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心"两会觅得众多知音 有识之士争献传承灼见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何裕华 周巍 发表时间:2015-02-03 17:24

文/羊城晚报记者 何裕华 图/羊城晚报记者 周巍

昨日,广州市市长陈建华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推进城市更新改造中,要强化规划引领,完成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与此同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工作报告》中也表示,2015年,市政协将紧扣促进新常态下经济更好发展资政建言,包括就“加强我市历史文化的保护与开发利用、推动我市工艺美术类非遗项目发展、打造‘海上丝路、十三行、北京路’文化名片”等专题,形成新的对策性建议。保护历史文化遗产,建设历史文化名城,成了今年广州市两会热点话题。

在委员们的言论中,借羊城晚报《追寻广州文化传承之心》大型系列报道频频曝光的北京路文化核心区也成为绕不开的话题。

洞见1

意见提供者 广州市政协常委、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广州市委员会秘书长刘进贤

建设大北京路

一区独力难撑

还需省市联动

成立专门机构

于1月14日推出《追寻广州传承之心》大型系列报道的羊城晚报,在今届市两会中也找到知音——广州市政协常委、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广州市委员会秘书长刘进贤,带着名为《打造岭南重点历史文化名片加大北京路文化核心区建设力度》的提案参会。

羊城晚报:刘委员您的提案和本报系列报道不谋而合,让我们很惊喜。

刘进贤:这很好。其实这个提案,我们也是经过反复调研提出的,广州北京路文化核心区是省、市唯一一个以文化保护与发展的成片历史文化街区文商旅融合发展的主体功能区。该区域的北京路传统中轴线及其周边区域是广州建城2000多年从未改变的城市中心。该区域集中了广州乃至广东底蕴最深厚、历史最完整、精华最集中的文化遗产。但是北京路区域由于缺乏系统的更新改造与融合发展,目前无论从历史文化资源的保护开发利用,还是区域环境、文化产业发展水平,都与“城市名片”的美誉度和影响力相距甚远。很多老百姓就只知道北京路是一条步行街,所以现在有媒体提出来,我们也拿出提案,是很好的传播合力。

羊城晚报:在前期采访过程中,我们也发现北京路核心区历史资源丰厚,但却零散。

刘进贤:因为长期以来,这里的文化资源缺乏统一保护、管理和利用。如紧紧相邻的药洲遗址、庐江书院、大佛寺等,各自规模不大,而且所属管理方又不同,“三位一体”成片打造的设计难以实施;曾家祠(叶剑英商议讨逆旧址)、白云楼鲁迅故居等省市重点文保单位要么用在住房出租、要么办公、要么闲置,这些非常好的历史文化资源的应有价值没有得到彰显。此外,核心区内还有大量省、市公有物业,有关产权单位往往把租金收益放在首位,忽略文化保护与业态层次,导致核心区被各种中低端专业市场(约有167个)占据,业态低端,效益低值。

说实话,省市近几年虽然在文化事业方面投入巨大,但对历史文化街区的整体连片打造上投入力度不够。

羊城晚报:那您的建议是?

刘进贤:目前,推动北京路文化核心区的主力还在越秀区,要撬动你们所说的“广州传承之心”单靠一个区的力量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所以必须要省市联动,要成立专门机构统筹推动历史文化名城建设,这也是发挥政府主导作用的关键。例如成立一个“历史文化保护与发展委员会”,由省市相关领导作为牵头负责人,加入规划局、国土房管局、文广新局等相关部门,统筹省市力量推动历史文化资源的保护、开发与利用。

洞见2

意见提供者  广州市政协委员、中国民主促进会广州市委员会参政议政处处长梁晓玲

一区请设

一个活化试点

逐步盘活

全城历史遗产

羊城晚报记者在今届两会现场发现,与台盟一样关注到广州历史文化遗产问题的还有中国民主促进会广州市委员会(简称“民进”),民进提交的《以发展促保护,加强不可移动历史文化遗产的“活化”利用》更成为首批“征集提案精选”,早于两会前就被挂上广州市政协专题网站。作为该会参政议政处处长,梁晓玲向记者讲解了该提案的迫切性和必要性。

羊城晚报:为了对比调研,民进去了上海考察,有何经验可让广州借鉴?

梁晓玲:广州的文化遗产存续状况比上海差,产权复杂。而且,我们起步晚,现在房价地价物价都涨得很高,无论是置换文化遗产还是“活化”,都有很大难度。在调研中,我们发现,广州不可移动历史文化遗产主要是国有建筑和非国有建筑两种,前者由政府部门管理,但对房屋的日常管理、保养、修缮以及功能改变的管理存在空白;后者存在华侨房、一房多业主、房屋现状差、利益诉求差异大、维修和利用难等问题;还有部分历史建筑产权不明,导致“活化”难度大。

羊城晚报:民进的提案特别把“活化”提了出来,这不仅关注到保护与传承的问题,但目前,广州的相关“活化”工作似乎不太理想。

梁晓玲:目前市内“活化”利用方式缺乏灵活性,渠道有待拓宽。

羊城晚报:在本报《追寻广州传承之心》系列报道中,我们发现对于姓“公”的不可移动历史文化遗产,很难像香港等城市那样引入社会资金和专业项目“活化”。

梁晓玲:民间力量具有很高的灵活性,在文化遗产的“活化”中可以起到强有力的补充作用。特别是对于产权复杂的非国有历史建筑,不适用政府包办与行政命令,而民间力量具有一定优势,但目前这一模式尚在探索中。所以我们建议市政府参照日本、新加坡等国家和台湾、香港、澳门三地以及上海等城市的经验,从法律法规、激励政策、行政方式、价值评估、资金渠道、监管措施多方面形成一套广州市可操作的策略和方法。

羊城晚报:首要步骤是什么?

梁晓玲:我们认为,广州目前还没有真正成熟的保护试点区域。因此,在以保护为前提之下,各区或有实力的单位应该开发“活化”试点,做个模型出来。我们建议市政府选择一个便于“活化”的点或者区域,研究解决产权、功能置换、资金平衡、观光化或商业化的利弊等实际问题。边实践、边出政策,推进相关法规政策的出台。

羊城晚报:目前越秀区正着力推广“北京路文化核心区”,这个区域能否做您说的模型?

梁晓玲:是的,可以。先把一个典型树起来,这样能发挥榜样的力量,推动其他区域积极试点,从而在面上推动整个不可移动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和“活化”。

编辑:何平
对《"寻心"两会觅得众多知音 有识之士争献传承灼见》表态
对《"寻心"两会觅得众多知音 有识之士争献传承灼见》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