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步广州前员工爆料:优步压榨实习生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成希 发表时间:2015-12-09 21:34

去年以来,滴滴、优步等专车的兴起,为市民出行提供了新的选择,但这些专车的合法性一直存疑。

去年以来,滴滴、优步等专车的兴起,为市民出行提供了新的选择,但这些专车的合法性一直存疑。随着10月10日交通部发布专车征求意见稿,专车的监管、安全、路权等问题再次引起了社会热议。在交通部专车新政即将出台之时,一名优步广州的前员工爆料:优步压榨实习生。

该员工还称:“优步司机的资格审核、乘客投诉处理,大多是实习的大学生做的。优步广州最高峰时,实习生和正式员工的比例是7:1,平均每个实习生每天激活100个司机账号,最高激活400个,平均回复100封司机/乘客邮件,平均工作负荷每天10小时,最高达负荷15个小时。”

南方日报记者采访了多名正在或者曾经在优步广州实习的大学生,证实了优步确实使用了大量实习生,其中部分被派遣到运营部门,他们参与了司机资格审核、乘客投诉处理等核心工作。优步广州方面则回应,实习生只是负责提交材料和初步的筛选,而最终的决定环节并不是在实习生这里,优步有专门的审核环节,实习生并没有权限让司机上线工作。

律师表示,根据我国劳动法,Uber使用的大学生属于非全日制用工,让实习生超负荷工作,严重违反劳动合同法第六十八条规定。且广州市最低小时工资标准是18.3元每小时,Uber支付给实习生的工资标准也远低于这个规定,涉嫌违反劳动法。

南方日报记者 成希 见习记者 黄祖健

A.前员工 实习生工作枯燥繁重

近日,自称优步前员工的网友“果冻的勺子”发帖《我为什么被Uber追杀——500亿估值背后不为人知的秘密》,称优步广州的实习生们拿着相当低的实习工资,每天超负荷地工作,承担了优步绝大多数的线下劳动,得不到基本的职业保障,价值“榨取”完成后就被随意遣散。他在帖子中表示:“在O2O的法则里,仅仅几个人,就能撬动一座一千万人的城市?英雄式的美国梦传播,掩盖了背后的血泪事实。”

“我们部门(运营部)当时正式员工也就10个人左右,实习生却有50多人,市场部的实习生更多。员工进进出出比较多,公司的扩张速度比较快。”12月8日,“果冻的勺子”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刚到岗位,就被分配到激活组,作为组长带领组员开展司机资料激活工作。

“只有我一个正式员工,带着20个实习生。”勺子告诉记者,当时团队里有大三和大四的学生,实习的时间都很长,多数都实习了大半年。据我所知有的实习生还是先得到了承诺会有offer,但是等到毕业之后,公司就说没有offer了,就给开除了。”勺子认为,进入优步工作之前都对工作有着很多的憧憬,对自己能进入名企感到开心,但是去了之后发现工作内容的枯燥和繁重,大家几乎每天24小时干激活司机账号这个事情,不签合同,也没有基本的保障。这些实习生是从原来的组别里分配到激活组的。由于激活组的工作内容单一,有的实习生觉得自己留下的希望不大。“公司高层是这样和他们说的,虽然岗位不同,工作的内容也不一样,但是不分贵贱,认真做还是会有很好的发展的,还是会有机会的”,勺子说。

勺子告诉记者,激活组的工作环境就是一个小办公室,“一些桌子还有电脑,拉上网线就开始工作了。”所以勺子向公司争取了一张沙发、一个柜子还有一些花花草草之类的装饰品,想让实习生的工作环境好一些。“关于激活组的工作,说白了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就是比对司机交过来的材料,和网络资料对比有没有出入,有没有P过图,都没有,就通过,就可以让司机开始为优步工作了”,勺子说。

勺子自称今年6月底进入优步,8月底离职,主要的离职原因是“这个事对我冲击比较大,感触也很多,感到这个企业的价值观与自己有比较大的距离。这些大学生还只是孩子,怎么能这样对待他们呢。”

B.记者调查 多名实习生称网帖内容真实

南方日报记者采访了多名正在或者曾经在优步广州实习的大学生,证实了优步确实使用了大量实习生,其中部分被派遣到营运部分,他们参与了司机资格审核、乘客投诉处理等核心工作。

有在优步广州实习的大学生介绍,优步广州以各种名义在高校中招聘实习生,数量最多时达到了2百多人。有一批实习生还是已经毕业的应届生,优步以“干得好能拿到offer”为噱头让大家卖力干活,但是干了很长时间以后,优步又以种种借口将他们全部遣散,没有给予任何补偿。

另外一名实习生称,大家(实习生)都看了勺子发的投诉帖子,里面提到的数据和一些情况都是属实的,比如一个正式工带多个甚至十几、二十几的实习生干活,实习生参与司机资格审核、乘客投诉处理等核心工作,超负荷运作,补贴收入很少,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等,这些情况确实存在。但是勺子挑选在这个时候发文,应该别有用心,而且行文明显带有公关的色彩,好像是在故意抹黑优步。

曾经在优步实习的学生介绍,他曾经负责审核司机的资料工作,其他专车平台都会把这个环节交给专门的第三方公司来做,第三方公司能够跟公安内部联网,对司机的违法犯罪情况以及之前的违章情况进行了解,相对来说更加严格。但是第三方公司收费昂贵,审核一个司机的资料需要两百多元。前往优步广州注册的司机超过20万,这笔审核的费用就要几千万。优步为了节约成本,审核工作就由各分公司负责。但是优步的正式工有限,面对庞大的司机数量,他们只能招收大量的实习生协助处理。

还有负责过优步广州投诉邮件的实习生介绍,优步在广州的投诉数量较多,高峰时期每天有数百条,优步的员工根本处理不过来。实习生经过简单培训以后,就参与了相关乘客投诉的处理。对于疑难、争议比较大或者媒体曝光等投诉,才由优步正式员工处理。他们也参与回复司机的投诉和建议。

对于让实习生参与司机审核等核心环节可能会造成安全漏洞的质疑,也有优步的实习生表示反对。这些实习生认为,他们是冲着能够留在优步而卖力工作,实习生的努力和认真程度不比正式员工差。

优步中国区负责人柳甄在接受媒体公开采访中,也提及优步的营销团队,称优步已经布局21个城市,总人数只有300人左右。具体体现在城市中,一个运营团队一般仅由3人组成:一个是负责城市规划的总经理,一个是负责司机上线和车辆审核的运营经理,以及一个策划营销活动的市场经理。也就是说,优步平均每个城市只有十来个人。

C.优步 一直合法聘用员工 已起诉发帖人

优步(中国)企业传播总监王以超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对于到优步实习的大学生,我们会事先告诉他们实习期间会有经常需要加班的情况,并尊重实习生的选择。我自己以前也经常带实习生,对于创业型的互联网企业,说是8小时工作制,但说实话又有几家能做到?加班也是个普遍现象,并不是说我们要故意延长劳动时间。我们不存在违规的地方,如果有的话,他们可以进行投诉或提出仲裁。”

优步广州方面则认为,前员工勺子之前确实是优步的正式员工,但是后来跳槽到滴滴公司,这违反了竞业协议,目前优步已经向劳动仲裁机构起诉了他。这名负责人表示,优步公司在员工比例上是严格遵循国家有关规定的,比如实习生和正式员工的比例,国家有明文规定,需要遵守;另外实习生并没有权限让司机上线工作。“实习生只是负责提交材料和初步的筛选,而最终的决定环节并不是在实习生这里,我们有专门的审核环节。”

勺子则表示,自己没签过竞业协议,而且自己的岗位也不涉密,不符合竞业的法律要求,优步也没有支付过任何竞业补偿,或在员工离职前后提及过有竞业补偿。“竞业禁止条款签订的对象应该是高管或技术骨干,我只是一个最普通的员工,竞业禁止条款也不适合我。”勺子说,周六会在广州劳动仲裁部门过堂。

各方声音

律师说法

优步涉嫌违反劳动法政府应介入调查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林惠勇介绍,Uber存在严重违反劳动法等情况。

在付出了高强度的劳动之后,Uber的不少实习生不仅没有拿到加班费,毕业之后仍长期被以实习生的身份和待遇安排工作,这显然违反了国家《劳动法》相应规定。如果已经毕业,或已经拿到毕业证明,Uber就应该中止实习关系,必须跟其签订书面的劳动合同,给劳动者提供最基本的劳动安全保护义务。Uber使用已经毕业的大学生,没有签订劳动合同,没有购买五险一金,严重违反劳动法。这些已经毕业但仍然在Uber实习的,可以出示工卡、考勤资料等,直接去当地的劳动部门投诉或者申请劳动仲裁。

林惠勇称,单位(企业)是市场经济活动的重要主体,诚实信用系市场经济活动的基本游戏规则,企业原本应该模范遵守。但现阶段,我国正处在社会转轨时期,有的企业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不择手段降低用工成本,把大学实习生当成一种周期轮换的廉价劳动力来使用,“压榨”实习生。Uber让在那里实习的大学生长时间工作,超过了国家规定的八个小时工作制,而且给予的报酬都很低,也违反了广州市的相关规定。他建议广州劳动部门和教育部门应当联合规范,介入调查,制定强制性的行政规章来约束用人单位招聘实习生的原则,以避免再次出现Uber这种情况。至于Uber打着能够留下转正的旗号让实习生干活,这是否构成“欺诈”,还需要实习生提供更多的证据。

林律师介绍,根据我国劳动法,Uber使用的大学生属于非全日制用工,里面明确规定,这种用工以小时计酬为主,劳动者在同一用人单位一般平均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小时,每周工作时间累计不超过二十四小时的用工形式。但是Uber让实习生超负荷工作,严重违反劳动合同法第六十八条规定。

而且非全日制用工小时计酬标准不得低于用人单位所在地人民政府规定的最低小时工资标准。广州市最低小时工资标准是18.3元每小时,Uber支付给实习生的工资标准也远低于这个规定,涉嫌违反劳动法。

政协委员韩志鹏:

实习生审核资料有漏洞

“把司机资料的审核交给实习生来做,这已经不是一般的不严谨了,这很不严肃。”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表示,对于乘客对司机的投诉,只能通过邮件,而且回复乘客投诉的还是实习生,他对此感到非常震惊。

韩志鹏认为,如果“实习生审核专车司机资格”这样的机制能够存在,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会发生诸如司机用假资料上路这样的事情了。“所以司机不应该由平台来管理。司机作为一个专业的工种,一种专业资格,关系到公共安全,应该由政府来审核”,韩志鹏说。

韩志鹏认为,政府其实已经有一套相关的管理办法,也有专门的部门来考核司机的资格。但是像优步这样的约租车平台缺乏监管,同时也不太愿意将监管的权力交给政府。“接下来交通部门的相关法规应该要着力来解决这个问题”,韩志鹏敦促。

市民态度

希望政府加强监管

市民王小姐经常使用优步,她在网上看到勺子曝光的帖子后,对此感到震惊和后怕。王小姐介绍,她之前打优步时坐过无牌的私家车,私家车主解释车牌被人偷走了。她还遇到过与优步平台不一致的私家车,车主解释朋友的车坏了,让他过来顶替一下。“现在想想,有点后怕,优步等专车平台还是有很多漏洞。”王小姐说,也许实习生确实非常认真仔细,但是他们毕竟是学生,根本没有条件和专业的能力对如此多的司机资质和车辆状况进行审核。而这些又关系市民的出行安全,她建议政府要加强监管,不能让专车平台自己监管自己,否则有严重的安全隐患,后果不堪设想。

编辑:李禹
对《优步广州前员工爆料:优步压榨实习生》表态
对《优步广州前员工爆料:优步压榨实习生》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

南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