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政府东迁致土地争夺战升级 开发商逼迁村民无家可归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5-12-05 16:14

北京市政府东迁,通州区楼市限购,燕郊房价猛涨。一夜之间,离北京最近的河北燕郊看似成了最大的赢家。

《华夏时报》记者12月初在与北京通州区仅一河之隔的燕郊看到,新开楼盘单价已经全面超越1.5万元/平米,这比北京东迁信息发布之前上涨了50%左右,一夜之间燕郊人人为房疯狂。但事实上,无论本土原住民还是迁居燕郊的北京城区上班族,都没有太多感受到北京东迁带来的“福利”,“为燕郊欢呼的只有几家本土开发商和投机客”。

房价疯涨的背后,燕郊多年来并不正规的土地争夺战愈演愈烈,甚至演化成了持刀械斗;而人口迅速膨胀带来的生活困局,成为每个选择生活在燕郊的人心头抹不去的伤痛。

“无人村”

12月2日上午,河北省廊坊市三河市燕郊镇田辛庄村家家大门紧锁,除村口一处临时搭建的简易房外,全村难觅人影。而在一个月前,田辛庄村还是一个充满幻想的村落。

11月8日至9日,24小时内连续发生的三起持刀砍人事件,令该村多名村民受伤,重伤者至今仍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田辛庄村民小李对上述事件的形容是:“就和电视里发生在火车站那种见人就砍的恐怖场景一样,到村里见人就砍,敲开人家家门进去就砍。”据小李介绍,原有千余人生活的田辛庄村在砍人事件发生后不到一周的时间,只剩下不足百人,“能搬的都搬走了”。

田辛庄村多位村民认为,此次袭村事件和正进行的村子拆迁不无关系。

“事发前,开发商连续3天到村里谈拆迁补偿,第4天,开发商没来,那些砍人的歹徒就拿着刀坐着开发商公司的车来了。”小李说。

田辛庄村位于燕郊镇“南部新城”,与已发展多年的燕郊北部地区相比,“南部新城”算得上一片“处女地”。已竣工的楼盘数量不多,且目前入住率也并不算高,“南部新城”的更多楼盘仍处于边建边卖的阶段。田辛庄村因“过河就是北京”的优越地理位置,正成为燕郊地区的“兵家必争之地”。

据三河市公安局在事件发生后通报的信息显示,田辛庄村已经具备村街改造条件,但由于相关管理办法仍在研究制定中,“该村的村街改造工作尚未启动”。

而在今年8月,“尚未启动”改造的田辛庄村迎来了自称拆迁方的众诚易达“拆迁项目部”进驻。众诚易达方面给出的理由是,已与村主任、书记及村民代表签订了拆迁意向书。但三河警方公布的案情通报显示,田辛庄村是否改造,是在今年9月才最终得到确认的。

在提前获得村主任、书记的签约书后,众诚易达与留守村民开始了长达3个月的僵持,其间村民自发组织成立了“援助中心”,并曾有一名法律专业志愿者免费向村民提供法务咨询服务。但这个援助中心,最终成为了最先遭遇“袭击”的地方。

据警方通报,11月中旬,燕郊系列砍人案的16名嫌犯落网,部分涉案人员在逃。

暴力背后的暴利

小李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该村村民与众诚易达方面的主要分歧在于价格,“众诚易达给我们的价格是每平米1500元,这样的补偿方式我们在马路对面买套房简直是痴人说梦。”

小李所指的马路对面楼盘是燕郊最新开盘的楼盘之一,也是燕郊发展十余年来首个非本土开发商开发的楼盘,目前均价为16000元/平米。这意味着,即便在该小区买下面积最小的一套房子(50平米左右),也要用500平米的土地兑换。

“隔着一条河就是北京,那里拆迁陡然而富,我们这里拆迁却只能无家可归,我们不求能富,但至少也别让我们连一套房子都买不起吧。”小李说。

据了解,与田辛庄村比邻的楼盘为港中旅开发,港中旅在2013年取得该片土地时,以招拍挂程序获得,单价为680万元/亩。而田辛庄1500元每平米的补偿标准,折合每亩价格为100万元。照此标准,田辛庄本次征地所涉及的320亩土地,两种算法相差约18.5亿元。

据一位要求匿名的燕郊地产界人士介绍,燕郊房地产业始终游离在正规与违规的边缘,“燕郊地产最显着的两个特点,一是外边的开发商进不来,土地都是燕郊本土的开发商把持在手里,港中旅是最近两年才有的惟一个案;二是拿地方式非常不正规,走招拍挂正常程序的是绝对少数。”

据《中国房地产报》公开报道,从2002年至2015年8月,三河市国土资源局以各种方式共出让46815.97亩土地,其中19353.96亩为工业和仓储用地,商住建设用地性质大约为14960.9亩。但所有出让商住用地中,除了港中旅等少数开发商通过挂牌形式获得土地,多数本地开发商均以招标方式拿地,招标方式占整个商住用地交易的八成以上。

“招标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设定各种各样的条件,帮助本土企业以更低的成本拿到地,这样的方式对北京来说已经淘汰了,因为它背后存在着巨大的权力寻租空间。但是在一河之隔的燕郊,它依然是主流。”上述燕郊地产界匿名人士称。

燕郊建城之殇

按照燕郊现有规划,燕郊分为四个区域:北城西部旅游度假区、北城中部商业区、北城东部工业区及南部新城,但如今的燕郊除了房地产,几乎难觅其他产业,也看不出规划区域之间的区别。

“燕郊有一种奇葩的批地模式,先把土地通过招标拿下来,然后放几年,再改掉土地性质,于是这块地最终就成了商品房。”上述燕郊地产界匿名人士表示,“燕郊有很多养老用地、教育用地、工业用地……最终都成了商品房。现在的结局就是,每天生活在这里的人要面对堵车、停水、没学校、没医院等各种不堪。”

据燕郊政府网的官方数据显示,燕郊2013年的常住人口为50万人,而这一数字在十年前的2003年只有不足5万,发布于2013年的一份预测报告显示,2015年燕郊人口将超过百万。

但是迅猛发展了十余年的燕郊,却在教育、医疗等基础保障方面几乎没有投入。

“这里的地产商连商业地产都懒得做,那种收租金的方式发展多慢啊,做住宅楼没盖起来钱就回来了,比收租金省事多了。”上述燕郊地产界匿名人士表示。

城市规划专家陈旭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燕郊的发展模式在国内属于个案,没有第二个地方可以拥有如燕郊一样的区位优势。但是燕郊浪费了自己的区位优势,城市管理者没有对燕郊进行很好地把控,“甚至连最基本的管理都谈不上”。

“你很难想象未来的燕郊会是什么样。”陈旭称,北京市政府动迁后,燕郊还会有更多的发展需求,可是如果让燕郊一直这样发展下去,他只会成为京津冀地区最大、最混乱的城乡接合部,甚至可能会成为一个极具讽刺意味的城市发展模型。

编辑:李禹
对《北京市政府东迁致土地争夺战升级 开发商逼迁村民无家可归》表态
对《北京市政府东迁致土地争夺战升级 开发商逼迁村民无家可归》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华夏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