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岁女娃突变“玻璃人” 多次骨裂竟查出白血病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严蓉 潘芝珍 发表时间:2017-05-19 08:51

四岁女娃突变“玻璃人” 多次骨裂竟查出白血病 

  ■蔡爸爸和女儿抵头一起游戏。

温暖1088号

能从山区搬到镇上住,让三个孩子在城里读书,曾是广东普宁农村妈妈黄少君感受到的最大幸福。可小女儿蔡楚埼的一场大病,让她满溢希望的生活,跌入无底深渊。楚埼在去年夏天确诊白血病,为了省钱给女儿治病,黄少君忍泪将一对儿女送回乡下,也将一颗心硬生生掰开,放在两处。10个月的治疗,楚埼的花费超过30万元,经济本不富裕的蔡家为此负债累累。黄少君夫妇在巨大的压力下挺肩承受,他们相信,这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只要熬过去,一切都能重新开始。

■本版统筹:新快报记者 潘芝珍

■本版采写:新快报记者 严蓉 潘芝珍

频繁骨裂是危险信号

在相继生育一对儿女后,黄少君本不打算再要孩子。可偏偏这时,小楚埼意外到来,在短暂犹豫后她做出生养的决定。“多养一个孩子日子肯定苦一些,但等孩子们长大了,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黄少君的想法与丈夫如出一辙,夫妻俩欢欢喜喜地等待着孩子的降生。

2012年楚埼出生。蔡家的生活并没有多少改变,在全家人的呵护与疼爱下,她很快长到4岁,并跟着家人一道搬离农村老屋,租住在普宁市郊的小镇。

2016年4月起,命运的不幸开始露出端倪。“孩子当时4岁,那段时间特别容易受伤,像个‘玻璃人’。”黄少君回忆说,几次并不严重的磕碰,都导致楚埼骨伤、骨裂,“我每次都带她去小诊所包扎处理,还责怪她太调皮, 也没特别在意。”黄少君没有意识到,骨裂是非常危险的信号。

当年7月底,小楚埼病情爆发,突然高烧不退。黄少君带她去当地医院检查,医生在看过抽血化验单后一脸严肃地找黄少君谈话。“医生告诉我,几乎可以肯定是白血病,让我赶紧上大医院去。”医生的话如同一记重锤,砸得她目瞪口呆。

楚埼在父母陪伴下赶到广州,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办理了住院手续。“医生告诉我们孩子得的是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必须马上开始化疗。”黄少君说,一夜之间,她的世界从彩色变成灰黑色。

为省钱哥哥姐姐重返农村

黄少君从怀上楚埼后就没有出去工作,蔡家的收入主要靠爸爸蔡宋庆四处打来散工。“以前觉得城里生活条件要好一些,两个孩子在镇上读书也比村里要好,所以全家就租住在普宁镇上,一年租金也要一万多元。”黄少君说,虽然经济不富裕,但她很重视孩子们的教育,总希望在有限条件下,为他们创造最好的环境。

楚埼确诊两个月后,迫于经济压力,黄少君夫妇决定搬出租来的房子,将楚埼的姐姐和哥哥送回老家读书。黄少君必须做出选择,“省下租金和学费给楚埼看病要紧,而且当时,我和她爸爸都要在医院照顾楚埼,留在镇上没有人照料另外两个孩子,只能把他们送回农村,也有亲戚帮着照看一下。”黄少君说,山区交通不便,孩子们不可能走出来去镇上读书,所以从去年9月开始,两个大孩子已经入读当地乡村学校。

“只能委屈她的小哥哥、小姐姐了,现在,保住楚埼的命是最要紧的事情。”黄少君说,孩子们分在两处,她的心也随之掰开两瓣,天天操心着楚埼的病,也时时挂念着留守儿女的衣食,“每天都在看天气预报,怕他们冷了不知加衣,热了又不懂脱衣……”

10个月治疗花费超30万

从2016年8月开始做化疗,因为频繁感染,楚埼的治疗费已支出30多万元,除去新农合大概三成的报销回笼,其余20多万元一部分靠网上众筹而来,一部分靠亲友援手。

说到治疗费,黄少君神色暗淡,“治疗了这么久,我们一天一天熬,能想到的办法都想尽了。到现在,别说几千元、几万元,再去借几百元都不容易。”她告诉记者,治疗越往后,筹钱越难,“以前养三个孩子,又要在镇上租房,我们几乎没有积蓄。早知这样,当初真不该搬去镇上,那样就能多攒一笔钱。”黄少君摇头苦笑,“可当时又怎么能想得到?”

虽然楚埼的病情已被基本控制住,但接下来要进行的维持治疗,包括出院后每月返穗要做的例行检查,也不是小数目。黄少君说,即使没有任何突发状况,楚埼还需要度过3年维持期才能算“治愈”,但眼前最困难的是,所需的费用他们毫无办法。

编辑:林明锋
数字报

四岁女娃突变“玻璃人” 多次骨裂竟查出白血病

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严蓉 潘芝珍  2017-05-19

四岁女娃突变“玻璃人” 多次骨裂竟查出白血病 

  ■蔡爸爸和女儿抵头一起游戏。

温暖1088号

能从山区搬到镇上住,让三个孩子在城里读书,曾是广东普宁农村妈妈黄少君感受到的最大幸福。可小女儿蔡楚埼的一场大病,让她满溢希望的生活,跌入无底深渊。楚埼在去年夏天确诊白血病,为了省钱给女儿治病,黄少君忍泪将一对儿女送回乡下,也将一颗心硬生生掰开,放在两处。10个月的治疗,楚埼的花费超过30万元,经济本不富裕的蔡家为此负债累累。黄少君夫妇在巨大的压力下挺肩承受,他们相信,这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只要熬过去,一切都能重新开始。

■本版统筹:新快报记者 潘芝珍

■本版采写:新快报记者 严蓉 潘芝珍

频繁骨裂是危险信号

在相继生育一对儿女后,黄少君本不打算再要孩子。可偏偏这时,小楚埼意外到来,在短暂犹豫后她做出生养的决定。“多养一个孩子日子肯定苦一些,但等孩子们长大了,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黄少君的想法与丈夫如出一辙,夫妻俩欢欢喜喜地等待着孩子的降生。

2012年楚埼出生。蔡家的生活并没有多少改变,在全家人的呵护与疼爱下,她很快长到4岁,并跟着家人一道搬离农村老屋,租住在普宁市郊的小镇。

2016年4月起,命运的不幸开始露出端倪。“孩子当时4岁,那段时间特别容易受伤,像个‘玻璃人’。”黄少君回忆说,几次并不严重的磕碰,都导致楚埼骨伤、骨裂,“我每次都带她去小诊所包扎处理,还责怪她太调皮, 也没特别在意。”黄少君没有意识到,骨裂是非常危险的信号。

当年7月底,小楚埼病情爆发,突然高烧不退。黄少君带她去当地医院检查,医生在看过抽血化验单后一脸严肃地找黄少君谈话。“医生告诉我,几乎可以肯定是白血病,让我赶紧上大医院去。”医生的话如同一记重锤,砸得她目瞪口呆。

楚埼在父母陪伴下赶到广州,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办理了住院手续。“医生告诉我们孩子得的是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必须马上开始化疗。”黄少君说,一夜之间,她的世界从彩色变成灰黑色。

为省钱哥哥姐姐重返农村

黄少君从怀上楚埼后就没有出去工作,蔡家的收入主要靠爸爸蔡宋庆四处打来散工。“以前觉得城里生活条件要好一些,两个孩子在镇上读书也比村里要好,所以全家就租住在普宁镇上,一年租金也要一万多元。”黄少君说,虽然经济不富裕,但她很重视孩子们的教育,总希望在有限条件下,为他们创造最好的环境。

楚埼确诊两个月后,迫于经济压力,黄少君夫妇决定搬出租来的房子,将楚埼的姐姐和哥哥送回老家读书。黄少君必须做出选择,“省下租金和学费给楚埼看病要紧,而且当时,我和她爸爸都要在医院照顾楚埼,留在镇上没有人照料另外两个孩子,只能把他们送回农村,也有亲戚帮着照看一下。”黄少君说,山区交通不便,孩子们不可能走出来去镇上读书,所以从去年9月开始,两个大孩子已经入读当地乡村学校。

“只能委屈她的小哥哥、小姐姐了,现在,保住楚埼的命是最要紧的事情。”黄少君说,孩子们分在两处,她的心也随之掰开两瓣,天天操心着楚埼的病,也时时挂念着留守儿女的衣食,“每天都在看天气预报,怕他们冷了不知加衣,热了又不懂脱衣……”

10个月治疗花费超30万

从2016年8月开始做化疗,因为频繁感染,楚埼的治疗费已支出30多万元,除去新农合大概三成的报销回笼,其余20多万元一部分靠网上众筹而来,一部分靠亲友援手。

说到治疗费,黄少君神色暗淡,“治疗了这么久,我们一天一天熬,能想到的办法都想尽了。到现在,别说几千元、几万元,再去借几百元都不容易。”她告诉记者,治疗越往后,筹钱越难,“以前养三个孩子,又要在镇上租房,我们几乎没有积蓄。早知这样,当初真不该搬去镇上,那样就能多攒一笔钱。”黄少君摇头苦笑,“可当时又怎么能想得到?”

虽然楚埼的病情已被基本控制住,但接下来要进行的维持治疗,包括出院后每月返穗要做的例行检查,也不是小数目。黄少君说,即使没有任何突发状况,楚埼还需要度过3年维持期才能算“治愈”,但眼前最困难的是,所需的费用他们毫无办法。

编辑:林明锋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