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升初疯狂校外补习引争议  家长、学校、培训机构三方陷怪圈

来源:金羊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6-11-16 18:07

金羊网讯 记者易扬报道:近日,《羊城晚报》推出系列报道,学生课业负担从课内转向课外,家长焦虑感十足。与此同时,《校外培训机构疯狂扩张 “小升初”花个四五万很正常?》一文也被众多媒体转载,校外培训机构成为众矢之的,引发了社会对于小升初现状的大讨论,不少市民网友呼吁恢复小升初统一考试。教育专家熊丙奇表示,当前的培训热是义务教育不均衡和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综合作用的结果。

 

培训机构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选择校外培训机构仿佛成了家长的救命稻草,学而思成为舆论的风口浪尖也只是众多培训机构崛起的一个代表性案例,据媒体报道,学而思在全国25个城市建有分校,仅杭州分校就有10个教学点,每个教学点的培训班层次不一,人数不一,杭州有的民办小学,一年级一个班60%的学生都在上学而思。有的公办小学五六年级一个班,上学而思的人数达到80%以上。由此看出,学而思掌握了庞大的教学资源。

在广州,民校取消所谓“统考”之后,民办学校便将考核、选拔任务转移至学而思这类培训机构,家长带着孩子从学校转向培训机构竞争,培训机构和学校形成统一战线,家长兼顾两头劳心劳力。传统的公办学校在中小学优质生源争夺中处于弱势,为了防止优质生源流失,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相继各出奇招,最终中招的还是家长和学生。

对此,市民巩女士深有体会,她向记者表示,学生的考核、选拔似乎是由校外培训机构主导了,现在的家长为了学生有个好成绩,不惜花上数万元带着孩子上培训课,晚上回家还要继续辅导,学校的角色在如今反倒变得无足轻重。市民江女士也表示,学校的减负不仅没给学生减轻课业负担,反而将学习任务分散给了家长和培训机构。

培训机构火爆,家长、学校依然是有苦说不出

培训机构火爆虽看似将孩子的学业重心转移至培训机构,实则家长的压力不降反增。为了报一个优质的培训班,家长花费“大价钱”不说,名额的限制也让家长头痛不已。到了校外培训机构招生的日子,不少家长守在门口翘首以盼争抢入学名额的场景随处可见。

而学校也同样承担社会舆论的压力,学生的减负要求使得培训机构接棒学校的考核、选拔任务。这也让学校担心自身无法留住优质生源,同时学校还将教学任务的一部分分担至家长。广州一位三年级妈妈在网上发帖称,本学期开学初,老师让每个同学交一份记录假期生活的“小报”,要求做成PPT。孩子无法完成,万般无奈之下,家长帮女儿完成了作业,并作为他们班优秀寒假作业交到了学校,她无比困惑。帖子发出后引来共鸣,大多数家长觉得,现在学校作业与其说是布置给孩子的,不如说是布置给家长的。

家长、学校、培训机构三方陷入困局

知名教育专家熊丙奇对记者表示,校内减负、校外增负,早已不是什么新闻。国家和地方教育部门发布的减负令,最终没有变为学生减负的福音,却增添了家长的焦虑,这是很值得深思的。有舆论将这归为教育培训机构的逐利,为应试教育推波助澜;还有人批评家长不理性,过分焦虑让孩子不堪重负。而这些都不是培训热的关键。教育机构的火爆,是因为有现实的市场需求,教育部门要减轻学生的负担,就必须引导这种市场需求。发禁令是容易的,把责任推给培训机构和家长也是容易的,但这无益于解决问题,要切实减轻学生负担,必须直面学生负担沉重的真问题。

对于当前的培训热,熊丙奇表示,这是义务教育不均衡和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综合作用的结果。很多地方教育部门禁止幼升小、小升初民办学校招生时,不得看奥数成绩、竞赛证书,不得举行笔试,只能进行“见面会”,可是,当一所学校只招300人,却有七八千人来报名时,学校用什么来对学生进行筛选?学校能做到面试时不问学生有什么证书,参加过什么竞赛吗?因此,在激烈的升学竞争中,教育部门发布的招生禁令,大多是做做样子,家长们清楚的知道,如果信以为真,真认为竞赛、证书一点也不管用,不去参加培训,不竞赛、考证,除非不想进好学校,就就近进一所学校,否则,就会“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孩子被淘汰。

恢复“小升初统一考试”是解决之道?

近年来,针对择校热造成的竞赛热、考证热,很多家长十分焦虑,甚至有很多家长呼吁恢复小升初统一考试,相比各种竞赛、考证给孩子带来的压力、给家长带来的焦虑,家长们宁愿承受统一入学考试。对于这种呼声,熊丙奇表示,这折射出家长们对义务教育不均衡现状的不满。

熊丙奇强调,义务教育不均衡,会让孩子在小学阶段面临小升初的压力,学业负担因此很难减轻。而中高考按单一的分数标准评价、选拔学生,则为整个基础教育定下了“从幼儿园开始准备高考”的基调。近年来,我国也在启动新高考、中考改革,浙江和上海的新高考改革已经在2014年启动,可是,改革主要是科目改革,却没有进行录取制度改革,还是按中高考科目总分排序进行录取,而在科目改革中,不论是高考的3+6选3,还是中考的4+X,数学都是核心科目,这就可以理解,虽然浙江和上海的高考改革已经启动,可减负效果却没有显现,反而是很多家长质疑,改革让学生的负担更重。

如今义务教育不均衡,中高考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不变,要想把学生从学业负担中解放出来,是很难做到的,即便学校严格执行教育部门的减负令,可在激烈的升学竞争压力下,离开校园的学生会一头扎进校外培训班,这不但没有真正减轻学生压力,还会增加家庭的焦虑和负担。对此,熊丙奇认为,此类只顾校园减负,而不管学生整体减负的减负政策是鸵鸟政策。只有切实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同时深入推进中高考录取制度改革,打破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建立多元评价体系,才能给所有孩子良好的成长空间,也才能切实减轻家长的焦虑。那时,社会教育培训机构,也会从目前专注于学科培训(包括竞赛培训和考证、考级培训),走向关注学生个性、兴趣的真正的兴趣培训,服务于学生的个性发展需求。

编辑:李禹

对《小升初疯狂校外补习引争议  家长、学校、培训机构三方陷怪圈》表态
对《小升初疯狂校外补习引争议  家长、学校、培训机构三方陷怪圈》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热词

全国两会 百名企业家建言2016两会

机器人秘书读两会 中超揭幕战

供给侧改革 史上最萌美人鱼

奥斯卡颁奖典礼 小李夺奥斯卡奖

 

新闻排行

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