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读7年只为圆脑瘫女儿的读书梦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5-12 10:55

黄惠鹂骑着一辆电动小三轮车载着女儿穿梭在大学校园。 

  ■黄惠鹂骑着一辆电动小三轮车载着女儿穿梭在大学校园。

王景丹下楼梯的时候黄惠鹂一般只在身后默默跟着,并不搀扶。

  ■王景丹下楼梯的时候黄惠鹂一般只在身后默默跟着,并不搀扶。

开栏语

牙牙学语,开口说的第一个词大多是“妈妈”;少年成长时的烦恼,倾诉的对象也经常是“妈妈”;长大了出外闯荡,关于家的念想自然也少不了“妈妈”。5月14日就是母亲节了,新快报特别推出一组妈妈们的故事,讲述她们的坚忍、包容、纠结……

妈妈黄惠鹂陪读7年只为圆脑瘫女儿的读书梦

“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是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龙应台的《目送》里如此写道。然而对于43岁的黄惠鹂来说,她已经一直看着并且跟着女儿王景丹的背影20年,日后或许还要继续。这位妈妈辞去稳定的工作,7年来全职陪着脑瘫的女儿读书,只为圆女儿一个上学梦。

■统筹:新快报记者 黄婷

■文图:新快报记者 陈婕

“虎妈式”训练让脑瘫儿站了起来

黄惠鹂记得,她怀胎7个月便早产,王景丹出生7个月后,她就发现这个孩子与普通的孩子不同,“正常孩子这个时候应该是能抬头了,但我的孩子不行。”那时她马上带着孩子去医院检查,结果出来被诊断为“脑瘫”。

这一结果让原本快乐幸福的家庭突然晴天霹雳,“当时知道这个结果的时候,我的世界都黑了” 黄惠鹂说道。痛定思痛后,黄惠鹂夫妻俩带着还在襁褓中的女儿,北上北京,南下广州,跑遍全国,四处寻医。医生告诉黄惠鹂,孩子能活多长时间,未来会怎么样,以后就全靠当父母的了。

本来还算小康的家庭,为了给王景丹看病,花光了积蓄,也借遍了亲朋好友,那时她一发工资奖金就带着孩子四处求医,钱花光了就回来上班继续挣钱。“我从未想过放弃”一年又一年,黄惠鹂一直坚持着。

这些年来,为了想治好女儿的病,她们什么方法都试过。说起这些,黄惠鹂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她身旁的王景丹说,“我试过全身扎满针,像刺猬一样”,黄惠鹂解释说,“那是当时的一种针灸疗法,听说对她的病有帮助”。黄惠鹂记得,那时王景丹才5岁不到,被针扎的时候哭啊喊啊,黄惠鹂在旁边摁着不让她乱动,“哪能不心疼啊,那时她哭多久,我就跟着哭多久。”

对于脑瘫病人来说,四肢是不协调的,站立、走路也不是容易的事,为了让王景丹学会站立,学会走路,黄惠鹂摸索出了一套康复训练办法。每天王景丹都必须深蹲,起立200次,王景丹还必须扶着客厅里的东西练习走路,而且必须要完成黄惠鹂制定的时间。“累到不行的时候,妈妈就拿着棍子在后面跟着,打着我也得走完”王景丹说。

现在的王景丹,能站立,能走路,能上下楼梯,如果没有黄惠鹂的“虎妈式”训练,她可能至今都需要轮椅和拐杖。黄惠鹂说:“她每走一步,我都像中奖一样开心”。

初中开始妈妈辞职全程陪读

妈妈心里也藏着一个梦

在采访中,王景丹爽朗的笑声以及乐观开朗的性格给记者留下了深刻印象。她从来没把自己当成“病人”,她认为自己没什么需要帮的,大家把她看成普通人就行。王景丹乐观开朗的背后,当然离不开妈妈黄惠鹂的乐观开朗,即使命运给她们设下了重重障碍。

很多时候,黄惠鹂站在王景丹身后,跟着她走,由于行动不便,一段短短的路,王景丹一点点一步步走,一步步挪,外人看起来很是吃力,很多人觉得黄惠鹂“狠心”,怎么都不扶一下呢?黄惠鹂说,总有一天我会老去,我不可能一辈子陪在她身边,她必须要学会照顾自己。

黄惠鹂说,王景丹成长到现在,有些事情是超出了她的预期。“我就当她是一个正常人,我觉得这些事情都是她能做的。”

对于女儿的未来,黄惠鹂直言,只希望她健康长大,能找到体现自己价值的事做。

对于自己,只有中专学历的黄惠鹂心里一直希望能考个大专文凭。但她说,现在没有时间也没精力了,而且也担心读书要花不少钱,现在家里只有丈夫一人工作,“也就想想而已” 黄惠鹂说道。

除了让王景丹学会自理,她还要圆女儿的上学梦。从初中开始,黄惠鹂就辞职开始“陪读”,由于行动不便,每天把女儿送到教室后,她就去老师办公室坐着等女儿放学送回家,周而复始一直到女儿高考结束。黄惠鹂还因此被选入2015年“中国好人榜”,获评第四届四川省道德模范。

王景丹告诉新快报记者,2013年,她还是初中生,自己在这样的身体条件下考取了四川当地最好的高中,当地的媒体当时对她的事情进行了报道,她也逐渐为外界所关注。

“我在班上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同学们都把我当‘大神’,说班里的尊严就靠我了。”说起这一段,王景丹不禁笑了起来。“我还喜欢跟要好的朋友‘互怼’”。

高考中,“大神”王景丹取得了526分的好成绩。

电动三轮成了大学校园一景

本来家人希望王景丹报读四川的大学,方便照顾,但勇敢的王景丹希望到外面的地方去看看,她选择了北师大珠海分校。由于生活上需要照顾,妈妈黄惠鹂一直跟随照顾她。

考虑到王景丹的特殊情况,学校也给予了这对母女“特殊照顾”。据悉,学校特意安排了2人间宿舍给她们,并且只收1人的住宿费。另外,由于学校大,为方便去课室上学,黄惠鹂买了辆电动三轮车,在“禁摩禁电”的大学校园,校方再次“特事特办”,给这对特殊的母女发放了特殊的校园通行证。

这两年来,黄惠鹂就骑着一辆电动小三轮车载着女儿,每天穿梭在教学楼、图书馆、宿舍之间,风雨无阻,成为北师大珠海分校一道特别的风景线。

在刻苦学习下,王景丹大一第一学期,以569分通过大学英语四级,大二又以563分通过大学英语六级;计算机二级考试也早早通过;去年下半年,参加雅思考试,获得了6.5分的高分……

现在把女儿送到课室后,黄惠鹂有时也悄悄坐在教室后面旁听,下课后,母女一起去图书馆借书学习。王景丹的辅导员老师告诉记者,去年,王景丹的借书量是299本,是全校借书量第一的学生。

记者从王景丹的课表看到,除了周日,一周六天的时间从早到晚都排满了课程。除了专业课,还有英语、德语、古代汉语,“学习方面,我恨不得一天有48个小时”。而谈到理想,王景丹说希望以后当检察官。

编辑:林润栋
数字报

陪读7年只为圆脑瘫女儿的读书梦

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  2017-05-12

黄惠鹂骑着一辆电动小三轮车载着女儿穿梭在大学校园。 

  ■黄惠鹂骑着一辆电动小三轮车载着女儿穿梭在大学校园。

王景丹下楼梯的时候黄惠鹂一般只在身后默默跟着,并不搀扶。

  ■王景丹下楼梯的时候黄惠鹂一般只在身后默默跟着,并不搀扶。

开栏语

牙牙学语,开口说的第一个词大多是“妈妈”;少年成长时的烦恼,倾诉的对象也经常是“妈妈”;长大了出外闯荡,关于家的念想自然也少不了“妈妈”。5月14日就是母亲节了,新快报特别推出一组妈妈们的故事,讲述她们的坚忍、包容、纠结……

妈妈黄惠鹂陪读7年只为圆脑瘫女儿的读书梦

“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是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龙应台的《目送》里如此写道。然而对于43岁的黄惠鹂来说,她已经一直看着并且跟着女儿王景丹的背影20年,日后或许还要继续。这位妈妈辞去稳定的工作,7年来全职陪着脑瘫的女儿读书,只为圆女儿一个上学梦。

■统筹:新快报记者 黄婷

■文图:新快报记者 陈婕

“虎妈式”训练让脑瘫儿站了起来

黄惠鹂记得,她怀胎7个月便早产,王景丹出生7个月后,她就发现这个孩子与普通的孩子不同,“正常孩子这个时候应该是能抬头了,但我的孩子不行。”那时她马上带着孩子去医院检查,结果出来被诊断为“脑瘫”。

这一结果让原本快乐幸福的家庭突然晴天霹雳,“当时知道这个结果的时候,我的世界都黑了” 黄惠鹂说道。痛定思痛后,黄惠鹂夫妻俩带着还在襁褓中的女儿,北上北京,南下广州,跑遍全国,四处寻医。医生告诉黄惠鹂,孩子能活多长时间,未来会怎么样,以后就全靠当父母的了。

本来还算小康的家庭,为了给王景丹看病,花光了积蓄,也借遍了亲朋好友,那时她一发工资奖金就带着孩子四处求医,钱花光了就回来上班继续挣钱。“我从未想过放弃”一年又一年,黄惠鹂一直坚持着。

这些年来,为了想治好女儿的病,她们什么方法都试过。说起这些,黄惠鹂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她身旁的王景丹说,“我试过全身扎满针,像刺猬一样”,黄惠鹂解释说,“那是当时的一种针灸疗法,听说对她的病有帮助”。黄惠鹂记得,那时王景丹才5岁不到,被针扎的时候哭啊喊啊,黄惠鹂在旁边摁着不让她乱动,“哪能不心疼啊,那时她哭多久,我就跟着哭多久。”

对于脑瘫病人来说,四肢是不协调的,站立、走路也不是容易的事,为了让王景丹学会站立,学会走路,黄惠鹂摸索出了一套康复训练办法。每天王景丹都必须深蹲,起立200次,王景丹还必须扶着客厅里的东西练习走路,而且必须要完成黄惠鹂制定的时间。“累到不行的时候,妈妈就拿着棍子在后面跟着,打着我也得走完”王景丹说。

现在的王景丹,能站立,能走路,能上下楼梯,如果没有黄惠鹂的“虎妈式”训练,她可能至今都需要轮椅和拐杖。黄惠鹂说:“她每走一步,我都像中奖一样开心”。

初中开始妈妈辞职全程陪读

妈妈心里也藏着一个梦

在采访中,王景丹爽朗的笑声以及乐观开朗的性格给记者留下了深刻印象。她从来没把自己当成“病人”,她认为自己没什么需要帮的,大家把她看成普通人就行。王景丹乐观开朗的背后,当然离不开妈妈黄惠鹂的乐观开朗,即使命运给她们设下了重重障碍。

很多时候,黄惠鹂站在王景丹身后,跟着她走,由于行动不便,一段短短的路,王景丹一点点一步步走,一步步挪,外人看起来很是吃力,很多人觉得黄惠鹂“狠心”,怎么都不扶一下呢?黄惠鹂说,总有一天我会老去,我不可能一辈子陪在她身边,她必须要学会照顾自己。

黄惠鹂说,王景丹成长到现在,有些事情是超出了她的预期。“我就当她是一个正常人,我觉得这些事情都是她能做的。”

对于女儿的未来,黄惠鹂直言,只希望她健康长大,能找到体现自己价值的事做。

对于自己,只有中专学历的黄惠鹂心里一直希望能考个大专文凭。但她说,现在没有时间也没精力了,而且也担心读书要花不少钱,现在家里只有丈夫一人工作,“也就想想而已” 黄惠鹂说道。

除了让王景丹学会自理,她还要圆女儿的上学梦。从初中开始,黄惠鹂就辞职开始“陪读”,由于行动不便,每天把女儿送到教室后,她就去老师办公室坐着等女儿放学送回家,周而复始一直到女儿高考结束。黄惠鹂还因此被选入2015年“中国好人榜”,获评第四届四川省道德模范。

王景丹告诉新快报记者,2013年,她还是初中生,自己在这样的身体条件下考取了四川当地最好的高中,当地的媒体当时对她的事情进行了报道,她也逐渐为外界所关注。

“我在班上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同学们都把我当‘大神’,说班里的尊严就靠我了。”说起这一段,王景丹不禁笑了起来。“我还喜欢跟要好的朋友‘互怼’”。

高考中,“大神”王景丹取得了526分的好成绩。

电动三轮成了大学校园一景

本来家人希望王景丹报读四川的大学,方便照顾,但勇敢的王景丹希望到外面的地方去看看,她选择了北师大珠海分校。由于生活上需要照顾,妈妈黄惠鹂一直跟随照顾她。

考虑到王景丹的特殊情况,学校也给予了这对母女“特殊照顾”。据悉,学校特意安排了2人间宿舍给她们,并且只收1人的住宿费。另外,由于学校大,为方便去课室上学,黄惠鹂买了辆电动三轮车,在“禁摩禁电”的大学校园,校方再次“特事特办”,给这对特殊的母女发放了特殊的校园通行证。

这两年来,黄惠鹂就骑着一辆电动小三轮车载着女儿,每天穿梭在教学楼、图书馆、宿舍之间,风雨无阻,成为北师大珠海分校一道特别的风景线。

在刻苦学习下,王景丹大一第一学期,以569分通过大学英语四级,大二又以563分通过大学英语六级;计算机二级考试也早早通过;去年下半年,参加雅思考试,获得了6.5分的高分……

现在把女儿送到课室后,黄惠鹂有时也悄悄坐在教室后面旁听,下课后,母女一起去图书馆借书学习。王景丹的辅导员老师告诉记者,去年,王景丹的借书量是299本,是全校借书量第一的学生。

记者从王景丹的课表看到,除了周日,一周六天的时间从早到晚都排满了课程。除了专业课,还有英语、德语、古代汉语,“学习方面,我恨不得一天有48个小时”。而谈到理想,王景丹说希望以后当检察官。

编辑:林润栋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