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奔走关注贫困地区儿童教育 如今躺在病房里难自救

来源:羊城晚报-金羊网 作者:黄宙辉、化麦子 发表时间:2015-08-05 20:15

文/羊城晚报记者黄宙辉、化麦子 通讯员李绍斌、彭福祥

8月4日,53岁的杨小华躺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以下简称“中山一院”)的ICU病房里,靠着呼吸机、静脉营养来维持生命,瘦到只剩皮包骨,头发半白;不能开口说话,在白板上写几个字要花上半个多小时。

十多年前,他自费到各地宣传他用相机和文字记录下的优秀“百业之星”,希望孩子们能正确对待“追星”;他还自掏腰包将照片和文字出版成书,四处呼吁社会关注贫困地区儿童教育问题。如今,因患上吸入性肺炎,他入院后的治疗费用已花掉46万多元,家人已力不从心。

自费在三省宣传“百业之星”

杨小华出生在湖南,上世纪90年代从部队退伍后,曾经在广州开过酒楼。在“追星界”,杨小华可是“小有名气”。有段时间,包括羊城晚报在内的各大媒体上都有关于他“追星”的报道。最初他追的都是“名人”,如国际象棋冠军等。可这段经历让他和家人的生活一度陷入窘境。后来,他将追星的对象从“明星”转到“行业之星”,两年时间内走了近三万公里,采访了1000多位各行业的优秀工作者。他认为,这些默默无闻的“行业之星”同样值得尊敬,并决定要将这一“追星观念”传递给更多青少年。

对这段经历,他的妹妹杨丽华和弟弟都觉得常人很难理解,他的儿子杨欢也用了“固执”来形容父亲。杨小华采访“行业之星”的所有费用都是自费,之后他还自掏腰包出书、到各地学校宣传,足迹涉及广东、广西和湖南。

妹妹杨丽华曾经有段时间与哥哥一起四处宣传,“虽然走到哪学生们都很欢迎,可是生活不容易”。可杨小华坚持着,他曾多次赴清远,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当地以及整个粤北儿童教育问题。每次到清远的贫困地区,他不光带去“行业之星”宣传资料,还带去学习用品。他还在湖南湘西地区帮助过5个贫困的孩子。

曾确诊癌症晚期只剩三个月命

2000年,杨小华被确诊为鼻咽癌晚期。“只有三个月可以活了。”医生对杨小华下“结论”。在接受化疗那段时间,他一头浓密的头发掉得精光,模样惨不忍睹,但他仍将千位明星的图文制作成了四本高60厘米、宽40厘米的折叠式展览本,并在医院进行巡展宣传。两个月后,杨小华不仅没有死,反而越来越精神。出院后,他又开始携带“折叠式展览本”上路宣传。

2013年,杨小华开始无法进食,“每次吃饭时,吃一点就吐出来,最后都是将食物塞进去的。”弟弟杨祥云回忆。今年6月,杨小华因低烧不退到怀化当地医院就诊,医生建议他到广州接受更好的治疗。6月21日,杨小华被送进中山一院ICU。

“他的病情并不是由之前的鼻咽癌复发引起,而是因为鼻咽癌放疗后口炎肌群萎缩导致嘴巴无法张开,在接受手术后又感染了吸入性肺炎。”中山一院普外重症一科总住院医师江智毅告诉记者,杨小华已连续一个月没有进食,只能靠静脉营养液补充营养。由于无法说话,杨小华只能通过写字来交流,可短短几个字,他都要写上半个多小时。

热心公益如今却没钱交医药费

因为医药费用问题,药物跟不上,杨小华的病情反反复复。住院单显示,他入院后已花掉46万多元,除医保报销了大部分外,个人得自付近10万元,这还不包括从院外购买的药物。目前,他的住院账户上已欠费6万多元。杨小华之前自费采访、出书以及四处作报告,已没有积蓄可言,儿子杨欢每月才2000元的工资。“他每天所用抗细菌的药物费用都要两千元,如果要顺利出ICU病房,还需20万元以上的费用。”医生估算。

“我们全家都在想办法筹钱。”杨丽华和家人一筹莫展。弟弟杨祥云在病房里看到杨小华两次,有一次他花了半个多小时在白板上写下潦草的两个字——“出院”。“如果医疗费用到位,他的感染问题就可得到控制,治疗起来问题不大。”江智毅和同事们看着杨小华的状况,心里很难受,可也无能为力。

目前杨小华的主要问题是肺部感染导致自主呼吸不好,以及无法进食导致营养不佳。如果无法进行后续治疗,最糟糕的情况将会因血压低造成休克,这可能是致命的。热心读者如果想帮助杨小华,可联系他的儿子杨欢(15622135004)。

编辑:常青藤
对《他曾奔走关注贫困地区儿童教育 如今躺在病房里难自救》表态
对《他曾奔走关注贫困地区儿童教育 如今躺在病房里难自救》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羊城晚报-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