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患白血病 单亲母亲求助: “救救我女儿,她还不想走”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潘芝珍 发表时间:2017-05-26 14:10

  ■宇琪常说:“妈妈我怕,我不想死。”

温暖1089号

●温暖诉求

有一天,妈妈李利娇听到6岁的女儿廖宇琪和医生对话:

“能快点把我身体里的坏细胞打死吗?”“打死了一些,要慢慢来。”“你能一次过打死它们不?”“它们会捉迷藏。”“啊!它们比我还调皮?”“它们是调皮,但你是最勇敢最厉害。”

邻床的病友家长被这番对话逗乐了,捂着嘴笑,只有李利娇笑不出来。“这么可爱的孩子,却在单亲家庭里跟着妈妈受苦,还患上白血病!”她感叹命运不公,愿意用尽一切力量救治女儿。

单亲妈妈历尽艰辛抚养女儿

说起女儿,来自湖北黄石的李利娇难免揪心。宇琪两岁时,李利娇与丈夫离异,孩子当时被留在广州增城,由爷爷照顾。跟老人生活了两年,刚满4岁的宇琪又因爷爷患肺癌被送回到妈妈身边。“我在湖北农村,家里条件不好,她一直在跟我受苦。”李利娇常想,等以后有钱了一定要好好补偿孩子。

李利娇怎么也想不到,给女儿许的愿还没兑现,孩子就生病了。“从去年底开始发烧,断断续续烧了一个多月。”她说。

今年2月份,李利娇发现女儿的病情非但没有好转,还不断加重。在母女俩赶往医院的路上,宇琪突然流鼻血不止,一到医院就被推进急诊室抢救,“当时真的很可怕,鼻血染红了她的上衣。医生就帮孩子查了血常规,发现血小板和中心粒细胞指数非常低,怀疑是白血病。”听到诊断,李利娇几近崩溃:“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要是有个好歹,我该怎么办?”

时间并不允许李利娇消沉,她很快振作起来,回家收拾行李,打算带女儿去武汉的大医院求医。

“妈妈我怕,我不想死”

宇琪被确诊患有白血病后,医生让李利娇至少准备20万元治疗费。这些年,李利娇独力养女,生活来源仅靠一份3000元的工资。加上宇琪的户籍和医保关系都在增城,她考虑再三,决定去广州治疗。

李利娇说,自己原本和前夫商量分担费用,但她带着宇琪在前夫家住了将近2个月,只等来“我们没钱”的答复。

“孩子的爸爸是打散工的,还不怎么照顾家庭和父母。在增城暂住的两个月里,宇琪经常发烧,他们也只是给孩子用退烧药,只有她流鼻血的时候才送到医院输血。”李利娇不敢再耽搁宇琪的治疗,只好向娘家求助,先筹钱送孩子去医院。

李利娇说,在增城的那段时间,宇琪常常流鼻血。“她很害怕流血,见到血就会跟我说,‘妈妈我怕,我不想死’”李利娇帮不了女儿,她只能加紧借钱。4月,宇琪终于住进中山大学附属孙逸仙纪念医院的病房,聪明的孩子知道有医生帮她,一颗心才安定下来。”

对药物敏感治疗进展缓慢

宇琪对化疗药物十分敏感,用药后经常出现红细胞下降的情况,化疗进展非常缓慢,两个大疗程的方案,她两个月才完成一半。这也意味着,李利娇通过娘家筹到的治疗费,因治疗放缓而迅速用尽。“两个月就用完了17万元,以后的治疗怎么办?”后续无着,李利娇束手无策。

虽然治疗进度缓慢,但医生告诉李利娇,宇琪的缓解效果非常好,“化疗明明很辛苦,她还懂得装坚强。每次教授查房,都会说宇琪是小朋友里面最棒最乖的。宇琪听了很高兴,还反问医生,表现好有没有奖励?”

这几天正是宇琪的休养期,调养一周左右,她又要回医院接受第二期化疗。李利娇说,出院那天,敏感的宇琪磨磨蹭蹭不愿走,她拉着妈妈的衣角问,“是不是医生不帮我治病了?出院后又流鼻血怎么办?”李利娇强忍着眼泪安慰女儿,“不要怕,只是回去几天调理身体。你现在这么棒,不会再流鼻血了。”

编辑:林明锋
数字报

女儿患白血病 单亲母亲求助: “救救我女儿,她还不想走”

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潘芝珍  2017-05-26

  ■宇琪常说:“妈妈我怕,我不想死。”

温暖1089号

●温暖诉求

有一天,妈妈李利娇听到6岁的女儿廖宇琪和医生对话:

“能快点把我身体里的坏细胞打死吗?”“打死了一些,要慢慢来。”“你能一次过打死它们不?”“它们会捉迷藏。”“啊!它们比我还调皮?”“它们是调皮,但你是最勇敢最厉害。”

邻床的病友家长被这番对话逗乐了,捂着嘴笑,只有李利娇笑不出来。“这么可爱的孩子,却在单亲家庭里跟着妈妈受苦,还患上白血病!”她感叹命运不公,愿意用尽一切力量救治女儿。

单亲妈妈历尽艰辛抚养女儿

说起女儿,来自湖北黄石的李利娇难免揪心。宇琪两岁时,李利娇与丈夫离异,孩子当时被留在广州增城,由爷爷照顾。跟老人生活了两年,刚满4岁的宇琪又因爷爷患肺癌被送回到妈妈身边。“我在湖北农村,家里条件不好,她一直在跟我受苦。”李利娇常想,等以后有钱了一定要好好补偿孩子。

李利娇怎么也想不到,给女儿许的愿还没兑现,孩子就生病了。“从去年底开始发烧,断断续续烧了一个多月。”她说。

今年2月份,李利娇发现女儿的病情非但没有好转,还不断加重。在母女俩赶往医院的路上,宇琪突然流鼻血不止,一到医院就被推进急诊室抢救,“当时真的很可怕,鼻血染红了她的上衣。医生就帮孩子查了血常规,发现血小板和中心粒细胞指数非常低,怀疑是白血病。”听到诊断,李利娇几近崩溃:“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要是有个好歹,我该怎么办?”

时间并不允许李利娇消沉,她很快振作起来,回家收拾行李,打算带女儿去武汉的大医院求医。

“妈妈我怕,我不想死”

宇琪被确诊患有白血病后,医生让李利娇至少准备20万元治疗费。这些年,李利娇独力养女,生活来源仅靠一份3000元的工资。加上宇琪的户籍和医保关系都在增城,她考虑再三,决定去广州治疗。

李利娇说,自己原本和前夫商量分担费用,但她带着宇琪在前夫家住了将近2个月,只等来“我们没钱”的答复。

“孩子的爸爸是打散工的,还不怎么照顾家庭和父母。在增城暂住的两个月里,宇琪经常发烧,他们也只是给孩子用退烧药,只有她流鼻血的时候才送到医院输血。”李利娇不敢再耽搁宇琪的治疗,只好向娘家求助,先筹钱送孩子去医院。

李利娇说,在增城的那段时间,宇琪常常流鼻血。“她很害怕流血,见到血就会跟我说,‘妈妈我怕,我不想死’”李利娇帮不了女儿,她只能加紧借钱。4月,宇琪终于住进中山大学附属孙逸仙纪念医院的病房,聪明的孩子知道有医生帮她,一颗心才安定下来。”

对药物敏感治疗进展缓慢

宇琪对化疗药物十分敏感,用药后经常出现红细胞下降的情况,化疗进展非常缓慢,两个大疗程的方案,她两个月才完成一半。这也意味着,李利娇通过娘家筹到的治疗费,因治疗放缓而迅速用尽。“两个月就用完了17万元,以后的治疗怎么办?”后续无着,李利娇束手无策。

虽然治疗进度缓慢,但医生告诉李利娇,宇琪的缓解效果非常好,“化疗明明很辛苦,她还懂得装坚强。每次教授查房,都会说宇琪是小朋友里面最棒最乖的。宇琪听了很高兴,还反问医生,表现好有没有奖励?”

这几天正是宇琪的休养期,调养一周左右,她又要回医院接受第二期化疗。李利娇说,出院那天,敏感的宇琪磨磨蹭蹭不愿走,她拉着妈妈的衣角问,“是不是医生不帮我治病了?出院后又流鼻血怎么办?”李利娇强忍着眼泪安慰女儿,“不要怕,只是回去几天调理身体。你现在这么棒,不会再流鼻血了。”

编辑:林明锋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