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玉平百家讲坛讲诗走红 最在乎老父是否满意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邱瑞贤、陈诗蓝 发表时间:2017-03-07 08:51

元散曲家王和卿曾在春日里描绘过“两翅驾东风”的大蝴蝶,多少让人有点错愕——文人墨客惯常寄予缠绵悱恻意象的蝴蝶居然走下梦幻的神坛,以带点夸张诙谐的世俗之气舞起了虎虎生风的双翅。

诗词丛中这种独出机杼又能说出点故事来的“奇葩”,被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彭玉平纳入其近日在央视《百家讲坛》开讲的“诗歌里的春天”。就在他开讲前一周,被网友喻为综艺“清流”并迅速批量盛产“网红”的《中国诗词大会》帷幕刚合,余音绕梁。

在诗的国度寂寞许久的诗词,无疑也行准了眼下的春令,正如诗人笔下般“两翅驾东风”。

而在诗词中“沉潜数十载”的彭玉平则瞬间忙碌了起来,他一次次地面向话筒说起以为在网络时代已经沉睡的“诗心”;他一度意外于使其沉醉书斋的人生乐事,原来并未被急促繁忙的当代脚步所遗忘。

记者邱瑞贤、陈诗蓝、刘晓溪

彭玉平畅谈诗词

彭玉平简介

复旦大学文学博士,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广东省珠江学者特聘教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在《中国社会科学》、《文学评论》、《文学遗产》等刊物发表论文150余篇,出版《王国维词学与学缘研究》(上、下)《诗文评的体性》《人间词话疏证》、《中国分体文学学史·词学卷》(上、下)《唐宋词举要》著作多部。

研究专业为中国文学批评史、中国古代文学,研究方向为古代诗文与诗文批评,目前侧重词学研究。

2月14日,彭玉平以李清照的“闻说双溪春尚好”上线百家讲坛之旅后,在朋友圈勇于“自黑”:“涂脂抹粉,看着陌生,甚至骇人,慎入。”结果引得中大学生兴奋莫名,转发范围远涉毕业多年的校友群。

临时录制赶上本行

最在乎老父是否满意

“诗歌里的春天”选在春节长假后播出,看起来既切景又入时——春令正行,“诗词热”又因一档综艺正红。只是鲜有人知道,这其实是编导临时加塞的插曲,彭玉平在另一个棚里被拉过来——他正在讲自己苦心研究了十年的王国维《人间词话》。

“临时让我讲,我就想,诗歌也是我的本行啊。”诗歌讲完六集,彭玉平又回头续录《人间词话》,“主角未上场配角已上场”。但这“配角”一炮而红。采访时办公室的电话一再响起,全国各地想找彭玉平去做讲座的邀约不断。他基本推说“忙不过来”。

“功力很好,转型很快。”因为收到推荐,央视编导李锋几年前就找到了彭玉平,只不过没找准他的兴奋点,一直未能成行。

“历史我就不讲了,作为一个学者不能越位,传播文化需要学者的责任感,但更需要学术底蕴的支撑。”彭玉平坦言自己不算太热衷也不会拒绝: “学术研究才是我的本分,但我也认为,一个学者有向社会普及文化的使命。因为对经典的理解更深刻,解读可以避免许多误解和曲折。”

之所以不拒绝,彭玉平私下还有小心思——远在江苏溧阳老家的父亲90岁了,卧床的时间比较多,“我去录百家讲坛,他就能在电视上看到我,这也是我们见面的方式。”

节目一播,彭玉平第一个电话就打给父亲,“您觉得怎么样啊?”

“他说可以的。”彭玉平不甘心,追问“您能打多少分啊,满分一百”。老父亲说,“那就一百吧。”

他便备感满足。“我知道这肯定有感情分,我能讲到70分就不错了,但父亲的分数无比珍贵,他满意是我感到成功的标志之一。”

今年大年初四适逢父亲九十大寿,席上他给在老家照顾父亲的哥哥姐姐嫂子姐夫一一敬酒。喝多了,事后哥哥姐姐说平素性格温和的他泪流满面。 “古人说父母在不远游,我一年却只能回去看父亲两三次。”他到了能理解“父亲”二字分量的年纪。

  彭玉平作客央视讲《人间词话》

讲课全校得分最高

求深不易 浅出更难

与驾轻就熟的讲课相比,彭玉平形容“上百家讲坛实在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比如王国维的“三种境界论”,他跟学生上课可以生动地讲学术,电视上不行,要从故事切入。

但彭玉平也很快感受到这种洗脑式转型的好处——“我发现做学术问题,能深入不算本事,深入之后能浅出才更难。没有理由去轻视这种传播方式。”

据说最早给百家讲坛编导写推荐信的,是他的学生。彭玉平主讲的《中国文学批评史》,曾在全校2400多门本科课程中名列第一。 作为“学术味”挺重的课目,这是个不仅校内瞩目,连他自己都被“惊到”的排名。

“我一定是碰到了特别善良的一届学生。”他说没啥秘诀,“我主张文学的课堂应该是鲜活的、灵动的、有温度的。所以我上课,不一定做过多结构、章法、技巧上的分析,更多的是以我心去感受作者之心”“此外,这个评分更重要的是体现了学生对学科的认同,放大一些说也就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同。我也可能沾了学科的光。”

一次学术座谈会上,彭玉平说做一个有温度的中大人很幸福。一位物理教授会后挑战:“根据我们物理的理解,所有的物体都是有温度的,比如说这个沙发,现在是5度,一杯水是100度。你说你做一个有温度的中大人那是做5度还是100度?”

“文学只考虑一个感觉,我只能说想做一个25度的人,让自己舒服也让别人舒服。”在彭玉平看来,文学课重要的是培养学生的感受力和鉴赏力。他的课从不点名,但他欣慰地发现“人还挺满,现在的学生可聪明了,老师不要侥幸,要认真对待教学。”

与教学目标随性对比鲜明的,是彭玉平在手段上的恭敬。1995年来到中大以来,他自称一直“敬畏教学”——上午9时上课,7时到办公室温习讲稿和PPT,把字词读音再细查一遍,确保自己不会因方言等原因说错。 PPT则一张张找连接语,“你讲连贯了,学生就不容易走神。这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教学艺术,但需要老师特别用心去做。”

读诗到底有什么用?

“无用之用”是大用

春节期间,彭玉平的哥哥整理在老家的书,发现他读初一时的语文书,封面歪歪斜斜地写满了李煜的《虞美人》,“字迹还很造作”;就连数学书上也有李清照的“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天知道数学课上怎么走神走到那里去了。”

溧阳曾被称为“诗歌之乡”,李白三次到访并写下12首诗。尤其是濑江边的溧阳酒楼,他和张旭畅饮,诗仙草圣并留诗书佳作。酒楼今日已改名“太白酒楼”。 也许从小时候跑到溧阳酒楼玩开始,彭玉平就埋下了他的诗心。用他的话说,和诗词是“一见钟情”。

然而曾在书斋中坐了多年冷板凳的他显然没料到,以为已是“历史现象”、在当代社会显得“脱节”的诗词,却在这个春天猝然红火了起来。

彭玉平认为,民间因为一档综艺节目被激发的广泛“诗心”,引发了平时只研究“阳春白雪”学界的反思。

“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成为诗人,但是每一个人都有诗心。”

受过教育的都市白领和完全没受过教育的乡村女子,收到花都会很高兴,这花从实用角度而言可有可无,但在讲究精神的场合就显得很重要——彭玉平认为,这就是“诗心”。

  彭玉平认为每一个人都有诗心

当今社会的高频率快节奏之下,真的人人能有诗心?“就像你开车经过美好的风景,不能停下来,但你对风景的关注和留恋在心中,你还是想去的。诗词大会让我们有了这个‘想去’的心态。只是平常大家忙忙碌碌,可能会忽略内心本能对于优雅、高贵、从容的追求。”

正如那束求婚的花可能没啥实用,彭玉平也被问过——在这个看手机多于看书、网络语言比诗句盛行、智能机器人代行功能的时代,研究古典文学还有什么用?

“庄子说过无用之用。你要问有什么用的时候,这个问题已呈现你对文学的无知。当很多方法和手段没用的时候,文学可能就有用了。文学之用是其他之用替代不了的——孔子说:温柔敦厚,诗教也。涵养一个人的性情、气质,培养一种处理问题的方式,文学对一个人的气质精神影响是潜移默化的,而且对语言的使用,学文学的和没学文学的,总体上是有差距的。”

“文学到底有什么用?”如今面对这个问题,彭玉平会先反问对方学了多少——“你如果本身没学多少,你这是伪问题;你如果学了不少还在问,说明你白学了。 文学是无用之用,是大用。

彭玉平“独家讲诗”

对话:不希望诗词维持“高温”

央视的诗词大会火了后,记者找到诗词研究专家彭玉平,他耿直地打了个80分,不少媒体打上了大标题。

广州日报:听说你给诗词大会打80分?

彭玉平:从一个学者的角度给一个综艺节目打80分,已是比较高的分数。我是研究诗词的,对诗词节目满怀敬意,如果幕后台前人员没有对诗词的热爱,把一档综艺节目变成全国的诗词大餐是不可能的。

武亦姝还不是李清照

广州日报:有人说,考背诵不如考创作有意义。

彭玉平:有人说这是诗词最强大脑,但对诗词来说记忆永远是理解的基础。

但如果诗词大会要录第三季,可以在提高理解力、关注审美和情感特点上多作引导。此外,诗词毕竟是在创作过程中流传的,如果能增加即兴创作的环节,说不定还能增加悬念,让节目更生动。

广州日报:网友说,夺冠的武亦姝满足了现代人对古代才女的想象。

彭玉平:这句话夸张了。古代评价才女主要是看创作才能。武亦姝在诗词的记忆和理解上确有过人之处,悟性很高反应很敏捷。但古代才女的代表是李清照,应是能写出“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样脍炙人口诗句的。武亦姝创作的天赋现在还是未知数。

但这种夸张可以理解。无非表达了对一个年轻女学生的佩服,体现了说话者对诗词的向往和热爱。

诗词大会可能不仅唤醒了我们的诗心,还让我们看到生活的本质,知道应该讲节奏,讲究张弛结合,同时也焕发一些人写诗的冲动,这都是后续有可能的连锁反应。

不能接受 “蓝瘦香菇”

广州日报:现代人还能写出诗来吗?

彭玉平:诗词的创作其实并不难,你看陆游一生写了一万多首诗词。只不过对于现代人来说,诗词是生活的点缀,若即若离,可有可无,导致缺乏相关的训练,以至没有努力尝试。

不过,对诗词的创作也要有实际考量,中国有几个李白呢?通过训练和培养可以写出基本合格或比较好的作品,但写出经典的作品要靠天赋。我们前几年举办诗词大赛,收到的作品有很多看不下去。

广州日报:语言随时代更替,网络语言的生命力如何?

彭玉平:网络语言有些我觉得有意思,“蓝瘦香菇”这类不太接受。

但不明觉厉、喜大普奔等词,反映了在快节奏下人们对语言高度涵括力和延伸力的追求;有的语言甚至有很深的文化因缘,比如把漂亮女孩子叫美眉,诗经里形容美女就叫螓首蛾眉。这类网络语言就很有生命力。

所以网络语言不需热衷以引用为荣,也不需过于抵触,有生命力的自然会流传。

诗词边缘但有尊严

广州日报:你觉得国学热后会有诗词热吗?

彭玉平:“热”有两种可能,要么以前很冷,要么过后很冷(笑)。国学热、诗词热不能说绝对不好,但不能忘乎所以。我认为诗词这种文化最好保持恒温的常态,不希望维持“高温”。忽冷忽热那是打摆子,那是文化有病啊,成熟的文化应该是处惊不变。

广州日报:你觉得随着时代的发展,诗词会消亡吗?

彭玉平:不管什么时代,诗词都不可能泯灭。现代人觉得诗词好像很遥远,其实创作诗词的人多得超出想象——网络上、朋友圈里,高校大大小小的诗社、各种比赛,一直都在。

但我们不得不承认诗词在当代社会处于边缘。因为当代文化的特质是讲究效率,审美也是讲究效率的审美。所以我想,期望诗词节奏和生活节奏合拍,是一个漫长的任务。

但诗词也有尊严,是中国文化之本。复兴的目的是让传统文化和当下文化进行交融,从而形成新的有生命力的文化。我讲完“诗歌里的春天”,我好像真的看到了春天。沿着这个方向,有春意,也是可以的。

手记:用出世心做入世事

步入彭玉平的办公室,一幅巨型画作成为他受访时的背景。画上一扇门扉,年轻的彭玉平笑盈盈地立在扉外,他潜心研究十年的王国维伫于扉内;一束跳动的烛火,照亮两人的面目,也成为两人的跨时空连接。这幅画由他的学生所作,起名《归程》。“寓意学术上找到我的归程”,彭玉平的解读只有一句话。

室内,书柜旁、地上、沙发到处散着书,几乎无地落座。他不太愿收拾,因为怕想找的文献找不到。和这随性的杂乱相应,有一桩他的轶事——一次和人喝酒,对方喝白开水他喝酒,最后居然把自己喝倒了,只因他觉得对方每次劝酒的话都很有道理。

另一位长江学者、中大中文系教授吴承学和彭玉平并称中文堂的两名“钉子户”——这是因为他们总爱呆在办公室里。彭玉平眼里的这位“诤友”,称他“风度和深度、魅力与实力兼具。”

上百家讲坛,谈诗词热,问及觉不觉得自己在学者里是“入世”的。彭玉平仔细想了想,说这是“用出世的方式做入世的学问”——既有沉醉书斋完成论文的出世惊喜,也有用最浅显方式传播学术的入世意愿。

所以你能看到他身上诸多矛盾的和谐统一。

“人生最要不得是刻意,多点自然,多点随性。”研究了一辈子诗词,他最喜欢苏轼的《八声甘州》,“有情风万里卷潮来,无情送潮归”。有情与无情,永恒与短暂交叉构成,一个人在绝望时看到希望,在希望时看到绝望。有限的人生应该是从容不迫的一生。而如果用一句诗形容自己,他沉吟后希望是“也无风雨也无晴”——做事却又置身事外,守的是内心的安宁。

编辑:李禹
数字报

彭玉平百家讲坛讲诗走红 最在乎老父是否满意

广州日报  作者:邱瑞贤、陈诗蓝  2017-03-07

元散曲家王和卿曾在春日里描绘过“两翅驾东风”的大蝴蝶,多少让人有点错愕——文人墨客惯常寄予缠绵悱恻意象的蝴蝶居然走下梦幻的神坛,以带点夸张诙谐的世俗之气舞起了虎虎生风的双翅。

诗词丛中这种独出机杼又能说出点故事来的“奇葩”,被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彭玉平纳入其近日在央视《百家讲坛》开讲的“诗歌里的春天”。就在他开讲前一周,被网友喻为综艺“清流”并迅速批量盛产“网红”的《中国诗词大会》帷幕刚合,余音绕梁。

在诗的国度寂寞许久的诗词,无疑也行准了眼下的春令,正如诗人笔下般“两翅驾东风”。

而在诗词中“沉潜数十载”的彭玉平则瞬间忙碌了起来,他一次次地面向话筒说起以为在网络时代已经沉睡的“诗心”;他一度意外于使其沉醉书斋的人生乐事,原来并未被急促繁忙的当代脚步所遗忘。

记者邱瑞贤、陈诗蓝、刘晓溪

彭玉平畅谈诗词

彭玉平简介

复旦大学文学博士,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广东省珠江学者特聘教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在《中国社会科学》、《文学评论》、《文学遗产》等刊物发表论文150余篇,出版《王国维词学与学缘研究》(上、下)《诗文评的体性》《人间词话疏证》、《中国分体文学学史·词学卷》(上、下)《唐宋词举要》著作多部。

研究专业为中国文学批评史、中国古代文学,研究方向为古代诗文与诗文批评,目前侧重词学研究。

2月14日,彭玉平以李清照的“闻说双溪春尚好”上线百家讲坛之旅后,在朋友圈勇于“自黑”:“涂脂抹粉,看着陌生,甚至骇人,慎入。”结果引得中大学生兴奋莫名,转发范围远涉毕业多年的校友群。

临时录制赶上本行

最在乎老父是否满意

“诗歌里的春天”选在春节长假后播出,看起来既切景又入时——春令正行,“诗词热”又因一档综艺正红。只是鲜有人知道,这其实是编导临时加塞的插曲,彭玉平在另一个棚里被拉过来——他正在讲自己苦心研究了十年的王国维《人间词话》。

“临时让我讲,我就想,诗歌也是我的本行啊。”诗歌讲完六集,彭玉平又回头续录《人间词话》,“主角未上场配角已上场”。但这“配角”一炮而红。采访时办公室的电话一再响起,全国各地想找彭玉平去做讲座的邀约不断。他基本推说“忙不过来”。

“功力很好,转型很快。”因为收到推荐,央视编导李锋几年前就找到了彭玉平,只不过没找准他的兴奋点,一直未能成行。

“历史我就不讲了,作为一个学者不能越位,传播文化需要学者的责任感,但更需要学术底蕴的支撑。”彭玉平坦言自己不算太热衷也不会拒绝: “学术研究才是我的本分,但我也认为,一个学者有向社会普及文化的使命。因为对经典的理解更深刻,解读可以避免许多误解和曲折。”

之所以不拒绝,彭玉平私下还有小心思——远在江苏溧阳老家的父亲90岁了,卧床的时间比较多,“我去录百家讲坛,他就能在电视上看到我,这也是我们见面的方式。”

节目一播,彭玉平第一个电话就打给父亲,“您觉得怎么样啊?”

“他说可以的。”彭玉平不甘心,追问“您能打多少分啊,满分一百”。老父亲说,“那就一百吧。”

他便备感满足。“我知道这肯定有感情分,我能讲到70分就不错了,但父亲的分数无比珍贵,他满意是我感到成功的标志之一。”

今年大年初四适逢父亲九十大寿,席上他给在老家照顾父亲的哥哥姐姐嫂子姐夫一一敬酒。喝多了,事后哥哥姐姐说平素性格温和的他泪流满面。 “古人说父母在不远游,我一年却只能回去看父亲两三次。”他到了能理解“父亲”二字分量的年纪。

  彭玉平作客央视讲《人间词话》

讲课全校得分最高

求深不易 浅出更难

与驾轻就熟的讲课相比,彭玉平形容“上百家讲坛实在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比如王国维的“三种境界论”,他跟学生上课可以生动地讲学术,电视上不行,要从故事切入。

但彭玉平也很快感受到这种洗脑式转型的好处——“我发现做学术问题,能深入不算本事,深入之后能浅出才更难。没有理由去轻视这种传播方式。”

据说最早给百家讲坛编导写推荐信的,是他的学生。彭玉平主讲的《中国文学批评史》,曾在全校2400多门本科课程中名列第一。 作为“学术味”挺重的课目,这是个不仅校内瞩目,连他自己都被“惊到”的排名。

“我一定是碰到了特别善良的一届学生。”他说没啥秘诀,“我主张文学的课堂应该是鲜活的、灵动的、有温度的。所以我上课,不一定做过多结构、章法、技巧上的分析,更多的是以我心去感受作者之心”“此外,这个评分更重要的是体现了学生对学科的认同,放大一些说也就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同。我也可能沾了学科的光。”

一次学术座谈会上,彭玉平说做一个有温度的中大人很幸福。一位物理教授会后挑战:“根据我们物理的理解,所有的物体都是有温度的,比如说这个沙发,现在是5度,一杯水是100度。你说你做一个有温度的中大人那是做5度还是100度?”

“文学只考虑一个感觉,我只能说想做一个25度的人,让自己舒服也让别人舒服。”在彭玉平看来,文学课重要的是培养学生的感受力和鉴赏力。他的课从不点名,但他欣慰地发现“人还挺满,现在的学生可聪明了,老师不要侥幸,要认真对待教学。”

与教学目标随性对比鲜明的,是彭玉平在手段上的恭敬。1995年来到中大以来,他自称一直“敬畏教学”——上午9时上课,7时到办公室温习讲稿和PPT,把字词读音再细查一遍,确保自己不会因方言等原因说错。 PPT则一张张找连接语,“你讲连贯了,学生就不容易走神。这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教学艺术,但需要老师特别用心去做。”

读诗到底有什么用?

“无用之用”是大用

春节期间,彭玉平的哥哥整理在老家的书,发现他读初一时的语文书,封面歪歪斜斜地写满了李煜的《虞美人》,“字迹还很造作”;就连数学书上也有李清照的“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天知道数学课上怎么走神走到那里去了。”

溧阳曾被称为“诗歌之乡”,李白三次到访并写下12首诗。尤其是濑江边的溧阳酒楼,他和张旭畅饮,诗仙草圣并留诗书佳作。酒楼今日已改名“太白酒楼”。 也许从小时候跑到溧阳酒楼玩开始,彭玉平就埋下了他的诗心。用他的话说,和诗词是“一见钟情”。

然而曾在书斋中坐了多年冷板凳的他显然没料到,以为已是“历史现象”、在当代社会显得“脱节”的诗词,却在这个春天猝然红火了起来。

彭玉平认为,民间因为一档综艺节目被激发的广泛“诗心”,引发了平时只研究“阳春白雪”学界的反思。

“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成为诗人,但是每一个人都有诗心。”

受过教育的都市白领和完全没受过教育的乡村女子,收到花都会很高兴,这花从实用角度而言可有可无,但在讲究精神的场合就显得很重要——彭玉平认为,这就是“诗心”。

  彭玉平认为每一个人都有诗心

当今社会的高频率快节奏之下,真的人人能有诗心?“就像你开车经过美好的风景,不能停下来,但你对风景的关注和留恋在心中,你还是想去的。诗词大会让我们有了这个‘想去’的心态。只是平常大家忙忙碌碌,可能会忽略内心本能对于优雅、高贵、从容的追求。”

正如那束求婚的花可能没啥实用,彭玉平也被问过——在这个看手机多于看书、网络语言比诗句盛行、智能机器人代行功能的时代,研究古典文学还有什么用?

“庄子说过无用之用。你要问有什么用的时候,这个问题已呈现你对文学的无知。当很多方法和手段没用的时候,文学可能就有用了。文学之用是其他之用替代不了的——孔子说:温柔敦厚,诗教也。涵养一个人的性情、气质,培养一种处理问题的方式,文学对一个人的气质精神影响是潜移默化的,而且对语言的使用,学文学的和没学文学的,总体上是有差距的。”

“文学到底有什么用?”如今面对这个问题,彭玉平会先反问对方学了多少——“你如果本身没学多少,你这是伪问题;你如果学了不少还在问,说明你白学了。 文学是无用之用,是大用。

彭玉平“独家讲诗”

对话:不希望诗词维持“高温”

央视的诗词大会火了后,记者找到诗词研究专家彭玉平,他耿直地打了个80分,不少媒体打上了大标题。

广州日报:听说你给诗词大会打80分?

彭玉平:从一个学者的角度给一个综艺节目打80分,已是比较高的分数。我是研究诗词的,对诗词节目满怀敬意,如果幕后台前人员没有对诗词的热爱,把一档综艺节目变成全国的诗词大餐是不可能的。

武亦姝还不是李清照

广州日报:有人说,考背诵不如考创作有意义。

彭玉平:有人说这是诗词最强大脑,但对诗词来说记忆永远是理解的基础。

但如果诗词大会要录第三季,可以在提高理解力、关注审美和情感特点上多作引导。此外,诗词毕竟是在创作过程中流传的,如果能增加即兴创作的环节,说不定还能增加悬念,让节目更生动。

广州日报:网友说,夺冠的武亦姝满足了现代人对古代才女的想象。

彭玉平:这句话夸张了。古代评价才女主要是看创作才能。武亦姝在诗词的记忆和理解上确有过人之处,悟性很高反应很敏捷。但古代才女的代表是李清照,应是能写出“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样脍炙人口诗句的。武亦姝创作的天赋现在还是未知数。

但这种夸张可以理解。无非表达了对一个年轻女学生的佩服,体现了说话者对诗词的向往和热爱。

诗词大会可能不仅唤醒了我们的诗心,还让我们看到生活的本质,知道应该讲节奏,讲究张弛结合,同时也焕发一些人写诗的冲动,这都是后续有可能的连锁反应。

不能接受 “蓝瘦香菇”

广州日报:现代人还能写出诗来吗?

彭玉平:诗词的创作其实并不难,你看陆游一生写了一万多首诗词。只不过对于现代人来说,诗词是生活的点缀,若即若离,可有可无,导致缺乏相关的训练,以至没有努力尝试。

不过,对诗词的创作也要有实际考量,中国有几个李白呢?通过训练和培养可以写出基本合格或比较好的作品,但写出经典的作品要靠天赋。我们前几年举办诗词大赛,收到的作品有很多看不下去。

广州日报:语言随时代更替,网络语言的生命力如何?

彭玉平:网络语言有些我觉得有意思,“蓝瘦香菇”这类不太接受。

但不明觉厉、喜大普奔等词,反映了在快节奏下人们对语言高度涵括力和延伸力的追求;有的语言甚至有很深的文化因缘,比如把漂亮女孩子叫美眉,诗经里形容美女就叫螓首蛾眉。这类网络语言就很有生命力。

所以网络语言不需热衷以引用为荣,也不需过于抵触,有生命力的自然会流传。

诗词边缘但有尊严

广州日报:你觉得国学热后会有诗词热吗?

彭玉平:“热”有两种可能,要么以前很冷,要么过后很冷(笑)。国学热、诗词热不能说绝对不好,但不能忘乎所以。我认为诗词这种文化最好保持恒温的常态,不希望维持“高温”。忽冷忽热那是打摆子,那是文化有病啊,成熟的文化应该是处惊不变。

广州日报:你觉得随着时代的发展,诗词会消亡吗?

彭玉平:不管什么时代,诗词都不可能泯灭。现代人觉得诗词好像很遥远,其实创作诗词的人多得超出想象——网络上、朋友圈里,高校大大小小的诗社、各种比赛,一直都在。

但我们不得不承认诗词在当代社会处于边缘。因为当代文化的特质是讲究效率,审美也是讲究效率的审美。所以我想,期望诗词节奏和生活节奏合拍,是一个漫长的任务。

但诗词也有尊严,是中国文化之本。复兴的目的是让传统文化和当下文化进行交融,从而形成新的有生命力的文化。我讲完“诗歌里的春天”,我好像真的看到了春天。沿着这个方向,有春意,也是可以的。

手记:用出世心做入世事

步入彭玉平的办公室,一幅巨型画作成为他受访时的背景。画上一扇门扉,年轻的彭玉平笑盈盈地立在扉外,他潜心研究十年的王国维伫于扉内;一束跳动的烛火,照亮两人的面目,也成为两人的跨时空连接。这幅画由他的学生所作,起名《归程》。“寓意学术上找到我的归程”,彭玉平的解读只有一句话。

室内,书柜旁、地上、沙发到处散着书,几乎无地落座。他不太愿收拾,因为怕想找的文献找不到。和这随性的杂乱相应,有一桩他的轶事——一次和人喝酒,对方喝白开水他喝酒,最后居然把自己喝倒了,只因他觉得对方每次劝酒的话都很有道理。

另一位长江学者、中大中文系教授吴承学和彭玉平并称中文堂的两名“钉子户”——这是因为他们总爱呆在办公室里。彭玉平眼里的这位“诤友”,称他“风度和深度、魅力与实力兼具。”

上百家讲坛,谈诗词热,问及觉不觉得自己在学者里是“入世”的。彭玉平仔细想了想,说这是“用出世的方式做入世的学问”——既有沉醉书斋完成论文的出世惊喜,也有用最浅显方式传播学术的入世意愿。

所以你能看到他身上诸多矛盾的和谐统一。

“人生最要不得是刻意,多点自然,多点随性。”研究了一辈子诗词,他最喜欢苏轼的《八声甘州》,“有情风万里卷潮来,无情送潮归”。有情与无情,永恒与短暂交叉构成,一个人在绝望时看到希望,在希望时看到绝望。有限的人生应该是从容不迫的一生。而如果用一句诗形容自己,他沉吟后希望是“也无风雨也无晴”——做事却又置身事外,守的是内心的安宁。

编辑:李禹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