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玉平:诗歌应是“镇定剂”而不是“兴奋剂”

来源:金羊网 作者:曾璇 发表时间:2017-06-19 06:00

彭玉平两度亮相央视百家讲坛

彭玉平两度亮相央视百家讲坛

“诗词复兴”热潮之下,兼任中国词学会副会长的知名学者、中山大学中文系主任彭玉平有这样的“冷思考”

6月17、18日,纪念王季思、董每戡诞辰110周年的学术研讨会在广东中山大学举办。中山大学中文系主任彭玉平教授在开幕式上致辞。致辞极简,看得出他对自认为并不熟悉的领域的审慎。

彭玉平,初接触的人都觉他人如其名:温润如玉,平和儒雅;想不到一上讲台却激情四溢、妙趣横生。在中大,彭玉平的公开课20年来都是须“霸位”才能听得到的经典课程。他主讲的《中国文学批评史》曾在全校2400多门本科课程中名列第一。

彭玉平因而数度被央视《百家讲坛》相中。从6月20日开始,《百家讲坛》一连九天为观众播出彭玉平解读王国维的经典著作《人间词话》。至此,彭玉平成为岭南学界首位两登《百家讲坛》的学者。

解读集文学、哲学、美学于一体的《人间词话》,会不会过于“阳春白雪”?彭玉平作为诗词研究的专业人士,却为何认为“诗词热”必然会“降温”?而作为中大中文系主任,他对文科生的培养方向、高考改革作文命题等话题,又有些什么独到见解呢?近日,他就这些问题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文/记者 曾璇 图/由受访者提供

诗词热可能“来得快,去得也快”

羊城晚报:首先恭喜您在《百家讲坛》准备“梅开二度”,上次讲的是“诗歌里的春天”,这次讲的是王国维先生的《人间词话》;而今年央视的《中国诗词大会》也成为亿万观众追捧的综艺节目;我们也知道您的《唐宋词举要》,进入商务印书馆十大年度好书;这些现象是不是都证明了诗词正在我们这个“诗歌的国度”复兴?在这股热潮之下,您有一些什么样的“冷思考”?

彭玉平:作为一个诗词的职业研究者,看到《中国诗词大会》掀起了热潮或者“暖风”,当然感到高兴。中国是诗歌的国度,无论是《中国诗词大会》走红,还是诗词在《百家讲坛》受到重视,都说明诗兴诗情还完整地保留在我们民族的血脉里。一般的观众就跟着热潮走,热潮结束,他的参与就结束了。而作为一个诗词研究者,确实应该有些冷思考。我认为我们不必过于乐观,这股风可能来得快,去得快,必然会“降温”。像诗词这样一个与现代快节奏生活未必和谐的精神产物,如果它是沉淀在民族血脉里的东西,应该是缓慢温暖、平稳流淌的,是“镇定剂”,是疗养和调整心态的,而不是“兴奋剂”,忽冷忽热都是不应该的。我们要做的,不是要把诗词维持在一种高热的状态,而是要避免陷入过冷的状态,要努力提高大众对诗歌的鉴赏能力,这也是我上《百家讲坛》的原因,也可以算是我的一点“冷思考”吧。

羊城晚报:《人间词话》作为一本文学批评理论研究的著作,这几十年来不仅在学界,甚至在民间都是长盛不衰的。而您在中华书局出的《人间词话疏证》,还出现了几次盗版,您觉得学术专著这样看似“冷僻”的书都会被盗版,原因是什么?

彭玉平:东北某集团和它属下的出版社,两次整本盗版我在中华书局出版的两本《人间词话疏证》,除了抹掉了作者名字,里面一字不易。我对这种盗版行为首先是谴责。不过换一个角度,我们调侃来说,被盗的前提,是不是也是一种学术认同、价值认同?学术被认同,是我所期待的。我研究《人间词话》如果说有若干发现的话,主要是我下的大量琢磨玩味的笨功夫多,体现出了和市面上一般译本的不同,所以就被其他出版社“盯”上了。

王国维的材料需“掘地五尺”

羊城晚报:近年王国维研究之多,用中大中文系教授吴承学的话来说:“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而您“从中竟能不断发现柳暗花明之境”。您是怎样“掘地五尺”去发现一些新史料或者寻找一些新的角度的?

彭玉平:这问题引发了我无穷的感慨啊!我对《人间词话》的第一次学术关注,是关于著名的三种境界的论断。我去搜关于三种境界的学术论文,结果很失望,极少!搜出来的都是“工商管理的三种境界”、“商业营销的三种境界”等,引述得极其广泛,但是对本体和来源的研究,有价值的很少,使得我觉得这里面有研究的空间。我搜集的资料越多,发现的问题也越多。关于王国维的研究确实是汗牛充栋,但有很多都是低层次的重复,还有错误的重复。就像我之前和其他媒体也有说,王国维看上去知名度很高,其实透明度很低。所以我专门去国家图书馆待了一星期,去看他的手稿。有些文献我始终没有找到,但是也有意外之喜。2009年,我在国家图书馆北海分馆,就找到王国维早年在日本印的诗集《壬癸集》,这本书70多年从没有被人借过,打开来以后发现里面夹着十几页纸,是王国维的手迹。当时就像诗里说的:“心口呀,莫要这么厉害地跳”,我装作若无其事地一边看一边抄。这些新材料很有学术价值。我这就是“傻人有傻福”。可见王国维的很多东西确实掘地三尺都不够,要掘地五尺。

正因为这个研究领域被广泛关注,要推出新的研究成果,对我而言也充满了挑战。2014年,我将已有成果整合为《王国维词学与学缘研究》一书,达九十万字,这个数字吓了我一跳。这套书入选了《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成果文库》。这个文库级别比较高,每年才评选五十多部,我的小书能够入选,是一种光荣。

编辑:龙
对《彭玉平:诗歌应是“镇定剂”而不是“兴奋剂”》表态
对《彭玉平:诗歌应是“镇定剂”而不是“兴奋剂”》发表评论

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文化

新闻排行榜

金羊网