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吴复民:练成“能思考的心”

来源:金羊网 作者:姜 微 发表时间:2016-11-10 15:36

  童继生几乎是一口气读完这一万九千字。

这篇刊载于《回首建国60年》的回忆文章,纵横30年笔墨,见证了上海纺织业从“摇钱树”到“苦菜花”直至“凤凰涅槃”的一段历史,作者是新华社记者吴复民。

童继生是上海纺织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从其他行业入职上海纺织不久。他是近日在翻阅上海纺织的存史资料时,偶然读到此文。

童继生深受感动,边看边写,情不自禁作了180多个着重记号和5段眉批。他要求将此文印成小册子作为全系统党员干部“两学一做”和企业文化建设的学习材料,并作为企业外宣品奉送来宾。

吴复民已退休近15年,与童继生素未谋面,没想到在曾经报道的行业领域还有如此影响力。更让吴复民倍感欣慰的是,一篇文章、一件小事,却又一次为“新华社记者”赢得了喝彩和尊重。

吴复民的记者生涯,是从与纺织女工一起纺纱织布“三班倒”、与造船工人一起在船台上烧电焊、与钢铁工人一起在炼钢炉前挥铁锹开始的。正是这种与人民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的鱼水情结,使她把近40年的职业年华都献给新华社,使她作为一个在地方分社工作、常年联系纺织、化工等工业领域的记者,在共和国建设的每个阶段,都能写出一大批事关全局的参考报道和公开报道,每年都有数十篇参考报道得到中央领导同志的批示重视,推动行业乃至全局工作。

1964年,吴复民从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入职新华社上海分社后,就一直从事以国企为主体的经济报道。

上海纺织长期是国家财政和出口创汇的第一支柱。她的第一步,就是“跑纺织”。一开始,她就勾勒出涵盖棉、毛、麻、丝、印染、针织等十多个行业、四百多家企业的“纺织采访路线图”。她长时间在杭州湾畔金山区的上海石油化工总厂蹲点。

那时,正是上世纪70年代围海造地的艰苦岁月,是在寸草难长的盐碱地上起步建设的初创阶段。作为跑口记者的吴复民,加入了“金山拓荒牛”队伍。虽然只能同女工们一起在潮湿昏暗的“猪公馆”里睡上下铺,或在没有任何设施的水泥地办公室里打地铺,她却津津有味地在工地上东奔西跑。

她到刚刚就位的引进装置爬上爬下,把通过石油裂变制成涤纶、腈纶、塑料、化工产品的复杂工艺和这个行业在国内国际的发展态势弄得“烂熟于心”,与工程总指挥、技术干部和现场操作工都成了“铁哥们儿”。

蹲点调研让吴复民练就了与国有企业息息相通的敏感和锐利。这使她总能及时、生动地写出道实情、接地气的报道。

1979年六七月间,国家决定在全国进行扩大企业经营管理自主权的试点,国家经委和上海市确定的上海试点企业有106家,先期开展试点的三家企业中的上棉十七厂厂长是她的好友,他用调侃的口吻向她诉苦:“不是扩大企业自主权吗?最好先给我一个‘权’,让我有权不参加试点。”

吴复民立即深入三家试点企业调研,果然发现扩权试点方案设计上存在诸多问题。她立即采写《上海扩大企业经营管理自主权的试点工作面临一些待解决的矛盾和困难》调研报告。当年9月,中央领导同志在这篇调研报告上作了千余字的长篇批示,引起很大的反响。

吴复民笔下的先进企业和典型人物,有血有肉,有灵有感,没有对企业的感情,没有对工人的感情是写不出来的。

吴复民靠着深入、深入、再深入的调查研究,用心、用心、再用心的学习和思考,不断写出有声有色的报道。

2009年10月,在上海市妇联、《解放日报》等联合举办的“新中国60年上海百位突出贡献女性”评选活动中,吴复民以高票当选。评委会列举她的“突出贡献”之一是1982年8月关于化纤纺织品降价的调研。

当时上海上市不久的化纤纺织品开始积压,生产涤棉布的企业有的限产、有的停产,而全世界化纤纺织品发展方兴未艾,上海缘何出现这种怪象?吴复民不仅到一个个企业实地探访,还到商贸部门和开发化纤新产品的科研机构听取意见,到纺织情报所查阅国际行情资料,逐步抽丝剥茧、理清思路:次因是花色品种少,销售渠道不畅,主因是我国纺织品的定价机制不合理。

她在撰写的调研报告中引用各方数据,说明当时我国纯棉制品和化纤织品的比价为1:2.4,甚至达到1:3.8,老百姓买一套“的确良”制服要花半个月工资,而国际上涤纶短纤维价格已低于天然棉价格,价格不合理造成一些地区片面追求产量,忽视质量和品种开发,结果消费者不买账,造成产品积压,倒逼纺织厂停产。

她建议国务院运用价值规律调整化纤纺织品和棉纺织品的比价。这篇调研报告直接促成了我国化纤纺织品的降价。当年的全国纺织工作会议上,主管领导说:“老百姓穿上便宜的的确良,应该给新华社记者吴复民记一功。”

吴复民认为,搞好国有企业是一项“综合技术”,是一门趣味无穷的深奥学问,是一个很大的“系统工程”。因此,必须把采写国企报道当作学问来做,尽最大努力写出搞好国企的那些艺术、技术和学问。

吴复民牵头采写的《扭亏专家万德明》,刻画的就是国企经营者的谋略和管理技巧。文中一个个生动的实例,通俗地展示了上海第二毛纺织厂厂长万德明“天晴也要防阴雨”的深谋远虑:对出口呢绒和出口服装效益的“套裁”术;对贷款利率与还贷能力、美元和各种相关币种汇率曲线的“神算”。

把握羊毛原料直接进口与国内市场差价;上海与外埠劳动力差价的“落差经营”绝活;巧妙利用无形资产,通过资产运作、参股控股和输出管理技术,既帮助了兄弟省市一批企业扭亏增盈,又以最低成本壮大自身实力,扩大了产品市场占有率的“一箭三雕”。

此文在《新华每日电讯》等报刊发表后,许多经营者提出,这一个个实例,完全可以作为教材,对经营者授课、培训;新闻圈内同行则反映,这样的国企报道读来“贴肉”且兴味。

1984年吴复民被评为全国首届优秀新闻工作者,随全国记协组织的代表团访问美国。

在分社,吴复民经常与年轻记者分享她做记者的心得。她认为,记者可以“上天入地”,虚实结合,纵横驰骋,既可以向各级领导干部和各方面的专家请教,也可以到基层同群众直接交谈,听取群众意见,吸收各种养料,在党和政府与基层一线之间架起一座桥梁。

正因为头脑里经常思考着实际工作中遇到的各种问题,体察企业经营者们所思所虑和心路历程,因此,她的报道往往能写出别人没有的深度和质感。

1993年上海石化进行股份制改制取得成功,成为股票在香港、纽约同时上市的国际上市公司。在所有的报道中,新华社播发的通讯《重铸金山——上海石化规范化股份制改制纪实》在读者、尤其是经济体制改革工作者们中有口皆碑。

因为此稿不是简单地报道改制的成功,而是写出了上海石化在机制转换过程中剥离“企业办社会”那一块非直接生产经营性资产的痛苦,革除职工“吃企业大锅饭”福利的利益冲撞,以及企业的财务家底、经营状况都必须向境内外股民公开透明、“无密可保”的不适应等沉重和艰难,股改无异于企业进行了一次“脱胎换骨”的改造。

国务院领导读了这份调查报告,十分感慨,在一次大会上说:“金山搞股份制改制,吃了不少苦头,把企业翻了个个儿,这才叫转换机制。搞股份制,发行股票容易,转换机制不容易。”总社领导表扬说,这个报道对于只想从股票上市中“圈钱”谋得好处,而不想规规矩矩进行改制的企业,是一帖“清醒剂”。

吴复民最喜欢科学家巴斯德的名言:“在观察的领域,机遇只偏爱那种有准备的头脑”,以及爱因斯坦的名言:“只有你的眼睛看见东西,那是不会发现什么的,还要你的心能思考才行。”而“能思考的心”和“有准备的头脑”,是磨砺出来的。吴复民以执着坚韧的作风和深扎大地的调研,诠释了“新华社记者”沉甸甸的分量。

□姜 微

编辑:邬嘉宏

对《记者吴复民:练成“能思考的心”》表态
对《记者吴复民:练成“能思考的心”》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热词

全国两会 百名企业家建言2016两会

机器人秘书读两会 中超揭幕战

供给侧改革 史上最萌美人鱼

奥斯卡颁奖典礼 小李夺奥斯卡奖

 

新闻排行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