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缮保护宜早打开融资大门 厚养城中更多历史文化遗产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何裕华 发表时间:2015-02-05 14:48

 

文/羊城晚报记者 何裕华

彰显广州文化名城,是贯穿今年广州两会的话题,由此延伸而来的打造文化名片、保护历史街区、活化不可移动历史文化遗产、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等议题,均受到代表委员的关注。无论是打造还是保护,是传承还是发展,都离不开“钱”字。

据悉,2014年起,连续五年,由市政府财政划拨的6000万元/每年资金已经逐步到位,而2015年该专项资金额度也已被全部安排完毕。同时,广州市规划部门也正启动历史建筑修缮保护专项资金申报。然而,却有政协委员反映,政府专项资金的申报手续非常繁复;而民间也有声音:资金始终流通在“国”字单位,“私”字建筑所承担的成本,都是不能承受之重。

民间叹息

“活化”单靠热情走不下去

保护历史文化遗产到底是自上而下的工作,还是自下而上的工作?至今没有定论。但很明显,在历史文化遗产保护起步较晚的广州,目前,政府保护依旧是主导。当然,有民间声音认为,政府主导还应该逐步接纳私人力量和更多社会专业项目,因为,最终的保护还是得靠每一位市民。

广东历史乡村保护和发展协会副会长梁志毅是对历史文化遗产“觉醒”比较早的个人代表。他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因早期在番禺沙湾参与旅游开发调研,摸查到一些没被政府挂牌的历史建筑,作为土生土长的广州年青一代,对活化历史建筑有着自己见解的他萌生了“盘下来,自己修缮保护”的想法。于是,2013年底,他以500元/每月的租金,向广州市沙湾古镇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租下沙湾光裕路7号的民宅。其时,该被专家认定为清代建筑的民宅,已经是C级危房,即必须修缮后才能继续入住。

怀着一腔热情的梁志毅找到另一群同道中人——广州象城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把修缮方案交由该公司设计。“当时大家一拍即合,也没有谈设计费用,经过近一年的反复讨论研究,我们给了他五个方案,他看着这些方案是既兴奋也头痛——因为,筹不到修缮资金。”参与完成荔枝湾涌一期和三期景观设计工程的象城主创建筑师李芃说。

“当时,番禺区政府把沙湾的古建筑开发都交由沙湾古镇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管理,我们也向他们提交过修缮保护的设想,但对方对此不置可否。而根据我们签订的租赁协议,十年租约期满后,必须‘原状复原’该建筑,这让我进退两难,即要是筹到资金修缮历史建筑,十年后我还得把它变回C级危房?”梁志毅无奈道。

而由于缺乏政府支持,梁志毅认为,就算有私人资金肯支助该项目,他也不敢动工。“这些老建筑和周边居民住宅都有着密切关系,修缮改建过程中必然会影响到他人,政府不做沟通协调工作,是很难进行下去的。而鉴于这样的情况,私人资金也不敢贸然投给我们。所以,就陷入了一个困局”。

无奈现状

挂牌文保才能拿到专项资金

记者了解到,文物保护专项资金是2013年广州市政府按照《广州市文物保护规定》设立的,2014年文保专项资金为6000万元。作为市政协委员,广州市文广新局文物处处长刘晓明在今年两会期间表示,“以往,广州市文物保护专项资金总额只能作紧急抢修之用,2014年,广州市明确连续五年每年6000万元文物保护专项资金,比起往年翻了十倍不止。该专项资金的使用包括考古发掘、国有文保单位抢救性保护、扶持非国有文保单位等等”。

关于2014年6000万元专项资金使用情况,刘晓明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因为去年9月才落实拨款,所以当年的资金确实还有一部分没用完。但2015年的6000万元则已经全部安排完毕”,2014年资金具体使用情况,“下周就会公布”。

不过,能从市文广新局申请到专项资金的建筑,必须是已经挂牌的文保单位,对于数量更多的历史建筑是否有相同待遇?据悉,作为历史建筑管理部门,市规划局已经向市财政局申请历史建筑保护专项资金。

就历史建筑专项资金的申报进程,记者在两会期间还特意咨询了市财政局。该局相关负责人证实,规划局已提交申请,待市政府常务会通过后,财政局就可向其拨款。“其实现在每年都有几千万元的城市维护费用于历史保护计划范围内,现在主要是文化保护和历史建筑保护很多项重复,所以要细分出来。此外,有些太破旧的历史建筑,可从国土房管局危破房修缮金里调出资金修复。越秀区的庐江书院,就是从危破房修缮金里调出了一两千万修缮漂亮的。”

同时,市财政局进一步补充道,对于历史文化遗产保护,财政都是按申报项目预算所需安排资金,“例如我们曾试给规划局安排1亿元修缮保护,但用不出去。国家对财政存量资金管得很紧,都要考核支出进度的,所以拨款就要保证使用支出效益,如果安排5亿元,只用了5000万元,还有4.5亿元放在那里也是浪费。当然,政府财政不对个人申报,私人业主应该向规划局申报资金需要,再由规划局交预算给我们。”

有此一说

历史文化遗产保护 广州观念相对落后

虽然,多部门对历史建筑修缮保护拨款都表示“尽量保证”。但梁志毅等民间文保人士对此并不乐观,“就算规划局也设立了专项资金,也只拨给通过规划局认定挂牌的历史建筑。而且,全市这么多历史建筑,靠政府补贴始终不是办法。”因而,他认为,“应该提供更多政策便利,向社会开放融资大门,让有项目有资金的人和建筑业主、运营者对接。但目前政府的观念还是相对落后,其‘主导’的根本思想很难真正活跃整体保护氛围。”

同场加映

会场外延续着文化传承之探讨

广州政府应为广府文化留下更多地块

羊城晚报讯 记者李静、张林报道:“现在很多人提到广州就只能想到珠江新城,但珠江新城并不能代表广州全部。”在广州两会上,人大代表就广州的城市形象和旅游推广方面掀起了热议。

而会场外,则延续了这一热点话题,广州的城市名片到底是什么?如何建成有文化底蕴、有岭南特色、有开放魅力的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如何打造文旅广州?昨日,省政协委员孟浩、省政府参事王则楚等专家学者专门齐聚一堂,探讨了这一话题。

在孟浩看来,广州文化的推广需要载体,而红专厂就是一个很好的载体,这样的文化创意产业园却面临拆迁。“红专厂是一个历史建筑,不能说拆就拆,还一夜之间拆除。”据了解,今年1月14日,有关部门发函要求红砖厂在一定时间内必须组织清退、停止招租。

孟浩将在今年省“两会”提交《加强广州北岸文化码头建设,大力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全面提升广州美誉度》的提案。

而王则楚认为广州的文化建设需要广府文化的推力。“广州文化的凝聚力主要是广府文化,但广府文化的发展却缺乏核心元素的利用。”王则楚说,一度被认为广府文化核心元素的粤剧和广东音乐如今都面临着尴尬的处境。

广府文化的推广困境如何破?仲恺农业工程学院的教授王明星认为,广州虽然是一线城市,但文化却没有一线城市的魄力。“广州的经济位列全国第三,但文化却做不到全国第三。”

还有专家提出,随着珠江两岸的土地日渐被房地产公司青睐,广府文化项目的落地也面临“土地”问题。王则楚认为,海鸥岛、沙湾、海心沙等地都是建设广府文化的好去处,但日前还未见相关项目。因此有专家建议,政府应该给广府文化的推广留下更多地块。

 

编辑:何平
对《修缮保护宜早打开融资大门 厚养城中更多历史文化遗产》表态
对《修缮保护宜早打开融资大门 厚养城中更多历史文化遗产》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