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童患高危急性淋巴白血病 父母担心撑不住后续治疗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潘芝珍 发表时间:2017-04-20 12:24

  ■四岁的康佑还不知道什么是白血病,打完针,一个小玩具就能让他喜笑颜开。

4岁男童患高危急性淋巴白血病,化疗阶段还有三个疗程,父母担心撑不住后续治疗

■本版统筹:新快报记者 潘芝珍

■本版采写:新快报记者 严蓉 潘芝珍

■本版摄影:新快报记者 王飞

温暖1078号

从确诊的崩溃中渐渐平复,韦芹艳又陷入自责。儿子黄康佑染上高危白血病,她总觉得是自己的错,并时常为这个想法愧疚到落泪。去年9月,康佑3岁多,报读了幼儿园,却因开学例行体检中血象有异常,随后被确诊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而休学。此前整整一年的时间,康佑像个小尾巴一样跟随妈妈“泡”在佛山一家包装厂的车间。韦芹艳说当初如果家庭条件允许她一定留在家里照顾孩子,康佑或许就不会病?

入园体检发现问题

说起孩子生病的过程,韦芹艳难过地捶打胸脯,“我就不该带他去工厂,可那时家境困难,我没得选。”

康佑出生在2013年,孕产期间韦芹艳没再上班,全家人的开销就靠丈夫黄永建一人在包装厂打工所得,每月3000多元。康佑有个9岁的姐姐留在清远老家,想到家里老人辛苦,没有精力照顾两个孩子,康佑被父母留在打工地佛山。黄永建独撑家庭经济到儿子2岁多时,夫妻俩之前积攒的一点微薄积蓄基本“贴”光,家里到处都是用钱的地方,韦芹艳决定出去工作。

挑来选去,她揾到一份包装厂加工包装袋的工作。这个岗位最令她满意的不是工资高,而是可以带孩子一起去上班。韦芹艳说,私人小厂的整体环境并不好,空间狭窄、空气不流通,但工厂老板能“体恤”外来打工者的不易,允许大家“携子”上岗,当时还让她感恩非常,“我每月只能赚到1500元,如果厂里不能带孩子,这些钱哪够请保姆?”这样的情况维持了近一年,康佑在车间摇摇晃晃也到了入托年龄。去年9月,韦芹艳就近送他入读幼儿园,以为工作“母子档”到了结束的时候。

出乎意料的是,康佑上学才一周,幼儿园校医就在孩子的体检报告中发现了问题。韦芹艳带儿子去医院检查,“最先说他贫血,后来(康佑)开始发烧、脸色也变得发青,医生就让我们住院。”韦芹艳懊悔地说,当时并没有意识到严重性,她竟然选择带康佑回老家调养。

确诊急性淋巴白血病

虽然有妈妈陪伴左右细心照顾,但小康佑的病情在老家越来越严重。韦芹艳考虑再三还是抱着儿子赶到广州珠江医院。

9月14日,小康佑被确诊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中危型,无须做骨髓移植手术。从病友和医生处了解到中危与高危型白血病的差异,韦芹艳暗自庆幸,“中危不需要做移植手术,化疗效果好的话,治愈率也不低。”结果第一期化疗进行到一半,康佑病情未得到缓解。韦芹艳说,化疗方案调整成高危,意味着治疗时间拉长,药物剂量加大,所需费用飙升。她仔细算过账,康佑已经完成的8期化疗,已经花光20多万元,“我们都是农民,如果不是医保能报销四成左右,前边的治疗都完成不了。”

依照治疗方案,康佑还剩下3期化疗要做,全部完成后才能评估缓解程度,确定是否接受移植。

“我们必须坚持下去”

康佑的奶奶已经50多岁,康佑出生后没多久,就从清远老家来广州做保洁或保姆的工作添补家用。“我很感激我的婆婆,如果不是她一直替人做保姆,我们一家人的日子可能更艰难。”韦芹艳说,孩子没生病的时候,奶奶多多少少,每月都会贴补些钱给他们。康佑患血癌后,老人每月3000多元工资,一分不剩都交到儿媳手中,嘱咐她为康佑买药,补充营养。如果不是奶奶,小康佑的治疗不会这么顺利,“这么长时间没有出现过大感染,每次小感染也能很快扛过去。”

化疗阶段还要三个疗程,目前来看,康佑状态不错。但越是这样,韦芹艳越担心之后的治疗能不能继续,“医生说他的缓解效果很好,现在放弃太可惜了。”韦芹艳抗拒“放弃”,“我要看着儿子好起来,一定要看着他好起来。”

公益指引

●公益热线:020-87776333

●公益邮箱:xkbttgy@163.com

●账户名称:广东公益恤孤助学促进会天天公益专项基金

●银行账号:44032601040006253

●开户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远洋宾馆支行

注:捐款时请注明“新快报温暖×号×××(受助者姓名)”,如“新快报温暖1号吴再锋”。如需捐款收据,请在汇款时附注捐款收据回邮地址、联系人姓名及电话。请务必将银行的转账回执传真至新快报(传真号码:020-85180284),逐日登报明细以传真为准,分批公示以天天公益基金到账为准。

编辑:林润栋
数字报

男童患高危急性淋巴白血病 父母担心撑不住后续治疗

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潘芝珍  2017-04-20

  ■四岁的康佑还不知道什么是白血病,打完针,一个小玩具就能让他喜笑颜开。

4岁男童患高危急性淋巴白血病,化疗阶段还有三个疗程,父母担心撑不住后续治疗

■本版统筹:新快报记者 潘芝珍

■本版采写:新快报记者 严蓉 潘芝珍

■本版摄影:新快报记者 王飞

温暖1078号

从确诊的崩溃中渐渐平复,韦芹艳又陷入自责。儿子黄康佑染上高危白血病,她总觉得是自己的错,并时常为这个想法愧疚到落泪。去年9月,康佑3岁多,报读了幼儿园,却因开学例行体检中血象有异常,随后被确诊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而休学。此前整整一年的时间,康佑像个小尾巴一样跟随妈妈“泡”在佛山一家包装厂的车间。韦芹艳说当初如果家庭条件允许她一定留在家里照顾孩子,康佑或许就不会病?

入园体检发现问题

说起孩子生病的过程,韦芹艳难过地捶打胸脯,“我就不该带他去工厂,可那时家境困难,我没得选。”

康佑出生在2013年,孕产期间韦芹艳没再上班,全家人的开销就靠丈夫黄永建一人在包装厂打工所得,每月3000多元。康佑有个9岁的姐姐留在清远老家,想到家里老人辛苦,没有精力照顾两个孩子,康佑被父母留在打工地佛山。黄永建独撑家庭经济到儿子2岁多时,夫妻俩之前积攒的一点微薄积蓄基本“贴”光,家里到处都是用钱的地方,韦芹艳决定出去工作。

挑来选去,她揾到一份包装厂加工包装袋的工作。这个岗位最令她满意的不是工资高,而是可以带孩子一起去上班。韦芹艳说,私人小厂的整体环境并不好,空间狭窄、空气不流通,但工厂老板能“体恤”外来打工者的不易,允许大家“携子”上岗,当时还让她感恩非常,“我每月只能赚到1500元,如果厂里不能带孩子,这些钱哪够请保姆?”这样的情况维持了近一年,康佑在车间摇摇晃晃也到了入托年龄。去年9月,韦芹艳就近送他入读幼儿园,以为工作“母子档”到了结束的时候。

出乎意料的是,康佑上学才一周,幼儿园校医就在孩子的体检报告中发现了问题。韦芹艳带儿子去医院检查,“最先说他贫血,后来(康佑)开始发烧、脸色也变得发青,医生就让我们住院。”韦芹艳懊悔地说,当时并没有意识到严重性,她竟然选择带康佑回老家调养。

确诊急性淋巴白血病

虽然有妈妈陪伴左右细心照顾,但小康佑的病情在老家越来越严重。韦芹艳考虑再三还是抱着儿子赶到广州珠江医院。

9月14日,小康佑被确诊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中危型,无须做骨髓移植手术。从病友和医生处了解到中危与高危型白血病的差异,韦芹艳暗自庆幸,“中危不需要做移植手术,化疗效果好的话,治愈率也不低。”结果第一期化疗进行到一半,康佑病情未得到缓解。韦芹艳说,化疗方案调整成高危,意味着治疗时间拉长,药物剂量加大,所需费用飙升。她仔细算过账,康佑已经完成的8期化疗,已经花光20多万元,“我们都是农民,如果不是医保能报销四成左右,前边的治疗都完成不了。”

依照治疗方案,康佑还剩下3期化疗要做,全部完成后才能评估缓解程度,确定是否接受移植。

“我们必须坚持下去”

康佑的奶奶已经50多岁,康佑出生后没多久,就从清远老家来广州做保洁或保姆的工作添补家用。“我很感激我的婆婆,如果不是她一直替人做保姆,我们一家人的日子可能更艰难。”韦芹艳说,孩子没生病的时候,奶奶多多少少,每月都会贴补些钱给他们。康佑患血癌后,老人每月3000多元工资,一分不剩都交到儿媳手中,嘱咐她为康佑买药,补充营养。如果不是奶奶,小康佑的治疗不会这么顺利,“这么长时间没有出现过大感染,每次小感染也能很快扛过去。”

化疗阶段还要三个疗程,目前来看,康佑状态不错。但越是这样,韦芹艳越担心之后的治疗能不能继续,“医生说他的缓解效果很好,现在放弃太可惜了。”韦芹艳抗拒“放弃”,“我要看着儿子好起来,一定要看着他好起来。”

公益指引

●公益热线:020-87776333

●公益邮箱:xkbttgy@163.com

●账户名称:广东公益恤孤助学促进会天天公益专项基金

●银行账号:44032601040006253

●开户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州远洋宾馆支行

注:捐款时请注明“新快报温暖×号×××(受助者姓名)”,如“新快报温暖1号吴再锋”。如需捐款收据,请在汇款时附注捐款收据回邮地址、联系人姓名及电话。请务必将银行的转账回执传真至新快报(传真号码:020-85180284),逐日登报明细以传真为准,分批公示以天天公益基金到账为准。

编辑:林润栋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