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男子取亡父7万存款 银行先说有后改口称两年前钱已取走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刁明康 发表时间:2015-12-09 21:07

摘要:拿到挂失申请书后,几兄妹就想把这笔钱取出来,但该银行方面却突然改口,称这笔钱已于2013年被取走。

最近,成都蒲江县人周刚遇到点烦心事。

他的父亲于上个月去世,他和兄弟姐妹向蒲江县公证处申请遗产查询,发现父亲在该县某银行有7万元存款。

该银行也给周刚出具了挂失申请书,并回复蒲江县公证处,确认其父亲有7万元存款余额。但就在上周五,周刚几兄妹准备去取这7万元时,对方才告知,这笔钱已被他父亲于2013年取走了,只是因为工作人员操作失误,未注明已被取走。

同时,该银行拒绝出具周刚父亲的存取款记录。

这让周刚一家很无奈,报警求助,但截至12月8日16时,周刚等人仍未拿到钱。

银行确认 父亲有7万存款

今年11月6日,周刚的父亲周鉴钦在家中去世。安顿好父亲后事,周刚和兄弟姐妹们想起,父亲平时省吃俭用,有点钱都会存入银行,可能有一些存款。但因找不到存折,几兄妹便来到公证处,申请遗产查询。

11月11日,蒲江县某银行给县公证处出具了一份《存款查询情况通知书》(以下简称《通知书》),确认截至2015年11月11日,周刚的父亲周鉴钦在该机构有存款,存款余额为7万元,账号/卡号为510**** 7219301。

华西都市报客户端记者在该机构提供给公证处的《通知书》复印件上看到,上面证实了死者周鉴钦在该银行有7万元存款,落款处有该银行的印章。

11月26日,蒲江县公证处给周刚几兄妹出具了《公证书》。

华西都市报记者在这份《公证书》原件上看到,公证事项的第三项有如下描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法》的规定,我处对申请人提交的权利证明及相关的证据材料进行了审查核实,并对申请人及有关人员进行了询问,现查明如下事实:申请人周杰、周智、周素琼、周刚向本处申请继承被继承人周鉴钦死亡后遗(留)的以下财产:存款:人民币70000.00元及利息,存中国******股份有限公司(该银行名称),账号/卡号:510****7219301。”

12月5日,周刚代表其他几兄妹,到该银行填写存折(银行卡)挂失申请书。

该银行向其出具了申请书,并在账户余额一栏,再次确认周鉴钦的存款余额为70000.00元。申请书右下角“挂失”和“后续处理”处,也分别盖上了该机构的印章。

又被告知 两年前钱已取走

周刚向华西都市报记者说,拿到挂失申请书后,几兄妹就想把这笔钱取出来,但该银行方面却突然改口,称这笔钱已于2013年被取走。

“他们的一个领导说,这7万块钱没得了。我们当时就很纳闷,要求他把我父亲当年存钱和取钱的流水记录打出来,但他们坚决不同意。”

周刚说,当天,双方闹得不可开交,周家人不得不报警。最后在警方的协调下,双方商议,于12月8日上午10时处理。

12月8日上午10时,周家人早早来到该银行的会议室等候,直到10点半,一名穿羽绒服的男子才走进会议室。周家人向华西都市报记者介绍,此人是该银行的“副行长”。

男子进会议室后,首先向周家人表示,“(此事)还在调查当中,如果这笔钱确实存在,会一分不少取给你们”。

坐下后,男子扫视一圈,见有周家以外的人在,迅速站起身,“我只跟几位当事人谈,有其他人在我就不谈了”。

边说边端起茶杯往外走,记者只得退出会议室。

取钱记录 银行拒绝提供

11时30分左右,谈了快一个小时,周刚从会议室出来告诉记者,“这位‘副行长’一口咬定这笔钱已经取给我父亲了,我们坚持让他打取钱的记录,但他还是不同意;问他其他东西,他就不说话”。

最后,双方再次不欢而散。记者上到三楼找到该男子,他拿出钥匙,打开了有“副行长”标识的办公室,将记者带进去,并要求查看记者证件。看完记者证件,他转身出门,“我要问一下,这个证件是不是真实的”。

几分钟后,男子回来,“我向上面汇报了,不能接受你们的采访。有什么事,等一下我们的律师就到了,你们可以问他”。

记者希望他能介绍自己的身份和姓名,以证实他说的“不接受采访”代表该银行的意愿,但男子答:“请问我们的律师”。

记者又咨询,能否向周刚几兄妹出具其父周鉴钦的存取款记录,以释他们的疑惑,男子答:“请问我们的律师”。

截至12月8日16时,该银行仍旧未向周家人出具7万元已被周父取走的书面证据,同时也拒绝为周家人办理取款业务,周家人不得不再次报警。华西都市报记者刁明康

编辑:李禹
对《成都男子取亡父7万存款 银行先说有后改口称两年前钱已取走》表态
对《成都男子取亡父7万存款 银行先说有后改口称两年前钱已取走》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华西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