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D租房花费太高 白领称租金就超过半月薪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朱清海 发表时间:2016-03-03 11:57

  ■在猎德村街头,有人扎堆招揽租客。

有白领称租房就花了过半月薪,为省钱,无奈选择搬家或找人拼租

■新快报记者 朱清海 文/图

40多平方米的白领公寓,白板黑字标价月租3000元,一问才知想租需另加价300元,涨幅10%。

近日,新快报记者走访广州市天河北、天河路和珠江新城多家房产中介门店发现,节后CBD的住宅租赁市场升温,不少热门地段的“一房”、“单房”租金已突破100元/平方米。面对高不可攀的房租,普通上班族感到实在难以承受,连一些企业主和创业者也觉着租金过高不是“好事”。有白领哀叹仅租房就花了一半还多的月薪。为省钱,无奈选择搬家或找人拼租。

小户型公寓租金100元/平方米以上

“这个公寓的租金不止3000元了,想租起码要多加300元。”在广州市天河区天河东路一房产中介门前,“每日笋盘”上有一套40多平方米的公寓,明明写着租金“3000元”,然而店员却表示已经涨价了。新快报记者留意到,“笋盘”上“一房”、“两房”的房源不多,最小的30平方米,月租2800元。在龙口西路,一房产中介推出的附近某广场家私齐全的单间月租要3000元。

也许是因为小户型走俏,位于天河北路的一房产中介不但有“一房”,“26方1房2800元”,一般的租金在3000元到4500元之间。同时还推出了另类“单房”,即把住宅的“主卧”、“次卧”拿来出租,其中有“11方次卧1700元”,“15方次卧2300元”,也有“20方主卧2500元”。价格令人咋舌,而且显而易见的是,这种“单房”并非独立的“一房”,租客租的是“卧室”,或需与陌生人合租(住),共享客厅、厨房、卫浴等。问题也随之而来,房租以外的水电费、管理费等费用如何分摊等,租房者最好问明白了再考虑。

在房租上“领跑”的是珠江新城,不少小户型公寓租金在100元/平方米以上。记者在兴国路上见到,一房产中介门店推出的笋盘显示,一间拎包即可入住的45平方米房源,租金是4800元。另一家中介推荐的一套46平方米的酒店式公寓,租金4600元,一套58平方米的小复式要租6500元。记者在走访中发现,这些租金颇高的住宅似乎乏人问津。“没钱连看都不敢看。”有白领自嘲,一个月挣多少都不一定租得起。

天河北路一带的租客主要是外国人

根据广州市房地产中介协会发布的2016年1月广州市住宅租金动态监测报告显示,今年1月,全市的(电梯楼)住宅租金价格是55.90元/平方米,中心六区是59.20元/平方米,天河区是70.36元/平方米。在天河区,CBD的住宅租金价格又一马当先。租金为何高企,又有哪些人租房?

“这里已经很成熟了,社区环境都好,有不少外国人选择在这里租房。”在天河北路,有物业顾问告诉记者,春节过后有些外国人来租房,找公寓或大户型的都有。同时,有市民在附近买小户型的房屋,小孩就可以在这里入学,为了方便小孩读书,家长也愿意在周边租房照顾。“买的房子拿来出租,又可以抵销部分租房费用。”在六运小区,市民陈小姐则表示,以前还能遇到不少白领来小区租房,不过现在小区的街坊多是买房自住,房源少了,租房的人有需求,房租自然也就上涨了。

房租控制在收入20%以内较合理

微调查

那么,领愿意为租房花多少钱?记者在天河路一家有20多人的小公司做了一个简单的调查,九成以上的受访者认为租房费用不超过收入的20%比较合理,连老板在内的所有人表示房租若超过收入四成最好退房。

“我比较清楚员工的收入,也了解他们的想法,租房和收入多少其实没多大关系,谁都想省钱攒钱。我愿意支持他们,住得远没关系,迟一点上班,可以,只要不耽误做事。”该公司老板胡先生坦言,这家销售公司的员工都是清一色的年轻人,骨干的业务员占了一大半,月收入在6000元-8000元之间,其他文员月薪在3000元-4000元。“不支持不行,否则留不住人。”甚至,他有时会考虑给公司搬家的想法,“怕老客户找不到地方”。在广州待了三年的业务员小吴说,他前后搬了三次家,从石牌西的城中村到棠下,再到番禺租房住,每天挤地铁上下班,“房价高,房租也水涨船高,其实不大愿意待在这里了”。

白领月薪4000元 房租超2000元

故事

“我决定马上找房。”去年毕业来广州的小杰,在天河路附近上班,没想太多就在离单位不远的地方租了一间单身公寓,“小卧室,小客厅,小厨房。”为此,她每个月要交2000多元的租金,加上水电等杂七杂八的费用,“没法省钱,感觉每天都在给房东打工,日子过得真累”!

忙活了一年,春节回家过年的一件事刺痛了她,“如果不是提前发工资,有了回家的往返路费,我都不确定能不能回去”。年后回到广州,她想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搬家”,逢人就问有没有合适的房子,有没有想一起拼房合租的朋友。“合适的地方几乎都是路程较远的,担心因此影响工作。有朋友推荐熟人合租三房,但是对方是两个男生,肯定不方便。好矛盾。”只是想到每个月的工资一半以上要交房租,她又咬牙挤出时间继续找房。

不仅是白领为高房租头疼,连当老板的鲁先生也感到了压力。他在岗顶做了十多年的生意,此前也在附近买了房子。随着孩子出生,老人从老家到广州来带小孩,一大家子住在一起有点挤。“平时很少去了解租房的行情,上街一看,怎么租金这么高?”他说,生意不好做,手里的资金不能随便动,所以租房的预算也不多。原本想租个离公司近一点的房子,很难如愿以偿。结果,他把自己的房子租给了别人,收的租金加上预算,在其他地方租了一套大房子。

编辑:林晓彦
对《CBD租房花费太高 白领称租金就超过半月薪》表态
对《CBD租房花费太高 白领称租金就超过半月薪》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热词

  原标题:老人离世6年才被发现 家中卫生间现一堆白骨

东楚网黄石新闻网 11月24日,下陆一位老人被发现死在家中。

老人已经死在家中多年了,被发现时,只剩一堆骨头。

这是一位孤寡老人。

几年前,因为发现老人失踪,社区、民警、单位退休办和老人的侄儿等人一起,曾经进过老人的房间,但是没有发现他。

现场:灰尘遮盖了生活痕迹

25日上午,团结社区东方怡园小区。在社区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记者来到老人居住的房屋。

该房屋位于居民楼一楼,后门有一个开放式小阳台,里面堆满了杂物,上面还盖着一块塑料篷布。绕道前门,撬开的防盗门还敞开着,门口地面上落着一层铁锈。

正对着防盗门的是卫生间,狭窄的木门也敞开了,一台洗衣机堵在门边,洗衣机上放着一卷纸巾,房间内没有灯,光线有些昏暗。社区民警介绍,老人就死在卫生间,被发现时只剩一堆骨头,可以看出是穿着棉拖鞋。

走进房间,屋里陈设简单,沙发上还有未开封的食物和食用油等,简陋的家具上堆着厚厚的灰尘。

卧室是正对着后门阳台的,光线尚好,一把藤椅只剩下框架靠在窗边,床上的被子上落满了尘土,一条深色裤子放在被子上,裤腰带没有取下来,如果不是上面的尘土,还让人以为是刚刚穿过的。床头边的抽屉上还摆放着水壶等物。

邻里:大家对老人了解不多

老人姓裴,1931年生,湖北黄梅人,原是东钢的一名离休干部,终生未娶,一人独居。户籍显示老人为“高中毕业”。“个子高高的,至少一米七五以上,比较魁梧,鼻子也很高”,回忆起老人,社区书记沈革荣说“他是个文人”,她曾经为社区演节目的事情,上门请老人帮忙写过小品。

据了解,东方怡园小区住的基本上都是原东钢职工,但是裴爹爹很少和邻居交往。沈革荣分析,可能是历史原因受过批斗,也可能因为他觉得和别人说不到一起去,所以不愿意与人交往,如果有一两个经常在一起玩的邻居,估计早就发现老人出事了。沈革荣还借用另一位老爹爹生病倒在家里被朋友及时报告的事情来佐证这一观点。

就在记者采访时,有社区居民报告一独居老人已经多天没见出门了,社区工作人员和民警调查,原来老人是生病住院了。

记者随后采访了几位居民,大家对裴爹爹了解都不多。

死亡:卫生间发现一堆骨头

早在2010年,东楚晚报就曾报道过裴爹爹失踪一事。

根据当时的报道,因为长期联系不上裴爹爹,东钢退管办几经周折,联系到他远在湖南的弟弟,2009年11月,社区书记、民警、裴爹爹侄儿等人一起打开了老人的房间,发现屋里一切完好;2010年,相关人员再次进入房间,发现一切如故。退管办工作人员检查发现,2009年2月之前,裴爹爹的工资都取走了,之后的工资全部没动。从2010年4月,单位停发了裴爹爹的工资,想看看他有没有反应,但还是没能让他现身。

住在裴爹爹对门的刘爹爹曾向记者介绍:“老裴很有可能是2009年2月底不见的,因为当月24日医保证年检,我去社保开会回来,通知他去拿了医保证,从第二天起,就没有见到他了。”

据了解,老人生前喜欢旅游,每年六七月份都要出去旅游两三个月,还喜欢做记录,但是其侄儿发现台历翻至2009年2月27日就没有再翻了。从他的日记本上发现,2008年以前,都有旅游记录,2009年以后就没有了。

近日,东钢退休办通知裴爹爹的弟弟,单位要回收房屋,让他们过来把裴爹爹的东西清理一下。11月24日中午,其弟弟、侄儿等人从湖南赶来帮忙清理物品时,在卫生间的洗衣机背后发现一堆骨头,这才知道老人早就离世了。

目前,老人的尸骨已送进殡仪馆。因其亲属对黄石不熟悉,社区民警陪着他们忙前忙后地处理后事。

养老:黄石探索推广新方式

裴爹爹的死亡是一个悲剧,也是社会问题的一个缩影,随着人口老龄化趋势加剧,养老问题越来越受到社会关注,尤其是没有子女或儿女不在身边的独居老人,更需要全社会的合力关爱。

下陆区团结社区书记沈革荣介绍,社区很多老人都留了她的电话。有一个姓黄的老人,腿有残疾,儿子现在新加坡工作,曾把他接过去,但是老人在那边住不习惯。前段时间老人生病了,还是社区帮忙送到医院去治疗。对居家养老,沈革荣建议,首先最好要搞“一对一”服务;第二要是能设置求助按铃,因为很多老人用不好手机;第三要丰富老人的文化生活,让老人有去所。另外子女、亲人方面,要常回家看看。她说自己的父母都80多岁了,她每周都必须要回家去陪父母吃饭,“老人对子女没有物质要求,就是精神上的关怀”。

市民政局老龄办一工作人员表示,老人死在家里的情况在各地都有,但是死了这么长时间才发现的情况还没听说过。前不久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对促进养老服务方面有新的政策和要求。

该工作人员介绍,现在养老以家庭为基础,社区为依托,近年来黄石开展的爱心储蓄、社区养老之家都是在探索。除了志愿者队伍建设,黄石也在探索推广老人互助养老,如社区老年协会建设,去年市老龄委下发了老龄协会规范化建设的通知,对老人的情况、服务需求进行调查登记,一对一上门服务,除了让老人平时得到服务,意外问题也能得到及时发现和解决。2014年,黄石以社区为单位,首批评选出14个基层老年协会示范单位,今年又评选了21个,对评选上的单位给予1万元奖励,支持协会开展工作,实现老人的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进而以示范点的带动作用,进行全面推广,让养老服务走向规范化、精细化,继而走向专业化。

新闻排行

金羊网-新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