

李军:我们当时写一些东西,写一些联名信,是以(景观被破坏)理由的。但是这个讲实话,就像民间组织一样,你没有办法进行官方的交涉,你没有执法权。

南京市规划局局长叶斌:当时的财政不能支持这样一个保护的行为,所以就把那个地就变成了开发用地,而且是一种以高层为代表的这种区域。老百姓戏称,南京的“洗脚盆”,这一点我们是非常痛心的。

《经济半小时》记者在南京进行采访时还发现,当初李白饮酒作诗的孙楚酒楼也同样备受争议。

孙楚酒楼惹争议 李白躺着也中枪

孙楚酒楼,最初起源于晋朝太守孙楚,唐朝时,诗人李白更留下“朝沽金陵酒,歌吹孙楚楼”的著名诗篇,孙楚酒楼明清时,为金陵四十八景中的一景,后来酒楼逐渐毁败,也没有再重建。

那么历史有名的“孙楚酒楼”和现在的“孙楚酒楼”是一回事吗?它为何引来大家的争议?这样一项建筑,又是如何立项和审批的呢?1月19日,《经济半小时》记者来到南京市文物保护管理部门。

南京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文物保护与考古处处长吴靖:因为之前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因为(2014)年4月份才到这个处室来工作。

随后,记者来到南京市住建委,了解孙楚酒楼立项、审批情况。

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工作人员:城墙修护维修的问题,都是文(广)新局它们在做的。这是部门配合的东西。我们只承担审查立项。

为了弄清孙楚酒楼修建的有关情况,他也试着上网搜索查询,让人有点意外的是,孙楚酒楼的立项、审批没有搜索到,却在网页上看到孙楚酒楼出租的信息。

记者:是哪一年建的呢?

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工作人员:这是2014年。你说像孙楚酒楼是区里面的东西,你就要问(秦淮)区(住建局)了。

仿古建筑立项审批一笔糊涂账 面对记者追问 文物保护单位各层推诿扯皮

记者刘朝晖:我身后就是孙楚酒楼。据南京产权中心2014年11月27日发布的信息表明,它的总面积5200多平方米,年租金289万元,出租方是秦淮区住房和建设局。

1月22日,《经济半小时》记者来到南京市秦淮区住房和建设局。经过沟通协调,一位副局长同意接受《经济半小时》记者的采访。

南京市秦淮区住房和建设局副局长蔡鹏程:之所以采用这两个名称,就是因为这两个建筑,在历史上有一定的知名度。

既然历史上有过孙楚酒楼、赏心亭,那现在修建的这两个建筑,是不是在遗址上修建的?这两个建筑应该属于什么建筑?是文物复建?仿古建筑?还是另外新建的现代建筑?

蔡鹏程:我们这两个建筑都不在遗址范围之内。我理解,这个建筑就是景观。

那这种以文物古迹名字来命名的景观建筑,是否符合历史建筑的大小、风格?又如何面对一些专家学者的质疑呢?

蔡鹏程:现在真是无从(考证)。

那修建这个孙楚酒楼,是做什么用的呢?

南京市秦淮区住房和建设局副局长蔡鹏程:它主要还是要为游客提供服务,但是可能有一些少量的餐饮。

对于这样一个仿古建筑是如何立项的?它的真实用途是什么?是否是某部门的商业盈利项目?各种质疑,还在继续。

采访时,《经济半小时》记者一直提出想看到的孙楚酒楼立项、审批、施工图纸等材料,但是直到记者离开南京时,我们只看到南京市建设委员会批复给秦淮区政府的一份复印件,时间是二00八年十月二十一日,在工程实施内容一行明确写有孙楚酒楼和其他配套设施,工程建设估算投资约8300万元,所需资金由市城建资金定额安排3000万元,不足部分由秦淮区自筹解决。孙楚酒楼具体是怎么立项、审批和施工建设的?记者仍然不得而知。

孙楚酒楼是如此,那么,历史上没有出现过的长干门,又是怎么修建起来的?这5个城门洞依据又是什么?

南京市秦淮区文化局副局长解士东:这个可能要到市局或者说省文物局来,它肯定是逐层来申报。

《经济半小时》记者随后再次联系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负责人,希望看到有关长干门立项、审批、修建等具体材料,但记者得到的答复是,长干门是2008年修建的,这几年因为机构改革,单位合并了几次,很难找到长干门修建的立项、审批材料。那些了解情况的人要么退休,要么去别的地方了。

老城区保护成难题 “保老城 建新城”如何协调

南京一共有2400多处文物保护,此外还有1000多处尚未核定为文保单位的不可移动文物。怎么做好这些文物古迹的保护修缮和开发利用,这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经济半小时》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南捕厅路最出名的古建筑,当属甘熙宅第,始建于清朝嘉庆年间,与明孝陵、明城墙并称为南京明清三大景观,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记者在现场看到,就是这样一个国宝级的文物保护单位,竟然存在很大消防隐患,围墙外面竟然没有预留消防通道。

原江苏省作协专业作家薛冰:就是文物局一再提醒他们,要留下(消防)防火通道,开发商寸土不让,一直把建筑建到甘熙故居围(墙)上。就一点不肯让。

南京城建艺术文化街区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晓元:这个里面还是有一些,存在一定的矛盾。

而在一些专家学者看来,最关键、最核心的问题,应该是减少人为地干预。薛冰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规划管市长还是市长管规划就是一个矛盾,这也是需要用法制来确立的。薛冰告诉记者,他也亲眼见证了一些南京文物保护成功的典型例子。

记者刘朝晖:这是1936年建造的民国建筑,叫美大纸行。几年前在改造拆迁的时候,这栋楼差点被拆掉,那么它是如何被保护下来的?又是如何修旧如旧的呢?

薛冰:2009年的时候,它从这边改造的时候,要去盖别墅的,那么国务院调查组来的时候,这个建筑就留下来。留下来以后,然后就做了维修,这个玻璃是后来加的呀,这个都是《文物保护法》上面有规定的,就是新造的部分,一定要区别于原有的部分。

而南京明城墙管理部门,对墙体的维护修缮,周边环境的整治方面也有很多突破。

记者刘朝晖:这里是南京的明城墙,距今有600多年的历史,是我国目前最大的,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墙。几年前城墙两边还是一些棚户区,环境很差,而且分管的部门有六、七家单位,各管一块,那么它们是如何平衡文物保护和规划利用的呢?具体又是如何做的呢?

南京城墙保护管理中心专职副书记曹方卿:过去我们城墙是分段分片管理的,没有统一管理。这一次城墙统一管理了以后,我们对25公里,现存的城墙进行了物理上的监测,在整个城墙段落,设置了500多个监控探头,一个月左右出一期数据,来进行针对城墙的维护或者修缮。

不仅如此,现在,南京市整体城市规划、定位也越来越清晰。

南京市规划局局长叶斌:我们从2001年开始,确立了一个所谓保老城、建新城的战略,把老城的开发量,包括有关的城市功能,适当地进行医治,另外一个,就把老城的人口的密度也降低下来。

编辑:王锐
对《南京假古建筑遭质疑 环莫愁湖建楼致景观遭破坏》表态
对《南京假古建筑遭质疑 环莫愁湖建楼致景观遭破坏》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央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