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战士兵手记》再版发行 揭露侵华日军反人类暴行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作者:刘施昊 发表时间:2015-08-12 21:30

一位侵华日军士兵的《反战士兵手记》日前在解放军出版社公开再版发行,还原了一段真实的历史。

1939年5月初的一天清晨,日本东京芝浦港码头人山人海,19岁的日本陆军“志愿兵”水野靖夫在亲友歇斯底里的出征呐喊声和“军舰进行曲”的伴奏下,踏上了侵华的航程。

记得有一部经典电影的台词说:有些人能听到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并以此行事,这些人要么变成疯子,要么成为传奇。水野靖夫作为战争狂人的一员,野心勃勃。他在青岛登陆后,在上级“没有接触过女人的人,就打不了仗”的唆使下,体验了闻名中外的日本海军经营的青岛慰安所,见习了“砍头”、“刺杀”、“射杀”等一系列“试斩”活动;他在强行军进驻山东济宁的沿途,也见证了日军炮火下残墙上白字写的所谓“东亚和平”“共存共荣”。这些都被他记载在了当时的日记。随后不久,他在八路军115师组织的梁山战斗中被俘,随身手枪和日记被缴。

八路军115师曾在平型关歼灭了号称日军精锐的坂垣师团1000多人,震惊中外,但没有捉到活的日本士兵;梁山战斗115师再创辉煌,全歼日军一个大队,毙敌长田敏江少佐以下400余名,一次俘虏日军士兵13人,水野靖夫是其中之一。当时他从一个农屋冲出跑进高粱地被抓获。恼羞成怒的日军并不甘心失败,派出飞机侦察阵地,组织大规模反扑,企图抢回俘虏,但八路军已果断转移。

起先,水野靖夫想不失掉自己“对天皇的忠诚”而自杀,后来,他和其他5个日本兵趁天黑“越狱”逃跑。倾盆大雨中他们跳进水深湍急的运河,三个日本兵旋即被浮萍的根蔓、水草等缠住了手脚,很快被上涨的河水淹死。剩下的刚上岸,就被村里的八路军和农民逮了个正着。

第一个审讯水野靖夫的是八路军中一个没戴领章军衔的年轻人,他就是115师独立旅旅长、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上将的杨勇。杨勇阐明了八路军优待俘虏的政策。当得知水野靖夫是“农民出身”时,杨勇说:“我也是农民出身,和你们是朋友”“真正的敌人是日本的军阀”。杨勇还请他吃西瓜。对比在等级森严的日军境遇,水野靖夫霎时感到了一丝温暖。后来,八路军归还了缴获他的钢笔和日记本等私人物品。水野靖夫与杨勇就此结下了不解之缘。他感到了人格受到的尊重,逐渐消除了恐怖、排斥的心理。

人生有许多转机,水野靖夫是在中国大地上实现了其人生的华丽转身,走上一条光明大道的。随着对农村的参观和在抗日根据地的学习体验,他开始了良心发现和忏悔,逐步反省、认罪,明白了日本军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的非正义性。人性的良知,唤起了内心的觉醒。他积极加入了八路军队伍,成为反战行列中杰出的一员。1942年,他奔赴延安,担任抗日军政大学教员。在那里,他学习毛泽东的《论持久战》,聆听日本著名共产党人野坂参三讲演。他深入抗战一线直接用“乡音”向日军“喊话”劝降,开展瓦解日军的工作。他在距离日军碉堡100多米的地方剪断电话,插入话机直接与里面的士兵对话,开展舆论战、心理战。他还作为“日本八路”参加了对军阀孙殿英的战斗。这些点点滴滴都被他记录在日记里。

1946年7月的一天,水野靖夫回到了阔别七年的祖国。他下火车后不是急于与家人团聚,而是径直走到日本共产党总部报到。他从一个19岁的无知青年,已成长为为正义而奋斗的共产主义战士。他担任船桥市日中友好协会会长几十年,一直为反对日本军国主义复活而战斗。他根据自己的战中日记,把在中国的七年经历写成了《反战士兵手记》,并于1981年金秋之际,携书稿飞到北京拜见了他的恩人、老首长杨勇将军。

1985年,这本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侵华日军普通士兵的反战手记,在解放军出版社公开出版发行。该书像一道闪电一样揭示了人性的光辉,同时以有血有肉的史实揭露了日军反人类的暴行,立刻引起了社会极大反响。当时这本书的责任编辑朱冬生将第一本样书在扉页上题字并签名,赠给到访的作者水野靖夫。

2014年底,笔者到北京通州区一位画家殷占堂家观赏他的收藏,偶然在箱底翻到了这本书。我翻开一看,扉页上不仅有原来编者的签名,而且还赫然写着原作者的亲笔签名。真是奇缘,这本书在国外转了一圈,几十年后又回到了北京。原来,前些年,作者临终前,在日本的家中将该书赠给好友殷先生,委托其将书带回到他的第二故乡中国再版使用。然而,时间一长,殷先生竟忘了此事。2015年,经与水野靖夫家人商量,殷先生将这本样书捐献给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收藏。

编辑:竹叶清
对《《反战士兵手记》再版发行 揭露侵华日军反人类暴行》表态
对《《反战士兵手记》再版发行 揭露侵华日军反人类暴行》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人民网-军事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