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研发出登革热预警系统 能对1-2月内疫情进行预警

来源:金羊网 作者:丰西西、梁宁 发表时间:2017-06-12 06:00

利用大数据预警登革热

在中国广东,登革热曾经消失了30年。但由于对外商贸活动频繁,从1978年开始几乎每年都有病例报告。2014年广东暴发了近30年来最严重的登革热疫情,尤以省会广州最为严重。暴发期间,广州市采取以动员社区全面参与和强有力的政府领导为基础来开展的蚊媒综合防控措施,有效控制了疫情。

记者丰西西 通讯员 梁宁

疫情暴发距今已3年,当年“忙乱中”发起的爱国卫生运动已成常态,防蚊灭蚊成了社区日常工作,“清积水、灭蚊虫、防叮咬”的登革热防控“九字诀”几乎家喻户晓。

三年来,科学家们从未停止对这种疾病的关注。最近,捷报传来。由广东省疾控中心发起的名为“登革热综合防控可以显著降低流行规模”的研究成果在国际知名传染病学期刊《被忽视的热带疾病》(PLOS Neglected Tropical Diseases)上发表,研究人员运用时间序列模型和动力学模型摸清了登革热传播规律和驱动因素,并据此建立模型,构建了一个广东省登革热预警系统,可以实时监测到县(区)级登革热发病情况,让防控部门能够迅速反应,启动防控措施。

这个研究能给今后的登革热防控带来哪些便利?这套本月将启动的预警系统能够起到哪些作用?记者专访了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公共卫生研究院院长马文军。

A 登革热发病50年增30多倍

登革热是登革热病毒引起的一种急性传染病,主要通过埃及伊蚊和白纹伊蚊叮咬传播。登革热的潜伏期一般为3~15天,多数为5~8天。临床表现包括起病急骤,高热,头痛,肌肉、骨关节剧烈酸痛、部分患者出现皮疹、出血倾向、淋巴结肿大、白细胞计数减少、血小板减少等。登革热主要流行于全球热带及亚热带地区,尤其是在东南亚、太平洋岛屿和加勒比海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

马文军指出,登革热这种人类并不陌生的疾病,在过去50年中发病率剧增了30多倍。近年来,登革热在全球范围内的暴发规模和扩散范围越来越大,疫情也越来越严峻,全球有超过3.9亿人存在感染登革热的风险。

对于我国,尤其是广东地区,人们真正认识这种疾病在2014年。这一年,广东暴发了二十多年来最严重的登革热疫情,全省病例超过4万例,并出现了一些危重甚至死亡病例。而在此之前的1978年至2013年,单是广州一个城市,登革热发病例数超过1000例的流行仅6次。

B 科学家“摸清”登革热流行始动因素

突然爆发的疾病令人措手不及。全省迅速组织开展大规模的爱国卫生运动,科学家们也迅速对发病情况及传播规律等展开研究,在政府主导下,所有社区全面参与到强有力的蚊媒综合防控中来,疫情最终得到有效控制。

事后,专家深入分析发现,2014年的登革热首先在广州发生,先沿着广州西线城市佛山、中山、珠海传播,之后再朝东线城市传播。马文军指出,登革热的传播与城市的人口密度、经济发展水平、人口流动、环境卫生息息相关。“登革热是靠蚊虫叮咬传播,与人口流动密切相关。经济发展水平越高的城市,人口密度越大,人口流动就越快,登革热传播也越快。”

与此同时,马文军表示,目前尚无证据表明登革热在广东已经发生本土化。“我们并没有从过冬的虫卵里找到登革热病毒,这也意味着,病毒本土化的可能性很小。输入性病例是广东登革热流行的始动因素。输入性病例导致本地病例的发生,病毒再通过本地病例进行传播。”气候因素是登革热传播的重要驱动因素,包括气温、降雨和厄尔尼诺现象等。


C 病例周边200-400米属“警戒区”

从2014年以来,每当夏天来临,广州各条街道都会组织专门的杀蚊灭蚊行动以防控登革热,这样的举措也取得了显著成效,但也有市民吐槽是“滥杀”。那么,登革热防控到底应该如何进行?对此,专家指出,科学、精准是有效防控登革热疫情的关键。登革热传播具有高度的时间空间聚集,具有“焦点传播”的特征。

那么,到底什么样的距离是登革热传播的风险时间和距离?马文军告诉记者,比如,一个病例发生后,周边200米范围内,且在5天以内的传播风险很高,因此该区域(<200米半径区域)属于防控的核心区,要进行重点蚊媒控制。在病例周边200-400米范围内,且在5天以内的传播风险亦较高,因此该范围(200-400米)属于警戒区,也需要进行蚊媒控制。

也正是基于对登革热防控实际需求做了深入研究,广东的专家们研究并开发了这个名为“广东省登革热预警系统”。“系统基于大数据和统计模型,可在时间和空间尺度实时展示广东每个县区层面的登革热疫情相关信息,包括病例分布、蚊媒密度、气象信息和基础风险值,并基于这些信息预测未来1-2个月登革热的流行情况及风险,为早期防控和精准干预提供科学依据。”马文军透露,目前系统已将全省各县区纳入监控范围,使用者分布到了全省县级疾控中心,下一步,将社区纳入进来。

D 提前3周介入病例数降低逾七成

这样的防控有多精准,能够达到什么样的效果呢?马文军说:“一个病例发生后立即采取严格的疫情处理措施,和第三天、第七天、第十四天再干预,效果是截然不同的。”随后,研究人员们让系统以登革热疫情较为典型的广州和潮州为实例,应用传播动力学模型展示在不同时间不同防控措施下的防控效果。

分析发现,2014年广州登革热暴发流行期间,采取了社区全面参与和强有力的政府领导为基础的综合防控措施,大幅降低了蚊媒密度(布雷图指数周平均值从10.8迅速降到2.1),缩短了疫情时长(提前了近3周),减少了病例数(本地病例数降低了70.5%,从而避免了21,539病例的发生);2015年,潮州暴发登革热疫情,系统分析发现,防控措施实施越早,防控效果越明显,如果不采取任何控制措施,病例数将达到9千多例,如果在疫情发生后的第3、7、14和30天分别采取积极的控制措施,将分别避免7000、6000、4600和2200例病例的发生,且流行期将缩短1.5-2个月时间。

“去年,我们用这一系统预测了广州和潮州的登革热发病情况,系统并没有包括防控措施,所以预估的病例都是高于实际发生数量,这也恰恰说明,我们的防控措施是有效的”,马文军指出,今后这一系统将用于全省各地的县疾控部门,在疫情期间及早开展防控措施可大幅减少登革热病例的发生,缩短疫情时间,即使在疫情的中后期开展防控,也能有效地降低疫情的严重程度。

编辑:龙
数字报

广东研发出登革热预警系统 能对1-2月内疫情进行预警

金羊网  作者:丰西西、梁宁  2017-06-12

利用大数据预警登革热

在中国广东,登革热曾经消失了30年。但由于对外商贸活动频繁,从1978年开始几乎每年都有病例报告。2014年广东暴发了近30年来最严重的登革热疫情,尤以省会广州最为严重。暴发期间,广州市采取以动员社区全面参与和强有力的政府领导为基础来开展的蚊媒综合防控措施,有效控制了疫情。

记者丰西西 通讯员 梁宁

疫情暴发距今已3年,当年“忙乱中”发起的爱国卫生运动已成常态,防蚊灭蚊成了社区日常工作,“清积水、灭蚊虫、防叮咬”的登革热防控“九字诀”几乎家喻户晓。

三年来,科学家们从未停止对这种疾病的关注。最近,捷报传来。由广东省疾控中心发起的名为“登革热综合防控可以显著降低流行规模”的研究成果在国际知名传染病学期刊《被忽视的热带疾病》(PLOS Neglected Tropical Diseases)上发表,研究人员运用时间序列模型和动力学模型摸清了登革热传播规律和驱动因素,并据此建立模型,构建了一个广东省登革热预警系统,可以实时监测到县(区)级登革热发病情况,让防控部门能够迅速反应,启动防控措施。

这个研究能给今后的登革热防控带来哪些便利?这套本月将启动的预警系统能够起到哪些作用?记者专访了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公共卫生研究院院长马文军。

A 登革热发病50年增30多倍

登革热是登革热病毒引起的一种急性传染病,主要通过埃及伊蚊和白纹伊蚊叮咬传播。登革热的潜伏期一般为3~15天,多数为5~8天。临床表现包括起病急骤,高热,头痛,肌肉、骨关节剧烈酸痛、部分患者出现皮疹、出血倾向、淋巴结肿大、白细胞计数减少、血小板减少等。登革热主要流行于全球热带及亚热带地区,尤其是在东南亚、太平洋岛屿和加勒比海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

马文军指出,登革热这种人类并不陌生的疾病,在过去50年中发病率剧增了30多倍。近年来,登革热在全球范围内的暴发规模和扩散范围越来越大,疫情也越来越严峻,全球有超过3.9亿人存在感染登革热的风险。

对于我国,尤其是广东地区,人们真正认识这种疾病在2014年。这一年,广东暴发了二十多年来最严重的登革热疫情,全省病例超过4万例,并出现了一些危重甚至死亡病例。而在此之前的1978年至2013年,单是广州一个城市,登革热发病例数超过1000例的流行仅6次。

B 科学家“摸清”登革热流行始动因素

突然爆发的疾病令人措手不及。全省迅速组织开展大规模的爱国卫生运动,科学家们也迅速对发病情况及传播规律等展开研究,在政府主导下,所有社区全面参与到强有力的蚊媒综合防控中来,疫情最终得到有效控制。

事后,专家深入分析发现,2014年的登革热首先在广州发生,先沿着广州西线城市佛山、中山、珠海传播,之后再朝东线城市传播。马文军指出,登革热的传播与城市的人口密度、经济发展水平、人口流动、环境卫生息息相关。“登革热是靠蚊虫叮咬传播,与人口流动密切相关。经济发展水平越高的城市,人口密度越大,人口流动就越快,登革热传播也越快。”

与此同时,马文军表示,目前尚无证据表明登革热在广东已经发生本土化。“我们并没有从过冬的虫卵里找到登革热病毒,这也意味着,病毒本土化的可能性很小。输入性病例是广东登革热流行的始动因素。输入性病例导致本地病例的发生,病毒再通过本地病例进行传播。”气候因素是登革热传播的重要驱动因素,包括气温、降雨和厄尔尼诺现象等。


C 病例周边200-400米属“警戒区”

从2014年以来,每当夏天来临,广州各条街道都会组织专门的杀蚊灭蚊行动以防控登革热,这样的举措也取得了显著成效,但也有市民吐槽是“滥杀”。那么,登革热防控到底应该如何进行?对此,专家指出,科学、精准是有效防控登革热疫情的关键。登革热传播具有高度的时间空间聚集,具有“焦点传播”的特征。

那么,到底什么样的距离是登革热传播的风险时间和距离?马文军告诉记者,比如,一个病例发生后,周边200米范围内,且在5天以内的传播风险很高,因此该区域(<200米半径区域)属于防控的核心区,要进行重点蚊媒控制。在病例周边200-400米范围内,且在5天以内的传播风险亦较高,因此该范围(200-400米)属于警戒区,也需要进行蚊媒控制。

也正是基于对登革热防控实际需求做了深入研究,广东的专家们研究并开发了这个名为“广东省登革热预警系统”。“系统基于大数据和统计模型,可在时间和空间尺度实时展示广东每个县区层面的登革热疫情相关信息,包括病例分布、蚊媒密度、气象信息和基础风险值,并基于这些信息预测未来1-2个月登革热的流行情况及风险,为早期防控和精准干预提供科学依据。”马文军透露,目前系统已将全省各县区纳入监控范围,使用者分布到了全省县级疾控中心,下一步,将社区纳入进来。

D 提前3周介入病例数降低逾七成

这样的防控有多精准,能够达到什么样的效果呢?马文军说:“一个病例发生后立即采取严格的疫情处理措施,和第三天、第七天、第十四天再干预,效果是截然不同的。”随后,研究人员们让系统以登革热疫情较为典型的广州和潮州为实例,应用传播动力学模型展示在不同时间不同防控措施下的防控效果。

分析发现,2014年广州登革热暴发流行期间,采取了社区全面参与和强有力的政府领导为基础的综合防控措施,大幅降低了蚊媒密度(布雷图指数周平均值从10.8迅速降到2.1),缩短了疫情时长(提前了近3周),减少了病例数(本地病例数降低了70.5%,从而避免了21,539病例的发生);2015年,潮州暴发登革热疫情,系统分析发现,防控措施实施越早,防控效果越明显,如果不采取任何控制措施,病例数将达到9千多例,如果在疫情发生后的第3、7、14和30天分别采取积极的控制措施,将分别避免7000、6000、4600和2200例病例的发生,且流行期将缩短1.5-2个月时间。

“去年,我们用这一系统预测了广州和潮州的登革热发病情况,系统并没有包括防控措施,所以预估的病例都是高于实际发生数量,这也恰恰说明,我们的防控措施是有效的”,马文军指出,今后这一系统将用于全省各地的县疾控部门,在疫情期间及早开展防控措施可大幅减少登革热病例的发生,缩短疫情时间,即使在疫情的中后期开展防控,也能有效地降低疫情的严重程度。

编辑:龙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