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杖作眼梦为马视障勇士走天涯 站在广州原点说出梦想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王晓全 苏俊杰 发表时间:2017-05-12 11:13

  视障人士徒步行至沿江西路。

  视障人士抵达广州人民公园,他们跨出抵达终点的一步。

起点惠州—深圳—虎门—南沙—佛山—终点广州。

大洋网讯 “和许多明眼人一样,我们也想要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即使在黑暗里,也想要热血澎湃!”带着这样的动力,10名视障人士踏上了14天230公里的徒步之旅。

4月28日清晨,一群特别的人开启了人生中重要的旅程,这些来自广州、长沙、南宁、厦门、武汉等地的10位视障人士,决定携手在14天内徒步惠州、深圳、东莞、佛山、广州5个城市、35个镇街,全程230公里。

与普通人旅行拍照不同,作为视障人士,他们一路上不停地搜集各种鸟叫、海浪、人声甚至车辆碾过减速带的声音,他们用力呼吸感受气味,用盲杖丈量自己的步伐。

5月10日天渐黑的时候,统一穿着黄色T恤的视障人士们已经走完本次行程的大半部分路程。志愿者记录下这一刻,将照片发在微信群内,一名没有参与徒步的低视力群友动情地打出一段话:“我不能完全看清楚照片,但我感觉到颜色很美!”5月11日,他们抵达终点广州人民公园,拄着盲杖慢慢跨完最后一步,站在广州原点说出自己的梦想。

初衷:告诉自己不要自我设限

“我们是一群视障者,我们生活在弱光、模糊或者黑暗的世界里,究竟什么是山河大海,究竟什么是日月星辰?最困惑的问题是,我,究竟是什么样的?”视障人士杨破发出这样的疑问。作为这次徒步的发起者,他告诉记者,走出去是为了突破自己狭小的生活圈,也是为了让视障者完成与自己的对话。

“和许多明眼人一样,我们也想要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即使在黑暗里,也想要热血澎湃!”带着这样的动力,杨破带着其他9名视障人士,踏上了230公里的徒步之旅。

用望远镜看站牌 通过对讲机指路

启程那天早上9时,团队从惠州碧海湾景区出发,发起人杨破一路用望远镜看站牌,又不时将眼睛贴近手机,查看地图。这支平均年龄30岁的10人队伍从惠州走到了深圳,一直走到大小梅沙,靠的是望远镜、口哨、对讲机和手机地图。

10人队伍中,泽宇和杨破各有一把哨子,视力最好的杨破作为领头人,能贴近手机看地图、看文字。能感光和感知轮廓的泽宇负责在队伍最后。“注意,我们要过马路啦,我们等下一个绿灯!”杨破大喊一声,同时吹起口哨,志愿者也帮忙提醒绿灯的时长,过马路时,垫后的泽宇吹起口哨提醒大家赶快前进。

“现在我们要左转了,注意前面会有柱子!”“前面有台阶,大家小心!”杨破不停地提醒大家路上的各种障碍。经过一家有冷气的商场时,不少视障人士停下脚步,并异口同声地欢呼:“空调的气味!”

记者观察到,行进中他们被提醒最多的是台阶、柱子和树,“我们最怕电线杆上那根斜着延伸到地面的钢丝,因为它是灰色的,很容易被忽略,一不留神就会卡到脖子上。”用盲杖辅助小心翼翼走路的丹妮告诉记者,虽然会摔跤、会撞到,但这些都不再让她恐惧,旅行的快乐战胜了一切。

暴雨中走过正在施工的五沙大桥

队伍里49岁的老常中过暑,丹妮在路上摔过一跤,手掌磨破皮,脚也抽筋过,阿冲曾差点撞上一棵枝干伸到路中间的树……最困难的是同时遇到暴雨和道路施工的5月7日。

杨破回忆,那天正要过顺德的五沙大桥,吃饭前已经乌云压过,但为了完成既定行程,大家穿上雨衣带上鞋套就出发了。“那段路,哪怕只有一两米我也走了很久,”泽宇回忆。五沙大桥当时正在施工,桥面非常不平整,对于普通人来说都要小心翼翼,更何况他们是视障人士。

“我们最怕的是长短不一、高低不同、形状各异的钢筋,贯穿在石块中,鞋套一下就被刮烂了。”通过杨破探路、指挥,10个人花数小时才走过了这座大桥并舒了一口气。“鞋里进入的雨水和水泡磨破的水都混为一体了。”阿冲说。

在这个10人小分队中,有两人是属于全盲。泽宇在七八岁时视网膜色素病变,目前可以看出大概颜色和轮廓,下楼梯还能根据光影区分台阶,上楼梯则区分不了了。小苏有一定光感,能感受白天和晚上的变化。杨破则属于低视力人士,在整个团队中担当领队。

路线制定、酒店入住和退房、吃饭买单,这些大小事宜全都离不开手机,而手机也成了视障人士突破自我的重要工具。当路人纷纷表示惊讶时,他们会友好地表示,视觉障碍不代表完全的黑暗,仍然能借助一些工具获取生活便利。盲杖则成了他们延伸的双眼,用来探测前方路况和范围。

站在广州原点说出梦想

5月11日中午11时35分,队伍终于抵达了终点——人民公园。“现在我们已经站在广州市人民公园南广场呢,大家面前的就是广州原点,它是广州城市坐标的原点。”

参与徒步的丹妮紧握着盲杖,露出笑容,她旁边的数名同行者都露出开心的表情。站在广州原点,勇敢的徒步者都说出了自己的梦想。参加徒步的玉容六七岁时发过一场高烧后眼角膜坏了,靠自己努力考取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毕业后从事儿童康复教育,面向自闭症、智力障碍、脑瘫、发育迟缓的孩子。这次徒步之后她就要到深圳一家康复机构工作。

杨破2010年毕业于贵州大学英语专业,已经在公益组织工作多年,如今他动了创业的念头,希望能发起更多策划类活动,帮助更多视障人士。

瑶瑶则动情地说:“我的疲劳一扫而空。这个终点是另一个起点,将来我要为视障人士的无障碍出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嗯,我还有很多梦想,可是我太紧张太激动了!”

口述影像志愿者:把风景说给他们听

“现在我们经过一座桥,树枝垂到桥面上啦,你们可以伸出盲杖感受一下树的枝叶!”志愿者冯先生跟随行队伍说,大家纷纷伸出手,感受盲杖与枝叶擦过的沙沙声。

耿先生一路随行14天,负责口述沿途所见的事物给这些无法看清楚世界的徒步者。他告诉记者,口述影像让视障人士的旅程更加生动。“要使用很多动词、形容词去描述,在口述过程中,我自己也更能站在他们的角度感受世界了。”他回忆,途中有一次经过一辆大卡车,车上装满了可乐,“我就描述给他们听,可乐罐的颜色、材质、光泽。”

除了口述影像,网络上也传来最美的声音。“我来为你说个图!”热心网友发起倡议,为他们沿途拍摄的照片进行解说。“这张照片最右边的小伙伴就是今天加入的菀宸……”“大家现在正走在红色的砖路上,路面上有些黄色的沙子……”

文/广报记者王晓全 图/广报记者苏俊杰

编辑:林润栋
数字报

盲杖作眼梦为马视障勇士走天涯 站在广州原点说出梦想

广州日报  作者:王晓全 苏俊杰  2017-05-12

  视障人士徒步行至沿江西路。

  视障人士抵达广州人民公园,他们跨出抵达终点的一步。

起点惠州—深圳—虎门—南沙—佛山—终点广州。

大洋网讯 “和许多明眼人一样,我们也想要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即使在黑暗里,也想要热血澎湃!”带着这样的动力,10名视障人士踏上了14天230公里的徒步之旅。

4月28日清晨,一群特别的人开启了人生中重要的旅程,这些来自广州、长沙、南宁、厦门、武汉等地的10位视障人士,决定携手在14天内徒步惠州、深圳、东莞、佛山、广州5个城市、35个镇街,全程230公里。

与普通人旅行拍照不同,作为视障人士,他们一路上不停地搜集各种鸟叫、海浪、人声甚至车辆碾过减速带的声音,他们用力呼吸感受气味,用盲杖丈量自己的步伐。

5月10日天渐黑的时候,统一穿着黄色T恤的视障人士们已经走完本次行程的大半部分路程。志愿者记录下这一刻,将照片发在微信群内,一名没有参与徒步的低视力群友动情地打出一段话:“我不能完全看清楚照片,但我感觉到颜色很美!”5月11日,他们抵达终点广州人民公园,拄着盲杖慢慢跨完最后一步,站在广州原点说出自己的梦想。

初衷:告诉自己不要自我设限

“我们是一群视障者,我们生活在弱光、模糊或者黑暗的世界里,究竟什么是山河大海,究竟什么是日月星辰?最困惑的问题是,我,究竟是什么样的?”视障人士杨破发出这样的疑问。作为这次徒步的发起者,他告诉记者,走出去是为了突破自己狭小的生活圈,也是为了让视障者完成与自己的对话。

“和许多明眼人一样,我们也想要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即使在黑暗里,也想要热血澎湃!”带着这样的动力,杨破带着其他9名视障人士,踏上了230公里的徒步之旅。

用望远镜看站牌 通过对讲机指路

启程那天早上9时,团队从惠州碧海湾景区出发,发起人杨破一路用望远镜看站牌,又不时将眼睛贴近手机,查看地图。这支平均年龄30岁的10人队伍从惠州走到了深圳,一直走到大小梅沙,靠的是望远镜、口哨、对讲机和手机地图。

10人队伍中,泽宇和杨破各有一把哨子,视力最好的杨破作为领头人,能贴近手机看地图、看文字。能感光和感知轮廓的泽宇负责在队伍最后。“注意,我们要过马路啦,我们等下一个绿灯!”杨破大喊一声,同时吹起口哨,志愿者也帮忙提醒绿灯的时长,过马路时,垫后的泽宇吹起口哨提醒大家赶快前进。

“现在我们要左转了,注意前面会有柱子!”“前面有台阶,大家小心!”杨破不停地提醒大家路上的各种障碍。经过一家有冷气的商场时,不少视障人士停下脚步,并异口同声地欢呼:“空调的气味!”

记者观察到,行进中他们被提醒最多的是台阶、柱子和树,“我们最怕电线杆上那根斜着延伸到地面的钢丝,因为它是灰色的,很容易被忽略,一不留神就会卡到脖子上。”用盲杖辅助小心翼翼走路的丹妮告诉记者,虽然会摔跤、会撞到,但这些都不再让她恐惧,旅行的快乐战胜了一切。

暴雨中走过正在施工的五沙大桥

队伍里49岁的老常中过暑,丹妮在路上摔过一跤,手掌磨破皮,脚也抽筋过,阿冲曾差点撞上一棵枝干伸到路中间的树……最困难的是同时遇到暴雨和道路施工的5月7日。

杨破回忆,那天正要过顺德的五沙大桥,吃饭前已经乌云压过,但为了完成既定行程,大家穿上雨衣带上鞋套就出发了。“那段路,哪怕只有一两米我也走了很久,”泽宇回忆。五沙大桥当时正在施工,桥面非常不平整,对于普通人来说都要小心翼翼,更何况他们是视障人士。

“我们最怕的是长短不一、高低不同、形状各异的钢筋,贯穿在石块中,鞋套一下就被刮烂了。”通过杨破探路、指挥,10个人花数小时才走过了这座大桥并舒了一口气。“鞋里进入的雨水和水泡磨破的水都混为一体了。”阿冲说。

在这个10人小分队中,有两人是属于全盲。泽宇在七八岁时视网膜色素病变,目前可以看出大概颜色和轮廓,下楼梯还能根据光影区分台阶,上楼梯则区分不了了。小苏有一定光感,能感受白天和晚上的变化。杨破则属于低视力人士,在整个团队中担当领队。

路线制定、酒店入住和退房、吃饭买单,这些大小事宜全都离不开手机,而手机也成了视障人士突破自我的重要工具。当路人纷纷表示惊讶时,他们会友好地表示,视觉障碍不代表完全的黑暗,仍然能借助一些工具获取生活便利。盲杖则成了他们延伸的双眼,用来探测前方路况和范围。

站在广州原点说出梦想

5月11日中午11时35分,队伍终于抵达了终点——人民公园。“现在我们已经站在广州市人民公园南广场呢,大家面前的就是广州原点,它是广州城市坐标的原点。”

参与徒步的丹妮紧握着盲杖,露出笑容,她旁边的数名同行者都露出开心的表情。站在广州原点,勇敢的徒步者都说出了自己的梦想。参加徒步的玉容六七岁时发过一场高烧后眼角膜坏了,靠自己努力考取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毕业后从事儿童康复教育,面向自闭症、智力障碍、脑瘫、发育迟缓的孩子。这次徒步之后她就要到深圳一家康复机构工作。

杨破2010年毕业于贵州大学英语专业,已经在公益组织工作多年,如今他动了创业的念头,希望能发起更多策划类活动,帮助更多视障人士。

瑶瑶则动情地说:“我的疲劳一扫而空。这个终点是另一个起点,将来我要为视障人士的无障碍出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嗯,我还有很多梦想,可是我太紧张太激动了!”

口述影像志愿者:把风景说给他们听

“现在我们经过一座桥,树枝垂到桥面上啦,你们可以伸出盲杖感受一下树的枝叶!”志愿者冯先生跟随行队伍说,大家纷纷伸出手,感受盲杖与枝叶擦过的沙沙声。

耿先生一路随行14天,负责口述沿途所见的事物给这些无法看清楚世界的徒步者。他告诉记者,口述影像让视障人士的旅程更加生动。“要使用很多动词、形容词去描述,在口述过程中,我自己也更能站在他们的角度感受世界了。”他回忆,途中有一次经过一辆大卡车,车上装满了可乐,“我就描述给他们听,可乐罐的颜色、材质、光泽。”

除了口述影像,网络上也传来最美的声音。“我来为你说个图!”热心网友发起倡议,为他们沿途拍摄的照片进行解说。“这张照片最右边的小伙伴就是今天加入的菀宸……”“大家现在正走在红色的砖路上,路面上有些黄色的沙子……”

文/广报记者王晓全 图/广报记者苏俊杰

编辑:林润栋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