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花地文学榜庆典 文学大咖云集说巴金谈琅琊

来源:羊城晚报-金羊网 作者:何晶 李雯洁 发表时间:2016-04-11 06:08

  “观音山杯·2016花地文学榜”年度盛典顺利举办近十场文学沙龙活动后,颁奖典礼昨日在羊城创意产业园隆重举行。图为获奖代表与嘉宾合影

“观音山杯·2016花地文学榜”年度盛典顺利举办近十场文学沙龙活动后,盛典昨日在羊城创意产业园隆重举行。图为入选代表与嘉宾合影羊城晚报记者 郑迅 汤铭明 周巍 摄

羊城晚报记者 何晶 李雯洁

10日下午,由羊城晚报社、东莞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联合主办的“观音山杯·2016花地文学榜”庆典在羊城创意产业园1931剧场举行。羊城晚报报业集团管委会常务副主任、羊城晚报社总编辑刘海陵,羊城晚报报业集团管委会副主任、羊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心宇,东莞观音山森林公园管委会主任陈景玉,广东省文联专职副主席洪楚平,广东省作协专职副主席杨克等人出席了年度盛典。

刘海陵说,几十年来,无论外界风云、社会潮流如何变换,“花地”一直都保持着文学的纯正血统;任凭风吹雨打,烟熏雾绕,一代又一代园丁和成千上万的“花粉”们一直倾情守护着这片阳春白雪。多年来,羊城晚报一直致力于社会道德层面的价值守望,坚持纯文学的方向不动摇,努力做大做强“花地”品牌,我们希望通过辛勤耕耘,能为社会提供更丰富、更精美的文学作品。

入选者说

网络传统交汇 花地是推动者

文学的殿堂里,总有一些作品值得被铭刻。

60位专家学者组成的豪华评审团,经由初评、复评等环节,在60部获得提名的作品中,分别将2016花地文学榜年度长篇小说、年度短篇小说、年度诗歌、年度散文、年度文学批评、年度网络小说,分别授予迟子建《群山之巅》、方方《云淡风轻》、柏桦《为你消得万古愁——柏桦集(2009-2012)》、金宇澄《洗牌年代》、张新颖《沈从文九讲》、酒徒《烽烟尽处》。

在当日的年度盛典上,文人墨客济济一堂。

到场的嘉宾,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评委嘉宾,包括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中文系教授、博导陈思和,著名作家、首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陈世旭,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导林岗,著名文艺家、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刘斯奋,著名诗人舒婷,著名评论家、香港岭南大学中文系教授许子东等。

在年度盛典上,首先由林岗揭晓了2016花地文学榜年度网络小说。年度网络小说《烽烟尽处》的作者酒徒说:“首先感谢《羊城晚报》,感谢各位老师和嘉宾。很荣幸作品获得花地文学榜年度作品,也很开心能和迟子建、金宇澄、方方这些文学前辈度过这三天,这会是我一生中难以忘记的回忆。早在几年前,我就预言过,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会交汇在一起,作品会彼此促进、互相繁荣。‘花地文学榜’是这一过程的推动者和促进者,作为21世纪新文学的参与者和见证者,我觉得十分荣幸。”

舒婷登台为大家揭晓了2016花地文学榜年度诗歌。在宣读致敬词之前,舒婷说:“其实柏桦是我很崇拜的诗人。”柏桦则现场回忆了他的广州情缘,“我在1978年早春到广州,当时我是知青,考进今天的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当时很迷惘,并没有任何人生的志业。1979年年底,偶然读到波德莱尔的诗歌,让我有了写诗的冲动。1981年10月,在广州的我写了一首诗《表达》,开创了我的诗歌表达的时期,这是我的处女作,也是我进入文坛的见面礼,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毕业后我离开了广州,一晃已经35年。广州是我初步阅读和写作的城市,广东的花地文学榜能够给予我这样的肯定,也是一种鞭策。感谢广州!感谢《羊城晚报》!”

长篇小说年度作家迟子建从黑龙江来,年度盛典上她说:“从还被寒流统治着的东北过来,在南国看到满目的鲜花,感觉特别温暖。”

  粉丝们围着偶像要签名

粉丝们围着偶像要签名 羊城晚报记者 郑迅 摄

文学分享

文学大咖云集说巴金谈琅琊

陈思和、许子东、金宇澄、方方……在四月初春的季节,他们和读者一起开始了一场文学之旅。

10日,2016花地文学榜年度作家金宇澄、方方走进广东美术馆,与广东本地艺术家陈侗对谈,现场300人的座位满满当当;花地文学榜终审评委许子东以《琅琊榜》为例,和读者分享网络文学的创作。

陈思和:巴金晚年思想之变

9日晚,2016花地文学榜终审评委陈思和(上图,郑迅摄)来到广州图书馆与读者见面,在两小时交流中,他侃侃而谈,慕名而来的“学生”静静地聆听他讲述巴金晚年的理想主义。

回忆起巴金晚年在病榻上辛苦写作的历程,陈思和十分感慨。30年前,巴金晚年倾注了全部心血写了《随想录》,因为帕金森氏症,巴金的手根本捏不住笔,陈思和说:“这本书是巴老一个字一个字‘抖’出来的。”后来,巴金在病榻上写下《再思录》,这是他一生中最后一本书,他躺在病床上口述了序言,序中提到柴可夫斯基的话“如果你在自己身上找不到欢乐,你就到人民中去吧,你会相信在苦难的生活中仍然存在着欢乐”。也因为这篇序,陈思和突然意识到,巴金与“五四一代”的作家相比,已经发生了变化,“启蒙文学的作家观念是,人民都是痛苦的,知识分子站在更高的立场上,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但巴老想,在苦难中的人其实都是有欢乐的,并从中得到生存的力量,这以后,我对很多问题的看法不一样了。”他认为,巴金晚年的这个思想变化,不仅仅是他个人的变化,是时代的转变,也体现出知识分子对人民的关心、对民间的关心。

(甘韵仪)

许子东:跟网友“共创”《琅琊榜》

10日上午,著名评论家、香港岭南大学中文系教授许子东(右图,郑迅摄)走进广州大学城华南师范大学,他以电视剧《琅琊榜》为例,与华师学子畅聊网络文学创作。

许子东认为,从创作过程来说,文学有众创与独创之分。譬如我国早期《诗经》中的“国风”,四大名著中的《三国演义》和《水浒传》,都属于众创文学。近代的报刊小说连载、电视剧本创作,乃至当下流行的网络小说写作,都在众创文学的范畴之内。他说:“众创文学的特点体现在互动,而网络文学创作跟受众的互动性极强,网友的意见甚至影响剧情的发展,掌握着剧中人物的生死。《琅琊榜》在写作的过程中,就是边写边跟网友互动,再改编为电视剧才会如此火。”许子东还说,微信公众号的阅读方式正在改变以往的文学创作生态。

(张洋 殷若晴)

三人谈:粉丝提问引用原文

10日上午,2016花地文学榜散文年度作家金宇澄(右图,郑迅摄)、短篇小说年度作家方方来到广东美术馆,和广州艺术家、博尔赫斯书店创办人陈侗,参加文学艺术三人谈分享会。

方方的多部作品被改编为电影,其中《万箭穿心》中武汉女人形象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作家金宇澄的作品《繁花》正由王家卫拍摄成电影,其作品《繁花》和《洗牌年代》中都有其自己的手绘插图。穿插与文学和艺术间的两位作家,和广泛研究文学、影像、绘画等多种艺术形式的艺术家陈侗,为广州市民带来一场文学艺术相交融的思想盛宴。

到场的粉丝们有备而来,在互动提问环节中屡屡援引金宇澄和方方的著作原文,抛出的问题也极具专业性。台下观众的“专业”素养也大大地刺激了嘉宾们的思路,三人轮流接力,每个问题都讨论将近20分钟,让听众直呼过瘾。

(许诺)

编辑:邬嘉宏
对《2016花地文学榜庆典 文学大咖云集说巴金谈琅琊》表态
对《2016花地文学榜庆典 文学大咖云集说巴金谈琅琊》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热词

全国两会 百名企业家建言2016两会

机器人秘书读两会 中超揭幕战

供给侧改革 史上最萌美人鱼

奥斯卡颁奖典礼 小李夺奥斯卡奖

 

新闻排行

羊城晚报-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