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基础研究的发展不是计划出来的

来源:人民网-教育频道 作者:贺迎春 发表时间:2015-02-03 08:34

人民网北京2月3日电(记者 贺迎春) 日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出要重视基础研究,要有一批坐得住冷板凳的人。对此,中国科学院大学科研处处长、物理科学学院教授乔从丰在接受本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要发展基础研究,政府各级管理部门要积极为科研人员创造条件,“而不是今天一个计划,明天一个计划,好像通过一系列计划,就能把某个人送到斯德哥尔摩去领奖似的”。

安徽大学数学科学学院教授肖箭则表示,国家要大力支持、扶持和倡导基础研究,包括人力资源投入、团队和平台建设、舆论导向等。“1978年是‘科学的春天’到来,2015年应该有‘基础研究的春天’到来!”

总理的讲话寓意深刻

乔从丰认为,李克强这个时候强调基础研究,一有经济层面的考虑,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得到快速增长,目前总量已居世界第二,但是进入新常态之后,原有发展模式已经不能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需要有新的发展模式。“而新的发展模式的原动力就是基础研究”。

乔从丰说,目前政府对科技的投入比例和总量在国际上已经名列前茅,但基础研究的投入还很低,已经与发展水平不相适应。“李克强总理的视野不会只局限于经济这个层面,而是更着眼于中华民族对人类贡献的这个高度,我国作为一个有灿烂文明的大国,应该为人类文明和科技发展做出更大贡献。”

据媒体报道,李克强在强调要发展基础研究时,特意提到数学的重要性。肖箭表示,“总理把基础研究提到这样的高度,是符合学科发展的科学认识。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都离不开数学。数学为这些学科提高强大的理论依据和方法路线,从量和形的角度描述和揭示现象的本质。所有的高端技术最终是数学技术。由此可见数学等基础研究的重要性。”

“没有自主创新,中国制造能转身为中国创造吗?没有扎实的基础研究,能有原始创新吗?”肖箭反问道。

科技发展处于从量变到质变的转折点

乔从丰表示,统计数据表明,我国科研人员数量稳居世界第一,科技论文、专利的发明也名列前茅。“但这只是量上来看的,科技论文的影响力,论文的被引用率和科技成果的转化率都很低,现在到了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转折点了。”

肖箭表示,基础研究是支撑自主创新的接力点,是创新的源动力,但近些年来,社会各行各业都凸显一同病,即浮躁焦虑症。以短平快作为标的考核目标,例如,就高校考核而言:以一年为周期,按发表论文数量、申请到项目经费为绝对指标,根本不考虑学科之间差异性、论文质量及原创性。这样,造成了老师项目作假和论文抄袭现象时有发生,同时也给学生树立了非常坏的榜样。

“由于受多方面的因素,如经济效益、学生就业、评价机制等,基础研究的作用和地位逐渐被淡化被忽视,其结果就是影响或限制了应用技术的开发能力,特别是国家的重大战略需求方面。”肖箭认为,就基础研究本身而言,我国做出的贡献太少,与国外还有很大差距,缺乏“一批坐得住冷板凳的人”。

不要为基础研究带上功利的帽子

乔从丰表示,“不要为基础研究带上一个功利的帽子。不要老想着基础研究要为GDP增长做出多少贡献,这样想就有点狭隘了。基础研究对社会经济的影响是副产品,基础研究做雄厚了,自然而然就推了经济社会发展。”

他举例说,现在人们的工作、生活各方面都离不开互联网,但互联网的出现以及给人类社会带来的深远影响,与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当初的基础研究密不可分。

肖箭表示,“要有‘一批坐得住冷板凳的人’,就必须要宽容和允许失败,必须要有科学的评价机制来保障。”基础研究面向一个重大问题或猜想,往往耗费数十年时间,却很难有结果,所以不能以短期效益为评价。基础研究大多是理论研究,论文或成果的影响力和引用率低于应用型成果,不能简单地以数字指标来衡量。

爱因斯坦不是计划出来的

“我们看历史上重大的原始创新的出现,很少是通过计划来实现的。而我们的管理机构要做的是,是尽量让科技界保持平静与稳定,不要让科技工作者为了各种‘科研计划’去努力。”乔从丰反对科技界流行的“计划”模式,他说,爱因斯坦以前只是一个专利局的小职员,他不是被计划出来。

乔从丰认为培养人才与绿化有一定可比性。“大自然的生命力很强,只要你不人为破坏环境,一个地方很快就郁郁葱葱,长满了各种树木。一个选择了基础研究的人,他本身是有很强的求知欲的,也有很强的自我实现动机,你不要刻意推,推快了他会摔倒,只要把科研平台筑好筑牢,他自己就能奔跑起来。”

乔从丰指出,科研人员能不能坐得住冷板凳,与外部环境有很大的关系。“春秋战国时期,之所以出了那么多思想家,是因为它有那个环境,有那个氛围,有那个土壤。在要求科研人员能坐冷板凳的同时,政府各级管理部门要积极为科研人员创造条件,不能只一味地要求科研人员。”

科学家要静得下心,政府要沉得住气,压得住阵

乔从丰指出,基础研究成果要得到认可,需要比较长的时间,科学家需要静下心,要坐得住冷板凳,政府也要沉得住气,压得住阵。“彼得?希格斯和弗朗索瓦?恩勒特凭借关于亚原子粒子如何获得质量的理论赢得了2013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但是他们提出这个理论是在1964年,为了这个奖他们等了五十年。”

乔从丰说,“数学里有个三百多年没有证明的‘费马大定理’,最终被英国数学家安德鲁?怀尔斯证明,成了数学史上一座丰碑。怀尔斯做这个研究做了八年,这还不包括前期准备。在黑暗中摸索的时候,没有人会知道他能到达彼岸。这需要坐得住冷板凳。”

应该让更多的人坐得住冷板凳,乔从丰认为,要加强在青少年中的科普教育,从小培养他们热爱科学,喜欢钻研的良好品质,养成习惯后,他们就能贯穿始终,耐得住寂寞。

编辑:健龙
对《专家:基础研究的发展不是计划出来的》表态
对《专家:基础研究的发展不是计划出来的》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人民网-教育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