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帮助了我们,我们也应该尽一份心”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严蓉 发表时间:2017-04-28 15:58

  ■黄明贵探访患儿。

除了黄明贵,各医院都有默默服务的“志愿爸爸”——

在广州,像黄明贵这样的“志愿爸爸”并不少见。在各大医院里,还有许多一边照顾重病孩子,一边默默奉献的“黄明贵”,他们将感恩化为动力,将曾经实施在自己身上的大爱,延伸及他人。

据广州碧心青少年关爱基金秘书长马锦洲介绍,患儿妈妈照顾孩子,而患者爸爸则回馈社会,光碧心一个机构,活跃在公益一线的“志愿爸爸”身影经常出现,已然成为广州公益领域的一个新现象。

“在很多人看来,他们就像是被不幸之神光顾的家庭,孩子重病,急需大笔医疗费用。为了给孩子治病,一个家庭倾家荡产、因病返贫。听起来,这已经让人焦头烂额,无暇他顾,但是因为感受到过被帮助的意义,感受过被关怀的温暖,有一些患儿的家长,愿意利用自己那丁点的空余时间,把自己变成帮助其他患儿家长的义工。”

“也许算是久病成医吧,我们把一些治病的经验告诉新来的患儿家长,让他们少走一些弯路,少花些冤枉钱,这也是我们能够做到的小事情。”一位患儿家长潘启彬说。

■新快报记者 严蓉

“我想我的经验可以帮到他们”

每天早晨一觉醒来,白血病患儿爸爸陈良均,都会习惯性地打开手机,看一看碧心基金会的家长群里,有没有新来的家长提出的问题。如果有,他总会顾不上刷牙洗脸,第一时间回答各种疑问,“我能理解那种心情,在最茫然的时候,如果有人帮一把,就能给予很大的温暖,也能给人心安和镇定的力量。”陈良均说。2014年国庆节左右,陈良均的次子陈治讯被确诊患上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家住湛江的陈良均和家人商量之后,决定带儿子来到医疗条件更好的广州治病。

起初,陈良均不懂怎么护理,不懂怎么缴费,甚至不知道怎么和医生沟通。“当时我就想着,有人拉我一把就好了。”陈良均说,来自农村的他们并没有带来治病所需的几十万元,面对前面未知的治疗路一筹莫展时,所幸,当时碧心基金会的志愿者找到了陈良均,并且多次和他沟通患儿的护理和医治问题,甚至介绍他去申请一些基金会的善款,对陈治讯白血病的治疗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当时有个志愿者,指导我们去找基金会,后来唯品会基金、儿童希望基金会等都给了我们一些资助,申请下来总数有8万元。”陈良均说。2015年,在化疗7个多月,花费20万元左右,陈治讯顺利治愈出院,如今已经停药了,并且已经上学,一切安好。

正因为有了志愿者的帮助,陈治讯的化疗过程才会更加顺利,而困扰他们一家人的治疗费用也在医保、基金会、自费等多渠道筹措的前提下顺利解决。

“孩子出院之后,我就主动在碧心的家长群里回答一些新手家长的问题,把我的经验传授给他们,我想我的经验一定可以帮到他们。退一万步说,这种关怀所展现的意义也只有身处其中的家长才能感受得到。后来碧心家长群的群主看我很积极,就把我升级到了管理员,我很乐意。”陈良均说,如今,治讯在老家读书,自己则在深圳打工,希望能早一日还清当年的欠款,也希望孩子们的生活能过得好一些。“只要有时间,我都会尽我所能帮助其他新手家长,希望所有患重病的孩子都能早日康复,希望所有的患儿家长都能坚守到底。”陈良均说。

“各方面做到位就可以少花钱”

和陈良均一样幸运,来自广东肇庆农村的潘启彬,他的孩子潘伟在2015年底治愈了髓系白血病,如今已经回家上学,目前隔一段时间就去医院复查,一切尚好。“潘伟是2015年4月份生病的,7月份的时候碧心基金会的慧姐就来探访我们,了解到我们的情况之后,就帮我们申请了碧心基金。”潘启彬说,最让他感动的是,直到现在,当初慧姐介绍的社工都在跟进了解潘伟的情况,对孩子很是关心。

“潘伟那个时候,一上化疗就发烧,当时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有经验的家长告诉我们,一定要做好孩子的防感染措施,很多事情我们才慢慢懂得。”潘启彬说,现在自己算是非常有经验的家长,孩子结束疗程回到出租屋休养时,他都会买个紫外线消毒灯放在房间里,每天趁着孩子出去散步的时间就把房间里消个毒,“紫外线灯也不贵,几十块,有的家长舍不得这个钱,却不知道如果孩子生活的环境消毒不到位,万一感染了花的钱何止成百上千元。”潘启彬说,更多时候,他们依赖一些天然的食材,比如每天放两颗洋葱在孩子的床底下,既能消毒又能杀菌除臭,对孩子的身体有益无害。潘启彬说,特别是家长每次出去买菜回来,最好是能彻底洗手换衣服,因为化疗期间孩子的抵抗力非常弱,要尽量减少一些可能的细菌感染机会。

潘伟的整个化疗疗程,花了差不多50万元,除了医保可以报销的部分,潘启彬想尽一切办法筹款。“通过慧姐帮我们联系,碧心基金会给了我们一万元,恤孤会给了我们一万元,后来青少年基金会又给了我们16万元。”潘启彬解释说,青少年基金会的救助基金批下来的时候,恰巧潘伟的主治医生为他调整了化疗计划,所以只用了五万块之后,潘伟就获得临床治愈出院了,潘启彬后来将剩下的11万元捐赠给其他有需要的患儿家庭。“我自己可以出来打工,借的钱可以慢慢还,只要孩子能好起来就好。我们太了解那种没钱治病的急切心情,所以能帮就帮。”潘启彬说,除此之外,他也加入了碧心基金的患儿家长群,经常为新手家长解答各种问题,也会在工作之余分享各种实用有效的“小贴士”,帮助其他家长顺利走过这艰难的治病之路。

“我愿意协助他们一起做好事”

2014年,张劲飞的两个双胞胎女儿相继被确诊患有白血病。虽然,张劲飞和妻子想尽了一切办法去给两个孩子治疗,但是现实却极其残酷。2015年,双胞胎妹妹张榆沛因严重感染不治去世,独留姐姐张楚沅与病魔抗争。“本来2015年姐姐化疗治好了白血病就出院回家了,可是一年多以后,也就是2016年10月,病情又复发了。”张劲飞说,姐姐的病情复发后,不得已只能选择骨髓移植这条路。然而,不幸的是,移植手术虽然很成功,但术后却出现了严重的血栓,目前仍在重症监护室救治。

从姐妹俩最初生病至今,医疗花费已经近百万元。这其中,张劲飞通过网上筹款募集到50万元左右,还有一些是基金会的善款及亲朋好友的借资。一路治病至今,最让张劲飞感动的,是时常到医院陪伴小病友们的义工们。“他们利用自己休息的时间,来给孩子们表演节目、给孩子们玩游戏,让孩子们在枯燥痛苦的治疗过程中获得一点欢乐,我觉得他们很了不起,也很感谢他们。”张劲飞说,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他只要看到有义工来医院,就会主动帮助他们搬搬抬抬,还会协助他们搞活动,给孩子们带去快乐。

“我愿意协助他们一起做好事,我觉得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的孩子们虽然病很重,但是她们也能有开心的时刻,这都是因为义工姐姐们的无私奉献,我也想让其他的孩子们和我的女儿们一样开心。”张劲飞说,虽然大女儿目前仍在重症监护室,但是他会不惜一切继续守护着她,也希望自己的坚守能让更多的家庭获得勇气和力量,与病魔奋斗到底。

编辑:林明锋
数字报

“别人帮助了我们,我们也应该尽一份心”

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严蓉  2017-04-28

  ■黄明贵探访患儿。

除了黄明贵,各医院都有默默服务的“志愿爸爸”——

在广州,像黄明贵这样的“志愿爸爸”并不少见。在各大医院里,还有许多一边照顾重病孩子,一边默默奉献的“黄明贵”,他们将感恩化为动力,将曾经实施在自己身上的大爱,延伸及他人。

据广州碧心青少年关爱基金秘书长马锦洲介绍,患儿妈妈照顾孩子,而患者爸爸则回馈社会,光碧心一个机构,活跃在公益一线的“志愿爸爸”身影经常出现,已然成为广州公益领域的一个新现象。

“在很多人看来,他们就像是被不幸之神光顾的家庭,孩子重病,急需大笔医疗费用。为了给孩子治病,一个家庭倾家荡产、因病返贫。听起来,这已经让人焦头烂额,无暇他顾,但是因为感受到过被帮助的意义,感受过被关怀的温暖,有一些患儿的家长,愿意利用自己那丁点的空余时间,把自己变成帮助其他患儿家长的义工。”

“也许算是久病成医吧,我们把一些治病的经验告诉新来的患儿家长,让他们少走一些弯路,少花些冤枉钱,这也是我们能够做到的小事情。”一位患儿家长潘启彬说。

■新快报记者 严蓉

“我想我的经验可以帮到他们”

每天早晨一觉醒来,白血病患儿爸爸陈良均,都会习惯性地打开手机,看一看碧心基金会的家长群里,有没有新来的家长提出的问题。如果有,他总会顾不上刷牙洗脸,第一时间回答各种疑问,“我能理解那种心情,在最茫然的时候,如果有人帮一把,就能给予很大的温暖,也能给人心安和镇定的力量。”陈良均说。2014年国庆节左右,陈良均的次子陈治讯被确诊患上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家住湛江的陈良均和家人商量之后,决定带儿子来到医疗条件更好的广州治病。

起初,陈良均不懂怎么护理,不懂怎么缴费,甚至不知道怎么和医生沟通。“当时我就想着,有人拉我一把就好了。”陈良均说,来自农村的他们并没有带来治病所需的几十万元,面对前面未知的治疗路一筹莫展时,所幸,当时碧心基金会的志愿者找到了陈良均,并且多次和他沟通患儿的护理和医治问题,甚至介绍他去申请一些基金会的善款,对陈治讯白血病的治疗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当时有个志愿者,指导我们去找基金会,后来唯品会基金、儿童希望基金会等都给了我们一些资助,申请下来总数有8万元。”陈良均说。2015年,在化疗7个多月,花费20万元左右,陈治讯顺利治愈出院,如今已经停药了,并且已经上学,一切安好。

正因为有了志愿者的帮助,陈治讯的化疗过程才会更加顺利,而困扰他们一家人的治疗费用也在医保、基金会、自费等多渠道筹措的前提下顺利解决。

“孩子出院之后,我就主动在碧心的家长群里回答一些新手家长的问题,把我的经验传授给他们,我想我的经验一定可以帮到他们。退一万步说,这种关怀所展现的意义也只有身处其中的家长才能感受得到。后来碧心家长群的群主看我很积极,就把我升级到了管理员,我很乐意。”陈良均说,如今,治讯在老家读书,自己则在深圳打工,希望能早一日还清当年的欠款,也希望孩子们的生活能过得好一些。“只要有时间,我都会尽我所能帮助其他新手家长,希望所有患重病的孩子都能早日康复,希望所有的患儿家长都能坚守到底。”陈良均说。

“各方面做到位就可以少花钱”

和陈良均一样幸运,来自广东肇庆农村的潘启彬,他的孩子潘伟在2015年底治愈了髓系白血病,如今已经回家上学,目前隔一段时间就去医院复查,一切尚好。“潘伟是2015年4月份生病的,7月份的时候碧心基金会的慧姐就来探访我们,了解到我们的情况之后,就帮我们申请了碧心基金。”潘启彬说,最让他感动的是,直到现在,当初慧姐介绍的社工都在跟进了解潘伟的情况,对孩子很是关心。

“潘伟那个时候,一上化疗就发烧,当时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有经验的家长告诉我们,一定要做好孩子的防感染措施,很多事情我们才慢慢懂得。”潘启彬说,现在自己算是非常有经验的家长,孩子结束疗程回到出租屋休养时,他都会买个紫外线消毒灯放在房间里,每天趁着孩子出去散步的时间就把房间里消个毒,“紫外线灯也不贵,几十块,有的家长舍不得这个钱,却不知道如果孩子生活的环境消毒不到位,万一感染了花的钱何止成百上千元。”潘启彬说,更多时候,他们依赖一些天然的食材,比如每天放两颗洋葱在孩子的床底下,既能消毒又能杀菌除臭,对孩子的身体有益无害。潘启彬说,特别是家长每次出去买菜回来,最好是能彻底洗手换衣服,因为化疗期间孩子的抵抗力非常弱,要尽量减少一些可能的细菌感染机会。

潘伟的整个化疗疗程,花了差不多50万元,除了医保可以报销的部分,潘启彬想尽一切办法筹款。“通过慧姐帮我们联系,碧心基金会给了我们一万元,恤孤会给了我们一万元,后来青少年基金会又给了我们16万元。”潘启彬解释说,青少年基金会的救助基金批下来的时候,恰巧潘伟的主治医生为他调整了化疗计划,所以只用了五万块之后,潘伟就获得临床治愈出院了,潘启彬后来将剩下的11万元捐赠给其他有需要的患儿家庭。“我自己可以出来打工,借的钱可以慢慢还,只要孩子能好起来就好。我们太了解那种没钱治病的急切心情,所以能帮就帮。”潘启彬说,除此之外,他也加入了碧心基金的患儿家长群,经常为新手家长解答各种问题,也会在工作之余分享各种实用有效的“小贴士”,帮助其他家长顺利走过这艰难的治病之路。

“我愿意协助他们一起做好事”

2014年,张劲飞的两个双胞胎女儿相继被确诊患有白血病。虽然,张劲飞和妻子想尽了一切办法去给两个孩子治疗,但是现实却极其残酷。2015年,双胞胎妹妹张榆沛因严重感染不治去世,独留姐姐张楚沅与病魔抗争。“本来2015年姐姐化疗治好了白血病就出院回家了,可是一年多以后,也就是2016年10月,病情又复发了。”张劲飞说,姐姐的病情复发后,不得已只能选择骨髓移植这条路。然而,不幸的是,移植手术虽然很成功,但术后却出现了严重的血栓,目前仍在重症监护室救治。

从姐妹俩最初生病至今,医疗花费已经近百万元。这其中,张劲飞通过网上筹款募集到50万元左右,还有一些是基金会的善款及亲朋好友的借资。一路治病至今,最让张劲飞感动的,是时常到医院陪伴小病友们的义工们。“他们利用自己休息的时间,来给孩子们表演节目、给孩子们玩游戏,让孩子们在枯燥痛苦的治疗过程中获得一点欢乐,我觉得他们很了不起,也很感谢他们。”张劲飞说,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他只要看到有义工来医院,就会主动帮助他们搬搬抬抬,还会协助他们搞活动,给孩子们带去快乐。

“我愿意协助他们一起做好事,我觉得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的孩子们虽然病很重,但是她们也能有开心的时刻,这都是因为义工姐姐们的无私奉献,我也想让其他的孩子们和我的女儿们一样开心。”张劲飞说,虽然大女儿目前仍在重症监护室,但是他会不惜一切继续守护着她,也希望自己的坚守能让更多的家庭获得勇气和力量,与病魔奋斗到底。

编辑:林明锋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