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市标王不卖花 热闹中有些落寞?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刘云 发表时间:2015-02-17 15:07

天河花市,女孩与鲜花 羊城晚报记者 邓勃 摄

文/羊城晚报记者 刘云

北有冰灯,南有花市。作为广州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名片,传统花市已经延续了数百年。2012年起,广州开始将各区与花市相关的文化精品汇集起来,统一融入“广州花市”;今年更是向其他城市发出邀请:广州过年,花城看花。广州花市如何才能更加香气四溢?2015年广州花市昨日已开市,关于花市的思考恰逢其时。

A

盛名与遗憾

因传承人缺失 落选国家非遗

花市起源于明万历年间,“花市”两字最早出现在屈大均的《广东新语》。老广州熟悉的永汉路(今北京路)、西湖路一带花市更有200多年的悠久历史。

“1956年,为了更好地发扬花市传统,分散于各街巷的店铺被集中到太平路(今人民南路),人们用竹竿搭成牌楼和花架,名曰‘迎春花市’。”越秀区花市办杨主任告诉羊城晚报记者:“20世纪60年代,是广州花市的第一个鼎盛时期。1960年,全市花市增容至4个,当时国家领导人经常光临花市,与民同乐。”

据原广东省顾问委员会秘书长关相生回忆,他第一次到花市,便是陪同陶铸同志到花市,那也是陶铸同志第一次游览广州花市。“1951年12月,陶铸同志调广东任华南分局第四书记,我随他来到广东(任陶铸的秘书)。除夕夜,陶铸同志要看花市,我和警卫员小王两人陪同,来到当时设在长堤路北一带的花市。我是陕西人,家乡的除夕一般都待在家里的火炉旁。在南国的除夕,看到人山人海的花市以及街道两旁摆满万紫千红的鲜花,真感到好似到了天堂一般,喜悦心情难以言表。”

上世纪80年代,广州迎春花市迎来了第二个鼎盛时期。而这之后的20年,迎春花市变得更文明,更加与时俱进。

虽然,作为广州文化一张独有的名片,迎春花市名震中外,但羊城晚报记者了解到,已在2007年被列入“广东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广州迎春花市,在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时落选了。这是为什么呢?越秀区文化馆有关负责人表示,具体原因很难说,或许传承人缺失是一个问题。“花市本来只是一个卖花的市场,到后来才慢慢形成‘过年行花街’这样一个具有浓郁岭南特色的习俗,很难找到具体的传承人。如果一定要明确谁是传承人,它应该是‘全民传承’,可以说所有广州人都是花市的传承人”。

B

热闹与寂寞

花市大卖牛丸 坊间纷说忧思

“花市不光要有花,还要有文化。”广州花市办副主任谢海涛告诉记者,2015年花市仍沿用“3+15”模式,即年前3天是11个区传统迎春花市,后15天则是以广府文化、民俗巡游、粤曲演唱、花灯猜谜、嘉年华、游园、赏花等为主的系列节庆活动。

羊城晚报记者对比近三年广州各区花市的标王数据发现,中心城区越秀、荔湾、天河、海珠和黄埔,“标王”价格呈直线上升趋势。其中,越秀西湖花市棚头档“标王”价格从2013年的13820元上涨至2015年的10万元,涨幅6倍之多,中标者为京东商城,他们准备用作企业3天的品牌展示。天河花市从1.88万元涨至3.88万元,也升了2万元,第2次被一家牛肉丸店老板投中,他打算再次在此售卖牛肉丸。

记者了解到,除了越秀区标王档口用作企业宣传,还有天河区标王卖牛肉丸、海珠区标王卖冰糖葫芦以及荔湾区标王卖工艺品。不少街坊认为,花市标王不卖花,难免感觉花市年味减弱。

在不少老广看来,旧时花市在记忆中主要是卖花,标王自然为年花准备,但是这些年来,花市的花样越来越多,例如有人卖女性化妆品,有人卖药材,等等,老广黄伯说,作为标王竟然不是卖花的档口,对“花市”这个头衔,心里有点虚。

“在花市卖牛肉丸,我们是很难接受。”有市民发话。传统花市不卖花,是不是好现象?岭南民俗专家饶原生表示了自己的担忧:“一方面政府到国内其他城市推广,‘广州过年,花城看花’,人们来到花市却看见这里卖牛肉丸,还有电商展示,不会很失望吗?”他表示政府不应该在年宵花市上减少投入。“如果广州市政府认定这个‘最广州’的东西需要去推广,作为城市的文化龙头,适度地加大政府投入,应该被允许”。

洞见

花城应策划“一季一花事”

在刚刚结束的广州市两会期间,广州市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提出,要加强花市花事花城文化名城建设,并建议广州市政府设立迎春花市节庆活动组委会专门工作机构,认真策划“月月有花赏,一季一花事”活动,让“花城之花”美誉度和知名度在全国和国际范围内不断提高。

市政协委员、广州市文广新局副局长张润华表示,广州花市招牌该如何擦亮的话题讨论多时,其中,“花市”的概念可以放宽一点,包含“传统花市”与“四季花市”。传统花市是用于保留广东人在农历新年期间的“年味”与文化传承,而四季花市则是“一季一花事”,“可以考虑在广州选取四个地点,做相应的花节。例如在花城广场,搞一整片红棉树,到开花时节,显示一种花海气势,同时,可以加入花的城市雕塑,广场中央做一个红棉雕塑就很好。其他广场也可以不同的花做主题”。

广州市政协委员、雕塑家许鸿飞则认为,在政府节俭办花市的前提下,要进一步打造传统花市品牌,就要引入社会力量。“传统花市可以加入更多人文因素,例如雕塑等艺术形象,把传统单一的形式与更多艺术形式结合,艺术家有展示的平台,也丰富了传统花市的内容”。

羊城晚报记者 何裕华

 

编辑:何平
对《广州花市标王不卖花 热闹中有些落寞?》表态
对《广州花市标王不卖花 热闹中有些落寞?》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