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教”老师陈文喜:用爱支撑前行 一干就是9年

来源:金羊网 作者:谢颖 发表时间:2017-05-02 06:03

陈文喜在给学员讲手抄报

陈文喜在给学员讲手抄报

文/图 金羊网记者 谢颖

今年“五一”假期,当众人的朋友圈被各种旅游美照刷屏的时候,东莞市残疾人托养中心里,有一批工作人员放弃了休息时间,依然守护着一群特殊人群。该中心办公室负责人尹筱玲感慨地说,在这里工作需要有爱心、不浮躁。而自大学毕业后,陈文喜在这从事特教一干就是9年,已经成为中心里的“最老”员工。在这期间,陈文喜也积极加紧专业知识的“充电”,考取社会工作师、助理经济师等来提升专业水平。

初识

走进特殊人群的世界

2008年大学毕业后,一次偶然的机会,陈文喜在报纸上看到了东莞市残疾人托养中心招人,公告里写着照顾残疾人,最好具备心理学的专业知识。陈文喜告诉记者,虽然毕业于工商企业管理专业,看似与这份工作有些不搭调,但读大学期间他对心理学非常感兴趣,并有一定的理论基础。于是,他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投了简历,没想到就成功入职了。

入职后第一次培训竟然在广州市一家精神病医院,为期半个月。陈文喜回忆,“以前对精神病患的认识都停留在电视上,还是有点负面的,突然来到这里,一开始就感觉到压抑。我曾和一个病患聊得好好的,突然他挥舞拳头朝我打过来。”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陈文喜毫无防备,最终医生前来制止拉开,并安慰说,这很正常。

心得

站在学员角度来交谈

培训结束后,陈文喜投入到了市残疾人托养中心的日常工作中。这里的工作分三班倒,除了上午、下午上课以外,晚上还需要轮班。遇上学员临时突发疾病,男老师们需立即陪同前往医院,有时辅助就诊十几个小时。记者问陈文喜是什么支撑自己走到现在,他想都没想就回答说,“要有足够的爱心与耐心才能支撑前行。”

目前,陈文喜主要从事精神障碍部的职业教育。据了解,由于精障部的学员普遍文化程度不高,有的病到后期就退化,通俗来讲,就是学过易忘。同时,他也遇到难以打开特殊群体的心扉的难题。“他们往往会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陈文喜摸索出一个“笨方法”:“我会装作跟他们一样,有个女学员因为老公对她不好,导致精神分裂,我和她聊天说,我在家里老婆也对我不好。”这种站在学员角度用同理心的方式来交谈,学员会放松警惕,听着有亲切感,从而易于打开心扉。在他的努力下,不少学员得到“康复”顺利重返社会。

呼吁

社会多一些接纳与爱

“他们没发病的时候就与普通人一样,有些世俗眼光觉得他们很傻,但其实他们有时比普通人更真诚。”与这份工作相守9个年头,陈文喜对这个特殊群体的认识相比最初有了不少改观:“有时我生病请假,回来上班后,一回到教室里,他们就纷纷关心地问我,‘陈老师你昨天去哪里了?’”

但是,陈文喜也感觉到,社会上仍有很多人对这个群体存在偏见,并不友好,甚至是他们的家人。“有时我们打电话需要家属来一趟,或者节假日让家属接回家几天,一些家属都嫌烦。”他说,这让一些学员有了“被遗弃感”,但让他们重返社会,家庭关爱必不可缺。

编辑:邬嘉宏
数字报

“特教”老师陈文喜:用爱支撑前行 一干就是9年

金羊网  作者:谢颖  2017-05-02

陈文喜在给学员讲手抄报

陈文喜在给学员讲手抄报

文/图 金羊网记者 谢颖

今年“五一”假期,当众人的朋友圈被各种旅游美照刷屏的时候,东莞市残疾人托养中心里,有一批工作人员放弃了休息时间,依然守护着一群特殊人群。该中心办公室负责人尹筱玲感慨地说,在这里工作需要有爱心、不浮躁。而自大学毕业后,陈文喜在这从事特教一干就是9年,已经成为中心里的“最老”员工。在这期间,陈文喜也积极加紧专业知识的“充电”,考取社会工作师、助理经济师等来提升专业水平。

初识

走进特殊人群的世界

2008年大学毕业后,一次偶然的机会,陈文喜在报纸上看到了东莞市残疾人托养中心招人,公告里写着照顾残疾人,最好具备心理学的专业知识。陈文喜告诉记者,虽然毕业于工商企业管理专业,看似与这份工作有些不搭调,但读大学期间他对心理学非常感兴趣,并有一定的理论基础。于是,他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投了简历,没想到就成功入职了。

入职后第一次培训竟然在广州市一家精神病医院,为期半个月。陈文喜回忆,“以前对精神病患的认识都停留在电视上,还是有点负面的,突然来到这里,一开始就感觉到压抑。我曾和一个病患聊得好好的,突然他挥舞拳头朝我打过来。”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陈文喜毫无防备,最终医生前来制止拉开,并安慰说,这很正常。

心得

站在学员角度来交谈

培训结束后,陈文喜投入到了市残疾人托养中心的日常工作中。这里的工作分三班倒,除了上午、下午上课以外,晚上还需要轮班。遇上学员临时突发疾病,男老师们需立即陪同前往医院,有时辅助就诊十几个小时。记者问陈文喜是什么支撑自己走到现在,他想都没想就回答说,“要有足够的爱心与耐心才能支撑前行。”

目前,陈文喜主要从事精神障碍部的职业教育。据了解,由于精障部的学员普遍文化程度不高,有的病到后期就退化,通俗来讲,就是学过易忘。同时,他也遇到难以打开特殊群体的心扉的难题。“他们往往会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陈文喜摸索出一个“笨方法”:“我会装作跟他们一样,有个女学员因为老公对她不好,导致精神分裂,我和她聊天说,我在家里老婆也对我不好。”这种站在学员角度用同理心的方式来交谈,学员会放松警惕,听着有亲切感,从而易于打开心扉。在他的努力下,不少学员得到“康复”顺利重返社会。

呼吁

社会多一些接纳与爱

“他们没发病的时候就与普通人一样,有些世俗眼光觉得他们很傻,但其实他们有时比普通人更真诚。”与这份工作相守9个年头,陈文喜对这个特殊群体的认识相比最初有了不少改观:“有时我生病请假,回来上班后,一回到教室里,他们就纷纷关心地问我,‘陈老师你昨天去哪里了?’”

但是,陈文喜也感觉到,社会上仍有很多人对这个群体存在偏见,并不友好,甚至是他们的家人。“有时我们打电话需要家属来一趟,或者节假日让家属接回家几天,一些家属都嫌烦。”他说,这让一些学员有了“被遗弃感”,但让他们重返社会,家庭关爱必不可缺。

编辑:邬嘉宏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