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家访 守护希望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6-14 11:43

腰绑固定带千里访贫儿

79岁老会长带队,216名志愿者对1470名贫童逐户家访。

  216名志愿者奔波千里访1470名贫童每户拍5张图记录家庭状况

  家访结束后,200多名志愿者忙着记录家访的具体情况。

  79岁的王颂汤会长也参加了家访。

捐的钱用到哪去了,是否实实在在地用到了最需要帮助的人身上?这是不少爱心人士最担忧的地方。如何破解慈善救助的信任危机?广东公益恤孤助学促进会给出了答案。在刚刚过去的周末,该会组织216名志愿者从广州出发,奔波两天一夜近千公里,完成了对1470名贫困学生的逐家逐户家访核查,并通过每户5张图片等模式真实记录家庭情况,筛选最需要帮助的孩子。之后,这些内容将公示上网并全部可查。

用两天一夜家访

6月10日,周六,清晨6时许,来自广州各个角落的216名志愿者们已经在体育中心集结,6时45分,正式发车前往廉江。身穿绿色志愿者服的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奔赴廉江,走访廉江市21个镇街的1470名贫困学生。6月11日晚10时许,队伍才回到广州市区,整整两天一夜。

2013年,恤孤助学会就举办了第一期“访贫助学廉江行”,资助了廉江2225名贫困学生,在为期三年的资助完成后,今年开展第二期“访贫助学廉江行”项目。为了这次走访,早在3月15日廉江市和恤孤助学会就开了第一次协调会。4月26日,该会接到了廉江妇联推荐的1470名贫困学生资助申请表。

“5月份我们就开始志愿者招募,半个月时间里共有407名志愿者报名,经过两轮培训和考试,最终按照考试成绩排名确定了这次走访的216名志愿者名单。”恤孤助学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刚刚过去的周末,家访活动正式进行。

79岁老会长:给他们争取机会和希望

对79岁的老会长王颂汤来说,几乎每次的下乡走访他都会去,唯一没有去的是前不久的雷州之行。那一次,他生病住院。10多年来,他走遍了恤孤会涉足的35个县市区。

本次走访时,因为身体原因,王颂汤不得不全副武装:腰上绑了固定带,双脚水肿贴上药膏,手上也贴着药膏,此外还不得不拿着拐杖。无论去哪一家,无论那一家是否需要爬坡,他都要走到孩子家里走走看看。

“我刚刚看了你写的作文,写的是你和奶奶的故事,很孝顺。”在良垌镇峰背村,王颂汤在家门口坐下与15岁的林春龙(女孩)聊天。

在王颂汤看来,其实这只是普通的一家,他说:“我们不可能改变这些孩子的过去,但是我们有责任帮助他们改变现状,给他们一个争取未来的机会和希望。”

年轻志愿者走进第一个家庭,出来忍不住哭了

罗淑芬和刘琳琳是两个年轻的志愿者,因为这个活动,她们第一次认识。罗淑芬已经有过一次家访经历,而刘琳琳则是第一次。

“觉得很有意义,我就来了。”刘琳琳说,然而让她们没想到的是,踏入第一个家庭时,她们就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这个家庭有四个孩子,但父亲已经去世,母亲患有精神病,长期卧床。

“这个房子就像一个垃圾堆一样,弥漫着一股恶臭,我都不知道我是怎样走进这个家的。” 罗淑芬说,在这个家里连床都没有,地上堆着一堆一堆的衣服,只有一张席子,孩子们就睡在上面,平时吃饭都成问题,有时候只能吃百家饭……“刚开始没敢哭出来,还不断安慰他们,等走出来就忍不住了……”

这次经历对她们来说就是一场心灵洗礼。“在我们去的地方,还有好多好可怜的案例,要去他们的家也要趟过很多没路走的‘草路’。”她们说。

为何要逐户家访?

王颂汤表示,慈善的准则之一是“准确”,如果没有经过调查就进行资助,既违背了慈善的精神,又对不起资助人,对这些孩子也不公平。“该资助的没有资助,不该资助的却资助了,这样就制造了新的不公平。我们必须维护诚信形象,这在当下甚至是一种稀缺资源。”

究竟怎么走访?

在进行家访前,恤孤助学会已经做了大量工作。家访时志愿者被分配为108个小组,“每两个志愿者一组,他们要把了解到的相关信息都要填到表上。如对他们的身份证、户口簿、低保证明、残疾证明、病历等信息进行核查,还要拍五张照片,其中一张是每一个孩子表格的表头、一张是厨房、一张是卧室、一张是客厅,再加上志愿者与被访者在家门口的合影。”相关负责人称,每一组志愿者对一个家庭的访谈时间大约是20分钟,其中一个志愿者负责与家长聊,另一个则负责与孩子聊,并对双方的信息进行核对。

走访费用如何结算

216名志愿者出访,这并不是一个小成本,那么,这笔钱如何来呢?“定向捐赠给孩子们的钱,我们会一分不少地发给孩子们,我们也不提留法律规定能够提留的管理费,这些成本我们会想其他办法解决。”王颂汤说。

恤孤助学会秘书长葛晓红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每个志愿者两天一夜的住宿和吃饭成本已经压缩到最低的150元以内,200多名志愿者就超过了3万元;另外,还有五辆大巴的往返成本,也去到了两万多元,加起来至少有五六万元的成本。“我们一直有个要求,为了让钱用在刀刃上,在去程车上的午餐和回来车上的晚餐全部由志愿者自己解决;在农村核查时,我们有时候就用摩托车拉着去……”

编辑:林明锋
数字报

千里家访 守护希望

广州日报  作者:  2017-06-14

腰绑固定带千里访贫儿

79岁老会长带队,216名志愿者对1470名贫童逐户家访。

  216名志愿者奔波千里访1470名贫童每户拍5张图记录家庭状况

  家访结束后,200多名志愿者忙着记录家访的具体情况。

  79岁的王颂汤会长也参加了家访。

捐的钱用到哪去了,是否实实在在地用到了最需要帮助的人身上?这是不少爱心人士最担忧的地方。如何破解慈善救助的信任危机?广东公益恤孤助学促进会给出了答案。在刚刚过去的周末,该会组织216名志愿者从广州出发,奔波两天一夜近千公里,完成了对1470名贫困学生的逐家逐户家访核查,并通过每户5张图片等模式真实记录家庭情况,筛选最需要帮助的孩子。之后,这些内容将公示上网并全部可查。

用两天一夜家访

6月10日,周六,清晨6时许,来自广州各个角落的216名志愿者们已经在体育中心集结,6时45分,正式发车前往廉江。身穿绿色志愿者服的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奔赴廉江,走访廉江市21个镇街的1470名贫困学生。6月11日晚10时许,队伍才回到广州市区,整整两天一夜。

2013年,恤孤助学会就举办了第一期“访贫助学廉江行”,资助了廉江2225名贫困学生,在为期三年的资助完成后,今年开展第二期“访贫助学廉江行”项目。为了这次走访,早在3月15日廉江市和恤孤助学会就开了第一次协调会。4月26日,该会接到了廉江妇联推荐的1470名贫困学生资助申请表。

“5月份我们就开始志愿者招募,半个月时间里共有407名志愿者报名,经过两轮培训和考试,最终按照考试成绩排名确定了这次走访的216名志愿者名单。”恤孤助学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刚刚过去的周末,家访活动正式进行。

79岁老会长:给他们争取机会和希望

对79岁的老会长王颂汤来说,几乎每次的下乡走访他都会去,唯一没有去的是前不久的雷州之行。那一次,他生病住院。10多年来,他走遍了恤孤会涉足的35个县市区。

本次走访时,因为身体原因,王颂汤不得不全副武装:腰上绑了固定带,双脚水肿贴上药膏,手上也贴着药膏,此外还不得不拿着拐杖。无论去哪一家,无论那一家是否需要爬坡,他都要走到孩子家里走走看看。

“我刚刚看了你写的作文,写的是你和奶奶的故事,很孝顺。”在良垌镇峰背村,王颂汤在家门口坐下与15岁的林春龙(女孩)聊天。

在王颂汤看来,其实这只是普通的一家,他说:“我们不可能改变这些孩子的过去,但是我们有责任帮助他们改变现状,给他们一个争取未来的机会和希望。”

年轻志愿者走进第一个家庭,出来忍不住哭了

罗淑芬和刘琳琳是两个年轻的志愿者,因为这个活动,她们第一次认识。罗淑芬已经有过一次家访经历,而刘琳琳则是第一次。

“觉得很有意义,我就来了。”刘琳琳说,然而让她们没想到的是,踏入第一个家庭时,她们就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这个家庭有四个孩子,但父亲已经去世,母亲患有精神病,长期卧床。

“这个房子就像一个垃圾堆一样,弥漫着一股恶臭,我都不知道我是怎样走进这个家的。” 罗淑芬说,在这个家里连床都没有,地上堆着一堆一堆的衣服,只有一张席子,孩子们就睡在上面,平时吃饭都成问题,有时候只能吃百家饭……“刚开始没敢哭出来,还不断安慰他们,等走出来就忍不住了……”

这次经历对她们来说就是一场心灵洗礼。“在我们去的地方,还有好多好可怜的案例,要去他们的家也要趟过很多没路走的‘草路’。”她们说。

为何要逐户家访?

王颂汤表示,慈善的准则之一是“准确”,如果没有经过调查就进行资助,既违背了慈善的精神,又对不起资助人,对这些孩子也不公平。“该资助的没有资助,不该资助的却资助了,这样就制造了新的不公平。我们必须维护诚信形象,这在当下甚至是一种稀缺资源。”

究竟怎么走访?

在进行家访前,恤孤助学会已经做了大量工作。家访时志愿者被分配为108个小组,“每两个志愿者一组,他们要把了解到的相关信息都要填到表上。如对他们的身份证、户口簿、低保证明、残疾证明、病历等信息进行核查,还要拍五张照片,其中一张是每一个孩子表格的表头、一张是厨房、一张是卧室、一张是客厅,再加上志愿者与被访者在家门口的合影。”相关负责人称,每一组志愿者对一个家庭的访谈时间大约是20分钟,其中一个志愿者负责与家长聊,另一个则负责与孩子聊,并对双方的信息进行核对。

走访费用如何结算

216名志愿者出访,这并不是一个小成本,那么,这笔钱如何来呢?“定向捐赠给孩子们的钱,我们会一分不少地发给孩子们,我们也不提留法律规定能够提留的管理费,这些成本我们会想其他办法解决。”王颂汤说。

恤孤助学会秘书长葛晓红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每个志愿者两天一夜的住宿和吃饭成本已经压缩到最低的150元以内,200多名志愿者就超过了3万元;另外,还有五辆大巴的往返成本,也去到了两万多元,加起来至少有五六万元的成本。“我们一直有个要求,为了让钱用在刀刃上,在去程车上的午餐和回来车上的晚餐全部由志愿者自己解决;在农村核查时,我们有时候就用摩托车拉着去……”

编辑:林明锋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