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重病患儿住院吃饭不用愁 国内首个食物援助项目启动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李斯璐 发表时间:2017-05-22 09:08

贫困重病患儿住院吃饭不用愁 国内首个食物援助项目启动 

  ■免费的午餐和晚餐,每次都能满足一位孩子和一位陪护人员的需要。

贫困重病患儿住院吃饭不用愁 国内首个食物援助项目启动

  ■一位患儿在品尝爱心饭菜。

在珠江医院,重病患儿家庭的餐饮,在广州社工、企业和医院的帮助下,得到爱心“埋单”

■采写:新快报记者 李斯璐

■摄影:新快报记者 王飞

在广州打工多年的广西人陈彩杏很感慨地说:“农村人的打拼生涯,如果不遇到两件事,就能安贫乐道地平静生活一辈子:一件事是去城市买房,第二件事是患重病。”

4个月前,陈彩杏1岁2个月的儿子轩轩罹患急性髓系白血病,陈彩杏和丈夫黄海兴对生活的一切设想被彻底打乱。在其住院治疗的珠江医院儿科血液病病区,来自贫困家庭、同样遭遇白血病的有20个孩子。

在异乡治病,自己的吃穿已经不重要。家长们更看重,怎样才能将一分一毫最大限度节省下来,留给孩子看病;而自己,吃青菜喝白粥,都无所谓。就在大家为生活和治病发愁的时候,社工和医院将一份份免费的营养餐,送到这些家庭手上,家长们起初十分愕然,许久反应过来后,才哽咽地开口:“谢谢雪中送炭。”

据珠江医院和穗星介绍,这是国内首个贫困家庭住院食物援助项目,4月26日在珠江医院启动,在广州社工、企业和医院的帮忙下,重病患儿家庭的餐饮得到爱心“埋单”。

每天提供免费午餐和晚餐

分量能够满足一位儿童和一位成人

5月10日中午11时,南方医科大学附属珠江医院儿科血液病病区的病房里,患儿周家俊躺在妈妈的怀里,由妈妈一勺一勺地喂着喝汤。由于化疗药物作用,他的胃口只容得下一碗瘦肉汁,这碗汤是饭堂阿姨为他“私人定制”的。

妈妈宋女士说:“配餐的时候,我们会写上孩子忌口的事宜。因为儿子正在化疗,医生要求饮食必须清淡,不能放盐和油,但又必须保持营养,我们自己实在不知道怎么才能做出孩子所需的餐饮。相反,医院饭堂的配餐员有经验,他们知道给孩子配什么餐。”

也就是说,医院配的营养餐,患儿放心吃。

孩子一边吃,在医院服务的广州穗星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下称穗星社工)工作人员也在观察各家庭的用餐情况。穗星资深社工阮慧玲介绍,由于长期在医院为患儿服务,贫病家庭的需求,除了治疗费,还包括日常吃穿的开销。

“早在2012年,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就和穗星社工开展了‘坚持的希望——贫困重症患儿家庭医务社工服务项目’。社工和医护人员在合作中发现,诸如白血病、肿瘤等病种的患儿家庭,一直为身患重病的孩子承担着沉重治疗费用,重症患儿住院治疗期间甚至无法获得足够的营养配餐,有的患儿家长甚至一个盒饭分四餐食用,看见了,都让人心酸。”

据了解,2015年年底,穗星社工开展了“百家食物银行”的公益计划,为市内有需要的家庭筹集生活必需品——米和油,并定期发放。“由于医院社工的发现,今年我们觉得,可以在百家食物银行的基础上,扩展一下服务方式,就是为身处医院贫困患儿家庭,每天提供免费午餐和晚餐,餐饮的分量能够满足一位儿童和一位陪护人员。”

如今,免费送餐计划先从珠江医院儿科试点,穗星社工副总干事余瑞兰介绍:“等试点病区的申请流程和配餐流程都顺畅之后,就打算将计划铺开到医院的其他病区,家境贫困的病人都能申请免费送餐。”

为了省钱给孩子治病

家长们的饮食“素”得惊人

众所周知,重病患儿家庭经济压力巨大。一顿爱心饭,能给孩子和家长带来多少实惠?

4个月前,年仅1岁2个月的江西患儿轩轩不幸罹患白血病。在广州打工的父母不得不辞掉手上的工作,全职照顾孩子。

妈妈陈彩杏苦恼地说:“我们都是90后夫妻,因为早结婚早生孩子,出来打工的时间也相对晚,至今为止,我们只有两年多的社会工作经验,夫妻的积蓄也只有7万元不到。”从入院至今,从江西辗转广州看病,轩轩一家已经用了将近10万元治疗费。“我们倾尽所有,还借了不少债务,眼看也快支付不了下一期的化疗。”陈彩杏忧心忡忡。然而她并不想放弃。

在广州治疗,开销除了治疗费之外,最大的开销莫过于租房和煮食。“为了照顾轩轩,我们在医院附近的地方租了个一居室,租金是900元一个月,窄小的房子里只能放得下一张床和一个电磁炉。以前为了照顾孩子,我在院陪护,爸爸每天来回医院和出租屋,买菜做饭,想腾出时间打散工帮补看病期间的开销,根本不可能。孩子爸爸很节省,但广州菜市场的物价比较贵,我们一家三口的伙食费哪怕再节约,每天也要支出50多元,一个月折算下来要1500多元,比房租还贵。要是能把这些支出用来买孩子化疗用的‘门氡’,用药的压力也会减轻很多的。”

轩轩妈的生活“账本”,是病区里各贫困家庭的缩影。急性淋巴白血病患儿雨欣的妈妈李秀丽介绍:“有时候为了省钱,给孩子熬排骨汤,孩子喝汤,家长酱油伴着汤渣送白粥,就是一顿饭了。”

因为爱心配餐保障

家长能腾出空去打工赚钱

医院在病区征集患儿家庭的免费配餐需求之后,家长们的安排发生了变化。

5月1日,穗星社工在珠江医院儿科护士站投放了“食物救助爱心卡”,由科室授权护士长向符合条件的贫困家庭住院患者进行发放,获得救助卡的家庭可以凭卡,征订珠江医院食堂领取营养汤汁套餐。

拿到“爱心卡”的时候,宋女士发现:“家庭的餐标,陪护家长标准为10元一位,两荤一素和主食;患病儿童标准为5元一位。家长的餐饮分量有菜有肉,分量很够,味道也不错。而孩子的配餐,多数是配制营养汤汁或营养餐。由于患儿在化疗期间,在饮食方面有特殊要求,有些不能吃盐、不能沾油,所以医院饭堂也贴心地为他们作出特殊的用餐安排。”

“在社工和医院帮助下,每天中午及傍晚,医院饭堂送餐员为患儿家庭送上暖暖的爱心餐,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我们这种贫困重症患儿家庭的经济负担,让家长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照顾孩子和外出工作帮补治疗费用。”轩轩妈告诉记者。

因为不必担心妻儿在医院的餐饮问题,轩轩的爸爸马上腾出了时间,在广州找了一份包餐饮的临时工作,工资大约有2000元,“这样的分担,虽然不是直接的捐钱捐物,但对我们来说,确实是雪中送炭。”

据了解,给在医院治疗的贫困患儿家庭派餐的公益模式,目前是全国首创。珠江医院有关负责人介绍:“通过提供食物援助的方式,让更多‘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家庭感受到医院的人文关怀,感受到社会各界的关爱,对构建和谐医患关系、构建和谐社会都将起到积极的作用。”

编辑:林明锋
数字报

贫困重病患儿住院吃饭不用愁 国内首个食物援助项目启动

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李斯璐  2017-05-22

贫困重病患儿住院吃饭不用愁 国内首个食物援助项目启动 

  ■免费的午餐和晚餐,每次都能满足一位孩子和一位陪护人员的需要。

贫困重病患儿住院吃饭不用愁 国内首个食物援助项目启动

  ■一位患儿在品尝爱心饭菜。

在珠江医院,重病患儿家庭的餐饮,在广州社工、企业和医院的帮助下,得到爱心“埋单”

■采写:新快报记者 李斯璐

■摄影:新快报记者 王飞

在广州打工多年的广西人陈彩杏很感慨地说:“农村人的打拼生涯,如果不遇到两件事,就能安贫乐道地平静生活一辈子:一件事是去城市买房,第二件事是患重病。”

4个月前,陈彩杏1岁2个月的儿子轩轩罹患急性髓系白血病,陈彩杏和丈夫黄海兴对生活的一切设想被彻底打乱。在其住院治疗的珠江医院儿科血液病病区,来自贫困家庭、同样遭遇白血病的有20个孩子。

在异乡治病,自己的吃穿已经不重要。家长们更看重,怎样才能将一分一毫最大限度节省下来,留给孩子看病;而自己,吃青菜喝白粥,都无所谓。就在大家为生活和治病发愁的时候,社工和医院将一份份免费的营养餐,送到这些家庭手上,家长们起初十分愕然,许久反应过来后,才哽咽地开口:“谢谢雪中送炭。”

据珠江医院和穗星介绍,这是国内首个贫困家庭住院食物援助项目,4月26日在珠江医院启动,在广州社工、企业和医院的帮忙下,重病患儿家庭的餐饮得到爱心“埋单”。

每天提供免费午餐和晚餐

分量能够满足一位儿童和一位成人

5月10日中午11时,南方医科大学附属珠江医院儿科血液病病区的病房里,患儿周家俊躺在妈妈的怀里,由妈妈一勺一勺地喂着喝汤。由于化疗药物作用,他的胃口只容得下一碗瘦肉汁,这碗汤是饭堂阿姨为他“私人定制”的。

妈妈宋女士说:“配餐的时候,我们会写上孩子忌口的事宜。因为儿子正在化疗,医生要求饮食必须清淡,不能放盐和油,但又必须保持营养,我们自己实在不知道怎么才能做出孩子所需的餐饮。相反,医院饭堂的配餐员有经验,他们知道给孩子配什么餐。”

也就是说,医院配的营养餐,患儿放心吃。

孩子一边吃,在医院服务的广州穗星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下称穗星社工)工作人员也在观察各家庭的用餐情况。穗星资深社工阮慧玲介绍,由于长期在医院为患儿服务,贫病家庭的需求,除了治疗费,还包括日常吃穿的开销。

“早在2012年,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就和穗星社工开展了‘坚持的希望——贫困重症患儿家庭医务社工服务项目’。社工和医护人员在合作中发现,诸如白血病、肿瘤等病种的患儿家庭,一直为身患重病的孩子承担着沉重治疗费用,重症患儿住院治疗期间甚至无法获得足够的营养配餐,有的患儿家长甚至一个盒饭分四餐食用,看见了,都让人心酸。”

据了解,2015年年底,穗星社工开展了“百家食物银行”的公益计划,为市内有需要的家庭筹集生活必需品——米和油,并定期发放。“由于医院社工的发现,今年我们觉得,可以在百家食物银行的基础上,扩展一下服务方式,就是为身处医院贫困患儿家庭,每天提供免费午餐和晚餐,餐饮的分量能够满足一位儿童和一位陪护人员。”

如今,免费送餐计划先从珠江医院儿科试点,穗星社工副总干事余瑞兰介绍:“等试点病区的申请流程和配餐流程都顺畅之后,就打算将计划铺开到医院的其他病区,家境贫困的病人都能申请免费送餐。”

为了省钱给孩子治病

家长们的饮食“素”得惊人

众所周知,重病患儿家庭经济压力巨大。一顿爱心饭,能给孩子和家长带来多少实惠?

4个月前,年仅1岁2个月的江西患儿轩轩不幸罹患白血病。在广州打工的父母不得不辞掉手上的工作,全职照顾孩子。

妈妈陈彩杏苦恼地说:“我们都是90后夫妻,因为早结婚早生孩子,出来打工的时间也相对晚,至今为止,我们只有两年多的社会工作经验,夫妻的积蓄也只有7万元不到。”从入院至今,从江西辗转广州看病,轩轩一家已经用了将近10万元治疗费。“我们倾尽所有,还借了不少债务,眼看也快支付不了下一期的化疗。”陈彩杏忧心忡忡。然而她并不想放弃。

在广州治疗,开销除了治疗费之外,最大的开销莫过于租房和煮食。“为了照顾轩轩,我们在医院附近的地方租了个一居室,租金是900元一个月,窄小的房子里只能放得下一张床和一个电磁炉。以前为了照顾孩子,我在院陪护,爸爸每天来回医院和出租屋,买菜做饭,想腾出时间打散工帮补看病期间的开销,根本不可能。孩子爸爸很节省,但广州菜市场的物价比较贵,我们一家三口的伙食费哪怕再节约,每天也要支出50多元,一个月折算下来要1500多元,比房租还贵。要是能把这些支出用来买孩子化疗用的‘门氡’,用药的压力也会减轻很多的。”

轩轩妈的生活“账本”,是病区里各贫困家庭的缩影。急性淋巴白血病患儿雨欣的妈妈李秀丽介绍:“有时候为了省钱,给孩子熬排骨汤,孩子喝汤,家长酱油伴着汤渣送白粥,就是一顿饭了。”

因为爱心配餐保障

家长能腾出空去打工赚钱

医院在病区征集患儿家庭的免费配餐需求之后,家长们的安排发生了变化。

5月1日,穗星社工在珠江医院儿科护士站投放了“食物救助爱心卡”,由科室授权护士长向符合条件的贫困家庭住院患者进行发放,获得救助卡的家庭可以凭卡,征订珠江医院食堂领取营养汤汁套餐。

拿到“爱心卡”的时候,宋女士发现:“家庭的餐标,陪护家长标准为10元一位,两荤一素和主食;患病儿童标准为5元一位。家长的餐饮分量有菜有肉,分量很够,味道也不错。而孩子的配餐,多数是配制营养汤汁或营养餐。由于患儿在化疗期间,在饮食方面有特殊要求,有些不能吃盐、不能沾油,所以医院饭堂也贴心地为他们作出特殊的用餐安排。”

“在社工和医院帮助下,每天中午及傍晚,医院饭堂送餐员为患儿家庭送上暖暖的爱心餐,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我们这种贫困重症患儿家庭的经济负担,让家长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照顾孩子和外出工作帮补治疗费用。”轩轩妈告诉记者。

因为不必担心妻儿在医院的餐饮问题,轩轩的爸爸马上腾出了时间,在广州找了一份包餐饮的临时工作,工资大约有2000元,“这样的分担,虽然不是直接的捐钱捐物,但对我们来说,确实是雪中送炭。”

据了解,给在医院治疗的贫困患儿家庭派餐的公益模式,目前是全国首创。珠江医院有关负责人介绍:“通过提供食物援助的方式,让更多‘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家庭感受到医院的人文关怀,感受到社会各界的关爱,对构建和谐医患关系、构建和谐社会都将起到积极的作用。”

编辑:林明锋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