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汇储备跌破3万亿有多可怕?理解变化的正确姿势

来源:券商中国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2-08 10:34

今日,央行发布消息称,中国1月外汇储备29982亿美元,时隔6年外汇储备重回2时代。在社会各界一致担心人民币持续贬值的当下,我国外汇储备跌破3万亿情理之中地引发各方热议。

不过,与其一味纠结于外汇储备的数字,不如找到理解1月份外汇储备变动的正确姿势,至少能在业界提升下逼格。

1、外汇储备跌破3万亿是否符合预期?

2、1月份外汇储备降幅度收窄还是扩大?

3、央行外汇储备规模的底线在哪里?

破3万亿符合预期?

截至去年12月底,中国外汇储备为30105.2亿美元,距离跌破3万亿美元的门槛,仅105.2亿美元之遥。

从2016年全年看,单月外储减少的平均值为266.54亿美元。也就是说,去年外储平均每月下降266.53亿美元,1月份就算下降幅度仅为266.54亿美元的一半,3万亿美元的储备也守不住了。

更何况,每年的1月份,居民自动新释放出5万美元的换汇额度,再加上今年春节赶在了1月份,居民出国旅游外汇支出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因此,今年1月份外储破掉3万亿美元关口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老百姓(603883)担心外储跌破3万亿美元也不无道理,毕竟在2014年6月之前,我国外汇储备基本呈现单边增长态势,并于2011年3月首次升破3万亿。

外汇储备被公认为维护一国货币稳定的法宝之一,外汇储备经过31个月单边下行之后,重回6年前的规模,在人民币仍存在贬值预期之下,老百姓存在一定担心再合理不过。

一个被大众忽略的情况是,如上图中所示,我国央行不断增持黄金,导致黄金储备越来越多,在特殊情况下,不排除央行动用黄金储备来应对偿付危机,这无疑进一步稳固了人民币基础。

也来听听外汇局的说法:

外汇局表示,从1月份的情况看,央行向市场提供外汇资金以调节外汇供需平衡,是造成外汇储备规模下降的主要原因。由于适逢农历春节,居民境外旅游、消费等活动增多,企业偿债和结算等财务操作也会增加,带来相应用汇需求,成为外汇储备规模下降的季节性因素。中国跨境资金流出已较前一时期有所放缓,未来会趋向平衡。中国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等有利因素将继续支持人民币成为稳定强势货币,也将促进外储规模保持合理充裕。外汇储备是一个连续变量,在复杂多变的内外部经济金融环境下,储备规模上下波动是正常的,无须特别看重所谓的“整数关口”。无论从绝对规模看还是用其他各种充足性指标进行衡量,我国外汇储备规模都是充裕的。

外汇储备降幅收窄?

如前面所说,外汇储备在今年1月份面临诸多不利因素,其中包括了新释放出来的每人5万美元的额度,以及春节国外旅游的外汇支出。

按照道理讲,今年1月份外汇储备降幅应该大于去年单月平均值。但事实情况却是1月末央行官方外汇储备余额为2.998万亿美元,当月仅下降123亿美元。

原因是美元指数在1月份出现了不小幅度的下跌,从而引发的外储的汇兑收益,帮了央行的忙,导致外汇储备降幅反而有所收窄。

据机构估计1月汇率折算因素的影响为270亿美元以上,考虑这一因素,央行官方外汇储备实际下降393亿美元,12月该值下降322亿美元,降幅略有扩大。

通俗地讲,今年1月份外汇储备实际上下降了将近400亿美元,但是由于美元自身相对于其他货币下跌了,导致用美元计价的外汇储备出现了将近300亿美元的汇兑收益,才对冲掉一部分外汇储备的实际下降,否则就不仅仅是跌破3万亿美元这么简单了,下降的幅度将会更大。

外储将进一步缩水行不行?

既然已经跌破了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进一步下降行不行,或者说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是否是中国央行的底线?答案是否定的,这并非底线。

测算一国外汇储备充足率的方法很多,就公认的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算法而言,在固定汇率制度和浮动汇率制度下,我国目前需要的外汇储备下限分别为2.7万亿美元和1.4万亿美元。在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下,折中的规模大约在2万亿美元左右。

IMF认为,消耗一国外汇的因素主要有四个,包括短期外债、其他证券负债、可出售和转移到国外的国内流动资产、出口减进口的顺差减少,一国外汇只要能应对这种意外事件发生即可。

当然,IMF也没有采用极端情况来测算,而是给予每种情况一个权重:

1、固定汇率制国家:30%短期外债+15%其他证券负债+10%广义货币供应量+10%出口收入

2、浮动汇率制国家:30%短期外债+10%其他证券负债+5%广义货币供应量+5%出口收入

权重是IMF根据历史上各国发生危机时的实际情况加以数理推算的结果,IMF设定1为外汇储备充足率的下限,1.5为上限,两者之间即为合理水平,1.5以上则过多,1以下则过少。

一个令人欣喜的消息是,越来越多的机构认为,外储规模不应过于悲观,而且在上半年有望企稳,进一步下跌的情况有望拖至下半年。原因主要有三点:

一是中国同样进入加息周期,进一步拉大中美资产回报率,从而提高人民币资产吸引力;

二是近期美元兑人民币NDF走势大幅回落,人民币贬值预期出现显著好转,而加息预期大概率要到二季度才会重启;

三是随着1月新换汇额度刷新的短暂影响消退,外汇监管的持续加强,以及国内货币政策上调利率更加中性,资本外流的压力也将继续改善。

编辑:
对《外汇储备跌破3万亿有多可怕?理解变化的正确姿势》表态
对《外汇储备跌破3万亿有多可怕?理解变化的正确姿势》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券商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