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考市场乱象调查:有考官灰色收入相当于驾校收入

来源:新华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5-04-15 16:58

  原标题:驾考市场乱象调查:有考官灰色收入相当于驾校收入

  近日二审判决的广东湛江驾考受贿案受到社会广泛关注,除了湛江市车管所原所长受贿22万被判刑10年外,办案过程中39名涉案考官主动上缴红包就达2100余万元更是触目惊心。

  我国机动车驾驶人已突破3亿人,驾培行业在培养大量合格驾驶人外也“送出”很多“马路杀手”,驾考市场种种乱象受到群众诟病。有关专家和业内人士认为,应加大力度斩断驾校与管理部门之间的隐形利益链条,通过打破驾校资源垄断、放开自学自考驾照、推广电子化考试等手段加快机动车驾驶人培训考试改革。

  驾校:学费“大步流星” 服务“依旧故我”

  记者近日在多地走访发现,各地驾校培训费用均呈现快速上涨趋势。据上海环卫驾校管理办公室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该驾校学车的价格为9000元,这还不包括考前模拟费以及可能的补考费用。即便如此,现在报名还需要排队等待将近4个月才能参加笔试;而在号称“无需排队随到随学”的上海巴士驾校,学费则高达1.25万元。

  在西安,2011年花费2300元即可通过全部考试的碑林区某驾校,如今学费已经上涨至3300元,4年涨幅高达45%;而在合肥,驾培费用近年来也持续上涨,4年内价格提升了1000元至4000元。在福建泉州,驾校学费普遍在6000元左右,比4年前提高了约2000元。

  驾校收费迅速上涨,服务质量却没提升。多名驾校学员向记者反映,驾校服务还是存在很多问题,除了传统的“吃拿卡要、加钱练车、考前打点”等问题依旧存在之外,“报名之后迟迟不笔试、笔试之后迟迟不上车、上车之后迟迟不路考”成为现在众多学员的普遍抱怨。

  安徽芜湖公交驾校一名学员告诉记者,原本以为可以利用本科毕业的暑假拿到驾照,结果教练一直以“考位不足”为由拖延考试时间,直到两年期限快满的时候才匆忙完成了考试。

  上海大众驾校的学员王宇则表示,去年3月份报的名,直到最近才参加了小路考,购车计划不得不因此推迟。

  驾考:39名考官上缴红包达2100万元

  多位驾校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驾考制度的改革,考试通过率明显降低,学员学时拉长从而导致运营成本上升,驾校人工成本也大幅上升,学费也跟着上涨。此外,驾校为了多拿到考试名额或者让考生顺利通过考试而不得不去给车管所工作人员送钱送礼,这些无形的成本也居高不下。

  在湛江驾考受贿案中,办案人员发现车管所考官收取红包已成为潜规则,40多名考官和车管所领导卷进这一利益链中。学员集中交钱给驾校教练或领队,或由驾校直接收取学员600或700元“考试费”,转交给考官。只要有考生上场,考官每天都有钱收。这些钱要么由教练直接放在考官车里,要么请考官吃饭时送上,少则几百元,多则几千元。

  “反正每天都能收到,随收随用,自己都记不清收了多少钱。”一位涉案考官在调查笔录中说。该案件调查过程中,陆续有39名考官主动上缴收取的全部或部分红包,共计2100多万元,个别涉案考官甚至上缴了近百万元红包。

  记者采访发现,驾考腐败触目惊心,往往呈现窝案特征。河北省石家庄市去年也宣判了一起车管所腐败窝案。石家庄市车管所第三分所从学员信息录入、预约考试到考试通过,关关“雁过拔毛”,其中前所长刘文胜收受40余所驾校的181万元和20余名干警的105万余元贿赂款。车管所的临时工也大肆收受贿赂,微机录入临时工李丛利用其职务便利,帮助相关驾校学员信息顺利登录、提前预约考试、增加考试指标等,累计收受25家驾校合计贿赂款30余万元。

  “个别考官的灰色收入基本上跟一个驾校的收入差不多。”东南沿海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驾校负责人告诉记者,该市这两年每年有20多万考生通过驾考,由于考生基数大,考官的灰色收入非常可观,车管所一些人已住上了别墅。一个考官一年收入100多万元很正常,而当地一家中等规模的驾校一年的利润也就一两百万元。

  “其实我们给考官送礼送钱也是没有办法。如果不送,考官就会处处刁难;送了之后,考试通过率非常高,考试现场他会用各种手段帮助考生通过,比如指导考生考试、关闭现场监视器甚至报电脑故障让考生获得重考机会。对于驾校来说,考试通过率直接影响到经营业绩。”该驾校负责人说。

  打破垄断 改变驾培市场畸形供需状况

  上海市华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施莉珏等人认为,驾培行业和驾考行为种种乱象屡禁不止的背后,是驾培市场供需状况的畸形。由于驾校审批制的存在,驾校资源的供给仍然处于行政垄断之下。

  尽管驾培行业已实现名义上的市场化,但“市场化需求”不敌“垄断式供给”,各地严控驾校数量,学车基本上都要排队,等待3个月以上是很正常的。上海环卫驾校办公室负责人告诉记者,“每个教练一年只能带44个学生,而报名的人又这么多,只能排队等。”

  与此同时,驾校资源的供给却长期处于“压制”状态。上海市城市交通运输管理处发布的公报显示,2012至2014年,上海市驾驶员培训机构的数量从194户增加到203户,3年仅增加不到5%,而教练车数量从1.69万辆增加到1.78万辆,也仅增长5.3%。

  “在现行的驾校审批制度下,驾培行业根本不能形成充分的市场竞争。”复旦大学产业与区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范剑勇认为,这意味着所谓市场化经营仍然带有资源垄断的色彩。

  相关专家建议:一、打破驾校审批制度,有效增加驾培市场供给。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李红昌说:“在市场服务的提供者和需求者之上凌驾的一道‘牌照’,是市场生态出现扭曲的主因。”上海市商业经济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齐晓斋认为,应当让更多的市场主体参与到驾培市场中来,实现充分的市场竞争。

  二、加快驾考改革,允许个人自主申请驾考。近年来,南京、深圳等地陆续出现考生因自主申请驾考未获批准而提起行政诉讼,驾照自学自考已成为一种强烈的社会呼声。李红昌等人认为,事实上,驾照申请人只要能够通过车管所组织的考试,就应当取得驾驶资格,而未必非要经过驾校的培训。建议加快推动驾驶人培训考试改革,让驾照自学自考尽早成为现实。

  三、提升驾考电子化程度,强化外部监督。长期以来车管所内部比较封闭,缺乏外部监督,同时这一机构掌握着驾考监管、通过等权力,容易产生利益寻租。泉州一家驾校负责人告诉记者,去年7月该市科目三实现电子化考试后,考官收受红包行为大幅减少。现在泉州因各种原因难以通过考试的考生便到广东、江西等省部分地区驾校报考,花费1.5万元就可以拿到驾照。有关专家建议,尽快推广并提升驾考电子化程度,采取切实有效举措减少驾考过程中的人为因素,同时加大对车管所系统的纪律监督和社会监督,防范驾考腐败案件的发生。(“中国网事”记者康淼 罗政 杜放 凌军辉)

  (来源:新华网)

编辑:
对《驾考市场乱象调查:有考官灰色收入相当于驾校收入》表态
对《驾考市场乱象调查:有考官灰色收入相当于驾校收入》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